第 1 章 chapter 1

  陸珈今晚有個婚宴要參加,新娘孟甜甜是她高中好友,此外還是前後桌關係,兩人的感情在交換手裡的數本閱讀雜誌後變得親密無間。當時孟甜甜常買《知音》,她更喜歡《小說月報》,可兩個如此愛閱讀的孩子並沒有在高考作文上得到良好的發揮。高考之後,孟甜甜留在南方讀大學;她則是去了北方,分數剛剛夠著她的第一志願,不過不幸被調劑了。

  畢業之後,她依舊留在北方;孟甜甜和男友鐘進在老家東洲市合開了一家全城最大的情侶火鍋店,一路愛情順利,生意興隆。一南一北的距離,所幸友誼未曾變質,偶爾聊個天依舊是宜嗔宜喜。孟甜甜一直以火鍋店的免費優惠券誘惑她快點滾回東洲,無奈誘惑力不夠,直到去年她提前收到了孟甜甜和鐘進的婚禮請帖。

  孟甜甜和鐘進舉行的是純中式婚禮,婚宴場所放棄了東洲市所有的現代化大酒店,選擇了東洲太湖山莊一家名為「花好月圓」的宴會廳。太湖山莊本是東洲一處4a級別的旅遊景區,位於東洲西城郊外的半山腰,以天然溫泉聞名。

  孟甜甜的想法很美好,婚宴結束之後一幫同學好友還可以聚在一起泡個溫泉打個牌,所以特意提醒她別忘了帶上性感的比基尼。

  婚宴結束後還有溫泉會?陸珈往包裡塞了兩塊布料,她還真是第一次帶著游泳衣參加婚禮。

  臨近傍晚,陸珈收拾整齊要出發時,老陸同志笑眯眯地問她要不要開他的車去,陸珈委婉地拒絕了老陸的好意:「爸,其實我也是一個有點虛榮心的人。」

  老陸佯怒笑罵:「我那車怎麼你了?它怎麼就夠不上你的虛榮心了!」

  陸珈一點也不客氣:「老馬三,手動擋,十二年,要不國家取消報廢政策早該報廢了。」

  老陸不能接受:「怎麼就報廢了,才跑十二萬公里呢。」

  「行,咱們不報廢啊。」陸珈被逗樂了,眉飛眼笑地點點頭,隨即說,「爸,下次車展我們一塊過去挑一挑,您也該換一輛車了,我出錢。」

  「換什麼換。」老陸眼底是掩飾不了滿足,不過嘴裡卻說,「我不換車,倒是你既然決心回東洲工作也該購輛車了,說說什麼車能入得了你陸珈的眼,老爸我出錢。」

  「謝主隆恩!」陸珈感謝了一番老陸,突然想起最重要的紅包差點忘記了,又回到房間找出準備好的紅包,將包裡提前取出來的一疊錢再次數了數。

  手指飛快。

  老陸看著她數錢的動作,點評說:「數得還真快。」

  陸珈自誇說:「那是當然,專業的嘛!」

  數完了,一共2888。

  「嘿,送得不少。」老陸說。

  「沒事兒,我爭取明年就讓新娘新郎雙倍包回來。」陸珈跟老陸開著玩笑,然後把禮金如數塞進了紅包裡。

  她看了看手機裡的時間,差不多要出發了。

  老陸還關心著她的交通問題,陸珈換好鞋說:「有個同學順路載我一塊去,方便著呢。」

  老陸敏感地問了一句:「男的女的?」

  「男的,大帥哥。」陸珈隨口說,提著包已經走出門外。

  老陸在她後面追問:「當真?」

  「不好意思,假的!」陸珈笑著下了樓,愉快的聲音順著拐彎的樓梯間很快消散了;老陸摸了摸鼻子,回過神來趴在扶手旁提醒陸珈下樓慢點,也不知道能不能聽見。

  很快,一道清清脆脆的回應聲從下往上傳來:「知道啦!」

  哦,還是可以聽到的。

  ——不過知道個屁!

  ——

  陸珈來到約定好的路口等了好一會。老同學還沒有到,她不急不躁地立在路旁看著車來車往的大街,怡然自得。

  十幾分鐘之後,她手裡已經被塞了好幾張傳單。就在這時,車喇叭響起,車主連續按了三下。陸珈看向前方停下來的紅色小車,車窗落下來,駕駛座裡是要跟她一塊參加婚禮的老同學楊珊妮。

  終於來了。

  陸珈心情舒暢地打了聲招呼,打開車門。車裡沒有其他人,她自然坐進了副駕駛。

  其實,陸珈和楊珊妮並不是很熟,高中的時候不熟,畢業之後更不熟。所以前兩天楊珊妮主動約她一塊參加孟甜甜的婚禮時,她真驚訝了一下。

  兩人約定好之後,楊珊妮還想得很周到,特意問了她:「我們倆開一輛車去就行了,開你的還是我的?」

  她:「我沒車,所以你捎上我吧。」

  楊珊妮很久回來一句:「不好意思,那你就坐我的車去吧。牌子不夠好,陸美人你可別嫌棄呀。」

  ……

  楊珊妮的車裡開著暖氣,陸珈合上車窗。三十來萬的女式小車,牌子不夠好應該算是自謙的說法吧。

  滴滴答答。陸珈手機傳來兩道短訊聲,楊珊妮轉過頭問她:「是他們催了嗎?」

  陸珈看了眼刪除進來的短信,搖頭說:「不是,是手機廣告。」

  楊珊妮笑了笑,然後聊起一些沒什麼新鮮感的話題,比如工作,比如結婚對象。這兩個問題陸珈都沒辦法交出好答案:原先的工作她已經辭掉,新工作雖然已經落實但由於她沒正式上班好壞沒辦法陳述;至於結婚對象——

  陸珈看向前方:「還沒有。」

  楊珊妮似笑非笑:「是太多,挑花了眼吧。」

  陸珈轉移話題:「你呢,怎麼樣?」

  「馬馬虎虎吧。」楊珊妮說,面上有一種對目前生活還算滿意的神色,頓了頓加了一句,「我男朋友到德州談個業務,沒辦法陪我參加婚禮。」

  陸珈沒話附和,無聊地扯出一句:「德州?聽說那邊的扒雞很好吃。」

  「不是山東,是美國德州。」楊珊妮瞥了她一眼,又用英文表達了一遍,「就是那個State of……」

  楊珊妮一時語言短路,陸珈幫忙接上話:「State of Texas?」

  楊珊妮輕嗯兩聲,後面話相對少了。

  楊珊妮開車不快,小車從西城環城高架下來時夜幕已經暗下來。今天還是年初六,整個西城區華燈齊放、輝煌燦爛,遠處的江流倒映著江岸掛著的一排節日燈籠,彷彿一條長長的紅絲綢落入江水順流而下,動靜皆宜。車裡暖氣太足有點悶,陸珈開了一點窗,頓時從外到裡擴散進一絲絲早春的甘涼,舒服許多。

  東洲市交通真心比北方那個大城市好上太多,車來車往很是通暢。只不過車在路上不堵,開到山莊裡還是堵上了。晚上視線又差,最後幾百米楊珊妮開得異常艱難,陸珈又不能棄她而去,只能耐著性子等著:不急不急。

  好在婚宴安排的時間晚,她們停好車來到宴會廳,還能趕上大部隊。

  ——

  花好月圓宴廳門口熱鬧到不行,孟甜甜說是一個中式婚禮,現場佈置果然很中式。陸珈還沒有進去就被懸掛在頭頂的大片中國紅的幔布晃了眼,此外古色古香的展示台還擱著各類小道具:小炭爐、金稱、交杯酒、火盆、喜燭喜帕……居然還有一個威風凜凜的馬鞍!

  當然更惹眼還是新郎新娘。

  孟甜甜一身鳳冠霞帔,嬌俏可人;身旁的新郎鐘進也是蟒袍玉帶,頭上還插一支花翎。鐘進的長相本來就玉面書生類型,倒十分適合這樣的裝扮。

  孟甜甜得意問她:「不錯吧。」

  陸珈笑得快要打顫兒,上前擁抱孟甜甜,「新婚大喜,百年好合。」

  楊珊妮也開口,「早生貴子。」

  「謝謝啊。」孟甜甜一臉開心地望著她和楊珊妮,倒是旁邊的鐘進忍不住抱怨一句:「陸珈,你們看我被折騰的。」

  「說什麼呢。」孟甜甜掐了一把鐘進,然後帶著她和楊珊來到朱紅色的案前,只見上面放著紅布和記號筆,紅布上方已經寫了不少簽名和祝福語了,來自孟甜甜和鐘進的親朋好友們。

  「陸珈,你寫這裡。」孟甜甜指向一個空處。

  陸珈握著筆正要下手,只見空處上方已經有一處簽名——徐嘉修,字跡那個清雋有力。

  果然是多年的友情才能照顧到這種細節上,陸珈「感動」地看了眼孟甜甜,落筆寫下一句祝福語,大大方方在「徐嘉修」下方的空處簽上「陸珈」兩字。

  孟甜甜還偷偷告訴她,徐嘉修就坐在前方的第六桌。陸珈有輕微近視,距離遠了就會視線模糊,她順著孟甜甜的方向望過去,雖然看不清但也能感受到六號桌那種人氣爆棚的熱鬧。

  「可惜坐滿了,都是鐘進他班同學。」孟甜甜有點遺憾說。

  孟甜甜和鐘進把同學朋友都安排在宴廳的前面幾桌,方便觀禮。同學桌又分男方同學和女方同學,陸珈是女方的,但她也是鐘進的同學和校友,因為新娘和新郎以前就是……隔壁班的。

  當時兩個班感情交流格外融洽,她和孟甜甜就決定一起寫情書追隔壁班的鐘進和徐嘉修。關於情書,她自認為寫得比孟甜甜要好,也更有誠意。比如孟甜甜只有600字,她除去標點還有800,滿足高考語文字數要求,此外她還加了不少好詞好句以及星級英文單詞作為修飾。

  結果孟甜甜一路順利拿下鐘進並修成正果,她從頭到尾連徐嘉修的手都沒有牽到。

  悲痛的事實證明,情書質量並不是決定戀情的重要因素,關鍵還是不能追錯人。

  ……

  陸珈和楊珊妮來得還是有點晚了,導致前方桌子基本都滿桌了,就剩下角落幾張還沒人光顧的空桌。

  所以只好等其他人過來再拼桌。

  陸珈和楊珊妮在角落佔據了一張空桌,遲遲等不到人。楊珊妮面色有點掛不住,拿出手機玩了起來。陸珈只好托著下巴張望,她有一雙顧盼生輝又頗具神采的大眼睛,不經意間飛出去很多落落明白的眼色。

  很快,有熟人收到了信號朝她們走過來,並用驚訝的口吻表達出對於她們「落單」的不可思議:「陸珈,楊……珊妮……你們倆怎麼在這坐著啊?」

  「……我們來晚了。」

  交談了一番,友好又熱情的男同學堅決不能放著她們落在角落,立馬領著她們到前面的餐桌,並利索地吩咐服務員拿兩把椅子過來加個塞。

  如此興師動眾的打擾,惹得隔壁六號桌新郎那撥同學朋友紛紛側目。

  服務員搬來椅子,說一張桌子最多加一個人。

  這可真不好辦,男同學只好向隔壁桌借位:「徐嘉修,你們那桌還可以嗎?」

  隔壁桌最中間的男人突然被問話,漫不經意地轉過頭來。他原本舒服且自在地半靠著椅背,挽著袖口的一截手臂輕搭在桌邊;她們這邊的情況,他用波瀾不驚的目光掃了兩眼,才微微點了下頭說:「可以。」

  然後,男同學帶著楊珊妮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