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chapter 3

  陸珈拍了拍手立在收銀台前面,一共六百零二塊,徐嘉修出了六百,她兩塊。

  便利店出來,陸珈心裡無比感激這六百零兩塊。她其實挺不好意思讓徐嘉修一人承擔這消夜錢,又不好跟他搶,恰好徐嘉修沒有零錢,她眼疾手快地摸出兩個鋼崩遞了出去,不管如何也算是共同分攤了。

  山莊夜間的氣溫有點濕冷,風不知道從哪個方向吹來,推開門的瞬間就算徐嘉修擋在她前面,她還是被灌了滿懷的風。

  陸珈用圍巾捂著半張臉走在徐嘉修旁邊。她倒也不冷,相反腦子想得事情太多,一顆心麻辣麻辣的。

  比如徐嘉修還記得那封情書麼,比如徐嘉修和楊珊妮真的有過一段?另外還有更要命更刺激的事情,她覺得徐嘉修可能還不知道。

  陸珈打算主動說點什麼活躍活躍氣氛,她和他現在不是花前月下談戀愛,不需要玩什麼無聲勝有聲的情調。默默想到這,她抬起頭看向徐嘉修,嘴巴還沒發出第一個音,徐嘉修的手機先響了起來。

  徐嘉修停下了腳步,接聽了這通來電。

  陸珈也停了下來,躊躇地轉了轉頭。她不好先走,也不好表現出一副乾等著聽別人講電話的樣子,所以她只好看起了風景,夜裡的山莊黑漆漆一片自然看不出什麼東西來,不過與人相處常常需要這種顯而易見的遮掩,似乎已經成為間接性禮貌的共識。

  幸好,徐嘉修沒有煲電話粥的習慣,他寥寥交代完便結束了通話,不過依然站著沒有動,而是望向她,看人的目光有點注意。

  那麼迷人的一雙眼睛,如果是高中時期的她肯定能腦補出一些粉紅和旖旎。

  徐嘉修提醒她:「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

  哦,原來這樣,其實可以邊走邊說的。陸珈抬頭回視徐嘉修注視,開口叫了徐嘉修一聲:「徐總。」

  「徐總?」徐嘉修輕輕落落地重複了她的稱呼,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起來。

  很明顯,徐嘉修並不知道她即將要說的這件事,所以他才覺得奇怪了,因為哪有同屆的老同學之間是用總來稱呼的,就算要拍馬屁也不是這個拍法吧,太怪異了。

  這就是她剛剛陷入百般糾結的原因,陸珈很快解釋起來:「我年前向沃亞投了簡歷,胡經理讓我年初十過去上班。」

  有些糾結,解釋起來其實也就一句話。

  「哦。」徐嘉修應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然後就沒了?那麼淡定?陸珈一時也不知道說點什麼。

  稍久,徐嘉修再次開口,聲音清朗沁潤:「歡迎。」

  還好。陸珈心裡頓時濃霧散盡,很快一片雲開月明。

  「徐嘉修,你有沒有感覺很巧啊?我回家翻開沃亞宣傳冊才知道創始人居然是你呢……」陸珈吁了一口氣,語氣瞬間輕快了不少。

  老同學和老總的尺度如何把握她暫時還沒拿捏準確,不過叫完了「徐總」,叫幾聲名字拉拉關係也是好的,畢竟她也不是那種不開竅的榆木疙瘩呀。

  「還真是挺巧的。」徐嘉修接下她的話,把手機放回褲袋,不置可否地笑了起來,頓了下,又加上她的名字,「陸珈。」

  ——還真是挺巧的,陸珈。

  陸珈只覺得徐嘉修說話的聲音彷彿帶著細微的電波進入她耳朵裡,顯然他表達的意思是:他一點也不認為這是一個巧合。

  陸珈一聲喟然。

  可事實,它真的很巧嘛!

  ——

  陸珈參加完婚禮兼同學會回來已經是第二天了,她立馬躺回床上補了一覺。昨晚她的一顆心從婚禮到同學小聚就沒消停過,時起時伏就差沒飛出去。

  陸珈把自己躲進溫暖的被窩裡,她好好安撫受驚的自己。

  昨夜她和徐嘉修將大袋零食拎回來,有無聊的同學特意問起:「嘿嘿,你們倆到底誰請的客?」她正要說是徐嘉修,沒想到徐嘉修一點也不想從她這裡佔便宜,不輕不重地說了一句:「一起出的錢。」

  可是她只出了兩塊啊……

  徐嘉修的話,有人曖昧朝他們笑了笑,也有人理解成他和她平攤費用了,直接幫她聲討起徐嘉修:「哎呦我的班長,您至於麼?您還缺這點錢發工資啊!」

  「這倒不缺。」徐嘉修直接說。當時她一顆心就撲騰了兩下,覺得徐嘉修下一句是:「誰家公司還缺兩塊錢發工資。」

  當然徐嘉修不是她,他很簡單地解釋了原因:「錢沒帶夠,所以陸珈先出了。」

  徐嘉修都這樣說這樣給她面子,她只能配合地笑了起來:「你們多吃點,別客氣,不夠我再去買。」話音落下,徐嘉修略略地看向她,眼神清淡。

  唔,難道她理解錯了?

  整個晚上她都是揣著一顆心捱著,終於等到深夜大家都累了,她本以為可以好好睡一覺了,手機又響起來,不知道是誰發來一個咧著嘴的笑臉,讓她猜猜他是誰……

  反正不管是誰,肯定不是徐嘉修。

  ……

  陸珈醒來已經是午飯時間了,老陸小炒了兩道菜,一葷一素,另外還煮了一個小火鍋,高湯正咕嚕咕嚕地沸著。

  一個家只有兩個人吃飯,餐盤鍋具什麼都不需要太大。

  春節前一個月,她辭職從北方回到了南方老家東洲市。關於她終於有了迷途知返的認知,老陸同志除了完全的贊同和歡喜之外,每天都把飯菜折騰得別出心裁,試圖讓她牢記家的「幸福味道」,不再選擇一個人飄在外頭。總之來說,她前段日子過得相當愉快又自在,如果沒有春節在奶奶家幾個伯母那些「話裡有話」的探問。

  老陸同志不建議她急著找工作,就算她繼續玩個一年半載都沒關係,權當給自己放一個長假;其實她心裡清楚,老陸挺希望她能繼他衣缽的。

  只可惜,工作也講究一個適合不適合,她並不適合吃老陸那碗飯。

  每當她這樣說,老陸就相當頭疼地看著她:「那你說說你適合吃什麼飯。」

  她隨口回答:「適合吃什麼飯暫時沒發現,喜歡吃的肯定是番茄牛腩飯。」

  所幸老陸並不是什麼專—制的家長,當她告訴他工作已經定了,老陸沒有干涉太多,他只問了問公司大致情況,然後從他的角度給出一些看法,給她充分的決定權。

  陸珈有時候會想,老陸這個政教主任如果對學生也像對她這樣採取寬鬆又民主的政策,他也不至於被學生們私底下稱為「陸閻王」和「陸老黑」了。

  作為一枚合格的政教主任,老陸同志特別擅長抓違紀、批鬥、思想教育等一系列令學生聞風喪膽的專-制手段。作為老閻王的女兒,陸珈自然也被叫過「小閻王」這種外號,不過她和同學關係大都處得不錯,沒有被惡意孤立。

  陸珈慢條斯理地吃著飯,假裝隨意地問起老陸說:「爸,你記得一個學生叫徐嘉修嗎?」

  「徐嘉修?」老陸想了想,確認了一遍,「……你們那屆的?」

  看來是記得的,陸珈點了點頭:「他以前挺有名的。」

  挺有名的,這話其實不是很科學,正確的表述應該是「很有名」。

  一個學生,很多方面都出類拔萃,同時他還是班長,常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裡光明正大的招蜂引蝶;更別說東洲一中現在的貼吧還留著徐嘉修的一張照片,每次有什麼歷屆校草評選的帖子,徐嘉修那張閉著眼背靠在後桌假寐的照片都要被拿出來參加評選。

  照片是以前同學用諾基亞三十萬像素給偷拍下來,畫面質感不佳,依舊能秒殺一片。

  老陸不關心這些,他只記得這個學生哪方面又違規違紀了。

  「徐嘉修那個學生真的不錯啊,他以前班主任張沛東還老提起他,聽說現在發展也很好,特別年輕有為,很好很好啊。」老陸面露微笑,很難得地稱讚起來,不過很快話鋒一轉,「幸好當初我扼殺了他那點心思,不然可能沒那麼好。」

  老陸說完,差點咩哈哈地笑起來。

  陸珈基本明白了,還是問了問:「……什麼心思?」

  老陸睨了她一眼,她趕緊說:「我就好奇。」

  「就是談朋友唄,如果沒記錯,徐嘉修談的女朋友就是你那個班的,名字記不得,長得還行,如果兩人現在還在一起,我很支持的。」

  支持個毛線球啊!馬後炮!陸珈默默站起來,洗碗了。

  結合昨晚聽到的八卦和剛剛老陸說的,徐嘉修和楊珊妮應該真有過一段,不過小火苗還沒燃燒起來就被老陸撲滅了?陸珈突然有點佩服楊珊妮了,沒想到不僅不計前嫌,還那麼沉得住氣。

  她真要好好學著點啊!

  只不過,陸珈不得不擔心一下自己即將到來的職場命運,徐嘉修是她的BOSS,她爸拆散過他和楊珊妮,她還不清不楚地「打擾」過他……雖說這些算不得什麼舊仇宿怨,不過足以讓徐嘉修對她產生一些偏見和誤會。

  陸珈輕嘆口氣,有點頭疼,也有點心疼自己。

  不過,她對徐嘉修還是有基本的信任,她信他不是那種睚眥必報會扯舊賬的男人,她當年儘管幼稚眼光還是不錯的。

  只是,徐嘉修信她麼?

  她把刷好的碗盤晾置一旁,管他信不信呢,現在可是一個員工隨時炒掉老闆的時代。

  ——

  陸珈很快要結束優哉游哉的日子重新上班了,東洲一中的高三學生比她還早兩天就歸校學習,她每天醒來都能聽到他們的早讀聲,真無法想像以前自己是怎麼做到每天六點鐘準時起床的。

  老陸也開始準備開學的各類事宜,重新制定新學期工作計畫。

  新年氣氛還沒有消散,大家都陸陸續續忙了起來,她按照以往跟老陸吃起了食堂。廚師失戀了所以有點不走心,她每次打菜都寄希望沃亞科技附近的美食小吃能多一點。

  要說之前工作最令她懷念的就是每天的午餐時間,她和同事們差不多吃遍了寫字樓所在廣場所有美食,江南菜、泰國菜、港式茶餐廳、日本料理……每次輪到她中午訂餐的時候都有一種翻牌子隨便寵幸的感覺。

  這樣想,上班並不是一件多麼糟糕的事,陸珈以前不討厭上學,現在更不排斥上班。

  第二天,陸珈神清氣爽地出發東洲市的高新區。

  中午飯點,她端著一個圓形餐盤站在沃亞專屬的小食堂門口排隊點餐,心情不是很……sunshine.

  太粗暴太隨意太任性了!

  這小食堂伙食,還不如學校食堂呢,徐嘉修這是在餵豬嗎?

  ——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