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chapter 5

  尊敬的徐总:

  鉴于我所在的财务部需大量编辑Microsoft Excel和Microsoft Word,现使用的电脑年久老化、故障频频,且配置低下无法负荷正常的会计电算化工作,影响效率。希望公司能予以考虑,给我配置一台新电脑,以便我更好更快更有效率地为公司服务!

  致敬

  财务部:陆珈

  201X年 3月2 日

  电脑死机令人恼火,不过陆珈也没有脑热到刚来公司就提出换新电脑的要求,她就是上楼找技术部的同事帮忙看一看,为什么她的电脑会那么卡壳。

  技术部的同事很爽快,立马答应给她处理一下,结果还没下楼就被徐嘉修叫到了办公室,询问她上楼事由。

  当然是有事上来,难不成还散步啊?

  陆珈就把电脑情况说了一遍,她不是计算机专业,描述问题的语言也很直白:「我那台电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特别卡特别卡,开机都要三分钟,速度只打败了全国百分之一,按个enter键要等五秒才有反应,还有屏幕老是跳出一个方框的东西,怎么都按不掉……」

  罄竹难书啊!

  陆珈说完看向徐嘉修,发现徐嘉修正挑著那双好看的眼睛看著她,眼神格外清澄,同时他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然后摇头轻笑出声。

  这笑意,两分嘲弄两分轻松,不像是老板对下属的,倒像是同学之前那种玩笑般的奚落,随意但也没什么恶意。

  哦,差点忘了,她和他本就是同学。

  徐嘉修收拢嘴角,翻阅完项目书最后一页,抬起头对她说:「陆珈,你先坐会。」

  陆珈在徐嘉修办公室里的沙发坐下来,徐嘉修很自然地同她说:「你那台电脑卡应该不是其他什么问题,应该是年久老化了。」

  陆珈有点发愣,没想到徐嘉修那么直接点出了问题,她点头肯定徐嘉修的说法:「是的。」

  「你在这里直接写张申请,我这边会给你配台新的。」徐嘉修抽了一张洁白的A4纸递向她,「不管如何,流程还是要走的。」

  那么好说话!果然是老同学好说话呀!

  陆珈很快拿过A4纸,又从徐嘉修这里借来一支笔,蹲坐在沙发和木质茶几中间,像写作业似的伏著低矮的桌面,下笔地时候看了眼办公桌前的徐嘉修。

  她是在想要怎么写,徐嘉修已经主动理解成她不会写,一边敲著键盘一边同她说:「开头顶格写上受申请的对象……也就是我,下面空两格开始写正文……」

  呃……

  陆珈觉得徐嘉修的话严重侮辱了自己的智商,像一副小学生的蠢样子是什么回事!

  然而,她还是按照徐嘉修的话一字一句书写起了申请书,职场万年定律——老板永远喜欢听话的员工。

  徐嘉修说一句,她写一句。

  徐嘉修再说一句,她继续写一句。

  报告老师,已经写好了!

  「前面的都写好了吧。」徐嘉修问她,说出最后一句,「最后结尾可以写上更换新电脑的理由,自然是为了更好更快更有效率地为公司服务。」

  陆珈握著笔头,她怎么有一种写下卖身契的即视感!

  果然,申请书只是一个形式,居然还可以按照老板口述写。

  陆珈奋笔疾书写完徐嘉修说的最后一句,加了一个「致敬」,接著写上申请人和日期,交到了徐嘉修的手里。

  徐嘉修这人呢,其实并不难相处,也没有故作高冷,只是他眉眼修长眼神淡然,不笑的时候会给人一定的距离感,但是,只要同他多说两句话,距离就会拉近。如果他心情好笑起来,更有一种温暖又晃眼的反差萌。

  陆珈拿到徐嘉修签好字的申请书,马后炮了一下:「其实我会写,我以前语文挺不错的。」

  她如此不要脸,徐嘉修居然没有挤兑,反而顺著她的话说下去:「对,你语文是挺好的……文笔也不错。」

  「……」中间停顿了一下是怎么回事!

  陆珈脑子猛地一热,低头说了一句「徐总再见」,转身离开。

  老天保佑,文笔不错这句夸赞一定不是来自他对她那封情书的印象。

  嗯,一定不是的!

  ——

  陆珈在沃亚上了三天班,老陆看她每天上班下班心情都不错,也就慢慢放心下来。美中不足,就是上班的地点远了些。东洲市的高新区在哪里,环城线出去还有半小时车程,倒是跟东洲下面的邻县近得很。

  之所以这样,只能怪东洲发展得太快。

  东洲市虽然只能算二线城市,作为南城之滨近几年的发展真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陆主任之前就很不理解女儿为什么要选择留在北方工作,心里也怀疑过是不是因为感情的问题,他旁敲侧击地询问过两次,都无果。

  他清楚知道自家女儿的性格,看著属于特不靠谱那种,却是一个从小到大都很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的孩子,所以很多事情他不好插手太多,

  毕业留在北方,陆珈没什么理由,回来亦是。

  好像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家常电话快结束的时候,陆珈在后面加了一句:「老爸,我后天下午回来了啊,你要给我做糖醋鱼!」

  还没有到年假,怎么就突然回来了?陆珈给他的理由简直任性得让他怀疑真假。

  「爸,我就是突然很想很想很想吃你说做的糖醋鱼。」愉快轻松的语气里,伴随著细微到难以察觉的情绪变化。

  难以察觉,是别人难以察觉。陆珈忘了她父亲是多年的政教主任,最擅长就是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找出问题所在,更何况,他还是她的老爸!

  陆珈回来那天,陆主任猜测可能是工作受挫暂时回来休息两天,相信她很快能重振士气回归状态,结果第三天,物流公司来了一个电话。

  陆珈在北方城市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回来了!

  工作三年,陆珈购置了不少物件,甚至还买了一辆小车。车子已经被她转手,其他的呢,他和她一块清点物流公司运回的大件小件,除去两箱衣服,是一张床、一台跑步机、三个不同颜色的呼啦圈、两颗半米高的盆栽,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厨房用具。

  它们,有必要打包回来么?

  陆珈说部分电器已经送给了同事们比如扫地机器人和微波炉什么的,带回来这些都是没什么人要的,至于跑步机是新买的舍不得送。

  陆主任颤颤地发脾气了:「床呢!折腾回来不嫌累啊,家里少你床睡了啊!」

  床是因为不想留在那里转给别人用,反正都折腾到了物流公司,索性把剩下的都运了回来。

  这些大物件,学校的家属公寓自然放不下,两人就一块把它们搬到南城的大房子里,那套房子供了快二十多年,地段好但距离学校远所以一直空著,装修是陆妈以前亲自负责装潢,花费了心思,可是没命享受。

  所以那房子,陆主任和陆珈都舍不得出租。

  所有东西都摆放到那边的房子,陆珈两手指著林林总总的家当们:「爸,你看我这些年混的真不错吧。」口吻那个自豪又洋洋得意。

  陆主任一直知道陆珈北方的工作还行,偶尔陆珈在电话里跟她说负责什么项目他都告诫她要牢记本心,每年过年和其他节假日回来,她都会给他包个大红包以尽孝心。他一个半老头又怎么会缺那些钱,所以都替她好好收著存进嫁妆里。

  不用想,这些年陆珈做得必然不错。以前,他每天都千方百计地盼著女儿回来,然而女儿真回来了,他又想既然那边发展那么好,为什么突然就回来了?

  做家长就是这样爱操心,不回来操心回来更操心,所幸陆珈一直是那个大大咧咧又充满朝气的好孩子。回来到工作落实这期间,她每天吃吃喝喝之外还出门放放风,等玩的差不多了,顺手把工作也找好了。

  可是再不让人操心的孩子,家长也忍不住不操心。他郑重地询问过陆珈突然回东洲的原因,是不是感情不顺利,那个坏男孩到底是谁!

  陆珈笑他:「爸,您是不是认为像我那么漂亮的女孩背后都有一群坏男孩啊,我告诉你,你这是职业病作祟!千万别太想多,不带你这样怀疑自家女儿清白的。」

  ……那总有一个理由吧。

  陆珈也郑重地轻咳两声,念了两句:「乡愁是什么,就是我在那头,您在这头。您不能理解一下我那颗游子归来的心么?」

  貌似也对啊,不就是游子归来嘛!

  其实,陆珈的话半真不假,她并不想把一些糟心又龌蹉事说给老陆听;但「真」的是:她回来的根本原因就是特别想吃老陆的糖醋鱼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决定是冲动的,可冲动不是坏事,甚至它可以让人生遵循一个很好的原则,就是用自最喜欢的方式做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情。

  至于诱发她回来为什么是糖醋鱼而不是红烧鱼或者其他菜色呢,主要做出决定那个晚上,她梦到自己和老陆一块到湖边钓鱼,然后她钓来了好大一条鱼,张老师卢老师他们都跑过来夸她是钓鱼小能手,傍晚老陆把鱼做成了她最爱吃的糖醋。

  梦里的那条糖醋鱼到底有多香多好吃,她根本无法用匮乏的语言把它形容出来,好吃到她咬到舌头痛著醒了过来。她一直很少流眼泪,可那天夜里哭得不能自己,她很想给老陆打电话只听听他声音也好,她想家,很想很想。

  可是她不能,深夜两点老陆肯定陷入了梦乡了,她不能打扰他。

  是不是每个人心里都藏著那么一根线,它透明而无形,它藏匿在血肉里面一起生根生长,甚至平常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却有一种深入人心的力量在牵引著,她不知道线的另一头到底牵在哪里,直到那个瞬间,这条线狠狠地从她心里抽了出来,抽丝剥茧的疼痛之后她终于知道,线的另一头一直牵在家的那端。

  ——

  陆珈刚进沃亚,要做的事情自然不多。她直属领导胡经理对她还处于一种考察观摩状态,不过在她每次都把布置任务完成得不错,胡经理很快将一些重点的东西讲给她听。

  胡经理大名胡兰,经验丰富的老会计一枚,公司人称兰姐,是沃亚年龄最大的员工,徐嘉修都客气地叫她一声兰姐。

  中午吃饭回来,陆珈慢悠悠地在办公桌坐下,兰姐已经在工作了。兰姐也是不吃食堂的少数员工之一,每天都是自带盒饭到公司。见她回来,兰姐推了推眼镜笑眯眯问她:「好几天了,对食堂有没有喜欢一点?」

  陆珈托著下巴,咧著嘴:「兰兰姐,你笑得有点坏。」

  陆珈应该就属于领导挺喜欢的那种员工,聪明学得快还谦虚,同时也不会过度谦虚让人觉得虚伪,有时候看著是优哉游哉的样子,早已经把工作好好地完成了。关键长得也好,有事没事还可以当公司的观赏盆栽使用。

  另外,跟她那张脸一样漂亮的,还有她的学历。胡兰觉得自己真是挖到宝贝了。

  陆珈也觉得兰姐是很不错的领导,亲切勤勉又懂得抓工作,同时还那么会夸人,每次都夸得她那个心花怒放,每天被指使著多做事还特别乐呵。当然最让她喜欢的,兰姐没有老财务那种一板一眼的性格,有时候她喝著茶玩几盘连连看,兰姐也是一笑置之。

  「陆珈,你家到这边多远啊?」兰姐问她。

  「坐公车要转三趟车呢。」陆珈掰著指头说,然后无限向往地说,「我就盼望著明年这里快点通地铁呢。」

  她盼著明年通地铁,这话是有意说给兰姐听的。她知道兰姐担心什么,她这样说至少表明她是有心做到明年通地铁啊!

  领导和下属,有事没事多给对方一点安全感,有益而无害嘛。

  兰姐显然对她「每天转三趟公车来上班」很关心,解决方案要么买辆代步车,要么就在这附近租房子。兰姐突然一笑:「我们公司的Janice正在找人合租,就住在这边对面的公寓楼,我们公司很多员工都扎堆在那里,徐总也住那边,配套和环境都很不错,有没有兴趣?」

  Janice?陆珈念了念这个音,珍妮丝?

  没想到沃亚居然还有一个叫英文名的,新鲜啊!陆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倒也想找个同事合租呢,可是我怕自己生活习惯太粗糙了。」她更担心Janice太西化,她和她无法中西合并好不好!

  「这个完全放心!兰姐给你打包票,Janice是我们公司人缘最好的人。」兰姐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表,「上去把它交给徐总,顺便认识一下Janice,接触一下。」

  兰姐都这样说了,陆珈也不好推脱了,拿起报表就上楼了。

  ——

  陆珈把报表交到徐嘉修面前,没立马离开;徐嘉修抬起头睨了她一眼,也没急著赶她走,任由她爱站多久站多久。

  陆珈说话了,没叫徐总而是叫出亲切的名字来:「徐嘉修,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叫Janice?」

  「Janice?」徐嘉修很快眯了眯眼睛,「有什么事么?」

  陆珈猛点头:「我想找一个人同居,听说Janice……」陆珈没把话说下去,感觉自己刚刚用错了一个词,正想更改一下,徐嘉修先替她揪了出来。

  「同居啊……」徐嘉修皱了皱眉,好看的男人连皱眉也是赏心悦目,然后那种熟悉般的奚落又来了,「这事也可以随便找的么?」

  坏人!明明知道她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

  「是同——租!」陆珈毫不客气横了徐嘉修一眼,不经意露出两分娇俏之气。

  「哦,你们俩啊?」徐嘉修很快应了一声,语气有点不可思议,倒也不继续为难她了,「我帮你问问。」

  虽然徐嘉修一副无法理解她的样子,办事还是很爽快的,有一种老同学帮忙办事改天请吃饭的范儿,他直接拨了内线电话让Janice过来一趟。

  很快,不到半分钟,门被推开,快得带著一阵风儿,紧接著一个刺头脑袋钻了进来,「老大,找我啥子事啊!」

  呃……为什么声音那么的?

  陆珈看著进来的Janice,方脸平头,外加一米八出头的个子,有点傻眼了。

  原来不是珍妮丝,是詹宁斯呀!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