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chapter 10

  接下来的场面有点乱,大家尽量解释得诚恳一点,好让徐嘉修可以相信他们。

  比如Janice:「我们刚刚知道今天是老大你的生日,就想偷偷庆祝一下。」

  比如迪哥:「对,就是偷偷庆祝一下。」

  比如已经洗好脸假装路过的亮子:「老大,我只是过来给陆珈搬东西的。」

  「陆珈?」徐嘉修揪出了亮子话里的某个名字,对啊,还有一个低著头坐著呢。徐嘉修走了几步,视线往下就看到陆珈那头黑又亮的长发顺著后脑的弧线垂落下来,安安静静的模样。

  「陆珈,你来说吧。」徐嘉修说。

  这语气,比先前都多了一丝熟稔和信任,老同学总归还是老同学。被点名了,陆珈抬起头,觉得自己把嘴角的蛋糕擦干净再说话比较好。

  果然,下一秒徐嘉修看到她的脸,直接从桌面的纸盒,抽了一团纸巾递过来,颇为委婉地嘲弄了一句:「没吃过蛋糕么?」

  好侮辱人了……

  陆珈把嘴角擦干净,她想说别看她看起来好像吃得最多,其实她一口都没有尝过……算了,这话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陆珈稍稍撇过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这里最心塞的应该还是徐嘉修。

  关于徐嘉修「没吃过蛋糕」的质问,Janice很快找到了理由反驳,不愧是一个敢跟徐嘉修叫板的人,她说:「我们不是没吃过蛋糕,我们是没吃过老大你的生日蛋糕!」

  「所以呢,所以……」徐嘉修没有把话说完,深吸两口气发现自己也说不下去,无耻!

  陆珈也觉得自己和Janice他们今天的行为很不要脸,徐嘉修千方百计拒绝的蛋糕不仅被拎了回来偷吃,还打著给他偷偷过生日的旗号。

  不过能当上老板的人心里承受力就是不一样,徐嘉修在听到Janice说出「只是没吃过他的生日蛋糕」这种扯淡理由居然还反省地想了想,然后说:「好,没吃过是吧,今天我让你们好好吃个够。」

  晚上,住在青年公寓里所有的沃亚员工都来参加徐嘉修的生日会,包括徐嘉修几个同住公寓里的球友;生日会 Janice全程负责联络和举办,戴罪立功,亮子和迪哥跟著Janice跑腿。

  陆珈呢。

  几乎每个过来参加生日会的人都感慨今晚的蛋糕好大。怎么会不大呢,这可是她带著徐嘉修「有多大就买多大」的要求选购的。

  「哇靠,这个蛋糕谁买的,太有诚意了!」有人问。

  徐嘉修好看的嘴角漾起一个微笑,说话的口气却透出了两分无奈,侧目望向某人发问:「怎么买那么大?」

  陆珈懵了!去他二大爷三姨妈的四舅奶奶,不是他要求一定要大大大大吗,好让Janice他们好好吃一回他的生日蛋糕!另外她怎么觉得「蛋糕是她买来的」这话有点不对味啊……

  生日会气氛还是不错,徐嘉修既然允许Janice给他举办生日会,自然不会把生日会变成批判会。晚上的饭菜是由江悦饭店送来,另外还订了两箱洋酒,单都是她签的。

  大家有吃有喝自然玩得很愉快。至于徐嘉修,一点也没有浪费生日会的作用,三言两句就把他的生日会变成了「徐嘉修生日会暨陆珈入住青年公寓欢迎会」。

  好了,今晚的费用就算徐嘉修不找她平摊,她也要自觉一点。

  坏人!陆珈拿著一瓶酒坐在沙发一角,甜甜的果酒喝起来没什么感觉,里面的酒精依旧发挥了作用。陆珈知道自己没醉,就是有点飘,那种舒服轻松又自在的飘。

  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嘉修坐在了她旁边,他修长干净的左手也握著一支酒,身子半弯著喝了两口酒,一双长腿舒展分开;他和她坐得近,她稍稍一动,两人的腿就碰在了一起。这样轻松的气氛里,陆珈自然不会觉得徐嘉修故意坐得那么近,倒是想到今晚还没对这位心塞的寿星说生日快乐,抬起微微泛红的脸,很简单地说了一声:「生日快乐啊,徐嘉修。」

  生日快乐啊……老同学。

  「谢谢。」徐嘉修说,尾音缓缓上扬,过了一会,他将手中的酒瓶与她的轻轻一碰,「入住愉快。」

  一句话四个字,男人略沉的声线格外撩人心动,陆珈再次转过头,发现徐嘉修已经站了起来,到另一边招待几个朋友了。

  陆珈靠在沙发,她应该还是有点醉了,她刚刚居然有一种回到高中时光的错觉,心里仿佛有条可爱的蚕正嚼著鲜绿的桑叶,沙沙,沙沙沙……那么柔,那么好听。

  好像,是青春走动的声音。

  ——

  沃亚这几天很忙,Janice之前出的纰漏导致方案和程序需要全部整改,楼上技术部的同事们个个叫苦连天;Janice虽然已经被徐嘉修发配到楼下,问题因她而起,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每天厚著脸皮继续参与项目,就算几个老程序员压根不想见到她。为了不得罪人,每到午休时间Janice就让陆珈帮忙买下午茶和点心,安抚那拨暴躁的程序员。

  有时候,陆珈还是很欣赏Janice那股特不要脸的精神。

  买茶水自然少不了负责带队整改的徐嘉修,陆珈每次都给他买美式咖啡,连续买了两天都是放一样的糖量,第四天徐嘉修非常「客气」地提醒她:「明天少加点糖,太甜了。」

  还真将她当茶水小妹使唤了。

  此外,陆珈终于见识了小达之前说的「忙起来直接睡公司」的疯狂,她和Janice同住一个公寓,徐嘉修住在她同层的对面,她每天上下班基本还是一个人。Janice每天都是她差不多睡了才回来,第二天自然起不来上班,所以两人有了时间差;至于徐嘉修,今早碰上了。他和她一起乘坐电梯,电梯匀速下降的过程里,徐嘉修连续打了两个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陆珈看呆了,好看的男人连打哈欠都性感十足啊。

  徐嘉修也看向她,声线慵懒地反问她:「难道你不打瞌睡吗?」

  这话问得真是幼稚!她只是觉得Janice每天都允许多睡两小时再去公司,他干嘛不多睡两小时再上班,身为老板也不需要那么拼吧……

  徐嘉修突然和她说起:「项目问题昨晚全部已经处理好了。」

  「真的吗?」陆珈挺开心地问。她终于不用买下午茶了!

  「真的。」徐嘉修点了点头,展开了一丝微笑,样子很好看。

  电梯到一楼,陆珈要到附近买个早饭,徐嘉修叫住了她:「帮我买一份。」

  「好!」她回他,转过身不让徐嘉修看到她哼哼唧唧的表情,她刚解脱不用买下午茶,又要开始买早点了。得,她干活她快乐,她能者多劳。

  ——

  项目问题解决了,不仅解决Janice那边疏漏导致的问题,徐嘉修还亲自带队把整个大项目进行了安排和重整。陆珈对技术方面不懂,不过送了几天下午茶加上从兰姐这里听到的,徐嘉修的确是一个技术性管理人才,整个过程就是:顾大局,出思路,带队伍,抓工作,最后完任务,中间还把所有可能存在的小问题都拎出来,拟定出具体处理方法。

  陆珈真心觉得徐嘉修很不错,用老陆上次对徐嘉修说的话就是「我很欣赏你啊!」

  陆珈想起以前每次考完试,年级段都会有排名,有时候排名还没有公布大家就奔老师办公室看统计,徐嘉修每次都是特别淡定的那一个,稳坐年级段全三名的人是不会理解她们这种成绩像股市一样波动学生的心情。

  不过有一次她特别超常发挥,他和她的名字排在了一起。下次考试座位是按照上次成绩排名,徐嘉修坐在她前面考试那次,她对那张数学试卷还有很深的印象,简直难出了新高度,似乎考场每个人都在苦思冥想,结果徐嘉修已经按照他的节奏提早十五分钟完成了卷子。考试结束第一排同学收试卷,徐嘉修站起来抽她试卷,她正茅塞顿开奋笔疾书地计算,徐嘉修抽了两下没抽走,倒给了她一个方便。等他全部收好试卷回到她这里,她悻悻递过去,结果徐嘉修扫了眼她最后的大题,说了三个字:「还是错。」

  她真是类个擦!

  后面试卷发下来,果然是红色大叉叉,不过卢老师表扬了她,说她的解题思路刷出了新方式。

  学生时代,一个男生成绩好得令人咋舌又不是死读书类型,只要不是长得真对不起人民都很吸引人,何况还是颇有风姿的徐嘉修。

  ……

  Janice这次为了项目问题瘦了一斤半,问题都解决了,徐嘉修还是没有将她和迪哥亮子调回楼上,Janice虽然落个轻松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午休时间几个人讨论了一会,小达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徐总是不是想让你送送礼之类?」

  陆珈看著小达,觉得小达同学真的好厉害,一句话立马将徐嘉修光风霁月般男神形摧毁得不留痕迹,瞬间从云端掉进了泥潭里。

  「送礼?我已经送过了啊!」Janice很快说。

  送过了?陆珈默默想著,她可能高估了徐嘉修的道德水准。

  Janice倒是很坦然,朝著墙上的《骏马图》十字绣抬抬下巴,「我原本送给老大让他挂在办公室的,老大说心领了,让我挂回自己办公室。」

  呃……这个事情,陆珈可以理解,从沃亚到公寓的装修方式,徐嘉修的品味应该不是十字绣这挂的。

  Janice还是很烦恼啊,又念了念二老板:「如果小叶总在就好了!」

  「这是谁在念叨我啊……」

  一道清朗又带著丝丝磁性的男声突然从后面飘过来,还真说曹操曹操就到,陆珈循声回头,第一眼:好一个唇红齿白的年轻男人!

  第二眼:叶昂阳!

  陆珈觉得自己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泪奔啊!为什么她追过的男人都在沃亚,结果还都是追不上。

  她在高中时期写过两封情书,一封给了徐嘉修,没有回音;一封给了叶昂阳,更是石沉大海。

  叶昂阳是在徐嘉修后面才写的,当时孟甜甜和钟进已经谈起了小恋爱,每天跟她分享恋爱的甜蜜感受,她没有受伤肯定是假的,不管里子和面子都很受损。

  就在那段时间里,叶昂阳每天给她送一罐牛奶,她索性把写给徐嘉修的信稍微改了改再一次送了出去。

  怎么个改法她忘了,反正改到最后她正在听一首新歌,就将里面一句歌词写了进去:「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