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chapter 18

  什么是真真切切的男女之吻?

  当徐嘉修滚烫的舌尖滑入唇的瞬间,陆珈大脑好像被一股神奇而陌生的力量击中了。

  平板衡算法?

  忘了。

  FCI和CPI?

  不知道。

  霍奇猜想……

  都是什么鬼东西!

  如果有一块曾经渴望过现在依旧想尝尝的巧克力突然地塞进你的嘴里,吃还是不吃。陆珈的答案肯定是吃的,还要慢慢的品尝,方不辜有过的期盼。

  既然入口了,那就吃了;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吻吧。不得不说成熟男女做坏事就是比年少孩子们轻车熟路啊,如果7年前发生同样的场景肯定没有现在进行得自然,自然的拥抱姿势,自然的由浅入深,自然的应付自如,整个过程自然到她和徐嘉修就像一对已经相爱的男女朋友。今晚到现在,好像一首说播就播的「小情歌」,轻轻浅浅地吟唱了今晚她和徐嘉修最愉快的消磨,一点点勾出了心里那点浪漫的小幻想。

  晚风轻轻拂面,明月悄悄窥人,陆珈感受著徐嘉修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心跳已经不知道漏了几拍,要说没有一点紧张肯定是假的,不过她就算紧张地舌头打结,徐嘉修也会帮她捋顺……

  夜色醉人,她和徐嘉修都有了醉意。原本她要从迷梦里走出来,结果被徐嘉修又拉了进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遗憾是终结了,大脑清醒回来了。

  这个感觉,真是要命啊!

  「嗨……」陆珈试著从徐嘉修怀里出来,尴尬地打个招呼。

  徐嘉修松了松手,比她幽默多了:「打什么招呼,吻完就不认识了吗?」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就是因为太认识才尴尬好么?陆珈不好直视徐嘉修,转过头擦拭嘴巴,大脑还留著两人拥吻的清晰触觉,原来孟甜甜说有电的感觉也不完全欺骗她的。

  「陆珈……」徐嘉修要开口。

  陆珈回了徐嘉修一个大方笑容,看到餐盒里螃蟹和炸鱼还很多,终于有了聊天的话题了:「……螃蟹还要吗?」

  徐嘉修扫了眼螃蟹,没理她。也是啊,她提什么螃蟹呢,再让徐嘉修想起他和她刚刚吻里的螃蟹味么?

  现在怎么办,好尴尬。

  陆珈以前就想过一个问题,电视剧里的男女明星拍完吻戏会不会尴尬,后来她看到他们接受采访都还能评价一下对方的吻技,原本亲暱无比的接吻立马变成了学术交流的一种,然后也没有尴尬了,还特别坦然。所以她也可以这样么……陆珈想了想,抬起头直接夸赞说:「徐嘉修,没想到你吻技那么好。」

  「什么……」徐嘉修回她,语气惊讶好像想不到她会这样说,良久他扯了下嘴,轻飘飘地呛了她一句:「是么?不过你倒挺烂的。」

  她去!陆珈真想在地上画圈圈了,徐嘉修能不能给她点面子啊,非要这样揭短做什么!他不能像她那样睁眼说瞎话地回夸她一句么,然后她和他就能愉快地把刚刚的意乱情迷升级为学术交流,多好的发展,真是……一点都不会做人!

  「好,我技不如人。」陆珈有点郁郁说,「没你技术熟练好吧。」

  神经吧,熟练个屁……徐嘉修大脑也有点发热,一句不过脑的话直接问了过来:「陆珈,你是……初吻吗?」

  初什么初……陆珈心跳又漏了一拍。十七岁的女孩初吻才有价值,二十七女人如果说自己初吻还在,实在不是一件多荣耀的事。陆珈可没脸说刚刚是她的初吻,这会显得自己太随意也太掉价……

  「怎么可能。」陆珈相当心虚地冲徐嘉修一笑。

  「是么?」徐嘉修口气淡淡,还感兴趣上了,「那你初吻是什么时候?」

  呃……陆珈认真想了想:「高中吧。」这个答案还挺有面子的。

  「哦。」徐嘉修有点想抚额,「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谈过恋爱?」

  欺人太甚!高中不答应她恋爱就算了,还嘲笑她没恋爱过……陆珈不想聊下去,她反击了一军:「我初吻给了猪不可以吗?」

  给了猪!徐嘉修撇了下头,他怎么觉得那么意有所指呢,悄悄的,眼底已经多了一份笑意。

  「那你呢?」陆珈也是有好奇,很公平地反问徐嘉修,「你初吻什么时候?」这话有点酸,她承认有点羡慕拿到徐嘉修初吻的女孩,毕竟她没得到。

  「我啊……」徐嘉修拖了拖音,没交代。

  果然她还是老实了,陆珈望向徐嘉修——小人!她静下来想了想,是杨珊妮吗?

  老陆说当时他拿著手电筒在操场小树林抓早恋幽会男女,扫到一对又一对,徐嘉修和杨珊妮就是其中一对。一男一女大晚上在小树林做什么,难不成是一块吹风么?

  ——

  陆珈早上刷牙才发现嘴角居然破皮了,Janice啃著剩下的炸鱼也发现了她微微红肿的嘴唇,关心地凑过来问:「宝贝,怎么了?」

  陆珈不好意思地抿抿唇,想了一个好理由:「可能是吃螃蟹扎了嘴。」

  「怎么那么不小心。」Janice有点心疼地说,「怕扎嘴下次就让我帮你——」

  帮你剥?

  「帮你吃。」Janice哈哈大笑,上楼换衣了。

  陆珈也笑了,她对著镜子涂了点芦荟膏,又涂上口红遮了遮,少了原来的怪异,反而多了一份神采奕奕。她对著镜子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来,陆珈,好歹你把初吻送了出去!

  开门准备上班,正巧碰上也刚出门的徐嘉修,男人的视线若有若无地落在她唇上。好吧,其实她需要的不是打起精神来,是厚起脸皮来。

  「早。」

  「早……」

  「昨晚睡得如何?」徐嘉修问。

  「很好啊。」

  「我也一样。」

  ……

  陆珈回到东洲市快半年了,网上找到聊的老同学越来越多,知道她回来不少人约她见面聚一聚,不过她这阵子因为沃亚要展开新项目忙了起来。杨珊妮也约过她,对比起来,杨珊妮日子就舒服很多,美中不足就是男朋友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她。

  哎,杨珊妮……陆珈对不住她,所以杨珊妮每次找她聊天,她都会耐心陪著。不管如何,以前是老陆棒打鸳鸯了,尤其是杨珊妮偶尔还会有意地聊起徐嘉修,语气是那种淡淡的遗憾。

  应该遗憾吧,当年的男神依旧是男神,不仅没有变成大腹便便的大叔,魅力还更甚从前。

  哎,想不到她初吻居然还是给了徐嘉修。陆珈无聊问小达:「小达同学,你初吻还在吗?」

  「陆珈,你真无聊。」小达同学整了整袖套,「当然——还在。」

  哈哈!陆珈也觉得自己挺无聊的,做事都不忘看看自己样子,整个早上她就对著电脑显示屏就看了三次,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索性打开网页玩一局连连看收收心。

  中午,陆珈和Janice一块打饭回公司,炸鱼和其他陆式美食还没有吃完,所以直接带过来当午餐。难得不用吃食堂了,Janice上来不忘跟徐嘉修唠叨一句:「老大,陆珈爸做的炸鱼可好吃了。」

  「知道。」徐嘉修端著餐盘应了一声,「螃蟹味道更好。」

  「螃蟹?」Janice怒了,「居然还有螃蟹。」

  徐嘉修:「对,不过被我们吃完了。」

  陆珈:「……」

  陆珈默默拉Janice离开,她觉得自己三个月不用吃螃蟹了,人家的初吻是糖果味的,她是螃蟹味的,太重口了!

  更重口的,她居然还感觉不错……

  陆珈和Janice回到公司,兰姐已经热好了带来的便当。兰姐和她们说起一件事,公司食堂下个月要停一段时间进行改造。陆珈第一反应是:「太好了,终于不用吃食堂了。」

  Janice一副老员工的口气:「不吃食堂能吃啥锤子呦?」然后趁著兰姐不注意,从兰姐饭盒里偷了一块红烧肉。

  「太好吃了。」Janice惊呼起来。

  兰姐笑眯眯,回忆往事说:「以前我家那位就是吃准我做的饭菜,天天缠著我。」

  陆珈也尝了尝,反应跟Janice差不多。

  「完蛋了,我也吃准了。」Janice叹叹气说,「不行,胡兰姐我也要娶你。」

  陆珈:「……」昨天还说要娶老陆呢。

  不过美食面前人就是那么没节操,难怪兰姐一直不吃食堂,原来嘴早被自己的厨艺养刁了。陆珈也恨不得人拽起胡兰姐的衣角:嫁我嫁我!

  然后,事情突然有了峰回路转的发展,因为发展得太顺,陆珈怀疑胡兰姐已经深思熟虑很久了。胡兰说:「我们这楼茶水间有排风扇和油烟机,下个月我们中午用电磁炉随便炒几个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貌似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也要大BOSS同意啊!

  这事说大不大,就是几个同事中午搭伙吃个饭,说小也不小……

  陆珈觉得徐嘉修不会同意,胡兰姐也觉得徐嘉修不会同意所以只是提出想法而已。

  Janice倒是有不一样的看法:「楼下已经够可怜了,用的是什么办工设备了,我们苦中作乐怎么了?」

  陆珈琢磨了半会:「要不跟徐嘉修提提?」

  「你去?」Janice问。

  陆珈赶紧摇头:「你和徐嘉修比较熟吧。」

  Janice聪明地摇头:「我可不敢叫老大叫徐—嘉—修,没有你们老同学的情分好用啊!」

  陆珈:「……」

  午休时间,陆珈真被胡兰姐安排上楼送几单需要徐嘉修签字的费用报销单,然后嘱咐她顺便提提中午吃饭说的事,提提就好。

  徐嘉修人在办公室,正半靠在黑色转椅休息,明显是昨晚没有睡好的样子,今早他还说昨晚睡得不错。徐嘉修这样靠著的样子,陆珈想到他那张在东洲一中贴吧蛮红的比美照,她敲了敲门进去,徐嘉修侧目看过来:「进来。」

  陆珈进去把一叠单子交到徐嘉修面前,徐嘉修很快签了字,签名那个行云流水,见她拿回单子没走,说:「还有别的话要说吗?」

  陆珈点头,笑了笑。

  徐嘉修也笑了,直接问:「有事相求?」

  这男人真邪乎啊!陆珈清清口气:「其实就是有个事想跟你申请一下……」

  徐嘉修右手还握著笔:「说吧。」

  很快,陆珈把中午吃饭的事提了提。徐嘉修听完,转了两下指间的签字笔,流畅又漂亮的样子。那次考试陆珈也看到徐嘉修转笔玩,转得太好看,导致她一边做题一边瞄几眼,然后徐嘉修也瞧了过来,不再转了。

  相似的画面,仿佛她和他青春在他两下转笔时间里,时光飞转……

  陆珈的申请,徐嘉修在犹豫,犹豫什么呢?

  ——好像世上所有的女人总爱跟自己男人提各种莫名其妙又无理要求,陆珈也是这样?

  徐嘉修抬起眼皮,没事,他喜欢。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