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chapter 32

  陸珈工作的時候,停下來看自己的右手足足不下十次,每次都深深凝視幾秒,小達實在好奇了,開口問:「陸珈,你右手怎麼了?」

  陸珈猛地放下右手,趕緊搖搖頭,心虛解釋說:「沒什麼,就是看看掌心手紋什麼的……不知道我這輩子能不能嫁個有錢老公。」

  小達:「……」

  哈哈,陸珈被自己的話弄笑了;小達真信了,發表意見說:「你也會看手相啊,我還以為能不能嫁有錢人是看臉,沒想到還看手。」

  死小達!陸珈斜眼小達,有時候她也覺得小達挺招打的,不過小達話裡的「也」是什麼意思。

  陸珈和Janice他們這邊小團體已經開火了,徐嘉修還是沒加入進來,中午秘書會給他訂外賣,或者有時候出去見客戶順便吃了。胡蘭姐說:「徐總這樣挺麻煩的。」

  是麻煩啊,可他是老闆,也不好加入小團體裡。這點陸珈很理解徐嘉修,在其位謀其政,總經理做事哪能像她這種小員工一樣隨性呢。

  陸珈從小達這裡知道胡蘭姐居然會看手相,腆著笑臉伸出手:「蘭蘭姐,你幫我也看看。」

  「男左女右,把右手給我。」胡蘭姐很爽快,「你剛來的時候,我就看你面相特別好,不過手相和面相有區別。」

  「真的嗎?」陸珈其實不是很相信這些東西,不過每個女孩好像潛意識裡又相信什麼命中注定,可能是人生太過虛無縹緲了,如果一切都是注定也不需要白操心了吧。她記得以前女生們一塊出去玩,遇到算命擺攤都要過去湊熱鬧,價格不貴,貴的十塊,便宜的只要兩塊。零花錢有限,她每次都玩兩塊的,心情就跟抽獎似的,興奮地問算命先生:「我可以考上清華嗎?」算命先生也很坦率:「兩塊錢這種是看不出來的。」孟甜甜是個有錢孩子,每次都玩十塊那種,算命先生就很滿意,誇她說:「你以後肯定能嫁個好老公。」「那我老公姓什麼,是不是姓鍾啊?」算命先生愣愣:「對,就是姓鍾!」

  陸珈微微仰著頭,早知道那年她也花十塊錢,問問算命先生她老公是不是姓徐了,咩哈哈……

  顯然,胡蘭姐沒有算命先生那麼神乎,不過手相和面相都略知一二,生活工作興趣之餘就研究八卦陣,簡單看看命理完全沒問題,反正就是興趣,又不出門擺攤掙錢。

  「陸珈,你財運和事業線都不錯,屬於腳踏實地類型,這輩子不會出很大差錯。」胡蘭姐說。

  陸珈點點頭,她從來都是腳踏實地的好孩子,不腳踏實地能行麼,沒有一點偏財運的她喝風去呀!陸珈現在最關心還是感情線了,她用眼神示意胡蘭姐,說她最想聽的。

  胡蘭姐笑笑,研究了一番她的感情婚姻線,一時沒說話。

  陸珈不由有點緊張:「有問題麼?」

  胡蘭姐又看了看:「還好,中間會出個小岔子,整體挺順的。」

  哇!陸珈越聽越有興趣:「是什麼小岔子?」

  「這個哪知道,不一定準的。」胡蘭微笑說,「也有可能是移情別戀,或者情敵出現之類,還有可能是感情線分叉出去,遇見其他人。」

  陸珈也看了看自己右手掌,掌心紋路清晰,唯有感情線好像中間斷了一下,淺淺的小段分支出去。

  胡蘭姐見她那麼認真樣子,打住她:「手相哪能真看出什麼來,回頭你把生辰八字給我,我幫你仔細瞧瞧,不用怎麼信。命運兩字本來就由命和運相輔相成,命數是天定,運還是靠自己爭取。」

  很有道理啊!陸珈連連點頭,這就是人生嘛,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愛拼才會贏!

  「好的,謝謝蘭蘭姐。」陸珈嘴巴立馬像抹了蜜一樣,她真是太喜歡胡蘭姐了,胡蘭姐和她以前那位愛飆英文的女上司完全是兩個風格。咳咳,飆英文和用英語正常對話還是很不同的,那時候她也是初生拧≠不怕虎。遇到愛飆英文的女上司怎麼辦,很簡單,飆回去唄!所以學好英文還是至關重要的,有事沒事多背背生僻詞彙,關鍵時候可以用來裝逼。

  中午,徐嘉修又是訂了外賣。樓下Janice和迪哥他們整了一張廢棄的桌子當餐桌,陸珈自掏腰包買了碎花餐布,中午大家就聚在一起一塊吃飯,氣氛熱鬧。中途,陸珈收到徐嘉修發來的一條短信:「上來一下。」

  陸珈很無奈,還是上去了。總經理辦公室裡,徐嘉修也在吃飯,吃的是秘書給他訂的外賣,菜色看著不錯。

  「幹嘛呀?」陸珈問徐嘉修,軟軟地抱怨說,「我還吃著飯呢。」

  徐嘉修看向她,也略有不滿:「女朋友不應該陪男朋友吃飯嗎?」他在樓上都可以聽到她和Janice迪哥亮子他們的說話聲,嘻嘻哈哈的。

  陸珈:「……」

  徐嘉修又加了一句,淡淡地陳述一件事,同樣很直白:「我一個人吃飯沒意思,你上來陪我。」

  哎呦她滴小心肝!她也想跟他在一起,陸珈雙手扭捏地攪在一起,抬頭說:「可是……」

  「過來,陸珈。」徐嘉修招呼她;陸珈也走到徐嘉修旁邊,用好話哄他:「你以前不都常常一個人吃飯麼?」

  「以前我沒有女朋友。」徐嘉修回她。

  陸珈立馬心軟了,同時臉色微紅,因為昨晚徐嘉修也說了這句話,對話場景如下——「徐嘉修,你不能忍忍麼?」「忍不住。」「以前也會忍不住?」「我以前沒有女朋友。」

  所以,還是怪她咯?說好一起談場學生時代的戀愛啊,怎麼分分鐘變成限制電影畫面,原因是什麼。

  徐總說:「我是說陪你談一場學生時代戀愛,可沒說要當好學生。」

  壞人!

  所以徐嘉修是意思是,他要當誘騙無知少女的壞壞男學生麼?好像很不錯的樣子……陸珈越想越興奮,更喜歡這種怎麼辦?

  扮演無知少女的梗簡直太讚了,可是她不是少女了怎麼辦,沒關係,她還無知呀!

  ——

  「拾光」有個小功能出來了,就是網路虛擬男女朋友,這個功能是迪哥想出來的,據說可以安慰一批單身狗。陸珈第一個測試,她覺得好玩,徐嘉修就先弄了一個簡單版本到她手機裡。陸珈在辦公室玩了一會,胡蘭姐有事找她了。

  東洲市政府發放了全新的高新企業稅收優惠政策,檔很長,寫得也很繁瑣。所以胡蘭姐叫她到辦公室一塊研究討論。陸珈看得很認真,關於幾條新增條款,她好像上個月就聽徐嘉修無意說起,沒想到那麼快落實了。徐嘉修身處圈子,有些消息比一般人靈通許多。陸珈給胡蘭姐研究稅收條款,也玩笑地提醒胡蘭姐別忘了算她的生辰八字。

  「這個容易。」胡蘭姐打開電腦,上了一個XX算命網,「將你八字報給我。」

  陸珈:「……」她還以為是掐指那種算呢,原來是電腦……

  胡蘭失笑:「這個網站好用,我再根據你的批命幫你研究。」

  「好的!」陸珈報出自己的生辰八字,頁面很快出來她各種資訊,前面亂七八糟的性格分析胡蘭姐沒有多看,而是重點看了流年大運吉凶部分。

  算命這事吧,你說它不准,有時候它準得嚇死你,你說它靠譜吧,其實挺扯淡的。她十歲的流年寫著大凶,事實的確大凶,十歲那年,母親去世。

  今年呢。

  陸珈覺得今年她運氣應該不錯,至少感情大吉,收穫了一段兩廂情願的愛情。結果她的流年批註寫著,她今年的感情非常不順!

  這個,不准吧。 難道她和徐嘉修會分手?可是她和他哪有一點要分手的跡象?!

  事實,男女兩人分手,有時候還真是沒有一點跡象。

  堂妹陸靜雅和阿成分手了。

  陸珈聽到這個消息意外了,好端端怎麼會分手?明明清明全家聚會的時候,堂妹和阿成還如膠似漆,兩人也要商量結婚的事了,怎麼就突然分手了。

  分手是阿成提出來的,理由很簡單,卻是讓女人最無法接受的那一個——我不愛你了。

  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也留不住一個不愛你的男人。陸珈沒想到堂妹會找自己傾述,直到堂妹傾述結束說了一句:「堂姐,我現在覺得還是像你這樣不談戀愛的好。」

  哎,她也談了也愛了呢。陸珈想起大學室友失戀那會,說了一席讓她至今印象深刻的話。

  「老天爺安排的陰差陽錯讓男女兩人無緣在一起,還有一種陰差陽錯,是戀人之間的不同步。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我還不怎麼喜歡他,天天對他發脾氣,他什麼都縱容我,然後我越來越喜歡他,越來越離不開他了,他卻不愛我了。陸珈,你說這是不是我們感情上的陰差陽錯呢?」

  堂妹和阿成的分手,陸珈感到少許沮喪,其實她也知道,分手比兩人在一起要簡單得多,有時候連理由都不用。

  夜晚,滿天群星。

  陸珈問了徐嘉修一個傻問題,很多女人都問過的傻問題,那就是:「徐嘉修,你會喜歡我多久?」

  徐嘉修睨了她一眼,一時沒回答,過了會才說:「放心,暫時來說會很久。」

  放心?放心個頭,答案居然不是永遠永遠,很久還是暫時來說!陸珈憤憤地捶打徐嘉修:「徐嘉修,我,我敬你是一條漢子。」

  徐嘉修笑了,輕輕落落很好聽,摟著她笑個不停,有著一種說不出的風流俊逸。

  陸珈病了,不是憂思成疾,純粹自己作死。天氣熱了,公司的阿美約她一塊穿裙子,她愉快赴約了,她也想在徐嘉修面前穿上那條新裙子。結果這天,徐嘉修臨時出差到北京,東洲天氣說變就變,然後她就發燒了。

  太久沒有生病發燒,來勢洶洶,一下子燒到三十九度。這下,真暈菜了。

  陸珈吃了藥,林妹妹模式開啟。她裹著毛毯靠在沙發墊,整個人還是暈暈的,Janice拿著手機問:「真不要跟老大匯報情況啊?」

  陸珈搖搖頭,不用了,她不想讓徐嘉修操心,北京這趟談判很重要。

  Janice過來摸摸她的額頭,說:「懂事。」

  懂事是懂事了,可還是難受啊。陸珈的懂事大概維持了五分鐘左右,她開口對Janice說:「Janice,你還是打個電話給徐嘉修吧,就當我不知道那種。」

  這就是女人啊!Janice摸摸她的頭:「沒問題,交給我。」

  Janice撥了徐嘉修電話,陸珈迷迷糊糊地聽著,大概幾分鐘之後,Janice和徐嘉修通話結束,陸珈有氣無力地問Janice:「徐嘉修知道了……」

  Janice鄭重地點頭:「知道了,他讓我好好照顧你。」

  陸珈心裡一陣暖,男朋友的關心果然勝過三九感冒靈。陸珈又問:「徐嘉修還囑咐了什麼嗎?」

  「有啊。」Janice說,「老大知道你發燒原因,問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如果進水了,就——」

  就什麼?陸珈問,烘乾嗎?

  「拍著腦袋單腳跳幾下,抖抖水……」

  混蛋!

  陸珈上樓睡覺,賭氣忍住不給徐嘉修打電話。生病了,沒有男朋友的關心怎麼辦,陸珈想到了「拾光」裡的虛擬男友。順便測試一下生病這個情況,然後她就對著虛擬男友小修修發送一條資訊:「我生病了。」沒錯,小修修就是她給虛擬男友取得名字。

  小修修回她:「現在還難受嗎?」

  啊啊啊啊!虛擬男友好好用哇,比徐嘉修那個混蛋好用多了!陸珈又發送:「難受。」潛意識裡,陸珈怕太複雜的語言小修修會識別不出來,所以儘量言簡意賅。迪哥說這個功能會越來越強大,以後虛擬男友還會有暖男、高冷男,傲嬌男等等各種類型,如果有受虐傾向,還有花心男提供。

  很快,小修修回她了,針對她的「難受」,回覆得同樣很簡短——「活該!」

  陸珈哭,她不要高冷男,她要暖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