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chapser45

  Gigi?

  如果不是被人有心地叫起,她都差点忘了自己有这个英文名字。陆珈抬起额前的鸭舌帽前沿,睁开眼,侧头看向宋隽希,没有主动说话。

  宋隽希坐在他女伴刚刚的白色躺椅看向她,双目斜飞,面容英挺,下午的阳光金灿灿的,有几分灼人眼。他朝她一笑,有意无意地问:「Gigi,你们东洲的鹿谷真有那棵奇形怪状的树吗?」

  什么?陆珈像是听不明白似的挑了下眉头,漂亮的浓眉杏眼格外乌黑清亮,细腻如凝脂的鹅脸蛋在明亮的阳光下衬得如同白珍珠般散发出淡淡光彩。宋隽稀有片刻的凝神,只觉得陆珈比记忆中的样子更美了,以前的陆珈是独立聪明娇俏活泼,充满元气的美;现在的她比以前更多了一种迷人味道,因为徐嘉修的关系?

  宋隽希的问话,陆珈依旧懒懒地靠在躺椅没有任何动作,过了会才开口说:「宋总难道不知道,每棵树都是生命旺盛的个体,形状各异,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风景。」

  宋隽希笑了:「我只想找你以前提到那棵。」

  「宋总没找到?」陆珈想起徐嘉修说的好运,继续回话,「看来宋总运气真不够好。」

  宋隽希像是被她呛住了,一时没说话。

  陆珈松松气,也觉得自己说话口气好像有点呛人。只是她太不舒服宋隽希刚刚的口气,有意的试探里还夹带著高高在上的挑衅,实在让人很不舒服。她想起鹿谷那棵树的缘由,那是她和所里同组同事们一起到宋隽希东南亚加工厂做审计工作,她一共在那里呆了五天,工作不算太多,中间她和同事还有一天的时间旅游观光。宋隽希正巧人也在东南亚,顺便邀请她们吃了晚饭,就在一家有名的以树为主题的餐厅里,遮阴蔽日的大树餐厅,巨型灌木像「歪伞」模样长在餐厅上方。之后她跟女同事说起了东洲鹿谷有棵类似的树,宋隽希听著听著感兴趣了,说有机会一定要来东洲看看。

  没想到,真来了。

  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些事,她或许还能对宋总尽尽地主之谊,毕竟能「结识」那么有身份的一个人,她也算「荣幸之至」!

  陆珈有些头疼,她望向远处的山坡,碧空澄明清澈,绿丝绒般的草坪后面是繁茂的种植灌木,火红的小花聚在树顶,勾成大片片的明亮颜色,就像一幅赏心悦目的昂贵油画。徐嘉修背对著她立在那里,身形颀长挺拔,旁边还站著几个男人,随后徐嘉修回过身,朝她这边望了过来,

  她朝他笑了下,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到。

  宋隽希也似有似无地看向徐嘉修那边,沉默之后再次开口:「陆珈,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徐嘉修即将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

  陆珈拿起桌上的冷饮,吸了一口,冷静一下大脑里的思绪。

  宋隽希叹叹气,像是有意解释给她听:「我没想到你会成为徐嘉修的女朋友,上次的酒店见面相遇真的很令人意外。我不知道你会认识徐嘉修,不过还是恭喜你,徐嘉修的确很优秀,这也是我选择他成为合作伙伴的原因。」

  「谢谢。」陆珈直直地目视前方,对宋隽希的祝福表达客气的谢意。

  宋隽希笑得无奈,给她打预防针说:「我和你之前的误会和不愉快,希望不影响我和徐总的合作。」

  陆珈回过头:「宋总,你想多了,我和你之前并没有什么误会。至于那些不愉快,它在我离开北方的时候就结束了。」

  远远的,徐嘉修已经朝她信步走了过来。不过出现更快是被宋隽希有意支开拿饮料的女孩,她给宋隽希端来了一杯猕猴桃汁:「我亲手调的口味。」

  宋隽希微笑接过女孩手里的果汁:「多谢。」

  「好喝吗?」

  「非常好。」

  「……」

  陆珈感觉自己耳朵都要长刺了,说起来也正常,像宋隽希这样「成功人士」,身边有几个女人很平常,甚至出席不同场合都有不同类型的女人陪伴,满足各种社交需求。以前她所里的一个男同事有过这样的玩笑话,就是做资产评估的时候要不要将有钱男人的女人们也估算到资产里面。她当时就想,如果真有这样估算方式,也不是固定资产,是流动资产。

  今天这个高尔夫球场,又有多少固定资产,多少流动资产。

  徐嘉修终于走到了,伸手将她拉起,然后轻轻松松地问:「休息够了么,可以陪陪你的男朋友了吗?」

  敢情他还需要她陪呀,明明是他终于想起她了。陆珈放下手中的冷饮,站在了徐嘉修旁边。

  徐嘉修揽著她,对宋隽希说:「宋总,先不打扰了。」

  宋隽希目光从女伴这里移过来,点点头。另外可能是徐嘉修太惹眼了,她都看到宋隽希今天带来女伴不停将视线落在徐嘉修这里,哎!陆珈瞅瞅徐嘉修,徐嘉修浑然不在意,直接带她离开。

  所以他是特意过来带她走的,怕她一时找不到借口么?沿著蜿蜒曲折的草坪往上走,陆珈问徐嘉修一个问题:「你和宋总要合作了吗?」

  徐嘉修闲暇地走著:「宋隽希告诉你的?」

  陆珈直接点头:「不过只是说有可能合作。」

  徐嘉修从球僮那里给她要来一杆轻巧的女士球杆,递给她说:「前段时间我们在北京峰会聊得不错,的确有合作的打算。」

  打算?

  徐嘉修教她打球,她学得马马虎虎。徐嘉修点评说:「陆珈,你这是在锄禾日当午么?」

  说谁锄禾日当午呢,陆珈斜著眼,锄地哪有她的姿势好看,她可是学著电视里的动作挥球杆,难道错了?徐嘉修过来矫正她的姿势,双手很自然环绕著她,幸好徐嘉修手长脚长,不至于空间拥挤。然后她按照徐嘉修所说的几项注意,很快打了出去。

  「聪明。」徐嘉修笑得如同春风拂面,孺子可教看著她。

  陆珈也有点儿得意,扬著笑脸说:「原来附庸风雅也不是很难嘛。」

  「对啊,弹琴和弹棉花区别也不是很大。」徐嘉修接她话,带著她走过去,继续说宋隽希的事,「宋隽希这次找沃亚合作,是带著投资过来。」

  「多少……」职业习惯,她对数字比较敏感。

  徐嘉修说了一个数。

  陆珈张了张嘴,有点被数额吓到,更惊讶徐嘉修的云淡风轻。沃亚的股权组成并不复杂,引入巨额投资必然会摊薄了最大持股者的权益,但是对迅速成长的企业来说,有投资没投资差别很大。尤其是,宋隽希可以投资沃亚,这说明他有意发展某个大项目,沃亚如果不接受,宋隽希自然可以寻找其他合作伙伴,到时候必然成为了竞争关系,而且是恶性竞争。

  相比她的震惊,徐嘉修的注意力还在教她打高尔夫这里,口吻很教练:「陆珈,将你的肩膀和目标线保持平行,微微弯曲膝盖就好……呃,也不用弯成这样,你要朝我单膝下跪么?」

  啊啊啊啊!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陆珈用力一挥,不小心就打空了。徐嘉修只好自己挥杆,将她没打出去的球打出去,一杆进洞,十分漂亮。

  这发挥,徐嘉修自己都有点愣了,难道是女朋友在身边的关系?

  没想到男朋友水准那么高,都国际参赛水准了。陆珈好奇问:「徐嘉修,你什么时候学会打高尔夫球的?」

  徐嘉修勾了勾嘴角:「这个还需要学么?」

  陆珈:「……」

  徐嘉修眉眼舒展开来,说了起来:「小时候和家里的大人玩过几次,后来在美国读书会跟同学出去玩,然后就能打了。这个真不难,你刚刚不是也打得挺好吗?」

  都打空了还好么?不过她和徐嘉修层次还真不一样呀,同是东洲人,她小时候只能在东洲一中的花园铲蜗牛玩,他都可以过来铲高尔夫球了。

  徐嘉修被她这个说法弄笑了:「正巧,我小时候也喜欢挖蜗牛。」

  下午打球结束,陆珈和徐嘉修,以及宋隽希和他女伴乘坐同一辆六人座的电瓶车下山。陆珈隐隐明白,徐嘉修大概真有意和宋隽希合作,今天的东洲商圈聚会,他和宋隽希在球场的较量,两人看著只是打球而已,实际坐实双方要合作的谣言。

  宋隽希和徐嘉修握手告别,随后,宋隽希也朝她伸出手。陆珈回握,宋隽希松手,搂著自己女伴,大大方方询问:「东洲有没有适合男女两人用餐的地方?」

  「我和陆珈在家做饭比较多。」徐嘉修说得更大方,介绍两家餐厅,「这是我和陆珈都喜欢的两家。」

  「好的。」宋隽希笑了笑,「谢谢,再会。」

  徐嘉修:「再会。」

  陆珈和徐嘉修离开,宋隽希的司机也过来了,司机下来替他打开车门,他旁边的女孩还有两分局促,仰著脸看他:「宋总,我们等会是去南树,还是克罗斯餐厅?」

  「哦。」宋隽希整了整衣领,对司机说,「罗松,等会你带……」说到名字,宋隽希又有意停下来,「小璐对吗?」

  女孩呆呆地点头:「对。」

  ……

  呼!陆珈转向车窗这边,轻轻吐出一口郁气,终于结束了。她仔仔细细想了想某个问题:宋隽希要投资沃亚这事,她虽然惊讶,不至于认为宋隽希是冲著她才和徐嘉修合作,她哪值几个亿的合作。宋隽希说的意外,是意外她成了徐嘉修女朋友,然而宋隽希找沃亚合作并不什么是意外的事,这些年东洲市的电子业在全国都是领先水准,沃亚是高新区最具有实力和竞争力的成长型企业,如果她是宋隽希,也会找徐嘉修合作。如果她是徐嘉修呢,会接受吗?

  会。

  这是她的答案。

  「徐嘉修,宋隽希的事,你怎么考虑?」陆珈坐在车里问男朋友。

  徐嘉修答案很简单:「利益博弈,没得考虑。」

  呼!陆珈吹气,她和他想法不谋而合了。其实真不是什么坏事,换成其他相同企业,估计都乐掉大牙了。企业发展有时候要借助东风,才有双赢的可能,沃亚要在短期在国内上市,宋隽希简直是沃亚最好的投资人。

  「徐嘉修,你现在有多少资产?」她问,一个蠢萌蠢萌的问题。

  徐嘉修笑了:「你不清楚?」

  陆珈撇过头,有点幸运也有点感慨,她全心全意相信著徐嘉修,徐嘉修应该也是全心全意相信著她。如果徐嘉修和宋隽希以后要建立合作关系,她是不是要更坦白一点。可是,有些事她说不出口。

  不不不,会越说越乱,本来没什么关系,说了反而扯不清……

  陆珈靠著皮质的座椅,还是说了出来:「徐嘉修,我以前和宋隽希打过交道。」

  「嘎——」是刹车片突然摩擦的声音。

  徐嘉修已经将车停了下来。

  陆珈猛地看向徐嘉修,呃?陆珈漂亮的杏仁大眼不可思议地眨了下,有必要,有必要,有必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