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班伏里歐很(po)有(bu)眼(ji)色(dai)地拉著朱麗葉走了,留下羅茜和羅密歐兩個人沉默地站在原地,相對無語。

  羅茜偷偷地捏著自己的袖角,用眼角的餘光悄悄地打量了面前的這個人許久,默默地在心裡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他瘦了。

  短短數日不見,羅密歐原本就深邃的輪廓變得更加分明。此刻他墨黑的眉峰正輕輕蹙起,彷彿有什麼憂愁的事情正在困擾著他,讓他不得安寧。

  「茜茜。」

  羅密歐從牆邊直起身子,起身慢慢地一步一步向她走過來,羅茜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他,心臟沒來由亂跳如擂鼓。她緊張地手心出汗,不知如何是好,最後竟然緊緊地捏著自己的袖角,踉蹌著往後退了一步。

  羅密歐停了下來。

  一時之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騎士大會最為激動人心的兩天已經過去。與白天的繁華喧鬧相比,夜晚的羅馬城安靜得彷彿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風吹拂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響。半個月亮悄悄地從雲層裡探出頭來,瑩白色的月光也隨之一點點地跳動,最後爬到羅密歐的眼睫上,襯得他眸中神色愈發複雜莫測。羅茜尷尬地盯著自己的腳尖,簡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呵。」

  羅密歐忽然自嘲般地笑了一下,羅茜打了個寒戰,第六感瘋狂地拉響警報。她不安地抬眸看他。兩人的目光甫一相接,羅密歐就再一次邁開了步子。但是與剛才的緩慢遲疑不同,這一次的他,讓羅茜腦海裡不合時宜地冒出來兩個字。

  豹子。

  他的步伐堅定而有力,綠色的眸子裡閃爍著危險的光,就像是潛伏於黑夜之中悄無聲息的花豹。不管是什麼獵物,只要一旦被他盯上,就絕沒有再逃出生天的可能。

  他的步伐越走越快,羅茜只覺得自己心慌得厲害。幾乎是羅密歐每走近一步,她便不由自主地往後退開一步。他走得越來越快,她便也退得越來越急。終於,她的後背撞上了冰冷的牆壁——已經退無可退。

  「茜茜。」羅密歐伸出一隻手抵在她的上方,將她完全籠罩地在自己的陰影下。他的聲音就像是今晚的月色一般溫柔,卻又如同月光一樣冰涼,「你躲什麼?」

  「沒、沒什麼。」陌生霸道的男性氣息讓羅茜不自然地別開了臉。她抬手抵住他的胸膛,試圖要在兩人之間拉開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來,「你先退開一點,這樣我很不自在。」她說。

  然而她的這點牴觸對羅密歐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且這也是他頭一回沒有立即聽從羅茜的話。羅密歐非但沒有退開,甚至還曖昧地用略顯冰涼的指尖撫上她的臉頰。他低下頭緩緩地湊近她的耳邊,輕聲問道:「……那朵玫瑰。」他的聲音中帶著足以溺斃人的溫柔,但若仔細一聽,又叫人疑心是全然的冰冷:「你喜歡麼?茜茜?」

  「……我說你先退開一點!」羅茜終於忍不住面紅耳赤地低聲吼道。

  他們之間實在是靠得太近、太近了。羅密歐的聲音帶著某種不可言說的親暱和曖昧,就這麼一直低低地在她的耳邊迴蕩。她覺得耳朵發燙、耳廓發癢,而這種癢癢的感覺順著神經脈絡,一直蔓延到她的心裡——她必須馬上和他分開,這是羅茜腦子裡唯一的念頭。否則再這麼任由他為所欲為下去,會發生什麼後果她簡直不敢設想。

  這一次羅密歐沒有反抗,他順著她的力道,大發慈悲地拉開了那麼一點點的距離,但仍將羅茜牢牢地籠罩於他的控制之下。

  他沒有說話,只是沉默地看著他。

  「……」羅茜揪著袖角的手鬆了又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那個,」她有點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最近還好嗎?」

  羅密歐依舊沒有說話。他垂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眸中的原本的祖母綠色因為光影的關係變成了深沉的暗黑,彷彿一汪深潭,無波無瀾,卻隨時可以讓她溺斃其中。

  班伏里歐和朱麗葉走得很遠,沒有主人的召喚,僕人們也不會輕易前來。近乎實體化的沉默瀰漫在兩人的四周,壓得羅茜差點喘不過氣來。

  「不好,」就在羅茜差點忍不住就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羅密歐忽然又緩緩地搖了搖頭:「我過得不好,茜茜。」他邊搖頭邊低低地說:「這幾天以來,我過得一點都不好。」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種沉鬱的鈍痛,羅茜只覺得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擊中了心臟,手指也無法抑制地痙攣顫抖起來。

  「……啊,」她乾巴巴地說道:「……我很抱歉。」

  「……你很抱歉?」半晌之後,羅密歐古怪地笑了一聲,慢吞吞地將羅茜的話重複了一遍。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羅茜,看著她低下頭躲避自己的目光,看著她不知是因為寒風的溫度亦或是別的什麼原因,稍稍地瑟縮了一下。

  他的雙眼眯了眯。

  「那麼,」她有一縷髮絲沒有綰好,順著纖弱的肩膀滑落下來。羅密歐用手指輕輕地纏繞上她金色的髮尾,一圈一圈地打著卷,「是因為什麼呢?」

  「我猜你知道我之所以過得不好的原因,對嗎?」羅密歐向她笑了笑,「『我將發誓為了她的榮譽而戰』……多麼感人的誓言,嗯?」他在她的耳邊柔聲念出一個人的名字「阿爾科·德尼羅。」他伸出左手,在她的沉默和不知名的顫抖中將那縷滑落金髮重新別回她的耳後:「你把你的緞帶給了他,你為了他而躲藏……茜茜,你是不是以為,我是真的不會難過生氣?」

  「我……」被他所說的話刺激,羅茜拚命地瞪大眼睛,用力將眼間鼻腔忽然而至的酸漲逼了回去:「那你呢!」她緊緊地捏著自己的拳頭:「你昨天比賽的時候,長矛上繫著的緞帶又是誰的?!」

  那到底是來自於他母親的餽贈,還是他初戀情人給予的紀念?雖然也覺得自己表現得就像是一個愛爭風吃醋的潑婦,可她真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亂想。

  羅茜忽然又覺得自己此刻真是傻透了。她為什麼非要問他這個問題呢?如果答案真的是她想的那樣,她又能怎麼做呢?還不如乾脆不聞不問,眼不見心為淨的為好、

  羅密歐看著她的眼神很是奇怪。他伸手從懷中緊貼心臟的位置掏出那條眼熟的緞帶,動作小心翼翼的:「你說這個?」

  羅茜心裡一酸:「嗯。」

  「這的確是我初戀情人給我的緞帶。」羅密歐溫柔地撫摸著緞帶老舊的藍色邊角,「她很可愛,應該說她是我見過的最可愛的女孩。早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已經陷入了愛情的魔網,至今無法自拔。」

  羅茜死死盯著自己的腳尖,覺得胸口沉悶得無法呼吸。

  原來真的是這樣。

  你看,你個傻瓜。她在心裡對自己說道。現在你終於知道了,可你又能怎麼樣呢?

  「……既然你那麼喜歡她,還珍藏了她送你的緞帶這麼多年,」羅茜咬了咬咬下唇,用盡全力把心裡的酸意壓制下去,「那你勝利了之後,為什麼不讓她給你個吻?這……是你應得的。」

  羅密歐還是深深地看著她,原本深的近乎漆黑的眸子裡卻煥發出了奪目的光燦,整個人好似瞬間活過來了一般。

  「這是我應得的。」他慢慢地將羅茜的話含在唇間,細細地咀嚼了一遍,眼睛倏爾變得熠熠發亮。他緊緊地盯著她不放,不錯過她哪怕一絲一毫的表情:「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他專注凝視的目光剝奪了羅茜全部的意志,彷彿只要她簡單地說上一個「是」字,他的生活就有了全部的意義。

  「……嗯……當然。」羅茜的聲音中帶上了只有她自己能夠察覺的哽咽,她用盡全部的力氣,抬起眼睛直視著羅密歐:「……你值得。」

  別哭,羅茜,千萬不能哭。

  這個男人,本來就不是屬於你的。

  她早就應該知道,羅密歐對羅瑟琳的愛慕,只是一時之間的意亂情迷。就算劇情出現了偏差,哪怕最終的女主角不是朱麗葉,羅密歐也終歸會遇見他命裡真正注定的那個人。

  而她注定只是他曾經的愛戀。

  在這一刻,在即將被心底的痛楚淹沒的這一刻,她終於沒辦法再欺騙自己。

  她……喜歡他。

  羅茜喜歡羅密歐。

  也許在他第一次親吻自己的時候,也許是在他第一次想自己告白的時候,又或許是在更早之前的過去,她就已經喜歡上他了。

  只是她始終不肯承認而已。

  她恍惚地看著自己的腳尖,外界發生的事情忽然變得模糊起來。她所能聽到的,就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那麼,」他的聲音裡有掩飾不住的笑意與欣喜,「親愛的小姐,我就如您所願。」

  幾乎就在下一秒,羅密歐低下頭,在銀色的月光下用力地吻住了她。

  羅茜原本試圖掙扎的動作瞬間停滯了。

  她傻傻地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一動不動地睜大眼睛瞪他。

  嘴唇簡單的觸碰之後,羅密歐忽然發現自己再也無法控制住內心滿溢的情感。一隻大手趁機襲上她的腰間,用力將她拽進自己的懷裡。緊接著,羅密歐終於如願以償地,迫不及待地深深吻上了那張他渴望已久的紅唇。

  他的唇瓣貼上她的,火熱的溫度刺激得她微微抖了一下。他的舌尖悄悄探出,親密地描繪著她的唇形。吻了一會之後,羅密歐不滿足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輕輕地揉了揉,誘哄她放鬆,而後毫不費力地撬開她因震驚而毫無防備的齒縫,溫柔地含上她的舌頭,輾轉吮吸。

  思維似清晰又似模糊,似存在又似游離。她能夠清晰地看到他被放大的英俊面容,看到他緊緊閉起的微微顫抖的眼睫,她甚至還能感覺到,那游移在自己唇上的舌尖的滾燙熱度。身體卻不受自己的控制,就連小指頭都無法動彈,只能任由那人用力攬緊了自己的腰,將她牢牢地鎖在自己的懷裡。

  陌生的感覺就像是上湧的海潮,將她一點一點地,整個淹沒。

  而她毫無招架之力。

  羅密歐的進攻之態更猛,他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按在她的腦後,更深沉更熱烈地索取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羅茜覺得自己馬上就要因為呼吸困難而昏厥過去的時候,羅密歐輕輕地嘆了口氣,最後又用力啜了啜她的舌尖,這才終於滿足地退了出來。

  他睜開眼睛,稍稍地鬆開了她一點,額頭抵著額頭、鼻尖抵著鼻尖,溫柔地注視著她。片刻之後,羅茜腰上的力道又再次收緊。她的手被他拉到他的胸口,感受他此時此刻激烈到不正常的心跳。細細碎碎的吻印在她的唇角,滿含著依依不捨的意味。

  「茜茜,茜茜,茜茜。」他不斷地輕聲呢喃著,彷彿像一個是剛來到這世上的稚嫩幼兒在呀呀學語,而他所知的全部,只有她一個人的名字。

  「傻丫頭。」他溫柔地幫羅茜整理了一下她被拽的凌亂的衣領,「你果然全都忘了。」他看著懷裡的人依舊傻傻地望著他的模樣,忍不住微笑著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大概七八的時候,我不慎從樹上摔下過一次。因為當時手邊沒有傷藥和乾淨的繃帶,所以我的初戀情人就把她的髮帶解了下來,給我做了個簡單的包紮。」

  他抬起手來想要摸摸她的臉頰,手卻在半空中頓了頓,最後落在了她柔順的金髮上。

  「愛嫉妒的小鴿子。」羅密歐揉揉了她的頭髮,眼睛裡是快要溢出來的笑意和溫柔:「你說,那到底是誰的緞帶?」

  心裡暴漲的情緒複雜而極端,一種名曰喜悅,一種名曰羞憤。羅茜大腦「轟」地一聲炸開,終於後知後覺地掙扎起來。然而早有準備的羅密歐卻使勁將她緊緊地箍在了懷裡。「放開我!」羅茜惱羞成怒地怒視他:「你耍我?!」

  「嗯哼,是有怎麼樣?」羅密歐此時心情大好,「某些人寧肯躲在椅子底下,也不肯給我這可憐的人一個吻,我現在來討還我應得的那部分獎賞,這難道很過分嗎?」

  「你不要臉!」羅茜說不過他,只好奮力掙扎,可惜力量上的差異卻讓她始終無法逃離羅密歐的控制。她的臉都憋紅了:「我叫你放開我!」

  「不放。」羅密歐又將她抱得更緊了一點,月光下他和她的影子親密地疊在了一起:「你把緞帶給了我之外的其他男人,還接受了他的獻花,躲著我不見,然後想就這麼跑了?」從羅茜頭頂傳來的聲音高深莫測:「我們之間的帳可是還沒有算完呢,嗯?」

  他刻意在「算帳」兩個字上加重了發音,羅茜渾身一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聯想到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尤其是今天上午的獻花,羅茜就不由得心虛地癟下了胸膛。但是忽然又想到自己和眼前這個人似乎並沒有什麼確定的關係,於是又重新理直氣壯地挺胸抬頭,睜大眼睛瞪他,此舉頗有掩耳盜鈴之感:「算帳?」她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音給自己添加底氣:「算什麼帳?」

  羅密歐頗有興味地看著她小媳婦似的含胸縮背,復而義正辭嚴,看著她眼睛睜得圓滾滾的(假裝)氣勢洶洶地看著自己,就像是一隻沒有了爪子卻還要故作凶狠的小貓。他左邊的唇角忽然輕輕一跳,羅茜心道不好,但是還沒等她能夠有所反應,羅密歐已經迅速地矮下身,趁她不備,飛快地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你說呢。」他貼著她的唇,低笑著說道。

  於是又是一記漫長的深吻。

  很久很久之後,羅密歐微微喘息著放開她。清淺的月光漏過漫天的烏雲,脈脈地照在他的身上,為他鍍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輝。羅茜愣愣地望著他如墨染的眉,一股陌生而柔軟的情緒忽然心底破土而出,抽枝開花。

  「你跑不掉了,我再也不會放手了。」他在她的耳邊親暱地呢喃,像是在說給她聽,又像是在自言自語:「……你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