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替老婆換衣服是老公的責任

成人

  婚禮當天,宋可嬈一早就要起來化妝做頭髮,化妝師是個健談的人,漫長的時間也變得不沈悶,宋可嬈偶爾會搭上幾句,不知不覺到了吉時。

  新郎可以說是輕鬆娶到了新娘,沒人為難,一對新人幸福地挽著步入喜宴現場,幾個活潑的小朋友一直跟在宋可嬈旁邊,嘴裡囔著新娘好漂亮。

  司儀在台上活躍著氣氛,將新郎和新娘請到了台上,屏幕上放映著精心準備的PV,是兩人平時生活的點滴,宋可嬈看著鼻子發酸,他們一路走來其實不容易,宋仲林承擔了一切,讓她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今天她終於要和他成婚了。

  等PV播放完畢,司儀拿起話筒說:「哈哈……新娘差點就哭了呢,今天PV的素材全是新郎一手操辦的,新娘有什麼要對新郎說嗎?」

  「我很感謝他所做的一切。」宋可嬈直視著宋仲林,繼續道,「他不求回報地為我付出,我不知道我親生父母是拋棄了我還是迫不得已將我送往孤兒院,但是他可以做到親生父母都做不到的事情,他讓我知道父愛的可貴,也是他教會我愛情的真諦,也許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們的關係,但是他就是這輩子我想攜手走完的人。」

  宋仲林仰頭眨了眨眼,防止眼眶裡的淚水流下,這番話不是流程的一部分,就因為是有感而發,才更令人感動,他才是該說感謝的人,謝謝上天讓他遇到了她。

  「新郎也喜極而泣了,不過今天既然是大喜之日,就要所有人都開開心心的,馬上也到了今天最關鍵的時刻了,就是新人交換戒指的時候了。」

  花童拿著一朵花慢慢走上來,而對戒就藏於其中,宋仲林拿過女戒,司儀說完請新郎為新娘戴上戒指,他執起宋可嬈的無名指,將其套於指上,然後拿到嘴邊親吻,之後宋可嬈將男戒套於宋仲林無名指上。

  交換戒指後,自然是新人親吻時刻,台下的小朋友異口同聲地喊新郎和新娘親嘴了,好些大人都笑得合不攏嘴。

  敬酒時刻,少不了親朋好友想方設法整新人,花樣百出,宋仲林一一化解,一圈下來,他喝了不少酒,宋可嬈的酒都被他擋下,趁著中間換衣服的時刻,就蹭在宋可嬈旁邊撒嬌,像只大型金毛犬,等著她給他順毛。

  宋可嬈毫不吝嗇的講:「你最乖了,愛你。」

  宋仲林像個小媳婦挨著她說:「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對我好點,心裡只能想我知道嗎?」

  「好好好!讓我先把衣服換了行吧。」

  「幫老婆換衣服是老公的責任。」宋仲林喜滋滋地要脫她身上的婚紗。

  如果不讓他這麼做,這個時候的宋仲林肯定會撒潑,宋可嬈就由著他去了,她一共有三套更換的禮服,除了剛開始的婚紗,還有淡粉和淺藍兩套禮服,淺藍是修身款的,緊貼肌膚,這次要換的就是這套。

  生產完宋可嬈身材恢復得很好,這套禮服穿在身上很顯身材,宋仲林都看呆了,抱住宋可嬈,貼著耳朵跟她說:「真後悔幫你穿上衣服。」

  宋可嬈忍俊不禁,笑罵道:「老這麼不正經,外面賓客還等著呢。」

  宋仲林怨念道:「讓他們等好了,我們一直不出現,他們就該知道我們在做什麼,識趣點走才對。」

  「快點出去啦。」宋可嬈推著死賴著不走的宋仲林,眼角帶笑。

  宋仲林討價還價道:「那你晚上要任我為所欲為,今天可是新婚夜。」

  宋可嬈白了一眼得寸進尺的男人,嘴上說著好好好,他就像個得不到糖吃就哭的孩子,不答應他肯定鬧個沒完,反正新婚不新婚對她來講都沒分別,這男人的慾望想控制就可以控制,不想控制絕對會做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