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8字戰術練習

A- A+

連奕喜歡這樣,高高在上,看著小白兔努力控制自己,小臉泛紅,有一點點羞澀和不甘心。

她的臀,越來越熟練,完全參照動作片的內容,是的,不只是小白兔會學習。

一個8字,被如此深刻妖嬈的記憶在了管子的心靈和身體。

「你有什麼感覺?」連奕輕輕喘氣,沒有停頓,很順暢的挪動。

「嗯……啊哈!」

「嗯,我知道了,你很舒服。」連奕笑了,得意寫在臉上。

管子把一雙手分成兩份工,一只手緊緊箍住了連奕的細腰,幫著她不要停,一只手往上,握住一個山包,揉捻,捏著前面的淡櫻色轉動。

「呀!」連奕似嬌嗔似嘆息的一聲,讓管子知道,做對了。

「唔!」連奕把跪在床上的膝蓋收回,用腳掌撐在床上,慢慢抬起腰,把小管子一點一點吐出來。

管子感覺到裡熱源越來越遠,一小節被晾在了外面,不喜歡,抬腰一頂,又進去了,微微嘆息,太舒服了。

連奕挑起管子漂亮的下巴,對著他吹氣,「不要淘氣。」

管子被那吐氣如蘭的模樣誘惑了,真真不動彈,小管子可憐兮兮的露出一節小身板。

連奕憑著感覺慢慢起來,當小管子的大頭卡在入口時,連奕笑了,翹著屁股,狠狠坐下。

「哦!」管子瞪大了漂亮的雙眼皮。

那種快速磨蹭出現的火花,那樣的強大和熱烈,本來很寂寞的小管子,在瞬間,被溫暖包圍,同時乖巧的蹭上小連奕嬌嫩如花的內壁,勾刮著,擠出了一絲甜水,打濕了兩人膠合的地方。

連奕從這樣快速的運動中感受到了快樂,開始樂此不疲。

管子微微漲紅了臉,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婆真的很會玩,如果不是親手了結了她的第一次,管子是不會相信這丫頭直到遇見他管小爺之前還是個處的。

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移動,連奕也漸漸累了,但又不甘心,想要的更多,嘴角微張著,眼尾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風情。

管子感覺到內壁漸漸變小,咬著他不放,被擠得快不行了,趁著這個女人體力不支,一下翻身,重新掌握了控制權。

連奕的後背貼著被單,微微喘了一口氣,但在管子橫衝直撞並且帶來風暴的時候變成急促的呼吸,越來越重,甚至小聲的低吟。

管子在上面了,當家做主人了,可開心了,小臉笑著,眉眼嬌媚著,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唇,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放開了實力,怎麼刁鑽怎麼來。

其實,連奕很想說,我都快到了,你不用這麼多花樣我照樣也快樂。

但管子不知道啊,十八般武藝都要顯擺出來,不夠了還鬧著要連奕抱抱。

連奕看著自己身上的小白兔,怎麼這麼能撒嬌?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特殊,她真的會一腳把他踹到床下。

管子不依不饒的,被連奕抱了,就高興了,去親她的耳朵,濕潤的舌尖舔過,感受到了連奕的難耐和需要,重重的碾過,並且把小管子頂到了最深處。

連奕一抽一抽的,小腹震顫,小嘴不停的吸著小管子,把管子吸的夠嗆,一個沒堅持住,也到了,全身脫力的趴在連奕身上。

他對戰況還是基本滿意的,最起碼,男人婆是在他身下□的!

管子滿足的躺在了連奕身邊,喜滋滋的把雙手疊放在肚皮上輕拍著。

連奕緩過來了,用腳踹他,「去,把你那古董借我用用。」

管子想,恩,就衝你剛剛那麼乖,那好吧!

他自動忽略了一開始被壓的翻不過身是人家連奕沒力氣了讓著他他才能一展雄風的。

「你要那個幹嘛?」

連奕又累又餓,一個你話太多的眼刀飛過來,管子顛顛的去拿煙灰缸。

雙手捧著寶貝,遞給連奕,連奕滿意的看看,很乾淨,剛洗過的,更增添了要讓灰狼在裡面撒尿的決心。

連奕又說:「去,把我的包拿過來。」

於是,管子捧著煙灰缸顛顛的去給連奕拎包。

連奕從公文包裡摸出一包灰狼,抽出一根,點上火,吸一口,讓火星燒著煙頭,把zippo一個花樣收好,朝管子勾勾手,接過煙灰缸。

管子站在床邊看著這個女人,身上裹著他的薄被,髮稍凌亂,唇色淡淺,往他的煙灰缸裡彈煙屁股,心裡一陣不是滋味。

「抽煙不好的。」管子說,不是因為其他,只是單純的就覺得女生不應該抽煙,很傷身。

連奕眼一抬,盯著他看,突然想到什麼,把煙灰缸一放,撲過去把管子桎悎在了床上。

「幹,幹嘛?!」管子看見了連奕眼裡的認真。

連奕說完,就把頭埋下了。

「唔!」管子很娘們兮兮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單。

然後,連奕一手揉著小白兔敏感的耳垂,一手叼著煙,嘴上吸一口,肺裡過一遍,吐在管子身上,在煙霧繚繞下,吸住管子。

整個房間,只聽見連奕滋滋津津有味的吸著什麼的曖昧聲響和管子努力忍耐卻還是發出的嗯嗯啊啊。

等到連奕心滿意足的重新抬起頭來的時候,則是滿眼的笑意,舔著嘴揮揮手,「餓了,有吃的沒?」

管子低頭看看自己,傻乎乎的點頭了,想著我哪裡惹到她了?或者是她愛上我了,占有欲那麼強烈啊!小爺我有些些吃不消吶!

連奕對著小白兔吹一個煙炮,均勻漂亮的暈開,小圈變成大圈,打在管子臉上,他的臉,霧蒙蒙的一片。

「泡麵吃麼?」管子問,然後看見連奕一臉嫌棄的樣子。

但連奕是真的餓狠了,最後還是點點頭,「來點吧。」

管子穿上鞋,顛顛的到樓下去泡泡麵。

樓下的小伙子們一看老板下來了,趕緊裝忙,手邊有什麼就拿上什麼,還都藏在邊邊角落裡,努力讓自己隱形。

小二樓裡沒熱水,管子抱著個泡麵盒子下來,一看就知道氣氛不對,環繞一圈,抓住離他最近的一個少年問話:「搞什麼搞?」

「沒,沒什麼。」少年結巴,沒辦法,他們的猜想是對的,老板是光溜著膀子下來的,而且,膀子上滿滿的都是剛種的新鮮草莓。

管子也沒時間多問,把泡麵盒子塞給少年,「去給爺泡了。」

少年鬆了口氣,忙遠遠的離開了。

管子撐著臉靠在吧台上等著,突然腦子一閃就想起了什麼。

連奕在樓上等著,空調吹著,灰狼抽著,古董用著,很是愜意。

管子把泡麵抱上樓,連奕想伸手接,管子一下放到背後,「你剛剛那是報復我吧?」

連奕看著自己的傑作,管子滿身遮都遮不住的紅點點,得意的笑了,「你讓我大熱天的穿高領,老娘當然不會放過你。」

「這也就算了,」管子說,「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樣都行。」

連奕不想反駁他「大男人」的自信,明明就是一只小白兔。

「我餓了。」連奕沒了耐心。

「我,我最後一句話說完!」管子急著往後退。

「說!」

「你今天來的太突然了,我昨天給你打電話你還拒絕我來著的,所以我沒有準備,你……怎麼辦?」

「什麼磨磨唧唧的?!」連奕一把抓住管子的頭髮。

「我沒戴套!」

連奕看著近在咫尺的小白兔紅了臉,心想,這有什麼好害羞的?真是不理解小動物的世界啊!

「嗯,放心,我有藥。」

「……藥?」

「靠!把泡麵交出來!娘們唧唧的搞什麼東西!」連奕抓狂了,搶了管子背後的面,窩床上吃起來。

管子一開始沒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後來,被連奕滋溜滋溜吃的很香的聲音誘惑了,巴過去蹭。

「你自己泡去!這還不夠我一個人吃的!」連奕護食。

「就剩一盒了,你給我吃一口!」

「不要!」

「靠!老子剛剛貢獻了!」

「靠!老娘剛剛運動了!」

「不管,人家也餓了!人家也要嘛!」

連奕一陣抽抽,「不要學我女人講話,下次揍你!」

「那你分我一口!」管子賴在泡麵碗邊。

連奕沒辦法,只好餵了小白兔一根麵條。

「不夠,還要!」

「你給我滾一邊去!」

「這裡是爺的房間!」

「再來,我真揍你了!」

「靠,你不讓我吃我就上你了!」

「你試試!」

「你才試試!」

「……」

「爺現在餓了怎麼試?靠!看爺吃飽了怎麼收拾你!」

「……哎呀!你怎麼踹我?你個男人婆!」

「……靠!你還來!」

就這樣,管子露著滿身的草莓巴著連奕,兩人頭頂頭共同分著一碗不怎麼好吃的泡麵,但他們吃的很香,也許正是搶來的比較香吧!

這天,連奕在走之前,給管子留了那盒新買的杜蕾斯,贈送的那小包,連奕裝進了自己的錢包裡,恩,有備無患。

管子挑著桃花眼撅著嘴,「我自己會買!」

連奕才不管他,直接扔在床上,拎了包下樓了。

掃把照樣人聲鼎沸,店裡的小伙子們感嘆管爺體力好,如此凶猛,而上次見到過管爺新歡的小姑娘們此刻更是開心:

「看吧看吧!又這個時候下來,肯定是這麼回事!」

「我真幸運,怎麼就這麼巧都被我看見了呢?今天晚上去買彩票!」

「哦,我上次中了兩塊錢!」

連奕沒吃飽,坐在車裡翻外賣電話,想著現在訂餐等她開回家了剛剛好可以吃上,翻著翻著就不對勁了,某人非常隱蔽的輸入了自己的號碼和名字。

連奕看了看,就把電話撥給了外賣小弟,所以,那個電話號碼就留在了她的手機裡。

管子在小二樓裡得意,哼!看你下次還敢問爺是誰!

然後,仔細研究手裡連奕留下來的套套,感慨道:「真是沒有羞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