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管白兔被懲罰

A- A+

管子在連奕抽到第三根煙的時候轉醒,好的紅酒不上頭,他本來酒量就不錯,只是剛剛灌酒灌的太快了,一下子茫了,在床上眯了一會兒現在精神好了很多。

空氣中有煙的味道,風從涼台吹進房間,管子側著臉看見連奕清瘦的背影。

「我又吸二手煙了。」管子趴在床上說。

連奕回頭,看見管子漂亮的雙眼皮,走進去,蹲在床邊,對著小白兔吐煙圈。

「咳咳咳咳咳。」管子裝的。

連奕拍拍他的小臉,「你剛剛想灌我?膽子挺肥。」

管子摩挲連奕的臉,「你看看你,皮膚那麼差,我們一起來做面膜吧,我剛好有帶。」

連奕一個白眼,把煙頭一扔,翻身壓在了管子背上。

「嗚嗚,不能這樣偷襲的!」管子肺部被壓住痛苦的小口呼吸。

「哪有偷襲!」連奕不承認,整個大字型泰山壓頂,人肉靠墊相當舒服。

「剛剛有人說要日我?是不是?」

管子把牙一咬,「是!」

「很好!」連奕拍拍管子的頭。

「你起來你起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沒想到這次,連奕就真真的下來了,躺在管子身側。

管子頓覺機不可失,一個餓狼撲上去,一下啃在連奕嘴上,剛剛就想品嘗的地方,現在慢下來放心舔舐。

連奕喜歡他這樣親吻的方式,很愜意的張開嘴,讓小白兔進去玩。

管子的嘴裡,還有紅酒留下的葡萄香,兩條舌頭糾纏到一起,誰都是高手,很煽情的貼合吮吻,唾液交纏融合,咽下,變得無比親密。

連奕在管子雙手撐在身側的時候摸上了他的屁股,挺翹又有彈性,手感甚好。

「小丫頭,耍流氓!」管子一手覆上連奕的山包,揉捻,再從衣擺下探入,真實的接觸。

「啊哈……」連奕輕喘,被溫熱的掌心包裹住的感覺。

管子的吻落在耳邊,落在脖頸,落在鎖骨上,連奕的手很忙的也鑽進了管子的衣擺,向上,揉上了小白兔的小胸脯。

管子的小紅點很漂亮,粉紅的,在受到刺激的時候會凸起,小小一點,有些硬扣扣的咯手,連奕把整個手掌蓋上去,讓小紅點刺在手心,癢癢的惹得她笑了。

管子被揉的很舒服,這個小丫頭學著他的手法返還到他身上,原來是這樣的感覺,管子喜歡這樣。

連奕一個抬手,把管子身上的背心脫下,扔到地上,揚起頭貼上去,咬住,管子嘶的一聲。

「輕點!」管子說。

連奕把嘴上的咬改成含,在上面打圈圈,管子非常好聽的恩了一聲。

然後,連奕把腳抬起,腳背弓著腳趾勾住了管子的褲頭,慢慢的扯,一點一點的,要把管子的褲子脫下來。

小管子被蹭到,突然激動的猛跳一下,彈著了連奕的腳心,連奕就把腳心貼上去,慢慢的磨著,揉著小管子。

「唔……」管子把連奕的小背心掀起至肩膀處,一口咬下。

「舒服?」連奕問。

「恩。」管子好聽的回答,腰胯自主的動動,去蹭連奕的腳心。

連奕在管子親著她淡櫻色不放的時候雙手齊下,拉著小短褲唰的一下,脫下一般,小管子將露不露的冒出一個頭來。

粉紅色的,管子的這些地方都是粉紅色的,像個大姑娘,連奕就笑了,娘們唧唧的。

管子說:「你再蹭蹭。」

連奕就把手覆上去,把管子的腰緊緊箍住在她的腿間,手指點著大頭,沾到一點濕濕的液體。

「小白兔。」連奕呢喃,沒有了氣勢,因為管子伸手在她大開的腿間摸了一把。

「我才不是!」管子非常自知的知道連奕在說的是他。

連奕把管子的腦袋抬高,對上他的眼,重復一遍,「小白兔。」

「……」管子流淚,「怎麼這樣欺負我?!」

連奕腿上使勁,一個翻身把管子壓下。

「看!」連奕指指管子,「你被我脫光了。」

是啊,管子的小褲褲半掛在腿根。

小白兔微微紅了臉,此刻的連奕看起來心情很好,微微笑著,在看他的身體。

管子自暴自棄的把腿上的褲子蹭掉,拋到床下,身體放平,「來吧!」

英勇就義的模樣,把連奕逗的大笑,「好啊!」

收到了邀請怎麼能不應約?連奕把縮在胸上的背心很豪邁的脫掉,然後解開牛仔短褲的紐扣。

「我來我來!」管子說,卻被連奕一下拍開了伸過來的手。

「嘿!公平一點!」管子還要繼續。

連奕指指他,「給我乖乖躺好!」

這回,是管子先記起的,他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包杜蕾斯,「我要戴這個!」

連奕看看,「怎麼不是我上次買的那個?」

「哈!爺是大號啊大號!你買的那個怎麼能用?下次看清楚點!有型號的!」只要是個男人,講到這個話題都會無比傲嬌。

確實,連奕一只新手,雖然理論非常豐富,但第一次買套套,確實不知道還會有型號。

「你真的是大號?」為了扳回一城,連奕明擺著疑惑不相信的看向小管子。

小管子也知道自己被侮辱了,一跳一跳的往上冒頭,大頭很有氣勢的立在空氣中。

連奕伸手拍了一下,對小管子說:「知道了知道了,急什麼!」

「哼!反正我很大!」管子嘟著嘴。

小白兔太可愛了,平時看著挺討厭的,就這種時候最討人喜歡。連奕笑著去親一下,管子就很乖了,要戴套套。

「要不要我幫你?」連奕好心問他。

雖然,被女人伺候著戴上去是很有成就感的,但管子不想讓小管子遭淫賊調戲,趕緊撕開自己戴好,端端正正的一級作戰狀態。

連奕笑他,「這麼乖把東西都準備好了?記著我白天說的話吧!」

白天,連奕說:晚上不要鎖門。

所以,管子自動腦補了。

站起來,床中央,從上俯瞰床上躺著的小白兔,挑逗的,把身上的牛仔褲脫下,露出一條非常出乎管子意料之中的小褲褲。

額……黑色的……蕾絲……

「你……」

「喜歡麼?」連奕的手指劃在自己的腰上,很挑釁的看著管子。

管子就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很聽話的點點頭,如果沒有看錯……不,他不會看錯!那條蕾絲小褲褲的底部已經濕了。

「讓我脫。」管子啞著聲音要求。

連奕坐下來說:「好啊。」

在連奕看來,既然我們現在的關系是這樣的,那麼我也會很負責任地讓你有點福利,畢竟這是讓雙方都舒服的事情,一條蕾絲而已,姐還可以接受。

管子覺得自己要分裂了,一邊在說:嘖嘖嘖,不男不女的穿什麼蕾絲啊!太奇怪了!

一邊在說:靠!特麼該死的性感!

管子的手指,從連奕貼著她坐下的腿根探入,隔著底褲,還是有涓涓的水意,他把底褲的邊緣挑開,鑽進去,有柔軟的毛發,有細膩的嫩肉,有潤滑的甜水,有一張小口,貪婪的吸住了他的手指。

這種被需要的感覺讓管子深深的顫抖了一下,一個挺身,連蕾絲都來不及脫,拉開進去了。

「恩啊……」連奕把頭揚起,感覺進入的每一分貼合。

太熱太濕,管子咬著牙適應,讓自己茁壯成長。

連奕開始迫不及待的動起來,她喜歡那種感覺,是身體發自原始的舒服,在帶動著她愉悅的心情。

管子的心又開始分裂,一邊說:女人嘛,就應該羞羞答答老老實實的讓老子在床上收拾你。另外一邊說:太特麼上道了!這麼辣!

連奕在起伏的時候,淡櫻色的小山包會一彈一彈的跳動,雖然真的不是太大,但因為分量小造成的地心引力小所以形狀特別好,翹翹的很勾人。

管子伸手抓住,在掌心揉著,問連奕,「這樣好不好?」

像一個好學的學生,想要掌握她的全部。

連奕很滿意小管子的表現,也同時抓住管子的粉紅色,食指與拇指合作著,揉捏,時重時輕,忽快忽慢,管子的這裡嬌嫩又敏感,控制不住的直哼哼。

「噓。」連奕提醒他,「小聲點。」

管子一下意識到,臉就紅了,怎麼叫的這麼大聲!真是太娘們了!但,真是太爽了啊!

他還沒有意識到的是,現在的他已經習慣被壓在下面了,還很適應。

連奕拍拍他的小臉,「要不要在上面?」

管子一聽雙眼放光,「好啊!」

其實,連奕是累了,而管子則認為,哈!還不是求著爺上她!爺這樣帥!

管子很有技巧的讓連奕平攤在他身上,慢慢的翻轉,讓連奕的後背貼上床單,他小心的上位,這麼麻煩,是因為小管子不願意出來。

連奕也不願意小管子出來,特意小腹用力吸住了大頭,深深吸住,惹得管子差點沒堅持住。

「放,放開點!」

「你等等會滑出去。」連奕是在陳述事實。

但管子覺得自己被藐視了,「開什麼玩笑!我這樣長!」

連奕一笑就笑了,一笑就沒力氣吸著了,管子抓住時機頂進去,蹭到嫩壁上面,一陣酥麻傳到連奕的腦子裡。

「快一點。」連奕要求,她快到了。

「哈!看爺的電動小馬達!」管子一陣快速,角度刁鑽力道剛好,連奕摸著他挺翹的小白屁股,到了。

管子被一咬一咬的,很舒服又很得意,「看,爺的電動小馬達厲害吧!」

連奕緩了一下,抬起來吻住這張喋喋不休的嘴,獎勵似地輕輕刮搔他的上顎。

「唔!」管子一聲悶哼,開始用力再用力,在那條窄窄的小道奔馳,最後到來的時候,連奕使出必殺技捏上了他的小粉紅,多重刺激,管子爽到了天上。

結束,管子問連奕,「我們怎麼辦?你要睡哪裡?」

連奕一腳把他踹下床,「你給我去睡沙發。」

明明有很多的房間,但連奕指定了地點,管子也沒多想,就真的去了。

可憐的管子,被趕去了客廳。

第二天早上童小蝶特別不好意思,點著手指紅著臉,宗政一臉滿足的笑,管子從沙發上滾下來時也是滿臉的笑,哈!不告訴你們老子在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