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飛機上的親親

A- A+

管子在機場非常顯擺的給管元帥打了個電話。

「爸!今年不回去過年了!」

「你小子找死啊!」

「咳!我現在在機場啦!去給您找個兒媳婦回來!」當然,這話是背著連奕說的。

管元帥一停頓,還擔心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管子非常傲嬌的告訴自己老爸:「哎呀呀,爸爸,您就等著吧!小二給您在今年完成您的大心願!」

管元帥一聽,這個靠譜,他家小二雖然平時看著不著調,但絕對是說一不二的好孩子。

「恩,行,你去吧,記得要有禮貌!」管元帥交代。

「知道?!老爸!」管子喜滋滋的放下電話,偷偷瞄一眼周圍,他現在站立的位置是機場洗手間的門口,恩,女洗手間。

連奕從裡面出來,看見守門的小白兔,就無語了,「你怎麼站這裡?這裡是女廁,你應該在旁邊。」

「哎呀呀,小奕啊,我是在這裡等你的啊!」

「幹嘛!」

管子巴著連奕的手臂,他們的行李……確切的說是管子巨海的行李箱已經寄存,他現在吊在連奕身上說:「人家怕你走丟了啊!」

連奕覺得機場大廳中央空調溫度太低,她好冷。

「管小天,給我好好說話!」

「那我是害怕你丟下我先走了嘛!」

連奕看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大男人這小脾氣的模樣,還靠在她身上不敢離得遠了。

「再吵把你賣掉!」連奕狠狠的說。

誰知,管子卻笑了,這明明是赤果果的調戲啊調戲!管小白兔被調戲了很高興的。

「哎呀呀,小奕你渴不渴?我去給你買飲料吧!」說著,管子顛顛的跑遠了。

「這下也不怕我先走了。」連奕看著那身不符合平常小白兔花花綠綠穿著的背影,幽幽的說。

管子在麥當勞裡買了草莓奶昔出來,恩,一杯。

「吶,小奕你快喝吧!」

連奕接過來,看看管子空蕩蕩的手,吸了一口,然後把杯子舉得高高的,「要不要喝?」

她當然知道這個男人在打什麼算盤,但,還挺可愛的,就順著他吧。

管子漂亮的雙眼皮那真是流光溢彩,瞬間迸發出很奪目的聚光,小貓崽一般點頭,自動伸長了脖子,湊上去嘬兩口,還眨巴眨巴嘴,覺得怎麼這樣好喝!

連奕就笑了,原本回家的路程,也變得輕鬆起來。

在飛機上,管子護著連奕做到靠窗的位置,脫了西裝露出精瘦的骨架,惹的周圍小空姐們頻頻回頭。

太招人了,連奕搖頭。

管子亮著笑容給連奕端水,把西裝蓋在連奕身上,還不著痕跡的把肩膀往連奕那兒靠過去,就想著待會兒自己的肩膀會被連奕靠著睡覺。

連奕把遮陽板拉下來,他們這個角落就稍稍的暗了一點,連奕說:「要不要接吻?」

管子瞬間臉就充血了,他當然想,他們已經很久都沒有親親了,但,環顧一下周圍,人口嘈雜,怎麼辦?

連奕可沒有閑情去管是不是有觀眾或者任何因素,她想接吻了,想試一試在高空中舌吻是什麼感覺。

管子的下巴被捏住,微微的往下拉,接下來,印上了連奕的唇。

連奕的脖子好看的揚起,弧度很優美,肩膀很纖瘦,角度非常好。

隱隱約約的,可以聽見小空姐們抽氣的聲音。

連奕的嘴角微微的彎起了,趁著小白兔還沒有反應過來,把舌頭伸了進去。

!!!!管子的腦子裡滿滿的都是感嘆號,果然,他的女人就是勇猛!

但,這麼多觀眾,還是拿回主動權的比較好,管子想。

右手抬起,扣住了連奕的後頸,管子稍稍變換了一下角度,倆人的鼻尖相交錯開,堪堪鼻翼貼在一起,一起呼吸對方的二氧化碳,在他們的身體內轉變成熱情,來燃燒這個吻。

周圍,媽媽捂住了小寶寶的眼睛,因為小寶寶問:「媽媽,那兩個哥哥在幹什麼?」

小空姐們非常開心能看見現場版的基情四射,努力控制住想拿出拍攝設備的衝動。

這個吻,很深,很濕濡,很讓人滿足。

連奕微微發出細細的喘息聲,膠著著管子沉重的呼吸,他們太久沒有在一起了,恩,用連奕的話來說,是太久沒有打一炮了,所以現在身體的渴望讓他們差點控制不住。

連奕的手,在西裝地下悄悄摸上管子的西褲,管子渾身一顫,放開了連奕。

當然,天知道這個時侯放開要有多大的毅力。

管子想,爺是真男人!

連奕舔舔嘴角,右手還搭在管子的褲襠拉鏈處。

「小白兔。」她靠近他的耳朵,吐氣如蘭。

管子敏感的耳垂瞬間就紅了,深呼吸讓小管子不要太興奮。

但,特麼怎麼能不興奮??!!他女人的手現在摸在他那裡怎麼能不興奮?!

甜蜜的折磨啊!管子很苦惱,他忍的很辛苦。

連奕在很好的時機把手抽出來,摸摸管子的嘴角,上面亮晶晶的好看著。

周圍,沒有一個生物會認為這是一對異性。

看看今天連奕的穿著,白襯衫黑外套,和管子的很像。

F市,管子也來過,當然,頂著夜店小王子的名頭視察市場需求。

連奕說:「待會兒放鬆就行了。」

「恩恩,小奕你放心吧!我很放鬆的!」

但,連奕看著管子那張躍躍欲試的小臉蛋非常想說,你現在根本就是腦子極度充血狀態中。

連奕揉揉管子的耳垂說:「……不用討好誰。」

來接的車比較低調,早幾年黑色的大奔,管子想,恩,小奕家還是中上家庭的嘛!

當司機下車彎腰說小姐好的時候,管子想,恩,小奕家還是比較有錢的嘛!

省會城市有省會城市的繁華,街上車很多,路上人很多,建築物上的廣告燈也非常多。

當黑色大奔停在連奕家海邊別墅的時候,管子默默回想前幾天才看過的F市最近的房價……寸土寸金!

抬頭,只有兩層,但,占地面積在管子看來,非常之大,這個價值,非常可觀。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領帶,叮囑司機要小心照顧他那個巨海的行李箱,就挺著小胸脯以最好的姿勢跟在連奕屁股後面進門了。

連慶勇站在門口等著,見到車到了就趕緊招呼在廚房忙著午飯的林芬出來。

這是管子第一次見家長,有一些小緊張小忐忑。

連奕看著站在門口的倆人,覺得有些刺眼。

這個家,本來是很快樂的,等待她的,如果不是她的媽媽,那麼,怎麼樣也輪不到這個女人。

媽媽死了以後,任何女人她都可以理解並且乖巧的接受,但,這個不行,絕對不行!

連她就這樣站著,連奕都覺得礙眼,憑什麼,爸爸身邊的那個位置,不應該是她。

林芳原本是站在連慶勇後面的,可以看到跟在連奕身後的一個高大身影時,不自覺的向前了一步。

連奕並沒有實現告訴他們會帶人回來,所以面對管子的突然降臨,連慶勇和林芳都有一些激動。

連奕對管子說:「來打個招呼,這是我爸爸。」

管子的腰,馬上就彎下去了,「爸爸好!」

連奕一臉嫌棄,「你應該叫叔叔。」

管子訕訕的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連慶勇卻是哈哈笑了,「好好,就叫爸爸。」

管子漂亮的小臉蛋,瞬間就放鬆了,馬上自動的對著旁邊的林芳鞠躬說:「媽媽好!」

一下子,連奕就把他拉了起來,眼裡冷了幾分。

那一剎那的寒光,太快的閃過,管子覺得自己剛剛是不是眼花了?

有些事情,連奕也懶得解釋,解釋什麼?都已經是現實很久了。

管子很漂亮的笑著說:「我叫管小天,是小奕的男朋友。」

連慶勇心裡像做雲霄飛車,以前愁著家裡小丫頭不著急自己的事情,這麼大連個男朋友都沒有,現在說回來就帶了一個回來,還是個這麼好看的孩子,他瞬間就有了一顆好像要馬上嫁女兒的傷感的心。

管子看連慶勇愣在那裡,趕緊又說:「我是L市人,家裡父親健在,還有一個哥哥。」

標標准准的介紹了一下自己。

如果需要,管子覺得自己可以拿出銀行存款來證明自己是個非常靠譜的好孩子。

林芳撞了一下連慶勇的胳膊趕緊圓場說:「小天啊,歡迎你來我們家玩。」

連奕說:「把你的行李箱搬上樓,二樓是我的房間。」

這句話,不就是表示小爺我的身份麼?太好了!管子雀躍,顛顛的按照指示抬著他非常繽紛的行李箱跟著連奕往樓上走,沒辦法,雖然衣服找得到低調的,但行李箱這種東西,管子還真是沒法子在早上那麼緊急的情況下馬上變出一個來。

連奕站在涼台抽煙,剛剛那個女人撞著老頭那副親密的樣子,真是礙眼,用得著在她面前裝恩愛麼?她都已經很自覺的不出現在他們面前了,還要怎樣?

管子過來很扭捏的問:「我今天晚上真的睡你房間啊?」

連奕彈彈煙灰問他:「不想?」

「想!」管子把頭點的重重的,「可是……會不會不太好?」

連奕不想回答,她這個時候什麼都不想說,一把撈過管子的肩膀,踮起腳尖貼上去,她的唇瓣貼著管子的唇瓣,連奕輕輕說:「吻我。」

管子得到了命令,他有一種被需求的滿足感,一下就把舌尖探進去。連奕的嘴裡都是灰狼的味道,管子現在已經很習慣了,還會細細品味,帶著一絲甜的滋味,把小舌勾起,吮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