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胖小子滿月酒

A- A+

小宗市長家胖小子童童小朋友的滿月酒,那叫一個盛大,不是說場面有多浩瀚,而是,出席的人,各個都是大來頭。

酒店的大堂裡,LED燈不停的走過「祝宗政茂亦小朋友滿月快樂」的字句。

管子扶著管元帥進來時,童小蝶就迎了上來,嘴甜的叫:「管爸!」

宗政浩辰攬著自己妻子的腰,也叫:「管爸!」

管元帥跟管子示意,管子從上衣口袋拿出一個厚厚的紅包遞過去。

童小蝶滿臉紅光,趕緊說要帶管爸去看童童。

大院裡的小輩兒們,乖乖的把手裡的胖小子遞過去。

管元帥滿臉的慈愛,抱著肉嘟嘟的小朋友怎麼都放不下來,直說宗政好福氣。

管子在旁邊看著,心裡也很歡喜。

旁邊站著的一幫人,都是磨蹭著要等管元帥抱完了再把童童抱回去玩的。

管元帥拎著管子的耳朵,「今天跟我說說,我孫子什麼時候出來!」

管子既討好又諂媚的笑,「爸!快了,真的,真快了啊!」

宗政國軒在看完熱鬧後適時的出來,拉住管元帥的手,「哎呀,老管啊,也不是我說你,這種事急不來的嘛!你看我們家浩浩,原來也是不懂事!不過啊,成了家以後還真變了不少,哎,我帶你看看我孫子,太可愛了!」

童小蝶過來拉管子的衣角,「管子管子,你怎麼沒跟小奕一起來?」

不提還好,一提管子就傷心了,拍拍童小蝶的頭,「革命還未成功,你管哥哥還要繼續努力!」

管元帥拉著老兄弟的手坐在桌邊聊起來,管子哪兒也沒去,就陪著,給兩位長輩倒水,時不時拿他那雙大大的雙眼皮盯著門口。

童小蝶看見了,趴在宗政浩辰耳邊悄悄說兩句,就走了,穿過門,站在大堂迎接。

連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小女人被北京大院的陸寧抱著,小臉粉紅又白胖。

「小奶牛。」這是童小蝶的新外號。

小女人的胸口白又大,很是豐滿,走起路來也一抖一顫的惹人眼。

童小蝶一看,趕緊巴著,把連奕帶到了裡面。

連奕說:「最近法院忙翻了,你給我找個靠門的地方,我吃兩口就得走。」

這個時候,包裡的手機震動起來,連奕不管,很快就又想起鈴聲,連奕順著看過去,漂亮的小家伙就坐在靠前面的主桌,她伸手把包裡的鈴聲按掉,同時跟管子對上眼,用眼神壓制他想要靠近的小動作。

管子的一張臉,委屈的不行,今天長輩發小們都在,他卻覺得自己孤單了,看著白胖的童童小朋友,他覺得失落。

連奕就真的在靠門的地方拉了個座位,周圍都是不認識的人,她也很自然的坐下,自己倒水喝了一口茶。

管子是被童小蝶的電話召喚過去的,一個大包間,進去一看,靠!胖小子被重重包圍住,咯咯笑的喜慶,都沒他玩兒的份了!

管子朝天大吼一聲,「禽獸!放下那個白胖的小子!」

然而,被忽視,只有童童聽見管子舅舅的聲音扭著小臉朝這邊笑笑。

一笑,把管子的魂都勾走了,作為一個寶寶不知道在哪裡連女人都沒有搞定的未來爸爸,管子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拿童童練練手。

後來,在宗政夫妻倆的安排下,管子終於有了短暫的跟連奕獨處的機會,恩,當然,忽略不計某個胖小子。

一間單獨留出來給童童餵奶奶的房間裡,連奕全身僵硬的捧著手裡的小東西,那麼的軟,那麼的香,她有一些些的不適應,這種感覺,這段時間一直持續的困擾著她。

連奕就是連奕啊,她怎麼能從自己超級粗的神經裡反射知道這種困擾叫做不習慣?!是不習慣啊!

她還很不習慣這種軟綿綿的生物,全身僵硬的不知道怎麼才好……她還沒學會怎麼抱童童。

這就像是她還沒有習慣怎麼去愛一個人,不是朋友之間的愛,而且對於管小白兔的愛,那種心中滿滿的喜歡,漸漸的,就變成了愛,可是這種感覺很陌生,連奕沒有正確的理解,她覺得不適應,所以發了小脾氣,不接管子的電話,不回他的短信,但是,每每看著手機裡管子發來的一堆廢話,她總是會輕輕的微笑,有時候,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

管子只是看著連奕的背影,就知道她在緊張,靠近,牽著連奕的一只手扶著童童的背,然後矯正她的另外一只姿勢不對又很僵硬的手。

「你這樣童童會不舒服的,放鬆啊!」

連奕看了管子一眼,「給你抱!」

這是這麼多天,管子人在G市,連奕人在L市,他們說的第一句話,還是連奕先主動開口的,雖然,是為了另外一個小子……胖小子!

「你抱著啊,小家伙喜歡你呢!」管子看著童童,滿臉的溫柔,本來就漂亮的臉蛋更是光彩奪目的一塌糊塗。

連奕深呼吸,調整了姿勢,童童可開心了,啊啊叫。

管子在一旁笑,「看,我說了他喜歡你吧!」

連奕一點也不敢分神,抱著童童坐好,一動不動,管子就這樣看著,想著他女人也是很有女人味的嘛!

一個房間裡,管子靠的太近,連奕又有些難受了,那種煩躁又帶著想把他一把拉過來親吻他花瓣般紅潤的嘴唇的衝動,糾結在連奕的心裡,一直叫囂著。

管子很喜歡小孩,他很會帶小孩,他就這樣呆在連奕的身邊,蹲在地上,是不是逗一逗胖小子,惹的童童嘎嘎的笑啊鬧的,就從中間分出視線去看連奕。

這個女人,手裡抱著一個小娃娃,很僵硬的姿勢,卻是那麼的可愛。

不要怕,我在這裡。

之後酒席開始,連奕不敢抱著童童走路,怕摔著小家伙,管子很熟練的抱過來,走在前面去找童小蝶。

連奕又回到了自己靠門的位置,菜上的很快,她在猛吃的時候接到了展千基的電話,誰也沒打招呼,就悄悄的走了。

管子一回頭,只看到了她的背影,他摸摸口袋裡的手機,想想,還是算了。

展千基今天才從G市回到L市,身上的傷已經養好了,其實,身上基本沒什麼重傷,管子基本把拳頭都砸在了他的臉上。

那個陰險幼稚的男人!展千基握拳。

連奕到的時候,看到展千基臉上還沒有完全褪完的紫青,悶悶的笑了,聲音不大,但某人聽得刺耳。

「笑!我都死了你還笑!」

「恩,所以你怎麼還不去死?」

展千基咬牙,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一口,「我會算回來的!」

「你還不明白?」連奕皺了眉頭。

「恩,我明白。」展千基低聲說,但是他不服氣。

或許,是因為對於面前的這個女人還留著一絲的眷戀和期待。

但是,下一秒,他的期待完全像是一個玻璃魚缸,被人為的打翻,碎在地上,全都是細小的玻璃渣。

連奕說:「我喜歡他,以前你問過我的,我現在告訴你,我喜歡他。」

展千基的手指泛著白,因為握得太緊而血液不通。

連奕站起來,「今天正式告訴你,以後不要動我的人。」

「連奕你真的懂什麼叫做喜歡麼??!」展千基也站起來,他大聲質問著連奕。

連奕頓了一下,是啊,我以前真的是不懂呢!

展千基掩飾不了滿臉的挫敗,他要聽到一個答案。

「恩,現在懂了。」連奕輕聲說,聲音雖小,卻能夠炸碎展千基心中的期待。

一擊命中。

當我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夠看見你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喜歡你了。

管小天,我媽媽對我說過,她能夠在小學放學時段一眼看到擠在無法數清的小蘿蔔頭裡穿著同樣校服剃著同樣短髮背著書包小小的我,這樣,應該就是愛了吧?

因為把愛的人放進了心裡,所以可以一眼認出,絕對不會錯過。

連奕說:「展千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認為我會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麼?不要再鬧了,我很煩。」

不要……再鬧了……我……很煩

展千基臉上居然有了笑容,這個小丫頭,就只有她,會這樣說話,會老老實實坦白的說,不要這樣,她很煩。

不是沒心沒肺,而是要感情乾淨唯一。

展千基揮揮手,讓她先走,自己,還要坐的久一點,讓心裡的不甘沉澱一下。

連奕走了,頭也沒有回,此刻,她想給那個男人打一個電話,說點什麼,聽聽他的聲音。

恩,他會說些什麼?先打電話過去,我應該說些什麼?連奕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思考的這個問題對於她來說是一個多麼詭異的問題。

連奕是連奕啊!怎麼能娘們唧唧呢?!!果然,跟娘們唧唧的男人呆在一起就了,就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