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第一天

  晚上臨睡前,王旺旺拿出記錄用的本子:寫下了這麼幾行字:

  平等與否:不平等。

  信任與否:不信任。

  王旺旺能從這個僱主那裡感受到的,就是不滿、鄙視和嘲諷……

  ——半夜,王旺旺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聽到了「嘟——嘟——嘟——」的聲音。

  什麼聲音……這麼難聽……

  王旺旺左拍右拍,那個聲音卻鍥而不捨,一直都在。

  拍了一會兒,王旺旺徹底醒了——是鐘家老爺爺在叫自己的鈴聲!

  想到這一層,王旺旺隨便一滾就下了床,穿著睡衣急急忙忙地衝了出去。

  也不知道響了多長時間了——

  「砰」地一下推開門,王旺旺衝到床前,「啪」地一聲打開檯燈,彎下腰直視著那人的臉,「爺爺,要尿尿嗎?」

  那人漂亮的眼睛猛地睜開:「幹什麼你!」

  呃……糟了……王旺旺想,走錯了房間……竄到鐘清文的屋子裡來了……

  鐘清文已經撐起了半邊身子,滿臉的不悅。

  王旺旺想,如果全世界有「露出不悅表情」的比賽,鐘清文一定可以拿第一。

  「嘿……嘿嘿……嘿嘿嘿……」王旺旺一步一步地退後,最後像隻兔子一樣轉過身,一溜煙兒地跑了。

  「……」

  相比鐘清文,鐘家老爺子的素質明顯要高得多了。看見王旺旺進來的時候,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直說吵醒你了吧真不好意思。王旺旺趕緊表明沒這回事,扛著老爺子出去,送到了洗手間,心想幸好自己力大無窮。之後在洗手間門口眯著眼睛打了個盹兒,直到聽見老爺子又在叫自己,才拉開門進去,又呼哧呼哧地將人給扛回了臥房。

  最後,當從老爺子的房間退出來,走回自己的房間的路上,王旺旺忍不住又向鐘清文的房間望了一眼。

  ——床頭燈竟然還沒有關。

  昏黃的燈光從門縫裡灑出來,暖暖的。

  在王旺旺伸手去擰自己那間保姆房門把手的時候,感覺對面方面裡稍微一暗,那燈終於被熄掉了。

  王旺旺知道鐘清文是在等著,等著看自己究竟能不能勝任這個工作,究竟能不能照顧好鐘家的老爺子。

  這大概也算是在考察吧,還真是嚴格呢,王旺旺這樣想著。雖然並不喜歡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但心裡對鐘清文的好感竟莫名地加了幾分,因為他對自己雖然冷言冷語,但確實把自己的爺爺奶奶放在了心裡。

  ……

  第二天一早,鐘清文就叫住了王旺旺,帶她去看看附近的菜場和超市。

  超市前面的馬路旁沒有紅綠燈,車來車往。

  鐘清文停下來等車全都過去,王旺旺卻「嗖」地一下就成功穿過。

  「……」

  「這個過馬路呢,」王旺旺說:「最重要的就是氣勢。」

  「……」

  「你必須向那些司機表明,你一定要過去!」

  「……」

  「顯示出必勝的信心和決心!」

  「……」

  「但是吧,安全第一。」王旺旺又說,「必須得是在很有把握的情況下……」

  鐘清文已經不想再聽王旺旺犯二了。

  ——進了超市,鐘清文人高腿長,在超市裡轉來轉去,王旺旺要極度努力才能跟得上。

  鐘清文一路走一路向王旺旺的購物車裡丟東西,只要王旺旺落後一點,鐘清文就會站在站在那裡,面無表情地說:「筐,跟上。」

  「我……我叫王旺旺。」王旺旺不喜歡被稱為「筐」,表達著自己的抗議,「是王旺旺,不是筐。」

  然後,幾分鐘之後,鐘清文站在了一堆大白菜之前,再次面無表情地說:「筐,跟上。」

  「……」

  鐘清文又帶著旺旺去了賣零食的貨架那邊。

  「家裡老人喜歡零食,這個錢不要省。」鐘清文說著,將瑞士卷、全麥餅乾、芝麻大福卷等東西向王旺旺的車裡扔,「不過別買太多甜的東西,老爺子有糖尿病。雖然這些年他已經不管了,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想苦了自己,但是終究還是不好。」

  「哈哈……」王旺旺沒話找話地說道,「我也喜歡零食。」

  本來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鐘清文卻突然站定了,很警惕地看著王旺旺。

  「我……」王旺旺有點委屈,「我不會偷吃的……」

  「……」

  「我真的不會偷吃的……」

  「想吃就吃。」

  「……咦?」鐘清文這句話實在大大出乎王旺旺的意料。

  「想吃就吃,別吃太多。」鐘清文說,「不要一副受了虐的表情。」

  「……哎?」王旺旺瞪大了眼睛。

  她覺得鐘清文的形象……好像一下子就高大起來了……

  王旺旺屬於那種只要別人給她點好臉色,立刻就會覺得與此人非常相熟的類型。

  「咦……」當看到一袋在包裝上印有聖鬥士星矢卡通形象的薯片時,王旺旺看了看鐘清文,說,「這動畫片你看過嗎?」

  鐘清文沉默不語。

  王旺旺卻也並不在意,又繼續說:「真奇怪,為什麼要用星矢來命名這部動畫呢?星矢明明就是那五個人之中最差勁的一個。」

  「……」

  「哦,」王旺旺想了想,又說,「冰河可能和星矢差不多,一樣地慫。」

  「……」

  「不對嗎?這兩個人明顯是最弱的。一輝最厲害,紫龍也很強,有名師嘛!瞬也一直都不錯,經常爆發……」

  「……」

  王旺旺突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有一個問題,其實我一直都沒想明白。就是……在星矢穿聖衣之前,我們可以看到,他的上身是裸著的。可是,當聖衣上身了之後,我們卻可以看到裡面有一件紅色的小背心。這個時候問題來了,那件紅色的小背心是哪裡來的呢?同理,同樣不能解釋的,還有紫龍的綠色背心,冰河的白色背心,瞬的粉色背心,和一輝的藍色背心……黃金聖鬥士也是這樣的,撒加扯掉教皇的袍子,換上雙子聖衣的時候,是什麼都沒有穿的,也就是光,可是,最後聖衣不能接受撒加攻擊雅典娜,自己飛走了,而那個時候呢,撒加就穿了一條褲子。這條褲子,又是怎麼來的呢?」

  「……」

  「其實,我小的時候也想當聖鬥士來著。」

  鐘清文還說是不作聲。

  王旺旺又說:「可是我想呢,女聖鬥士蠻慘的,只要被人看見了臉,就得和那人結婚……我不要這樣。」

  「……」

  「不知道美杜莎是不是也是如此。」王旺旺說,「那她也很可憐,無人可嫁呢,因為,看過她的臉的人,都變成石頭了呀。」

  「……」

  王旺旺突然不說話了,因為鐘清文的眼神,清清楚楚地就是一個意思:閉嘴。

  那是一種,看弱智的眼神……

  「去結帳。」

  鐘清文說著,又邁開長腿,王旺旺趕緊跟在後面。

  然後,在收銀台等待的時候,鐘清文突然說了一句:「選星矢做主角是因為女神喜歡星矢。」

  「……什麼?」

  鐘清文看了看王旺旺:「沒聽見就算了。」

  「……咦?」

  「還有,」這時排到了鐘清文,他「嘩」地一下將筐裡的東西一古腦兒地倒出來,「聖鬥士裡的美杜莎是男的。」

  「嗯?」

  「他的臉也沒怎麼,只是他有個盾叫美杜莎之盾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