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收購(上)

  王旺旺先回到了家。鐘清文被一些學生攔住問些問題,王旺旺就趁機溜走了。

  表哥發來短信,說有人在網站上罵自己的小說,要王旺旺趕緊去專欄底下回擊。

  「……」

  表哥是個全職作家,當初發文的時候,讓王旺旺去找所有她認識的人來給自己點擊、收藏、留言,王旺旺像個陀螺一樣在朋友圈裡轉了個遍,後來才知道,不僅是她,簡直就是傾巢出動,爸媽也得做同樣的事、還有外公外婆都要出去找別的老頭老太來冒充粉絲。

  當時王旺旺看了看文,說不錯呢。表哥卻說你不要看,有那時間不如多朵拉人。

  可是,每當有人說爛,表哥就要放王旺旺出去與之對掐。

  王旺旺沒看過啊……這可怎麼掐呢……

  王旺旺一邊發帖,一邊想著這還真是有點難度……

  ——正忙活著這件事,鐘清文就回來了。

  一進屋就瞧見王旺旺不停地在電腦上打字。

  「家裡沒事吧?」

  「沒有呢。」

  「還沒做午飯?」

  「……唔?」王旺旺一看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我這就去!」

  說著就推開了電腦,跑去廚房忙活。

  鐘清文隨便掃了一眼王旺旺的螢幕,發現那傢伙似乎在給別人的小說留言。

  鐘清文又看了一眼她在說什麼。

  【大大寫得這麼好!】

  【是你自己看不懂!】

  【看不懂就不要看!】

  【大大你不要理他!】

  【我們就愛你這樣!】

  「……」

  那邊王旺旺做著飯,突然覺得表哥和鐘清文有點像。

  當然指的不是長相。

  表哥是標準的三角形腦袋,還是倒著的,上細下粗,身材則像是一座大鐵塔,非常的高胖。表哥小時候每次來過暑假都會挨舅舅的揍,舅舅說既然大姨和姨夫寵著,那他就要替天行道,教育這個嬌生慣養的娃。每一次呢,王旺旺都覺得,哭泣的表哥好似一個巨嬰。

  至於鐘清文……那自然是得了一副老天爺給的好皮囊。

  王旺旺說的像……是指那種不想退縮的勁兒。

  當初,大姨想讓舅舅給表格安排工作,舅舅沒有同意,大姨就請外公外婆出馬,舅舅沒有辦法,便給落實了一個大學裡圖書館的工作,每週上班兩天半,在門口坐一下,剩下兩天半在家裡,工資也還算好。誰知表哥幹了幾個星期之後突然辭職,因為沒有時間寫文,當時全家都覺得特別不靠譜,結果,到了現在,還真的出了書,小有名氣,家人立刻又以此為傲,逢人便說。

  這種為了夢想而不怕失敗的人,總是可以活得更加精彩吧。

  王旺旺又想起了剛才鐘清文。

  他在台上看著那些個否定的目光,就那麼筆挺地站著。當時是陰天,教室裡光線很暗,王旺旺看不見他的表情。像他那麼驕傲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

  ——將湯燉在爐子上,王旺旺又走進客廳。

  對於老人來說,每頓幾乎都要有個喝的。

  鐘清文正坐在沙發上,好像在沉思什麼。

  「唔……」王旺旺走了過去,說:「吃水果嗎?」

  「嗯?」鐘清文看了王旺旺一看,「不了。」

  「那個……」王旺旺看著果籃,「你覺得,猿類最愛吃的,究竟是香蕉還是桃子?怎麼不同的電視和書籍說的都不一樣呢?」

  「……不知道。」

  「你說,幾百萬年前,沒有下樹的猿猴,是如何看待下樹的猿猴的呢?」

  「……?」

  「我想,」王旺旺又鼓起勇氣說,「它們肯定覺得,那是一群傻逼。」

  「……」

  「沒有下樹的猿猴,一定認為那是一個瘋狂的行為。所以,幾百萬年後,它們沒有進化,依然還是猿猴。」

  鐘清文靜靜地聽著。

  「下樹,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冒險的一個行為了吧?」

  王旺旺想了一想,又接著說:「所以,我認為,我們已經到了這步,才不能連祖宗都不如。因為啊,如果害怕失敗的話,一開始就不應該從樹上下來。」

  「……」

  「唔……」

  「為什麼要說這些?」

  鐘清文的聲音聽著竟然有些溫柔。

  「看見水果,有感而發罷了……」

  鐘清文心裡有些受到觸動。

  這是這段日子以來,第一個說出了這樣的話的人。

  剛才那個女學生之後,第二個與自己持相同態度的。

  「謝謝。」鐘清文臉上看不出什麼變化:「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說這些,但是我因此而確定了一些事,所以還是要謝謝你。」

  王旺旺低下了頭。

  這樣就好了吧。

  終於——把想要告訴鐘清文的話都說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鐘清文一個人在堅持時的樣子,王旺旺就特別希望能夠將自己的看法傳達給對方,讓鐘清文知道,還是有人站在這一邊的,雖然,他不一定會稀罕就是了。

  鐘清文看著王旺旺,第一次感到他家的這個小家政,和別人有些不一樣,是真的有點特別。

  「我現在覺得……」鐘清文看著王旺旺,「你其實一點都不笨啊……」

  王旺旺立刻想到了那次關於為什麼沒上高中的探討。當是王旺旺說原因就是不夠聰明,鐘清文好像也認可了。

  「不,」王旺旺的臉上寫滿了堅定,「我智商很低的。」

  「……」

  「用完全不容置疑的表情去傳遞一個錯誤的資訊」也是王旺旺的標誌性特徵之一,無數人都因為這個被坑害過。因為王旺旺太迷糊了,完全不可相信,但是,她自己明明糊里糊塗,卻總覺得一定是這樣沒錯,然後就苦了別人。比如,有一次小考的時候,同桌會飛快地問一句「第一題選什麼」,王旺旺看看試卷,然後說「C!」試卷發下來之後,兩個人都是個大紅叉。再比如,前桌被課堂提問古詩石灰吟「千錘萬鑿出深山」的下一句是什麼,前桌不會,背著手讓王旺旺提示他。王旺旺在後面小聲說「萬水千山只等閒」,答案錯誤,老師鄙夷地說「我還紅軍不怕遠征難呢」。前桌被罰站一節課,後來王旺旺才想起來正確的應該是「烈火焚燒若等閒」。

  此刻也是這樣。

  王旺旺真的覺得自己腦袋有問題。

  以前上學的時候做錯事寫檢討,王旺旺痛定思痛、總結經驗,最後在紙上寫出的事發原因就是「腦袋有問題。」

  「快看快看,」王旺旺為了轉移話題,隨手指著電視裡的一個男性角色說,「這個演員真帥。」

  鐘清文看了一眼——是馮小剛。

  「……」

  「對了,」鐘清文看了看王旺旺的保姆房,「我的牙呢?」

  「你的牙?」王旺旺覺得可驚悚了,「難道不是在你的嘴裡嗎?」

  「我是說我送你的海豚牙。」

  「哦……」我放進行李包了。

  「那就好。」鐘清文點了點頭,「在你屋裡沒有看見,還以為你是給扔了。」

  「怎麼會呢……」

  「仔細收著。」鐘清文站起了身,「這是我第一次送人這種小玩意兒。」

  「……咦?」

  王旺旺覺得,和講座的時候不一樣,鐘清文的心情好像變好了不少。

  大概是和他的決心有關吧……

  ……

  ——鐘清文說到做到。

  並沒過太長時間,B市的財經媒體上就有了關於這樁收購的報導。

  在這件事情塵埃落定之後鐘清文給公司所有員工群發了郵件。郵件上說,我們收購了X公司,這是機密,不要外傳,公關部會在最恰當的時機宣佈這件事,換取最好的效果。

  結果在當天上午,專業媒體就都知道了這件事,把鐘清文給氣得夠戧。

  ——人的嘴巴,果然是最靠不住的東西。

  王旺旺也看了一些文章。

  果然就像那天的禿頭叔叔說的,鐘清文將手頭全部的現金都砸了進去。

  一旦不能將那家公司的虧損業務扭虧為盈,就很有可能得不償失,持續虧損、甚至越虧越大稍的話,稍不留神就把這些年的努力全給打點乾淨了。

  王旺旺覺得緊張了……

  新聞上還說,在這次決定之前,鐘清文曾經在公司的高層之間進行過一輪投票,投票結果是……全票反對。

  但是最後做決定的還是鐘清文。

  他最後還是選擇收了那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