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新的僱主

A- A+

  「……那怎麼辦?」王旺旺小心翼翼地回。

  「我給刷了。噁心。」

  「嘿嘿……」

  之後王旺旺就沒有再給鐘清文發過短信了,因為她不知道用什麼樣的理由去聯繫會比較好。王旺旺特別不能確定自己和鐘清文到底是算相熟還是普通,是不是到了可以說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的程度。

  而且,她也沒有什麼空閒的心思。

  新的僱主家終日雞飛狗跳的。

  這幾天,老太太一定要自己的兒子給他的侄子買房子,理由就是,你的孩子是個女兒,不要給她錢了,你哥哥的孩子是個兒子,一定要全力支持的。

  女主人答應了,但是要求產權證要寫自己家人的名字。

  老太太不同意,要求孫子完全擁有。

  男主人是一個民航機長,夫妻兩人商量之後,同意送給侄子一套兩室一廳。

  可是老太又哭又鬧,一定得要三室二廳。

  這回女主人不幹了。

  家裡氣氛極其壓抑,除了已經傻掉的老爺爺,剩下個個都是會移動的低壓氣旋。王旺旺不管進去哪個房間都如坐針氈。她雖然喜歡幫助人,但這一回實在無從下手,因為都是人家的家務事,王旺旺一個外人不好插嘴,有一次老太太問王旺旺女孩子賺了錢是不是應該拿給哥哥和弟弟,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哎……

  王旺旺只能萬分地小心,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會被颶風尾巴掃到。

  後來過了幾天,老太太突然消停了。

  王旺旺本來還覺得奇怪呢,男主人那邊就露了陷。

  原來他瞞著老婆向其他的機長朋友分別借款交了首付,並囑咐大家千萬保密。不過這麼大的事誰也不能真給他瞞著,女主人兩天之內先後接到了五個以「嫂子……雖然我哥他不讓說,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作為開頭的電話。得知真相之後,氣得七竅生煙。

  王旺旺在家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她開始懷念在鐘清文家裡待著的那些日子了。

  鐘清文……唔。

  ……

  ——其實王旺旺沒想到這麼快就再次見到了鐘清文。

  事情的起因是王旺旺實驗室正在進行的一項研究,探討環境與社會的關係,需要用到一個多功能的監控測量儀器。

  這個東西很貴,王旺旺的實驗室買不起。

  導師讓王旺旺想辦法。

  王旺旺能有什麼招數?苦苦思索兩天之後,王旺旺想起了鐘清文那個千年人精。

  對……問問他吧,說不定能有什麼解決辦法。

  於是王旺旺撥通了鐘清文的手機。

  鐘清文毫不客氣:「幹嗎?」

  「唔……」王旺旺詳細瞭解釋了一下原委,「就是這樣……」

  「沒錢做個屁研究。」

  「你……」王旺旺被氣得夠嗆,「沒錢買個屁公司。」

  還簽什麼對賭協議……

  鐘清文想了想:「也對。」

  「……」

  「讓我琢磨一下。」

  「哦……」

  看來這個不好解決。

  鐘清文整整思考了十秒,之後才說:「有個辦法。」

  「咦!」

  「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

  ——王旺旺心急火燎地衝到了鐘清文的公司,請前台給鐘清文撥了一通電話,接著鐘清文就讓她上去。

  進去一看,空間還真是不太大,怪不得鐘清文的朋友說應該換一下。

  「坐吧。」鐘清文沒什麼反應。

  「好……」

  「要用什麼儀器?」

  王旺旺說了個名字,並表明是XYZ公司生產的。

  「你們要測哪個地方的空氣品質?」

  「哦,」王旺旺說,「就是B市西面幾個鎮子。」

  鐘清文在網上查了一下,便拿起了電話:「我打電話給XYZ公司的媒體部。」

  「……唔?」

  這是要幹什麼……

  「你好,」那邊鐘清文似乎已經接通了那家公司,「我是T大環境與社會方面的學者,今天業內最大的媒體KKK希望我能夠推薦一個獨創的新技術給他們,因為KKK想做一期選題,選取西面幾個鎮子來對這個儀器進行測試,由我和T大其他幾位學者進行評定,如果實驗結果理想,KKK就會進行報導,介紹這項獨創的新技術。我前幾天恰好看見了你們產品的資訊,覺得很有意思,所以想問一下你們是否感興趣,我不想推薦沒有可能的企業。」

  那邊好像無法回答,將電話轉接了經理之類的人物。

  鐘清文又詳細地聊了一下,對方非常高興。

  掛斷電話之後,鐘清文在網上搜了一下,又撥了一串號碼。

  王旺旺探頭一看,正是業內最大的媒體KKK。

  對這個媒體呢,鐘清文說,XYZ這樣的一流公司想要在B市西面幾個鎮子展示我國最前沿的科技創新成果,並且T大一些教授也會出席,給予評定,是個很好的選題,真誠邀請KKK屆時到場。

  KKK媒體欣然同意。

  事情辦完,鐘清文抬頭看了一眼王旺旺。

  「怎麼了?」

  「……」

  「你那什麼表情?」

  「你兩邊亂扯……」

  鐘清文怒了:「這是為了誰?」

  「……」

  「行了,」鐘清文說,「這事你搞不定,全都交給我吧,等著拿資料就行了。」

  T大教授在幾個鎮子進行評定,那測量結果肯定是有的。

  「可是……」王旺旺還是有點不放心,「到時候被戳穿怎麼辦?」

  「不可能。」鐘清文說,「我對XYZ公司說的是KKK的一個記者朋友『私下』和我談話,這項選題還只是他個人的初步想法,KKK那麼多人,誰能知道每個人都做了什麼?」

  「唔……」

  「沒有想到這麼容易。」

  「是嗎……」

  「對,」鐘清文說,「本來以為可能要再扯一家位於那個區域的工廠進去,這個工廠最好飽受質疑,急於澄清自己對環境無害,這時我們提供這個評測項目,對方應該覺得是個機會。然後再聯繫媒體KKK,因為這家工廠正受注目,所以KKK也會點頭。最後再去聯繫XYZ,希望提供儀器贊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