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項目過後

  最後,要付帳的時候,王旺旺說:「我來吧。」

  「哦?」

  王旺旺說接著道:「你幫了我一個大忙,這頓我請是應該的。」

  鐘清文看著王旺旺「太沒誠意了吧?」

  「咦?」

  「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菜,就想把我這麼長時間的折騰給抵消了?」

  「我……我沒有……」

  「那你還提這麼一茬?」

  「這個這個……」王旺旺剛才看過功能表了,價格確實非常實惠,「那……那改天我帶你去世界級的飯店?」

  「嗯?」鐘清文問,「你知道哪家?」

  「這個……」王旺旺平時根本就不關心,此刻真是第一個都說不上來,撓了撓頭,最後答道,「麥當勞?」

  「……」

  「不算嗎……」

  「算。」鐘清文說,「不過還是免了。」

  「哦……」

  「我沒那麼不值錢。」

  「……」王旺旺小心翼翼地問,「那,你要什麼呀?」

  「現在還沒想好。」

  「……」

  「不過我以後會告訴你,你只要記得你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就可以了。」

  「唔……」突然有一種不知會出什麼麼蛾子的預感……

  「當我一個人無法解決問題而去找你的時候,你必須要做到。」

  「哦……」王旺旺問,「萬一我做不到呢……」

  「不可能。」鐘清文說,「我知道你有幾斤幾兩。既然讓你幫忙,自然會有道理。」

  「這樣……」王旺旺一想,鐘清文這麼說也對。他幫著張羅了這麼久,如果簡簡單單一頓飯就給還了,似乎說不過去。不過王旺旺本來也沒打算如此了事。按照中國人情教程,應該是這個順序:乙給甲幫忙,甲請乙吃飯。將來,如果乙需要甲,那甲一定不能拒絕。事後,乙請甲吃飯。雙方各解決問題一次,用餐兩頓,每人負責一次付款。不過,鐘清文可能覺得沒那必要相互客氣……

  「好呀,」想到這裡,王旺旺說,「只要在我能辦成,一定義不容辭,決沒半個不字!」

  「這樣就好,」鐘清文說,「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嗯!」

  ……

  ——飯後鐘清文就將王旺旺裝車,運回到了新僱主家。

  剛到門口,王旺旺就覺得步伐沉重。

  哎……真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

  雖然,這家人與鐘清文不同,沒那麼多事,平時基本不太看著王旺旺,王旺旺只需要把家裡弄得沒有明顯問題就可以了。而且,還沒有什麼嚴格的時間安排,王旺旺隨時可以出去,只要當天能夠完成全部工作,就沒有人會有意見。王旺旺覺得這一方面是因為男女主人實在人好,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真的心力交瘁,確實沒有功夫來管自己……

  掏出鑰匙進去,果然,壓抑氣氛撲面而來……

  女主人依然在她自己的屋子裡,房門緊閉。

  男主人滿面愁容地坐在客廳抽菸。

  老太太沒事做,又在罵老爺子。老爺子還是傻傻的,盯著電視上動來動去的畫面,也不清楚看進去了沒有。

  王旺旺知道前幾天女主人已經拿出家裡存款,還給了男主人的機長同事們。當了一回大大的受氣包,默許了給侄子買房這件事情,並讓男主人去和老太太說,這是對侄子的一次性贊助,全部給齊,以後是再也不會管的了。王旺旺在心裡同情她,因為,這絕不可能是結束,而只會是一個開始……

  將這個家簡單收拾了一下,王旺旺就躡手躡腳地回到了自己的保姆房。

  看了一看手機,給鐘清文發了一條短信:「你到了嗎?」

  回信又只有一個字:「嗯。」

  王旺旺又回覆道:「早點休息。」

  鐘清文還是一個:「嗯。」

  王旺旺沒有什麼想要說的了。

  正想將手機關上,它竟然就響起來了!

  一看,出乎意料地,是鐘清文。

  「……唔?」

  「王旺旺我問你」鐘清文直入正題,「書房的訂書釘被你扔到哪裡去了?」

  「咦?」

  「以前放在桌面上的。」

  「對,」王旺旺說,「後來我看有點太亂,就整理了一下。」

  「然後?」

  「唔……」放哪了呢……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怎麼還會記得?以前中學老師教過,這記憶呀,只有前幾天鮮明,之後就跟坐滑梯似的……

  「你……」王旺旺硬著頭皮說,「你先看看第一個抽屜。」

  「沒有。」

  「那……你再看看第二個抽屜。」

  「沒有。」

  「那……你再看看第三個抽屜。」

  「沒有。」

  「那……你再看看第四個抽屜。」

  「沒有。」

  「這樣嗎……」王旺旺說,「好了,我們回來,不看抽屜。你現在抬起頭,再看看書桌上置物架的第一層。」

  隔了幾秒,鐘清文的聲音才又想起:「沒有。」

  「那……你再看看書桌上置物架的第二層。」

  「王旺旺。」鐘清文怒了,「你到底有沒有譜?」

  「呃……」

  本來打算繼續第三層的……

  「行了,」鐘清文說,:「哪天有時間,你來我家找。」

  「唔……?」

  「因為除了這個,很多東西都找不到。」

  「怎麼會……」家裡明明井井有條的呀。

  「尤其是一些新購置的物品,」鐘清文說,「買來之後就直接交給你收起來,具體位置也沒注意。」

  「……」

  「比如,那次新買的一板電池。」

  「那個呀……」

  「還有從超市帶回來的辣豆瓣醬。」

  「這個……」

  其實,電池和辣豆瓣醬這些新添的東西,還有找不到的訂書釘等等舊的物品,王旺旺都有個大致印象,如果到那看見了,應該可以記得起來。但是,因為櫃子實在太多,指導鐘清文一個一個地翻過去是比較費勁。

  「總之,」最後,鐘清文自顧自地下了結論,「反正距離不遠,你再過來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