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音樂會(上)

  「唔……」王旺旺想,被鐘清文看上的狗真的好可憐啊。

  那邊,鐘清文接著又問:「演出結束之後呢?你打算幹什麼去?」

  「嘿嘿嘿,」王旺旺美滋滋地說,「我那個朋友說,學校附近的夜市有一家超級超級好吃的小龍蝦,比較乾淨,因為那個『筋』呢,已經全部都被抽出去了。」

  「又吃?」

  「呃……」

  鐘清文看著王旺旺,沒說話,也搞不清楚到底在想些什麼。

  又待了一會兒,王旺旺估摸著時間差不太多,便與鐘清文道了聲拜拜,急急地趕回學校,和張逍匯合去了。

  張逍今天穿得挺好看的,個子高高,非常顯眼。

  進到講堂裡邊,王旺旺看了看手裡的票,是第十二排,算是不錯的位置了。工作人員在最前邊,學校領導在4-5行,然後是各院院長,講師什麼的,就要靠後了。

  張逍帶著王旺旺走了過去。

  剛剛坐下,屁-股都還沒捂熱呢,就聽到了一個聲音:「王旺旺!」

  咦……

  這個聲音有點熟悉,可又不太熟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但卻想不起來。

  王旺旺轉動腦袋看了過去。

  「咦……?」

  她終於知道了。

  這不就是那個環境學院的教授嘛。上次,因為要做環境與社會之間關係的專案,需要測量B市西面幾個鎮子的空氣和水質,必須要用到一個很貴的儀器,王旺旺的實驗室買不起,於是鐘清文忽悠了一大車人,讓XYZ公司在指定地點搞了一個展示活動,然後叫了這個教授來,與王旺旺的導師一起給予評定,拿走資料。

  不過,最後這個教授有點悲催,因為,他最期待的媒體KKK拍照的時候,他正在水裡撲騰,都沒怎麼露出正面。

  對於眼前這個人呢,王旺旺最深的印象就是「很喜歡出風頭」。

  「倪教授……」王旺旺說,「你也在這裡呀。」

  「是的。」

  「哦,」王旺旺對張逍介紹道,「這個是環境學院的倪教授,我們曾經一起合作過一個環境評測專案。」

  說完,又對倪教授說,「這個是法學院新來的講師張逍,我的朋友。」

  倪教授伸出手去,兩個人「你好你好」地假客氣了一下。

  「原來倪教授你也喜歡古典音樂呢。」王旺旺說。

  「這個……有點興趣。」

  「哦……」王旺旺傻愣愣地看著對方,真有點想像不出來對方會有這個愛好。

  其實,事情的真相是,兩個小時之前,鐘清文突然打電話給倪教授,說,學校講堂今晚會有一個「風華國樂」的演出,學院有票,可以免費領取,過去隨便看看。

  當時倪教授還覺得奇怪,鐘清文為什麼要特地打電話來說這件事呢?兩人並不相熟,只是因為上次那個活動,才會認識而已。

  不過,很快倪教授就明白了。

  鐘清文說,王旺旺也會去聽演出,並且,王旺旺為了準備論文,在外面做家政服務,極少會回學校,上一次還是因為那個XYZ公司的展示專案要請環境學院的教授出山,這之間再沒在校園裡出現過,如果想見她,就只有今天了。

  原來如此——

  收回回憶,倪教授抬頭看著王旺旺,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故作輕鬆地問:「對了,我聽說,關於上次活動……你有海量照片是嗎?」

  「呃……」

  他怎麼會知道……

  倪教授又裝作普通聊天的樣子說:「就是,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了鐘清文,他說的。」

  撒個小謊,不傷大雅的吧?

  上次活動之前太過興奮,竟然忘了攜帶相機……幸好王旺旺那裡有。自己今天專門過來逮她,可不能空手而歸,那些照片,尤其是與KKK媒體,還有XYZ首席科學家的合影,還可以發到微博去呢!

  「這個……」王旺旺說,「我確實有……」

  雖然對方極力顯示出並不在意,但是,王旺旺還是感覺到了,倪教授內心深處對於這些照片的渴望……

  「鐘清文說他都給刪掉了……」教授又說,「今天恰好看見了你,所以問問。」

  「我的還在……」

  「你帶了嗎?」

  「嗯,」王旺旺實話實說,「在優盤裡。」

  王旺旺走到哪都背個書包,書包裡裝著優盤,以防萬一,這點鐘清文是知道的。剛才吃螃蟹的時候,王旺旺也帶去了,她不會再回僱主家,時間來不及,肯定要直接去學校。

  「那……」倪教授說,「等一會兒結束之後,可以去我的辦公室拷貝給我嗎?」

  王旺旺有點遲疑地望向張逍。

  本來,他們兩個打算一起去夜市品嚐超好吃的小龍蝦的。

  但是,她又能深切感受得到對面這個人的迫不急待……

  「你會用網盤嗎?」王旺旺問。

  果不其然,倪教授立即反問道,「網盤?那是什麼?」

  也對,他顯然不會關心這些。

  「算了……」王旺旺說,「你住學校,網速也慢。」

  倪教授好像非常非常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那麼麻煩?演出結束之後,你拷貝給我不就行了嗎?我辦公室非常近的,也在校園裡面。」

  「好吧……」王旺旺看著張逍,「檔很大,有好幾個G呢……估計一時半會兒傳不完……」

  這教授辦公室的電腦也不會太好,那可真是多長時間都有可能。

  「沒關係的。」張逍笑笑,「夜市改天再去也是一樣。」

  「真抱歉……」王旺旺有點不好意思。

  「沒事。」

  「那就這樣說定了!」倪教授說,「之後去我那邊拷貝照片。」

  「我等你吧。」張逍說,「太晚了,送送你。」

  「不用不用!」倪教授說,「你回去吧!結束之後我送她上計程車就行了。」

  「……」張逍猶豫了一下,最後終於還是點了點頭,「好吧,麻煩你了。」

  「應該的」。倪教授這點道理還是懂的。剛才鐘清文也說了,王旺旺會和一個普通朋友一起過去,別讓人家等得太久,讓他自己送王旺旺出門。

  抬頭一看,演出就快要開始了。

  「那個,」倪教授說,「要不然坐一起?我那排有幾個空座位,學院票沒發完。那是教授座位,比較靠前,位置比這個好。」

  倪教授想,一個人來看演出,有點奇怪,如果被學生瞧見了,該被誤認為人緣很差了。

  「好吧……」王旺旺說,「謝謝。」

  很快演出開始,請到的都是很有名的音樂家,王旺旺聽的有點入迷。

  最喜歡的曲子是古琴曲《神人暢》,古樸粗獷大氣,在這種地方聽效果極好。這講堂不愧是學校花了好多好多錢才建好的,確實不一樣……

  雖然吧……旁邊坐了個呆頭呆腦的倪教授……這氣氛總有點怪怪的……

  王旺旺偷看了倪教授一眼,後者眼皮都在打架了。

  這個教授,到底是來幹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