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圍巾

A- A+

  最近一段時間,張逍時不時地就會約王旺旺出去。

  兩個人每次都會聊很久。

  王旺旺大概知道張逍什麼意思,因為對方表現得挺明顯的。

  不過,對於自己的心情,王旺旺並不很瞭解。

  她覺得張逍挺好的,可是,總是感到少了一些什麼。

  王旺旺還為此專門問了朋友,這種狀況究竟算是怎麼回事。

  「以後會喜歡上的呢。」大家都說,「有些人是一瞬間被俘獲,有些人會在相伴之中日久生情。你就是比較慢熱的類型,不會在一開始就是天雷勾動地火,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兩人一起走過很多風雨彩虹,再也無法離開對方,這樣也是長久愛情,以後就知道啦。」

  「那,」王旺旺問,「你們都是這樣?」

  這裡答案各異。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不少朋友一開始並沒有特別愛慕。

  她們都說,當時男友追求,自己覺得對方還算不錯,於是就在一起,可是,後來就越來越喜歡,再也分不開了,在戀愛的初期,頂多是有「些許好感」。還有幾個,甚至毫無感覺,但是男友追求非常猛烈,逐漸被感動了,試著接受對方,現在感情很好。

  王旺旺猶豫了。

  自己也會這樣?

  張逍是個很好的人。

  並且,跟她很有共同話題,對待事情看法非常一致,兩人每次都能聊上許久。張逍想法更加成熟,王旺旺甚至能學到很多。

  對方外表俊朗、工作出色,還有什麼不滿意呢?

  她想還是接觸一下。

  不要特意迴避,繼續瞭解一陣,再做最後定奪。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室友們好像比王旺旺還積極。

  好像發誓要讓王旺旺擺脫掉單身。

  此刻即將入冬,她們三個集體給男朋友編織圍巾,還非要拉著王旺旺一起。

  「快來快來,」她們都說,「這個一拿出去,保他跪地告白。」

  「別胡說啦……」

  可是她們非讓王旺旺學。

  「好吧好吧,」王旺旺屈服了,「我先備著好了,不過時候不到,你們不許逼我送啊。」

  「知道知道。」室友們回,「等到正式在一起了,再當禮物,到時不要忘了友情鳴謝我們。」

  「……」

  就這樣,笨手笨腳的王旺旺跟著學習。

  一針一針,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麻煩。

  自己好像也不是那麼無可救藥的……

  中學時候上勞技課,男生學習飛機模型,女生學習編織技巧。當時,那個老師掃了一眼王旺旺的作品,然後把下巴一揚,說,你不要學編織了吧,過去那邊跟男生一起做飛機模型。被大家嘲笑了,從此一直不敢沾上這個……

  弄了一個星期,終於完工。

  王旺旺回學校,幾個姐妹相互交換看了一下。

  然後那三個人興高采烈地準備拿出去給男朋友,只有王旺旺很猶豫。

  「旺旺,」室友們問,「都做好了,真的不送?」

  「我再想想……」王旺旺說,「現在好像還太早了。」

  「什麼?」

  「根本就還不是男女朋友……只是一起出去而已,沒到那個地步。」

  「真是麻煩……」

  不過……可能就快了吧。

  張逍最近幾次欲言又止。

  如果對方真的說了出來,那該怎麼辦呢?

  王旺旺還是不確定。

  似乎有點不對。

  可以,也許,也該放下對於愛情的種種幻想,踏實一點,找個確確實實可以一起過小日子的人。

  她看不出來拒絕張逍的理由。

  那樣一定會被人說矯情、太挑、愛作……

  都這個年紀了,還這麼不靠譜。

  只是……真的能愛上嗎?

  「旺旺,」這時一個室友突然說道,「你圍巾的這個顏色挺不好搭配的。」

  「咦?」

  她這個呢,是咖啡色……

  「他的毛衣什麼顏色?」

  「灰的……」

  「外套?」

  「黑的……」

  「總覺得怪怪的……」

  「唔?」王旺旺問,「那還要重新來?」

  「我也不確定啦……」室友又道,「你有沒有哪個男性朋友有類似的衣服?」

  「嗯?」

  「你想一想,有沒有誰穿過灰色毛衣和黑色外套?讓他幫一幫忙,戴上你這圍巾試試上身效果,你看一看,合不合適,要是太難看了,就得拆了重織……」

  「呃……」

  「也不麻煩,對他來說就是舉手之勞,你這邊就拿著圍巾過去,看看而已,萬一特別不搭,就悲劇了,你送出去張逍不能不戴,本來挺好看的一小夥子穿得那麼混亂,連你一起丟人。」

  「那,那我想想。」

  誰呢……

  對了,鐘清文有。

  她見過的。

  而且,就在鐘清文臥室的衣櫃裡面。

  鐘清文的衣服,她可是瞭若指掌的。

  「怎麼樣?」室友們問。

  「嗯,」王旺旺說,「有一個朋友有。」

  「那太好啦!」大家嘻嘻笑著,「趕緊給他發個短信。」

  「好的。」

  王旺旺說著就掏出手機,打出了幾個字給鐘清文:「你在家嗎?」

  對方很快就回過來:「在。」

  「我現在能不能過去一趟?」

  「來吧。」

  鐘清文甚至沒問有什麼事,好像她隨時可以出現。

  「那,」王旺旺對室友說,「我走啦。」

  「加油!」

  於是王旺旺抱著一個大口袋去按下了鐘清文家的門鈴。

  開門的就是他本人。

  「嘿嘿……」王旺旺說,「這個時候來打擾你真是不好意思。」

  「別假客氣。」

  「……」

  「我,」王旺旺說著掏出了圍巾,「我織了一條圍巾呢。」

  鐘清文靜靜地看著。

  「瞧……」王旺旺說。

  鐘清文低頭掃了幾眼,又將視線移回到了王旺旺的臉上。不知道為什麼,那種眼神,讓王旺旺心裡有點毛毛的。

  「想……想讓你戴戴看。」

  「是你親手織的?」鐘清文問。

  「對的。」王旺旺說,「一針一針弄出來的。」

  鐘清文伸出另一隻手摸了摸那圍巾,說:「很暖和。」

  「哈哈,」王旺旺想了想,問,「你冬天是不是會穿那件灰色的毛衣和黑色的外套?」

  「……嗯。」鐘清文的聲音竟然非常溫柔。

  「那,」王旺旺問,「可不可以請你穿上,試一試看,讓我瞧瞧灰和黑與這圍巾顏色搭不搭配?」

  她本以為鐘清文會罵她一頓。

  也就是類似於「你怎麼會這麼麻煩」等等一些毒舌言語。

  沒有想到鐘清文卻笑了,「當然可以。」

  「唔……」

  他怎麼了?

  「等我一下。」

  「謝謝……」

  「應該我說謝謝才對。」

  「……啥?」

  鐘清文再下來,是十分鐘之後的事。

  王旺旺將圍巾遞了過去。

  「不是應該你來幫我繫上?」鐘清文問。

  為什麼要我來幫你繫上……

  王旺旺沒有問出來。

  她想,也許鐘清文不會戴。

  所以,她走過去,將那圍巾繞著鐘清文的頸子纏了一圈,然後伸出手去整理了一下,拍來拍去,讓它服服帖帖,不會顯得臃腫。整個過程之中,鐘清文竟然沒有半點不耐,王旺旺覺得自己都快要不認識他了。

  「嗯……」

  「怎麼樣?」鐘清文笑著問。

  「還可以嘛。」王旺旺又把圍巾拆了下來,「沒我想像的差。」

  不過,鐘清文底子好,穿什麼都不錯。

  「哦?」鐘清文將外套脫了,隨手放在一邊,坐在客廳裡的那張單人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嘴角含著笑意,「現在看來還行?」

  「是呀,本來很緊張的,生怕拿不出手。」

  鐘清文說:「這回你終於放心了。」

  「對。」王旺旺接道,「可以拿去送給張逍了。」

  「……嗯?」鐘清文的動作明顯一頓。

  王旺旺還覺得挺奇怪的,不過也沒在意:「這次很麻煩你,不過問題也解決了。室友非說這個可能不好搭配,問我張逍的毛衣和外套都是什麼顏色,我說灰的和黑的。她們就建議我找一位正好有灰色毛衣和黑色外套的男性友人,穿上試試,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出手了,要是特別難看,就重新織……」

  「哦?」鐘清文的聲音一下子就變得好像從冰窖裡出來的,「你們倆已經混在一起了?」

  什麼叫混在一起……

  「還沒,」王旺旺倒也沒生氣,「不過,可能就快了吧,我是打算,等到了那一天,就將這個送他作為禮物,不過室友非得力求完美。」

  「所以我就是個試戴的?」

  「嗯……?」

  鐘清文整整半分鐘沒有說話。

  王旺旺覺得屋裡的氣壓特別地低,空氣全都不再流動了似的。

  她被嚇得一聲都不敢出。

  「王旺旺,」半晌之後鐘清文終於開口了,「你走吧,我很忙。」

  「咦?」

  「以後這種事情別再找我。」

  「……?」

  發生了什麼?

  「讓人送你出去。」鐘清文說完就上了樓,半刻都沒有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