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番外

  6月,是告別的季節。

  王旺旺已經順利完成了論文和答辯,R大社會學院畢業典禮正式開始。

  王旺旺穿好了碩士服,跟著大家晃晃悠悠進了禮堂。

  裡面人山人海,大家相互推搡,快門不停地閃。

  每個人都帶著相機,只要看見認識的人,就要扯過來來一張合影。

  過了好一會兒,院長上台講話。

  內容竟然非常感人,他讓同學記住大愛無言、做人做事堂堂正正,同學們都難掩傷感,有些女生偷偷哭了出來。

  然後學位授予。

  王旺旺先上台,因為她的論文被評為了學校優秀論文。

  院長遞過證書,將她學位帽上的流蘇從右側移到左側,握她的狗爪。王旺旺下了台,翻開證書看了看,發現只是個皮,裡面空空如也,這才想起班長說過以後再發,現在只是做做樣子。

  結束之後,大家出來一起合影。

  接著王旺旺和幾個朋友們到處去照相。

  去出社會學院門口,王旺旺一眼就看見了一個人。

  「……鐘清文?」

  台階下面的男人抬起頭來。

  他懷裡抱著一束花,很大,鮮豔欲滴。

  「……」王旺旺愣住了。

  對方看著她,眼神很溫柔。

  「你,你不是在上班?」

  鐘清文說:「今天是你畢業典禮。」

  王旺旺急急地跑過去,從台階往下跳,鐘清文一把抱住她。

  「恭喜畢業。」鐘清文說,遞過了花。

  還有一隻毛絨小狗。

  王旺旺很喜歡狗玩具。

  她說自己之所以叫王旺旺,就是因為生下來時五行缺狗。

  王旺旺伸出手捧住了。

  「旺旺……」幾個同學都圍上來,直勾勾盯著鐘清文,「這是誰?」

  王旺旺答:「朕的僕人。」

  鐘清文瞥了她一眼。

  其實王旺旺也沒有說錯。

  現在,他們兩個地位已經完全顛倒。

  過去,在小保姆的時代,王旺旺要做牛做馬,總覺得一根蔥沒洗淨,鐘清文都會抄起蔥抽她。

  她每天都怕得要命。

  現在呢,基本都是那個傢伙負責伙食。

  王旺旺偶爾會指揮:「我買了蝦放在冰箱,你等一下炒了來吃!」

  有的時候王旺旺在寫論文,鐘清文會洗了水果給送進來,還有溫熱的豆漿或者牛奶。

  她像大爺一般。

  有一種農奴翻身做主人的美好感覺!

  「這就是你的男朋友?」有個朋友知道戀愛的事。

  「唔……」

  「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哈哈……」

  「所以,這就是寫論文的贈品?」

  「對……」

  「學術之神賜的禮物?」

  「對……」

  旁邊有人問道:「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那女生便解釋:「就是,旺旺不是假扮保姆?這個就是她的僱主。」

  「……!」另外那幾人看著鐘清文的一張臉,無限感慨,「我怎麼就不學習呢……」

  「對了。」有人提議,「旺旺,你倆應該拿著論文合影。」

  「……也對哦。」

  王旺旺回寢室拿了本論文冊,又拉著鐘清文走到了院門口。

  然後,就在「社會學院」幾個大字下面,笑得異常燦爛。

  幾個同學憶起當時:「我們都覺得不靠譜,都勸她不要去……」

  「……」

  「但是她非要去……」

  「嗯……」王旺旺低著頭小聲說,「如果那時我沒堅持,我們兩個恐怕就會擦肩而過。」

  鐘清文低頭看著王旺旺,笑了:「那我還要謝謝你的固執。」

  又在學校待了一下,王旺旺將衣服和論文放回寢室,捧著花和狗,跟到了鐘清文的家裡。

  她有一些睏了,於是趴在床上。

  鐘清文看了她一眼:「懶蟲。」

  「我最喜歡趴著……」王旺旺說,「我已經想過了,我們的婚禮呢,我就在家趴著,你自己過去吧,右臂端著電腦,把攝像頭打開,我跟大家視頻。」

  「你這傢伙……」

  「鐘清文……」想了一想,王旺旺問,「你的病完全好了吧?」

  「嗯。」

  週末時候,鐘清文感冒了。

  那天,他和別人打完網球回到家裡,王旺旺正在睡大覺。

  屋裡開著空調,因為有一點熱。

  鐘清文走進浴室去洗澡,開了之後才發現沒有熱水,所以只能沖了個冷水浴。

  一出來他就覺得挺涼的。

  這個時候應該閉了中央空調。

  但是鐘清文覺得,如果關了,屋裡王旺旺會熱,所以就乾挺著。

  鐘清文非常累,剛才那盤網球打了兩個小時。

  就這麼著,淋完冷水,濕著頭髮,吹著冷風,不自覺地靠著沙發打了個盹,醒來就感冒了。

  王旺旺覺得超級難想像。

  平時那麼精明的一個人……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樣?

  不過,痊癒就好……

  王旺旺趴在床鋪上,一會捏捏花瓣,一會玩玩小狗。

  她看著花:「中間這兩朵纏在一起了……一定是因為地盤不夠大。這太擠了,二環以內,空間好小。看邊上那些住十環的花,房子就挺大的。」

  「……」

  然後又把狗放在臂彎裡:「武俠小說裡,主角要死之前就這樣的,在心愛的人懷裡躺著,說,殺我的人就是……就是……嗚……!掛了。」

  「……」

  「……」

  鐘清文說:「我看看你論文。」

  「咦?」王旺旺說,「我的郵箱裡有,借我你的電腦。」

  「嗯。」

  「密碼是什麼呀?」

  「……妳不需要知道。」

  「唔?」

  「妳不需要知道。」

  「我偏要弄明白……」

  「妳沒那個本事。」

  「哼……」王旺旺突然搶過了電腦,一躍而起,竄到客廳。

  鐘清文跟出來:「筆記本呢?」

  「我藏起來了。」王旺旺說,「除非告訴我密碼,否則就別想拿到。」

  鐘清文掃了一圈這客廳,然後走到一個抽屜前面,伸手一拉,裡面赫然擺著一個電腦。

  「……」王旺旺指著他,「你……你……你怎麼會知道……」

  「我就覺得妳會放這。」

  這……被人瞭解到這程度,還真不是好事,挺悲催的……

  「好吧,」鐘清文進了屋,坐在床沿,「妳看著吧,記不住就算了。」

  「我又不是笨蛋!」

  鐘清文修長的手指打了串密碼。

  「唔……」王旺旺琢磨著,「I7.15……是啥意思?」

  「自己想去。」

  「……不行!」王旺旺爬上床,說,「這樣我覺都睡不著!」

  「……好吧。」鐘清文說,「就是『我在7月15號踢了旺旺一腳』的英文, I kicked Wangwang on 7.15。」

  「……」

  「現在可以了吧?」

  王旺旺趴在那想了好半天。

  7月15?他踢我了?為什麼要踢我?

  7月15發生了什麼事?

  琢磨許久,旺旺終於想起來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所以,實際上應該是「『I knew Wangwang on 7.15』,翻譯了也就是『我在7月15號那一天,認識了旺旺。』」

  唔……

  看著坐在床沿正在看她論文的鐘清文,王旺旺輕輕推了推:「鐘清文。」

  「嗯?」

  「……拉手。」

  鐘清文回頭看了她一眼,伸出右手給她緊握著。

  王旺旺就捏著鐘清文,迷迷糊糊地就睡了過去。

  夢裡,好像也有鐘清文,很滿足的感覺。

  另外一邊,鐘清文讓王旺旺抓著他的一隻手,用另一隻手一頁一頁翻著論文。

  一小時後,終於看到最後一頁。

  那是一篇「致謝」。

  結尾一段是這樣的:

  【我還要感謝研究期間參與進來的所有僱主。沒有他們,就不可能存在這篇論文。此外,五個家庭全都讓我學會了很多,在這期間,我感到無比的充實和快樂。尤其要感謝的是我的第一個僱主鐘清文,他不僅在當時為我提供了莫大的幫助,並且,兩個月結束之後,也始終在我身邊陪伴我、支持我、鼓勵我。明年,我們就要結婚了。】

  《雇主觀察日記》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