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放學後

小夏懷疑地問,「真的麼?我剛看你還疼的那麼厲害,不斷發抖的,這會就好了?」

綠藤還在小幽身體深處舔吮著,似乎它也聽到了小夏的話,要證明小夏的那話是如此的荒謬,它並沒有讓小幽疼的發抖,而是舒服的發抖一般,開始不懷好意地吻著小幽子宮口的小嘴,如法式深吻一般,深深地吸吮舔吻起來,力道很大,卻又溫柔,甚至攪動了小幽子宮裡的液體,在裡頭晃晃蕩蕩。

同時,地面上又有幾條綠藤沿著椅子腿攀爬上來,從裙子底下往上鑽,捆住小幽的腰、股、胸部,甚至鑽到胸衣裡頭去,咬住小幽的乳尖,繫緊小幽小巧的乳房,溫柔又殘忍的肆意凌辱。

小幽始終維持在又驚又嚇,同時又不斷受到撩撥的狀態中,這種矛盾到極致,不停壓抑忍耐的感覺,實在是讓人受夠了。

小幽甚至想哭,甚至想對臨夏發火,甚至想不管不顧,但最後她什麼也沒有做,只是越發溫柔地道:「我真的沒事,小夏你先走吧,我只是肚子有點疼。我說真的,你一直看著我我還有些不好意思,你先回家,我歇會就走。好啦小夏,走吧走吧,拜拜明天見。」

臨夏見小幽這樣,再三推脫不過,只能順著她的意和她告別了,「真要有什麼事,記得給我打電話啊,我肯定返回來救你的,拜拜( ^_^ )/~~」

小幽差點哭出來,連忙掩飾地低頭笑了下,跟小夏揮了揮手。

見人終於走了後,小幽的手臂頹然地放下來,立刻有根綠藤纏繞上來,愛憐而纏綿地舔她的手心。

漸漸的,所有人都走了,教室只剩下小幽一個人坐在座位上,整個人被普通人看不見的綠藤緊緊地纏在椅子上,彷彿待宰的羔羊般嬌弱可憐,地面上蠕動的藤蔓,也漸漸地不再安靜地待著,開始大幅度地動了起來。

就在小幽壓在裙子上的書包被藤蔓扯到一邊,敞開的大腿被拉的更大,裙子被向上翻起,露出裙下的不堪時,小幽難堪地閉上眼。

「吱呀……」教室敞開著的大門被藤蔓拉上,門環上的鎖頭咔噠一聲關死,門縫也被藤蔓緊緊纏上,似乎不願讓人看到只屬於它的風景一般……

此時,從窗外看,這間妖魔亂舞的教室,似乎已經空無一人。

———————————

小幽以為自己會死在那間教室裡,或者最後會被那藤蔓妖怪分屍吃掉,明天以後,成為校園怪談中神秘失蹤的話題少女。

然而並沒有。

那古怪的綠藤,似乎並沒有對她產生侵犯佔有以外的興趣,甚至在她哆嗦著雙腿站都站不穩的時候,纏繞著她的身體,承擔了她身體大部分重量,在眾目睽睽之下,讓人絲毫沒有發現異樣地將她送回了寢室。

可就算這樣,小幽仍然羞憤欲死。

因為那個藤蔓妖怪,竟然到這時候仍不願意放過她。

回到寢室後,小幽立刻就被「送她回來」的藤蔓束縛在了她的床位上,在或是背書或是玩電腦的室友偶爾的視線中,徒勞抗拒而不得地任由那看不見地藤蔓給她脫去外衣,拉好被子,並密實地蓋在她身上。

被子下,那藤蔓仍舊在熟練地褪去她身上最後的遮掩——睡衣、睡褲,內衣、內褲,直到她渾身赤裸,全身柔嫩的皮膚毫無遮擋地偎貼著那堆和她擠在同一個被窩裡的綠色藤蔓,這些搗亂地藤蔓才終於安靜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