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公交play(2)

小幽將手從人縫中擠下去,想要把那只在她腰上亂摸的手從衣擺下抓出來。

只是,不同於小幽在擁擠環境下的費力,那隻手靈活的彷彿周圍沒有人牆沒有擁擠一般,小幽還沒抓到它,它已經鑽到了小幽胸部,咔噠一聲,打開了小幽胸罩的前扣。

小幽小聲驚叫了一聲,她這幾天胸部變大,以前穿著還算合身的胸衣已經有些緊繃了,前扣一打開,她那沒了束縛的乳房,一下子就從胸衣裡跳了出來。

然後,跳出來的乳房就被那隻賊手一把握住了,那隻手玩弄般地用兩根手指夾住小幽嫩紅的乳頭,握住她整個左乳大力地揉捏起來。

小幽被這力道揉捏得悶哼一聲,氣得臉色漲紅。

小幽沒想到這公交色狼這麼張狂,她狠狠地抓住那只在她胸前作怪的手,扭頭想要從人頭中找出是誰在襲擊她,她一定一巴掌甩過去。

只是小幽還沒能把那賊手從衣服下抓出來,腿心中間不知何時又鑽進一隻手,竟然就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伸進她裙下的內褲,揪住她的花蒂狠狠一捏!

小幽忍不住痛叫一聲,這時,公交車一個急剎車,車裡的人一陣前傾,小幽被那個攬著她的色狼順勢深深地完全擁入懷中。

小幽感覺自己的背部緊緊地貼在一個冰涼的胸膛上,屁股後的裙子被掀了起來,股溝裡被卡入了一個粗熱的棍棒,那棍子貼在她內褲的凹陷處一點點地磨蹭,似乎隨時都會搗進其他更不能碰觸的私密之地。

【乖乖地,不要亂動,否則我就把你的衣服全部撕碎,在眾人面前強姦你。】說這話的時候,抱著小幽的那男人手上彷彿有刀片一樣,指尖掠過,就劃破了小幽大腿邊的內褲布料。

小幽嚇得臉色慘白,為了防止被劃爛的內褲掉在地上,趕忙加緊雙腿,然而這卻讓她把卡在她腿心處的那隻手牢牢夾住,引來身後那人的輕笑,那輕笑聲宛如清風撫松林,雅緻動聽,光聽聽都能讓人耳朵懷孕,可是他做得事卻一點都不優雅!

上面,脫離胸罩的乳房被大力抓握揉捏著,下面,沒了內褲遮掩的花蒂和外陰唇,也被幾根手指色情地按壓勾挑著。

因為心情太緊張,小幽並沒有注意到耳後說話的聲音和正常人的聲音有些不同,只是氣憤聲音這麼好聽的人,怎麼會幹這麼下流的事!

小幽漲紅著臉怒道:「你放開我,你這是犯法的。」

【在這裡,我就是法。私自出逃,犯法的是你啊~小幽。】那聲音在小幽耳後輕喃,聲音細微的幾不可聞,卻讓小幽如遭雷擊。

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他怎麼說我私自出逃?他……他是誰?

那聲音並沒有回答小幽心裡的疑惑,指尖用力地揉了揉小幽的粉嫩的乳頭,隨後,下面一根中指分開小幽肥嫩的外陰唇,找到了小幽下面流水的肉洞,擠壓著無數粉紅的嫩肉插進了洞裡。

「嗚啊!」小幽如同哭泣一般吟叫了一聲,雖然只是一根手指插入,但在這種被夾在人群中的情況下被侵犯,簡直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壓迫。

偏偏小幽這聲吟叫被擠在她身邊的人聽到了,小幽明顯看到有人在這種幾乎不能翻身的擁擠下,扭過臉來尋找聲音的源頭,頓時嚇得低頭,咬住了嘴唇,忍耐腿心私處那色情粘膩的接觸。

【你說我該怎麼罰你呢?公交車上把你做到哭叫求饒,讓所有人都聽到,你說好不好?呵。】那聲音說著,插進小幽肉洞的手指也是一記狠狠地彈壓,讓小幽緊繃的水穴頓時一顫,順著大腿根淌下一縷蜜液來。

「你……你是誰?」小幽瑟縮著喘息,不敢大聲說話,身邊一堵又一堵人牆摩肩接踵,哪怕是耳語都容易被人聽到。

【一刻不插入你的身體,就認不出我來了嗎?看樣子我要更加用力地,讓你想起我了。】

哼嗯……

小幽喘息著。

小幽私處裡那根不老實的手指,正用一種磨人的速度,不斷地在她肉穴中抽插摳挖,而其他的手指也沒有閒著,靈活地挑弄著她的花蒂和內外陰唇。

小幽感覺到自己的花穴隨著那些手指的撩撥,正不斷地升溫,越來越熱,甚至蜜液也越來越多,漸漸打濕了夾在她腿間的那隻手,甚至漸漸發出了一種熟悉的噗呲噗呲的水聲。

【寶貝你濕透了……怎麼辦呢?好像有人聽到你下面這張小口發出的聲音了,你看,你左手邊那個人,還有正前方那個人,正奇怪地扭頭在看你。】那聲音在耳邊曖昧地呢喃著。

小幽聽得臉紅耳熱,完全不敢抬頭。雖然她也知道在這種擁擠的環境下,除非有透視眼,否則沒人能看見她裙下的情況,但她還是忍不住抱緊書包護在胸前,掩耳盜鈴般企圖將自己完全遮擋住。

花穴內那根手指抽插的越來越用力,花蒂乳尖被揉搓按壓的力道也越來越重,幾乎就要被送上高潮的小幽,受不了的在心裡大喊,快住手!我跟你回學校!以後再也不偷跑了!

【不行哦,懲罰才剛剛開始。】

果然他也能聽到她的心聲!

他肯定就是那隻色藤蔓怪成精化形了!

還追上來了!

小幽懊喪地想捂著臉呻吟。

就在這時,公交車猛地一顛,小幽搖晃了一下才站穩,然而這一晃,順勢插進了小幽腿心,陷在了小幽兩瓣分開的外陰唇中心,正好堵住了小幽下頭那張在不停流水的小嘴。

【寶貝,你也迫不及待了嗎?真好。】

小幽感到自己的股瓣被掰開,驚恐地瞪大了眼,「不」

抽出了中指,正空虛開合著的花徑,瞬間被炙熱的肉棒填滿。

嗯~啊!

小幽咬緊牙齒吞下了到口的吟叫。

肉棒狠狠地頂進了她正流著水的粉穴,深深地埋進她體內最深處。

小幽渾身顫抖著,緊張和恐懼讓她的敏感處更加敏感,粉穴內的無數張小嘴都緊貼著插進來的肉棒瑟瑟縮縮,讓身後的男人舒服地發出一聲嘆息。

在這麼擁擠的大庭廣眾下被插入的窘迫,讓小幽全身幾乎要無力地軟到,卻被身邊的兩隻手臂牢牢的捆住。

而剛剛被男人撕爛小幽的內褲,隨著小幽鬆軟的雙腿無力地被頂開,已經掉到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