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公交play(4)

公交車已經到站了,一般高峰期的擁擠時刻,乘客都是從前門上車後門下車,如果過於擁擠的情況下,分界倒也不會太清楚,能擠上車才是行人的第一目標。

如今這一路公交車到站,早早等在站牌的行人頓時蜂擁了過來,前門後門都堵過來了不少人,不過大家還是細心地為即將下車的乘客留出一點縫隙。

眼看著車內車外的人都聚集在了門前,感覺到身前抵著的公交車門嗡嗡隆隆地響起,似乎就要打開一樣,小幽急得不行,花穴頓時像會咬人的小嘴,將青徊的肉棒緊緊唆住,使得他噴吐在小幽耳邊的呼吸都沉重了兩分。

車子已經停了下來,雖然因為周圍人都在靜待下車,青徊沒有繼續在小幽體內抽插,但卻仍將肉棒埋在小幽花徑深處,抵著小幽被頂得略微張開的宮頸口,一點一點地在那張要闔不闔的小嘴上深碾重磨。

小幽縮著細弱的雙肩,顫顫巍巍地捂緊口鼻,收斂住呼吸,忍受著從全身上下的骨頭縫裡發出的癢意,可是眼看著身前的車門一點點地打開,惶恐和緊張讓一向心寬的小幽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青徊細長如妖的眉眼睨著小幽驚懼害怕的可憐小模樣,本想繼續作弄她的,到底心生不忍,把玩著小幽手臂的那隻手伸出,長指輕點向正在開啟的車門,剛剛開了手掌寬的車門頓時卡住了。

車門「咔擦咔擦」了兩聲,就彷彿用盡了所有力氣,徒留著那手掌寬的縫隙,不再動彈。

小幽眼見正在打開的們突然不動了,又是鬆口氣,又是猶疑,心裡的緊張還是沒有完全緩和,反而被吊在半空不上不下。

青徊舔了舔小幽微紅的眼角,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頂在小幽泥濘濕濡的花穴裡磨蹭著。

小幽瞬間明白是青徊做了什麼讓門打不開了,心總算是放鬆了點,下面的花穴也不再咬得那麼緊了。

夾得太緊的話,小幽自己也難受,身體會非常敏感,不但能清楚地感覺到青徊插在她體內的肉徑上暴起的青筋和血管,還會讓青徊在她體內的每一絲摩擦力度都顯得很大,連一點點細微的蹭動,都彷彿能燎起無數火焰一般的酸麻燙人。

只是,突然卡住的車門,讓車內車外等著上車下車的乘客不滿意了。

「怎麼回事!?門不動了!」車外拍門的。

「司機!後門不動了,等著下車呢!」車內吆喝的。

車外還有人直接伸手來掰門,廢了牛勁臉憋的通紅,小幽離那掰門的人很近,眼見門被人又掰又砸得框框作響,心臟跳得非常快,又是羞愧又是抱歉。

前頭司機按了半天開關,後門還是紋絲不動,已經有人等不耐煩,開始往前門擠,準備從前門下車了。

司機揚聲道:「是不是你們有誰壓住門了,門邊的人都讓讓,讓一讓。」

門邊的人頓時都用力往上擠,離門最近的小幽自然首當其衝,花穴裡插著那麼一根巨物,她腿軟的幾乎動不了,但在那麼多人盯著的情況下,就算想躲也不行,只能跟著人群的湧動一點點往上擠。

擁擠間,小幽的花穴被插入的肉棒不經意地狠頂了幾次,剛剛高潮過後的她,頓時渾身哆嗦,幾乎又快到達極限了。

見小幽無力,青徊攬著幾乎要軟到的小幽,胯部緊貼著她的股,將她抱上了一階階梯。

這時,小幽突然看到了掉在角落裡的自己的內褲,已經碎成兩片破布,看不出來是什麼了,但還是讓小幽一陣尷尬,渾身丟失的力氣彷彿瞬間回來了,趁著身邊擁擠人群努力地讓開的一點空間,趕忙蹲下身一點去夠到自己的內褲,胡亂抓住那片步,小幽立刻將其抓成一團遮擋在裙邊。

不過這一蹲,小幽差點就起不來身了,花穴主動地狠狠地撞向肉棒,甚至撞得太深,不得不連宮頸口都打開來容納那鵝蛋大的龜頭,小幽忍不住悶哼一聲,直到青徊將她抱起來,頂進子宮的肉棒慢慢抽出到宮頸口,小幽才喘著氣將頭靠在青徊懷中,緩了勁來。

沒人留意到小幽的異常,見小幽似乎撿個東西又很快站起來了,也沒怎麼耽誤大家時間,也都不關注她了。

不過,就算最後一層階梯上的所有人站了上去,留出了門邊的一點空隙,那被青徊動了手腳的門,還是留了條巴掌大的縫隙就不再動彈了,司機又開合了幾次門的機關,眼見還是不行,只得道:「後門壞了,要下車的都從前門下,剛上車的先下去,給下車的乘客讓開點位置,時間緊,大家速度快點!」

後門的乘客只能失望地放棄了那道打不開的破門,開始在千軍萬馬的洪流中往前門擠去,而還沒到站的就好了,各回各位站好。

青徊手指一揮,那留了條縫的後門瞬間關上,有人注意到了扭頭看了眼就不再在意,青徊抱著小幽重新站回了最後一階階梯上。

下樓梯的時候青徊故意鬆了鬆抱在小幽腰間手,小幽毫無準備地一落,頓時讓青徊原本抽出一些的肉棒,又狠狠地插進了她柔軟的深處,甚至再一次頂開了那濕淋淋的宮頸口,頂得小幽兩腿一軟,唔了一聲,手忙支在後門玻璃上。

小幽被頂得花穴酸麻流水,只能將花穴裡的軟肉一一繃緊,纏住那作亂的肉棒,不過就像剛剛一樣,這一繃緊,無疑使得她更加清楚地感受著肉棒上猙獰凸出得血管青筋,甚至能清楚地感覺到這些凸起一條一條地卡進自己小穴的肉縫皺褶裡,並將這些縮起的皺褶都一一撐開,張大到極限,那燙人的熱度,簡直像是要將她小穴裡頭不規則的軟肉都一一熨平一樣。

要下車的人並不算多,但要上車的人卻很多,幾乎是下車的人的三倍。

隨著下車的都走乾淨了,等待上車的乘客開始從前門使勁地往上擠,簡直像是在和原車上的乘客角力一般。

乘客漸漸擠入,剛剛因為下車而空了些的公交很快被填得更滿,後門處的小幽也不能倖免。

小幽幾乎被壓扁在車門上了。

剛剛一陣猛擠,青徊在人潮浪湧中,從背後狠狠地插入她,將她整個人都壓在車門上,偏偏人潮湧動還沒停,青徊也不老實地趁著這陣擁擠,在小幽的軟嫩的花穴裡慢慢地抽插起來,小幅度地退出一點,又大力度地狠狠頂進水嗞嗞的粉穴中,速度不快,動作也不大,奈何撓人的要命。

小幽幾度差點呻吟出聲。

很快,要上車的乘客都擠進來了,前門合攏,公交車吭哧地震動了幾下,再次往下一站開去。

不過奇怪的是,剛剛油門啟動那會的震動一直沒停,公交車彷彿有毛病一樣,明明是平坦的水泥路,可一開動,就彷彿上了泥濘小道,吭哧吭哧地一路顛晃起來。

公交車顛顛晃晃的,沒顛蕩一下,車裡的乘客就會搖晃一陣,而被壓在門邊的小幽,也都會被狠狠插頂一下,車子蕩得幅度大了或快了,小幽都要大受一番折磨。

還有人潮的晃動和擠壓,每次青徊都不會刻意阻擋,只是掰著小幽的股瓣,順著車內搖晃將自己擠壓到小幽花穴深處,甚至連囊袋都要擠壓擠去,將小幽的緊窄的小穴撐到最大,甚至連帶著草叢的小丘,都被撐得隆起腫脹。

青徊將自己和小幽貼合間不留一絲縫隙,然後跟著車子顛簸的幅度,深進潛出地在小幽濕熱出水的嫩穴中,抽插了一下又一下,始終不停。

小幽細細地喘息著,無力地被青徊抱在懷裡,她一條白嫩的腿被青徊分開,按貼到他的腿外,腿心私處無法避免地向他的肉棒敞開,雖然是在如此擁堵的環境,也讓他每一次進出都很順暢,不斷地從小幽的花穴中勾騷出更多蜜液來。

一縷縷蜜液流淌下來,將小幽嫩白的大腿根處都打濕了。

小幽花穴的內外陰唇被碩大的肉棒淒慘地撐到邊角,隨著肉棒的每一次進出被來回擠壓蹂躪,眼見都充血紅腫了,而花穴裡頭的嫩肉,因為唆吸得太緊,也常常被肉棒纏住帶進帶出,透出一點一點粉色水光。

小幽被做得說不出話來,偏偏還沒有任何人發現她的異樣。

也因為沒有人發現,小幽只能強行忍耐,忍著不要呻吟,忍著不要尖叫,彷彿自己真的沒有絲毫異樣。

小幽被做到受不了的時候,心理甚至會忍不住抱怨,甚至會想如果真有人發現了是不是她就不用忍耐了,是不是青徊就不會這麼不緊不慢地折磨她,會給她個痛快了,當然這種想法每次存在不到一秒就會被她拍死。

因為她逃跑,他根本就是存心在折磨她。

小幽在心裡嚶嚶地啜泣,早知道會這麼快被抓到,她就不跑了。

【不是這麼快抓到,你就準備繼續跑嗎?】

呃……小幽還來不得說謊,身體裡的肉棒已經粗暴地頂開她的宮頸口,深深搗進了她的子宮裡。

「啊哼!」小幽及時咬住自己的手,才把到口的嚶嚀壓抑成喘息。

青徊力度深重地一下下頂到小幽子宮裡,粗暴地碾壓著小幽柔嫩的宮頸口,開始強迫她宮交起來,宮頸口彷彿一張蠕動的小嘴,隨著青徊的抽插,不停地唆吸著他龜頭頂端的馬眼,這讓青徊很是舒服,更加用力地將小幽被撐得大開的小穴狠狠按壓在自己粗熱的欲根上,不停地將小幽的小腹頂出一小塊隆起。

啊!

刺激太過了,小幽幾乎瞬間就要到達高潮,但麻痺抽搐的感覺剛要升起,小腹下的陰蒂突然被青徊食指一壓,小幽渾身頓時一僵,高潮好像被什麼壓住了。

這種感覺,大概就像男人要射精的時候,射精口突然被堵住了一樣。

小幽頓時難受的要命,盤在青徊身上的雙腿忍不住摩擦起來,一種憋尿憋得快要失禁的感覺擠壓著小幽的子宮,但偏偏又被壓制著不能解脫,太難受了。

青徊微笑著低頭,在小幽耳後親暱地說道:【為了鼓勵你的勇敢,今天,我會折磨你一整天,就在你想要逃跑的這輛車上,你說好不好?】

小幽的心裡頓時哇涼哇涼的,淚淌成河。

車子顛簸得太奇怪了,新上車的乘客們被顛晃了一會就忍不住想咒罵,已經習慣了一站的老乘客也還是沒能適應這種晃蕩,司機以為車子該送去修理了,皺著眉小心翼翼地開著,怕真是有什麼問題,車速也跟著慢了下來,可是車子的顛蕩卻絲毫沒有減緩。

覺得喜歡的,大概也就只有將小幽壓在身下狠狠侵犯的青徊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