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冥婚有異?

臨夏下車等了半天,公交車上的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地走下來,一直到整個公交車都空了下來,臨夏在人群中尋找著小幽的身影,有些奇怪怎麼所有人都在這一站下車了,也沒有太在意。

乘客全部下車後,沒等新乘客上車,完全空下來的公交車,突然大門一關,就這麼逕自開走了。

等著上車卻一直沒有行動的乘客們,如夢初醒地想要去追車,「喂喂,人還沒上車呢!別開啊!」

而那些全部下車的乘客們,也好像被迷了神志般奇怪說自己還沒到站怎麼提前下來了。

臨夏終於發現了不對勁,在人群中找了半天也始終沒看到小幽,見到周圍乘客的反應,臨夏二話不說狂奔上去追那輛開走的空車,臨夏跑得很快,追在公交車二十米外揮著爺爺的紙符喝叫:「停下來!」

「天地無極!乾坤借……車……車呢?」臨夏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來不及扔出的紙符還在手中,但她追著的那輛公交車,已經恍恍惚惚地憑空消失在臨夏眼前。

臨夏瞪大眼看著這一幕,不敢相信一個區區鬼怪會有這等本事——青天白日變沒了一輛車?

這一幕還有好幾個想要追車的乘客親眼看到了,紛紛驚駭大叫。

「我的天,我剛剛是從這輛車上下來的??這輛鬼車!?感謝不殺之恩!!」

「太不可思議了!」

「好可怕,嚇壞本寶寶了o(>﹏<)o。」

之後一眾下車的人再不抱怨這破車半途將他們扔下的事了,紛紛準備回去燒香拜佛感謝下車之恩。不然這麼輛鬼車一直做下去,保不定將他們載到哪裡去,太恐怖了!

臨夏一直奔到公交車消失的地方,發現真的是連車輪痕跡都沒有了,並不是什麼簡單的障眼法,頓時絕望了,在原地叫了幾聲「小幽」,可以預見的得不到任何回應。

臨夏跟爺爺打電話說起這事的時候,聲音都哽嚥了。

第二天,臨夏在學校教室看到小幽的時候,簡直驚喜的不敢置信,來不及多想就已經飛撲上去將小幽抱在了懷裡,東捏捏西捏捏,直到感覺到小幽身體的溫度和實實在在的骨肉,臨夏才鬆了口氣,說道:「小幽你嚇死我了,還好你沒事。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回抱著臨夏,正拍著她背安慰的小幽,聞言,臉頓時一僵,然後耳根一紅。

昨天為了讓青徊放過臨夏,小幽自然是答應了青徊的求婚,之後青徊就將車上的人都趕了下去,徒留一個彷彿被迷了心神的司機,帶著兩人在那輛公交車固定的2號線上整整轉了兩圈,最後終於在第二次途經小幽的學校門前時,才抱著幾乎半暈厥狀態的她下車。

至於車上的那五個多小時在幹什麼,這個不用問也都知道了。

青徊以讓她牢記逃跑的教訓為由,在無人的空車上做到她哭求討饒,無數次保證再也不敢了,才放過她。

小幽早上不到8點逃出學校,到下車的時候已經快中午1點了,那時候小幽整個人都軟成了一灘泥,只能靠青徊抱著走,下車後沒多久就暈了過去。

小幽昏過去的時候,隱約聽到青徊說要去準備婚禮,讓她乖乖的。

等晚上小幽醒來,她已經好好地躺在宿舍裡,身體例外似乎都被清洗過了,帶著一股水潤的清香,身邊沒有藤蔓怪,也沒有藤蔓怪化形成的男人。

不過就算他不在,小幽也不敢再想逃跑的事了,公交車上那五個多小時的折磨,真是夠夠的。

「……小幽?小幽!你在想什麼?」臨夏搖了搖走神的小幽。

「啊?」小幽回神,臉色還有些紅撲撲的,回憶起昨天那些尺度大得完全超出她想像的畫面,身體裡莫名升起一股癢意,她不自在地伸了伸自己的小腳趾,有些不好意思。

臨夏懷疑地看著小幽:「你真的沒事嗎,那鬼怪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

小幽咳了兩聲清清嗓子,一副老成持重語氣感嘆道:「這事……說來話長。」

臨夏:「哦,你說。」

「然而一句話概括就是——有只妖怪貪慕我的美色。」小幽捧臉托腮,幽幽地嘆了口氣。

「啊?」

「那妖怪天天纏著我,哭著喊著說要娶我。」小幽繼續托腮,一副我為難地樣子。

「啊?」

「我看他可憐,就同意了……哎,我就是這麼富有同情心的人。」小幽無奈地搖了搖頭,一副我真好心的樣子。

「……你不是小幽吧,你是叫瑪麗蘇‧幽的妖怪變的!說,你把我可愛的小幽藏哪去了!」臨夏眯眼將小幽按倒在桌子上,撓她癢癢。

小幽笑著大叫討饒,「沒啦沒啦,我說得都是真的,千真萬確!臨夏大師求放過!」

「那你是真的打算嫁給……他?怎麼嫁?」

「他說要先冥婚,等我年齡到了,再補辦陽間婚禮。」

「冥婚……」臨夏瞳孔猛一放大,隨即不著痕跡地笑著掩飾過去,「那他給你送了聘禮沒?」

「聘禮,沒吧?」小幽回頭想了想,自己似乎沒收到什麼禮物,呃……讓那顆被塞進她體內後消失的種子去死!那東西絕對不算!

「那可不能簡單地嫁了,冥婚按古禮,聘禮的多少可顯示出誠意。」臨夏趁著調笑悄悄湊近小幽,不著痕跡地在小幽手心上用力地畫了個叉,握著小幽的手寫了個逃!

小幽抬頭看著臨夏的眼睛,發現臨夏雖然笑著,眼睛裡卻是一點笑意都沒有,只有鄭重和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