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透明play(1)

小幽知道青徊佔有慾極強,且非常的霸道。昨天臨夏要帶她逃走,他都一副想要將臨夏抽筋扒皮的狠厲模樣,還在人來人往的公交車上,懲罰性地將她侵犯了個徹底。

如今她和前男友私會,還莫名地抱在了一起……還被發現了……

小幽知道事情很嚴重。

可是她卻從沒想過,自己身邊熟悉的人,真的會被青徊殺死。

心頭的恐懼層層疊疊的湧上來,不遠處出來的濃厚的水滴聲,一滴滴砸在小幽心頭,眼睛被捂著,雙手被制著,看不見,也動不了,小幽被人擒在懷中吻得幾乎要窒息,彷彿即將溺死的魚。

小幽越是掙扎扭動,糾纏在她唇中的吻就越用力,舌頭被勾得發疼,呼吸盡被榨乾。

然而,這卻只是個開始。

小幽在窒息中恐懼的時候,突然感到自己的衣服正一件件被剝開,冰涼的空氣接觸到皮膚,驚起一片顫慄。

「嗚嗚……」小幽劇烈地掙扎推搡起來。

這裡可是她家小區樓下!時間也只是晚上9點多,正是都市白領們夜間活動的最佳時間。小幽能聽到不遠處時不時有人聲和轎車進庫的聲音,這種地方隨時會被人看見!

「唔!」掙扎似乎引起了反效果,小幽猛覺下體一涼,她特地穿得緊身牛仔褲,下面被什麼鋒利的東西劃開了一道大口子,瞬間成了個開襠褲,裡面薄薄一層白蕾絲內褲暴露出來,很快被粗暴地撕扯開,扔到不知什麼地方去了。

這時,小幽的一條腿被抬高扯開,風從牛仔褲開檔的裂口吹開小幽瑟縮緊閉的花心,正當小幽驚懼得尾椎骨發寒的時候,沒有前戲,沒有預警,乾澀冰涼的肉刃,狠狠地捅進了小幽窄小的花穴。

小幽嗚咽一聲,疼得雙腿直哆嗦,差點站不穩摔倒在地。

肉刃粗長,它的突然襲擊,刺激得小幽還沒濕潤的花穴劇烈緊縮抵抗,只強行塞入一半,就被花穴中層層套弄上來的軟肉卡住了。

一滴滴溫熱黏稠的液體,順著結合處流出,滴落在小幽的大腿上,燙得她腿心一顫。小幽感覺得出,那液體並不是習以為常的蜜液,而是花穴受傷流出的血。

肉刃退後半寸,抬著小幽一條腿的手動了動,將小幽的身子微側,腿心拉扯的更開,然後肉刃就著打開的一絲空間前後搗了搗,任由肉刃上沾染的鮮血潤滑了乾澀的通道後,它又毫不客氣地繼續方才的暴行,一下全根盡沒!捅到小幽子宮最深處。

小幽疼得冷汗都冒出來了,五指緊抓著抬起她大腿的那隻手,指尖幾乎要按進肉裡。小幽額間發盡被浸濕,瑟縮著肩膀顫悠悠地被迫壓靠在施虐人的懷裡,模樣狼狽又楚楚可憐,然而那粗暴的凌虐卻只是剛剛開始。

單腿被抬高掛在人的臂彎上,小幽的軟嫩的股肉被掰扯得大開,看不見的人卡在小幽腿心處。

小幽的唇舌被深吻吞沒,痛苦的呻吟變成了一絲絲缺乏氧氣的低嚀,粗壯的肉刃,毫不留情地在她花心中快速地進進出出。

每一次拉扯著鮮紅的穴肉退出半寸,然而下一刻狠狠地往裡搗入的長度,卻似乎足有退出時的一倍以上。

那沉重的力道,似乎擠壓撞彎了小幽的盆骨,將施暴者整個人都一點點嵌進小幽的體內。

他撞擊的力道太大,肉根太粗,小幽擰著眉背抵著牆,難受得覺得自己快要被撕裂了,小穴裡又疼又麻,穴肉被摩擦得像著了火般的灼痛,要不是嘴被堵著,不停承受著他壓迫吞噬一般的惡吻,小幽早就忍不住百般求饒了。

雖然被藤蔓怪強佔了這麼久,然而這還是小幽第一次真正有了自己正被人強暴的感覺。

小幽受不了地收縮著小穴想要躲開他、想要後退,扭動間她獨立於地上的腳似乎踩空了,身體整個往側方倒去,小幽推開來扶她的手,狠狠地栽倒在冷硬地水泥地上,一邊想要把捂著她眼睛的手拿開,一邊連滾帶爬地不知往哪兒退去。

但是捂著小幽眼睛的手,彷彿一團空氣一般,明明感覺它就在那裡,小幽卻怎麼也碰不到,更恐怖的是,小幽明明感覺到「他」並沒有動,仍舊站在原地,冰冷的視線從高處望著狼狽的自己,可是他的手怎麼卻始終不動地捂在自己的眼睛上。

小幽什麼也看不見,青梅竹馬可能身死的恐怖情況,青徊不同以往的暴虐對待,黑暗中種種詭異的胡思亂想,這都讓小幽產生了莫大的恐懼。

「青徊?是青徊嗎?」

是的,小幽甚至不敢確定,眼前的人,還是不是那個說要娶她的妖怪。

沒有應答。

有的只是不緊不慢,卻又不斷迫近的腳步。

貓戲老鼠一樣,給她一點希望,又不會讓她真有機會逃脫。

越來越壓抑的恐懼,讓小幽終於忍不住狂奔出去。

「啊!」大概跑了十幾步,小幽驟然被什麼東西絆倒了,狠狠地摔在草地上,一條蛇一樣的藤根纏住了她左腳腳腕,拉扯著她似乎要把她吊起來。

小幽翻個身想坐起來把藤根扯掉,才支起身子,就被一個高大的人形壓倒回去,禁錮在地上。

大腿被用力向兩邊掰開,粗大的肉刃再一次抵開小幽的花穴口,粗暴地用力插入進去。

「哼嗯……」小幽弓著身子痛哼出聲,聲音很快就再次又被冰冷的吻吞沒。

這一次那人不止堵住了她的嘴,還連她的口鼻一起堵住,這下小幽完全無法自主呼吸了。

身下,小幽痠疼的花穴被撐得極大,被粗壯的肉棍不停抽插著,熱麻發癢的摩擦,在小幽的肺部、全身,都點起了一把火,燒盡了她體內的最後一點呼吸。

窒息中痛苦的快感,讓小幽在一瞬間體會到了死亡的感覺,她頭腦發漲,神志搖晃,似乎隨時都可能靈魂出竅一樣。

然而每次小幽真的窒息到瀕死時,口中吻著她的人,又會借由那血腥的吻給她送去一絲空氣,就這樣,讓她不停徘徊在死亡與救贖之間。

身體的快感在這種生死感觀的強烈映襯下,成為一種發自靈魂的顫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