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透明play(3)

如果不是體內實實在在的充塞感仍在,小幽都要以為這一切只是一場噩夢了。

如同活物一樣的藤蔓在小穴中蠕動著,配合著粗大的肉棍一下一下頂開小幽濕潤的花穴,抽插得小幽完全合不攏腿,雖然衣著上大概看不出什麼異樣,但小幽覺得自己的站姿肯定很奇怪。

眼見著那輛車越來越近,刺亮的車前燈幾乎要打破小幽周身的昏暗,小幽想要躲到樹後,但身周無形的桎梏卻牢牢卡住她,不許她避讓。

甚至,看不見影的青徊,還抱著她往外走了走,走向花園邊緣位置,比較靠近路邊的一張木質雙面椅。

小幽嚇得抓緊青徊握在她腰間的手,懇求著想要青徊別再折騰她,「別這樣,我們回去好不好,回我家,或者小樹林裡,求你了,我以後一定乖乖聽話,你讓我往東我不往西。」

小幽信誓旦旦地猛下保證,青徊卻絲毫不理,繼續抱著小幽步步向前,甚至走動時,他插在她體內的慾望也沒有拔出去,每走一步都深深頂入小幽花穴內,頂得她汁水淋漓。

小幽被頂弄地嗚嚶著,羞窘得幾乎要哭出來。

那輛車終於駛過,向著遠處的停車位而去,似乎沒有發現絲毫異樣,已經被青徊放到雙面椅上的小幽,狠狠地鬆了口氣。

但顯然現在鬆氣還是太早。

青徊放下小幽時,將肉根從小幽的體內拔了出來,連帶那根塞進子宮的藤蔓,也緩緩地從小幽的穴內退出。

「嗯……」隨著藤蔓的退出,小幽被堵住的子宮口打開,猛然感到一股濕熱的熱流從下體流出,那是藤根剛剛射入她子宮裡的精液。

路燈照射過來的光線仍比較昏暗,但已經能讓小幽看到自己窘態,被撕破的牛仔褲,從襠部裂開一道大口,沒有內褲遮擋的花穴水盈盈地暴露在外,被插得有些合不攏的小穴口,正緩緩流出黏稠的乳白液體。

小幽臉色爆紅,趕忙要挪動痠軟的雙腿,想要遮擋住腿心。但腿下纏繞的藤蔓卻阻止了她的動作,牛仔褲下那一道道彷彿繩子般凸起的痕跡,在牛仔褲裡頭蠕動著收緊,控制著小幽的雙腿的動作,看著很是觸目驚心。

小幽感到有雙手抬起了她的雙腿,將之彎折後分別抵向兩側椅背,壓迫的力道讓小幽挺直身子貼緊椅背,腿心呈M型被大大打開,花穴間的濁液因為腿心大開的姿勢,流得更快。

小幽難堪極了,雖然看不見青徊,但她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視線正落在自己腿心,看著他的精液從她體內一點點溢出,這感覺真是淫靡。

小幽紅腫的花瓣抖了抖,下一刻她陡然發出一聲驚呼,然後趕緊用雙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他……他……

陰蒂被一雙薄唇包裹,凸起的頂端被帶點涼意的濕濡舌尖舔抵,小幽全身巨顫,反覆被過了一股電流般,小幽緊緊捂著嘴,不讓自己發出要命的呻吟。

更讓小幽窘迫的是,只要她一低頭,她就能看到自己的下體被玩弄的樣子,看不見人,卻能看見自己的陰蒂如何凸起著被舔弄啃咬,兩瓣陰唇不時被舔捲著合攏在一起,又不時被舔頂地分開,露出其下的粉紅小洞。

附近的柔嫩,不時被壓迫凹陷下去,留下一個個或深或淺的牙印。

壓著小幽雙腿的手鬆開了,然而她仍舊動彈不得,只能依然大張著大腿,迎納著正無形侵犯自己的人。

消失的手揉捏上小幽的陰蒂,在洞口徘徊的舌頭一下擠進了小洞裡。

「嗚哈!」小幽被刺激的上身弓起,小穴被透明的東西撐得微微分開,無形的舌頭正一下下從打開的穴口勾舔出濕潤的蜜液。

——「你看那邊,那是不是有個人影?」

——「我也看到了。這大半夜的,該不會是鬼吧?」

陡然聽到人聲,似乎還是在議論自己,小幽嚇了一大跳,背後寒毛都根根聳立起來。

這時,青徊的雙唇包裹住了小幽的穴口,不留一絲縫隙地唆吸小幽潺潺流落的蜜液。

小幽肩膀顫動著,已經被舔舐了一陣的她,早就敏感到極限,頓時就被吸得洩了身,花穴內的蜜液流得更多更快。

然後就在這時,身後那兩人竟然還沒走,似乎還想要過來一探究竟的樣子。

——「要不我用手電筒照照?」

——「別,可能是小姑娘失戀了在玩寂寞,你這樣多不禮貌。」

——「可是……」

唆吸終於停止,那濕濡的包含離開了花心敏感地,小幽終於有空隙細細地喘息,然而下一刻小幽就哽住了,下體彷彿被一個柔軟的大號玻璃管一點點撐開,擠入。

「別看了,要萬一是鬼的話,你這樣打擾了人家,她跟上我們怎麼辦。走走走。」

身後的聲音漸漸遠去,身下的抽插也逐漸猛烈起來,小穴被無形的東西頂入深處,撐大到極限,連小幽自己都能看到自己被頂開的花穴內部。

青徊擺明了欺負她,肉棍一進入,就狠狠搗入深處,撞擊上了小幽內裡那最敏感的軟肉,並反覆不停地襲擊那裡,撞得小幽花底痠軟,腰都快斷了。

全身的疲憊像洪水般襲來,小幽簡直累極了,可她身前的人似乎一點也不想就這麼放過她。

「求你了,別再繼續了,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小幽咿咿呀呀地告饒。

不理。

「青徊……」

不應。

「青徊~~」

繼續。

「青徊,你說句話嘛,我看不見你,我害怕。」小幽可憐兮兮地改走撒嬌路線。

青徊終於有反應了。

小幽感到似乎有人低頭湊近了自己耳邊,只感到一股冷風撩動她耳邊碎髮,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用有點陌生的冷漠對她道:【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只想操暈你。】

小幽心臟一顫,一股異樣的感覺流過心裡,還沒有細思,就再次被頂弄到了高潮,「唔嗯」嬌喘著,陷入慾望的漩渦。

月亮漸漸上了中天,在這幾個小時裡,小幽果然如青徊所願的被操暈了兩次,暈了又被做醒,期間也偶有一兩人從她身後不遠處經過,雖然都跟最開始那兩個一樣遠遠離開了,但還是讓小幽緊張萬分。

小幽渾身無力地被壓制在雙面椅上,欲哭無淚,覺得自己這次真的會死,還是在大庭廣眾下被做死,這太羞恥了。

「嗯啊~!」剛剛從昏迷中被操弄醒的小幽,感受到體內飽脹的慾望一下下地撞擊著自己,彷彿一隻手在她繃緊的琴弦上一下下地撩撥,小幽難耐極了,聲音嬌軟沙啞地呻吟起來,帶著軟綿綿受盡欺凌的無力,這聲音似乎搔到了青徊的心,青徊肉根一顫,搗開花穴內的宮頸口,一股溫涼的濕潤感噴吐到子宮壁上,刺激得小幽呀地尖叫。

青徊的肉根死死地卡在小幽子宮內,恥骨相貼,但小幽卻只看到自己的花穴獨自大開著,一點一點往下滴著看不見的液體,這畫面太淫蕩了,簡直讓人受不了。

青徊的肉根緩慢地從小幽身體裡退出,廝磨著小幽過分敏感的肉壁,在體內抽插了良久的東西終於離開,小幽竟意外地有點不適應,合不攏的小穴隱隱感覺少了什麼東西似的。

「嗯……」肉棍退出了,纏在她大腿上,剛剛一直在頂弄她陰蒂的粗碩藤蔓卻伺機而入,小幽紅著臉被逼著抬起股部,「你,你怎麼還……」

鼓脹地藤蔓將小幽剛剛空下來的小穴再次堵得滿滿的,比青徊的肉棒更深地插入小幽的子宮內部,一插到底,也將一股股濃稠的液體噴射入小幽體內。

藤蔓的液體是熱燙的,和剛剛溫涼的精液感覺完全不同,冰火兩重天。

連番的刺激讓小幽仰起雪白脖頸,顫慄著洩了身,用蜜液將藤蔓完全包裹。

高潮的餘韻久久不絕,小幽腿心顫抖著,如泣如訴地低哼細喘,那聲音撩撥的她體內剛剛軟下來的藤蔓突然彈動兩下,似乎有再次抬頭的架勢,嚇得小幽趕忙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