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武林大會

  按照顧晨燕的說法,她已經找到了沉水香,現在要趕回京城去參加今年的競香宴。

  至於同在京城的莫泠崖,顧晨燕表示,他們已經無任何瓜葛,言下之意就是從此見面是路人。對於古人這麼放得下想得開的思想,尹隱表示,受教了。

  賈晴站在山腳下欣賞著一群人遠去的背影,突然一個白色的身影從旁邊閃了過來,歪歪扭扭地靠在賈晴的身上,「晴晴,你就這麼放她走了?」

  見身旁的人沒有回答,賈仁義眨了眨眼睛,繼續道:「人家一直以為晴晴看上了那位大小姐吶!」

  在賈仁義炯炯有神的注視下,賈晴終於給了他一點反應,「不準叫我晴晴。」

  賈仁義扯了扯賈晴的袖子,笑得天真無邪,「晴晴要是舍不得的話,人家去幫你綁回來,靈瓏那小子雖然武功不錯,不過還不是你師父我的對手。」

  賈晴看了不安分的某人一眼,「師父,你是不是又想嘗嘗蝕骨散的滋味了。」

  蝕骨散三個字讓賈仁義的臉頓時黑了下去,「晴晴,你這是欺師滅祖。」

  「你可以先把我逐出師門,這樣就不算欺師滅祖了。」

  「晴晴……」賈仁義委屈地咬小手絹,但是很快又換上一副快樂的笑臉,「武林大會要開始了哦。」

  「……」

  賈晴的眉峰忍不住地突突跳了兩下,他一點也不想知道,賈仁義接下來又想出什麼花招來折騰這個本就多災多難的武林。

  尹隱跟著靈瓏走了一個月,終於抵達了京城。

  顧晨燕到了京城就和他們辭了行,回了自己的住處,但邀請尹隱競香宴的時候一定要來觀看。尹隱欣然接受了顧晨燕的邀約,然後跟著靈瓏繼續往駱王府趕去。

  京城比尹隱想象中的還要繁華和熱鬧,也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擠。

  「嗷!」尹隱吃痛地揉了揉肩,這已經是今天第七次被撞到了!

  「最近因為競香宴和武林大會,所以人都往京城聚集了過來。」靈瓏解說道,「你走路小心一點。」

  尹隱:「……」這是她的問題嗎?分明是沒有一個可以下腳的地兒啊!

  等等!他剛才說……

  「武林大會?!」尹隱的眼中寫滿了期待,武林大會啊,那就是有無數大俠美人邪教教主飄過來瞟過去的盛會啊!

  靈瓏點了點頭,「還有十天就是武林大會了,你有興趣?」

  「那必須有啊!」雖說《傾盡繁華》裡也提到過這個武林大會,可是當時靈瓏還在苦逼地尋找賈仁義,等他們趕到京城的時候,別說武林大會了,就連武林運動會都結束了。

  靈瓏打量了尹隱幾眼,「以你的武功,會死得很快。」

  尹隱:「……」誰說我要參加了?我只是想圍觀而已啊!

  尹隱抹了一把臉,「你不參加嗎?你武功那麼好。」

  靈瓏轉過頭去,「我沒興趣。」

  ……

  嗯,看出來了,我比較好奇您對什麼有興趣。

  幾人趕在午飯前到達了駱王府,尹隱認為這個時間點正好,駱王府的夥食想必很好吧?

  可惜駱王爺似乎並沒有邀請他們共進午餐的意願。靈瓏一到駱王府就被管家請進了內堂,尹隱等人都只能留在外屋,連口茶都得自己倒。

  杜淺淺雖然一直沒有說話,但看得出來她很緊張,至少以前她從不會手抖地把茶水斟到茶杯外。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靈瓏終於從內堂走了出來,尹隱都有些佩服那位未曾蒙面的駱王爺了,以靈瓏的性格,能和他聊了這麼久的天,駱王爺一定是個人才啊。

  「王爺請你進去。」靈瓏走到杜淺淺跟前,面無表情地吐出了這幾個字。

  杜淺淺在一瞬間有些失了方寸,但很快又鎮定下來,她看了靈瓏一眼,有些決然地走進了內堂。

  尹隱心裡覺著納悶,這是去認親爹,又不是去上戰場,她那副英勇就義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我們可以走了。」靈瓏的聲音輕飄飄地落到尹隱的耳朵裡,尹隱的嘴角忍不住一抽,這個駱王爺,也忒小氣了吧!連頓飯都舍不得請他們吃!

  但要是他知道駱王爺給了靈瓏多少錢作為報酬的話,她一定會抽自己一耳光,然後再罵一句「讓你沒見識!」。

  坐在八仙樓裡,尹隱一邊啃著嘴裡的排骨,一邊問靈瓏:「那個駱王爺,為什么女兒丟了這麼多年都不找,現在想起找女兒了?」

  靈瓏看著尹隱的吃相皺了皺眉,「王妃病重,說什麼也想見一見自己的女兒。」忍了忍沒忍住,「隱隱,食不言,寢不語。」

  尹隱在心裡回味了一下靈瓏這話,他這是在嫌棄自己的吃相嗎?

  她看了看在旁邊狼吞虎咽的桑澤和李力,我跟他們比起來簡直就是女神好嘛!

  但是她忘了她一開始就不該和他們比的。

  「你嫌棄我?」尹隱的眉毛歪了歪。

  「我是啊。」靈瓏的回答理所當然。

  尹隱:「……」

  於是接下來的一頓飯尹隱都細嚼慢咽,直到隔壁桌都走了三桌客人了,靈瓏終於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錯了。」

  尹隱很大度的表示,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就是好同志嘛!

  漫長的一頓飯終於結束了,李力和桑澤都在心裡鬆了一口氣。要是再這麼吃下去,他們連屁股都不用挪一下,就可以直接上晚飯了。

  十天之後,武林大會如期召開。

  這段時間尹隱一直住在蛛網的總部,吃靈瓏的住靈瓏的用靈瓏的,小日子過得好不滋潤。這種被包養的節奏,讓她整個人都容光煥發。

  最重要的是,沒有了杜淺淺在身邊,讓她的整個生活都變得燦爛了起來。

  她覺得天空比以前更藍了,白雲比以前更白了,花朵比以前更香了,把女主擠下去的感覺,真TMD太好了!

  她也趁這段時間學習了一些關於武林大會的知識。武林大會每兩年舉行一次,旨在選出一個武林盟主,統領群雄。當然並不是每個來參加武林大會的人都是衝著盟主之位來的,對於很多新出江湖的新秀來說,這也是個嶄露頭角的好機會,所以每屆武林大會各門各派都積極踴躍地報名參加。

  而現在的武林盟主,就是天香會的掌門,柳若兮。

  當尹隱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表現的很震驚,因為柳若兮這個名字,一聽就是個女人。

  柳若兮不僅是個女人,還是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號稱武林第一美女的柳若兮,除了容貌被人津津樂道以外,她的武功也是讓江湖中許多大俠都望塵莫及的。所以雖然垂涎她美色的人很多,但真正敢下手的人很少,畢竟,大多數人還是很惜命的。

  再說這個由柳若兮一手創辦的天香會,在江湖上也是一個很有特色的門派。

  因為它只收女弟子。

  據江湖八卦小報不可靠消息,柳若兮的這個天香會,專門收留一些身世可憐命運忐忑無家可歸的女子,通過傳授她們武功技藝,幫她們重拾對生活的信心和熱情。

  聽完在蛛網打工的一個小弟的分析,尹隱對這個柳若兮的敬仰之情簡直猶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要是古代能評選十大傑出青年的話,她一定第一個投給柳若兮!

  只是在臨走的時候,那個打工小弟又幽幽地補充了一句,「對了,聽說柳若兮和我們首領之間,似乎有什麼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故事。」

  於是剛才還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水,在一瞬間就乾涸了。

  所以本來抱著圍觀各路大俠的心態前來武林大會的尹隱,現在圍觀的重點對象變成了武林盟主柳若兮。

  李力和桑澤一大清早就搬著小板凳來占座位了,事實證明他們是對的。因為等尹隱睡醒之後會場已經被擠得水泄不通,連根針都很難找個位置插下了。

  看來,沒有電腦沒有電視沒有手機的古代人,真的閑得很蛋疼。

  「師父,這邊這邊!」桑澤在茫茫人海中準確地捕捉到了尹隱,使勁地朝她揮舞著小手。

  尹隱循聲望去,在一個正對擂台的棚子裡,發現了坐在最中間的李力和桑澤,嘖,還真是占了個好位置。可是,離擂台這麼近,待會兒有人從上面飛下來的話,會不會被砸到?

  雖然有著這個擔心,但是尹隱也沒有其他位置可坐了。剛擠到涼棚裡坐下,就聽到一個冷漠中還帶著濃濃蔑視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尹隱發誓,那是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聽到的聲音。

  「這不是尹家莊的大小姐嘛?」

  尹隱看著對面那張雖然漂亮但明顯欠調教的臉,覺得真正閑得蛋疼的其實是自己,「莫大俠?這麼巧啊,您也來看武林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