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人艱不拆

  男人終於和老闆談好了價格,老闆答應若是畫真賣出去了,就給他三七分賬。

  當然,是老闆七男人三。

  男人帶著感激涕零的表情走了,尹隱拉了拉靈瓏的衣角,「我們走。」

  靈瓏盯著尹隱看了幾眼,便沒說什麼跟著她出了門。

  尹隱拉著靈瓏從那間鋪子裡出來,卻在拐角處一個縱身躍到了鋪子的房頂上,靈瓏也跟著她躍上了房頂。

  「我以為你會跟著那個男人。」

  尹隱挑挑眉,「何必跟著,在這裡就可以看戲。」說著她就小心翼翼地揭開了一塊房瓦,透過空隙剛好可以把鋪裡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看戲?這齣戲要是不好看的話,你可是得賠償我的。」

  靈瓏的話讓尹隱打了個小小的寒顫,「放心,保證值回票價。」

  兩人在屋頂上等了一會,就見一個身材頎長的年輕男人走進了屋子。他穿著明黃色的上好錦服,手裡拿著一把鑲著金邊的扇子,臉上帶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笑意。

  一看就是個錢多人傻的大少爺。

  所以老闆很積極地迎了上去,「喲,這位爺,選字畫啊?我們這兒可是百年老字號了,正品保證。」

  尹隱:「……」是不是還包郵啊親。

  大少爺在屋裡轉了一圈,似乎沒有什麼看得上眼的貨色,顯得興致缺缺。正當他準備離開,老闆正在暗自著急的時候,大少爺的目光在一副還沒來得及掛上的畫前停了下來。

  正是那副傳說中的范大賢的真跡,月下美人。

  「這個……」大少爺有些激動地撲到了那副畫前,連帶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老、老闆!這幅畫怎麼賣的?」

  老闆有些意外地看著那位大少爺,「您……真的要買這幅?」

  「當然!」大少爺激動地答道,「這可是范大賢不傳於世的名作,月下美人啊!我找這幅畫找了好久了!」

  老闆疑惑了,這還真是范大賢的畫?

  大少爺拽著畫不肯鬆手,「老闆你就開個價吧,五千兩怎麼樣?要是不夠您再開,不管多少我都給你!」

  老闆吞了口唾沫,就這幅破畫,值五千兩?

  「老闆,你倒是說話啊!」

  老闆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今天還真是撞了大運了,「這位爺,看您這麼喜歡,我也不往高了叫。您說五千兩那就五千兩!」

  大少爺激動地連連點頭,「老闆你這人真實在!我現在身上沒帶這麼多錢,我這就回去取,您把畫給我留著,我馬上就回來!」

  老闆臉都笑得皺成一團了,「一定一定,一定給您留著!您快去快回啊。」

  大少爺應了一聲便一陣風一般地去了。

  在屋頂上看著這一幕的靈瓏挑了挑眉,尹隱笑了笑,道:「別急,還沒完。」

  果真,大少爺前腳才剛走沒多久,剛在那個賣畫的男人又回來了。

  「老闆老闆!我那副畫你還沒賣吧?」男人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驚慌。

  「還沒,怎麼了?」老闆看著男人心裡有些沒底,這該不是想變卦吧?

  「沒賣就好!那副畫你還給我,我不賣了!」

  老闆的臉頓時就垮了下來,「唉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兒,剛還求著讓我幫你賣,怎麼就突然變卦了呢?」

  男人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對老闆道:「您不知道啊!我剛才回家,看見我們家祖先靈位全倒下來了啊!香火也都熄滅了,差點沒把我嚇死!一定是老祖宗知道我把那副畫拿來賣了,所以生氣了啊!」

  老闆可不想到手的五千兩就這麼飛了,急忙開解道:「哎呀我說,你這不是迷信嗎!那靈位是風給吹倒的吧?」

  「這哪兒來那麼大的風,把靈位都刮倒了!都怪我,就算吃不上飯,也不能把祖上傳下來的寶貝拿去賣了啊!」

  老闆有些急了,「你看,你一個大活人總不能活活餓死是吧?你守著那幅畫也不能當飯吃啊!我說你啊,就別那麼迷信了。」老闆說到這裡頓了頓,「這樣吧,你那副畫我買了,給你一百兩,你看怎麼樣?」

  「一百兩?老闆你沒開玩笑吧?」

  「我這不是看你可憐嗎?說實話你那破畫放這還真沒人要,可是,我也不能眼看著你去死是吧?我不是這種人啊!」老闆說著就拿出了一百兩銀票遞給男人。

  男人握著手裡的銀票,還是有些猶豫,「這……我……」

  「別你呀我呀的了,你總不能抱著那幅畫去死是吧?」

  「唉!罷了罷了!」男人拿著銀票走出了字畫鋪。

  「這就是你說的戲?」靈瓏看著尹隱,看樣子似乎有些不滿意。

  「呃……」明明這麼精彩啊,「那兩個人是一夥的,是騙子!」

  「你怎麼知道的?」

  憑我多年行騙的江湖經驗。

  這些招可是他們常用的伎倆,她一下子就聞到了他們身上共同的氣味了。沒想到在古代也能遇到這麼多同行。╮(╯_╰)╭

  尹隱在心裡這麼想著,卻是把那片瓦又搭了回去,拉著靈瓏從房頂上跳了下來,「跟去看看就知道了。」

  男人走出了幾條街,拐進了一個小巷子裡。

  「這位爺,您的辦法還真管用!」

  「誒,小菜一碟不是嗎~~」剛才那位少爺的聲音從巷子裡傳了出來。

  「這錢……」

  「這錢你就拿著趕快去給你女兒治病吧~」

  「謝謝恩公,您還真是活菩薩啊!」

  尹隱:「……」

  拿別人的錢來做善事,您還真是活菩薩。

  男人和那位大少爺相繼從巷子裡走出來,分頭走了。大少爺運氣不好,剛好選了尹隱他們所在的一頭。

  看見突然擋在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大少爺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兩位有什麼事?」

  尹隱這才仔細地打量了這個大少爺幾眼,長得還真挺好看的,濃眉大眼,嘴角微微上翹,就算不笑的時候也似帶著幾分笑意,一身貴氣。

  尹隱衝他笑了笑,「教唆犯罪加巨額詐騙,不知道可以判多少年。」

  大少爺這下連身體都有些僵硬了,他戳了戳自己的臉,笑著道:「我叫空空,不知兩位如何稱呼?」

  尹隱:「……」

  敢取個更有誠意點的假名嗎?

  尹隱抹了一把臉,問道:「空空?是蒼井空的空,還是孫悟空的空?」

  大少爺:「……」

  誰來告訴他這位大小姐在說什麼?

  他衝尹隱眨了眨眼,強顏歡笑道:「那個字畫店的老闆,賣的字畫多是贗品,卻用真跡的價格賣出,坑了很多人,我早就看不慣了。老黃又剛好需要錢給女兒治病,我就幫他一把囉。而且,要不是老闆太貪心,怎麼會上當?我可是給他開價五千兩,他卻只給了老黃一百兩,三七分賬也該有一千五百兩啊!」

  大少爺說到這裡似乎又有些憤憤不平了。

  「你怎麼知道人家賣的就是贗品?」難不成你還是個字畫鑒定專家?

  「因為真跡都在我家啊。」

  尹隱:「……」

  她看著那位大少爺,扯著嘴角笑了笑,「既然你這麼有錢,幹嘛不用自己的錢幫老黃?」

  大少爺空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瞞兩位,其實我這次是逃婚出來的,走的匆忙,身上沒帶幾個錢。而且,我這不是在幫那老闆積陰德嘛!」言罷又有些心虛地看著尹隱,「你們不會真的要抓我去見官吧?」

  這次尹隱還沒說話,靈瓏就開口道:「當然不是,你可以走了。」風流艷俠

  「多謝多謝。」大少爺喜笑顏開,「下次再遇到了我請你們吃飯啊~~」

  尹隱看著大少爺遠去的背影,問道:「你們認識?」

  靈瓏笑了笑,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尹隱忍不住皺了皺鼻子,「你又知道了?」

  「他叫赫連空,是當今的二皇子。」

  =口=

  二皇子?!!

  靈瓏接著道:「我不是有個很喜歡買食譜的客人嗎?就是他。這位二皇子,雖然身在高位,但是整天遊手好閒,好吃懶做,腦子看著也不怎麼靈光,在宮裡很不被看好。但他嘴刁得厲害,御膳房的東西似乎吃厭了,經常差他身邊的小太監來向我打聽食譜。」

  原來那個傳說中的吃貨,就是這個二皇子?

  「你說他腦子不靈光?」尹隱不敢苟同,「能想到剛才那個局的人怎麼看腦子都挺靈光的啊。」

  靈瓏只是諱莫如深地看了她一眼,「皇宮裡的事,還是不要問那麼多的好。」

  ……

  嗷!我明白了!宮鬥啊!!爭皇位啊!!那位二皇子只是在裝瘋賣傻以自保啊!

  尹隱莫名有些激動。

  「他剛剛說他逃婚?」二皇子離家出走,理由還是逃婚,看來皇宮裡應該很熱鬧了。

  靈瓏想了想,道:「我聽說,好像陳府的大小姐被許配給了他。陳家雖然三代為官,也算是京中顯赫的世家,但其實在朝中並沒有什麼實權。看來二皇子確實不怎麼被看好。」

  唉,這位二皇子真是可憐,不僅要裝瘋賣傻,被人看輕,現在還要被逼婚逼到離家出走的地步。

  尹隱看著靈瓏,沉痛道:「人生已經如此艱難了,我們就不要拆穿他了吧。」

  靈瓏:「……」

  他本來就沒想拆穿那個二皇子,否則剛才就不會放他走了。

  兩人又在街上逛了逛,就準備去吃午飯了。

  來到八仙樓,尹隱和靈瓏剛跟著小二上了二樓,就看到一抹熟悉的明黃色身影,正一臉感動地吃著面前的醉雞。

  真的是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啊!

  您究竟是多少年沒吃過肉了啊!!!

  尹隱覺得自己這回真的是長見識了,這才是吃貨界的良心。

  尹隱覺得這個二皇子還真是有趣得緊,她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友善的微笑,坐在了赫連空的對面,「嗨,土豪,我們做個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