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江洋大盜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陳府的牆頭上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忽隱忽現。

  「準備好了嗎?」穿著夜行衣,矇著面的赫連空對身邊同樣黑衣蒙面的尹隱問道。

  「那個……」

  「什麼?」就算矇著面,尹隱也能感覺到此時的赫連空,表情有多麼天真無邪。

  「我們這樣瞞著靈瓏出來,要是被他發現了……」尹隱很擔心,她一點也不想挑戰靈瓏的權威。

  「放心吧,他去了清風鎮不會這麼快回來的。」赫連空很有信心。

  可是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啊。按照小說第一定律,通常在這種時候一定會遇到什麼意外的。比如剛好有刺客來陳府行刺拉,比如陳府的大小姐和窮書生私奔拉,比如陳府的丫鬟如花正在跟陳家大少爺偷情拉。

  ……

  好像想得有些遠了。

  尹隱用手拉了拉自己臉上的那塊黑布,「你真的決定要去了?」

  赫連空堅定地點頭。

  「這是一條不歸路,一旦踏上去了,就再也無法回頭了。」尹隱的表情很深沉。

  赫連空壯烈地點頭。

  「我們的武功很差。」尹隱祭出殺手鐧。

  赫連空:「……」

  「你……」

  尹隱剛說了一個字,就被赫連空憤怒地打斷,「這種時候你應該說這些打擊士氣的話嗎?!」

  尹隱:「……」這種時候不說,等進去了就晚了啊。

  赫連空見尹隱不說話了,吸了一口氣準備從牆頭上一躍而下,就被身旁的尹隱拉住了。

  「又怎麼了?!」赫連空炸毛。

  「我就問一句,你知道那本《一百種家常菜的做法》藏在哪兒嗎?」

  赫連空:「……」

  月亮,很圓。

  夜風,很涼。

  尹隱和赫連空,很冷。

  所謂做大事者不拘小節,所以即使不知道東西藏在哪兒,尹隱和赫連空還是視死如歸的去了。

  「你……餓了?」尹隱看著在陳府的廚房裡東翻西找的赫連空,頭頂掛著一顆冷汗。

  「食譜當然是放在廚房裡!」赫連空繼續東翻西找,「呀,他們今天晚上吃的是老鴨湯啊~」

  尹隱:「……」

  「廚房好像有聲音。」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嚇得尹隱和赫連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是不是有老鼠啊?」另一個男人的聲音緊跟著傳了過來。

  「喵~」赫連空捏著鼻子叫了一聲。

  尹隱:「……」

  媽蛋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老鼠什麼是貓啊!!!

  尹隱真想拿起面前的鐵鍋往赫連空的腦袋上砸去。

  「原來是貓啊。」兩個男人說著就從廚房門口走了過去。

  尹隱和赫連空同時鬆了一口氣。

  從廚房裡出來,尹隱和赫連空繼續在陳府裡四處晃悠。

  「這裡好像是陳家小姐住的內院啊~」尹隱興致勃勃地走到窗口,像所有的地痞流氓那樣,用唾沫打濕了食指,然後在窗戶紙上戳了個洞。

  「那個就是陳家大小姐?長得挺漂亮的嘛!」尹隱用手肘撞了撞站在身邊的赫連空,「你艷福不淺嘛~」

  赫連空不滿地扁了扁嘴,「你覺得她漂亮?我覺得她還沒你長得好看呢。」

  ……

  你這麼說,我根本無法反駁啊。

  尹隱被赫連空拉走,接著往陳大人的書房走去。只是這次才剛到書房,就聽到有人大喝一聲:「抓賊啊!」

  尹隱和赫連空都是一驚,怎麼回事?他們什麼都沒做,怎麼突然就被發現了?!

  「是一地菊花!」剛才那個聲音接著吼道,「不要讓他跑了!」

  一地菊花?

  尹隱的眉毛抖了抖,這個名字她好像聽靈瓏提過,是個有名的大盜,每次作案後都會在現場留下一地的菊花花瓣,因此得名。

  當然,不排除他成名的原因是這個名字太具有震撼力。

  很快,一個身影從書房的房頂上飛了過來,動作流暢,姿勢優美,甚至還忙裡偷閒地在半空中衝著尹隱和赫連空揮了揮手。

  他手上拿著的正是苗衍的《一百種家常菜的做法》。

  「跟著他!!」赫連空說著就不顧一切地追了上去,尹隱愣了一下之後,也跟著追了過去。後面一大幫家丁拿著火把圍追堵截,赫連空和一地菊花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尹隱皺了皺眉,飛快地逃到牆頭一個翻身躍了出去,朝著人煙稀少的小巷溜了進去。

  外面的叫囂聲越來越遠,尹隱很擔心他們是不是都去追赫連空那個二貨了。

  擔心歸擔心,對於赫連空這種勇於犧牲的精神,她還是高度讚揚的。

  想著赫連空那小子還是挺精明的,一定不會被抓住,尹隱便決定先返回蛛網。哪知才剛拐出小巷,就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那人穿著夜行衣,剛把臉上蒙面用的黑布摘下來,一臉驚訝地看著尹隱。

  他驚訝,尹隱比他更驚訝。俗話怎麼說來著?穿越最不缺的就是美男啊!

  尹隱看著眼前的美男,默默地吞了吞口水。看那高高的鼻梁薄薄的脣,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稜角分明的臉形勾勒出了一張絕世的容顏啊!

  現在只有兩個字能夠概括尹隱的心情——

  嗷嗚~~~~~~~~~~~~~~~~~~~~~~妖晶入手指南

  「快點,這邊這邊,我剛剛看到有人往這邊跑了!」

  剛才遠去的腳步聲和火把突然朝著尹隱他們的方向涌了過來,尹隱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就被眼前的美男一個手刀劈在了脖子上,利落地暈了過去。

  在她暈倒的前一刻,她在想,雖然剛才自己預想過很多種意外,但是沒有預想到結局會是自己被做掉。

  ……

  她還沒有親到靈瓏的小嘴啊!!!

  死不瞑目。

  郊外小破廟。

  柴火靜靜地在地上燃燒,橙黃色的火光忽明忽暗地映照在尹隱的臉上。

  靠在牆邊的尹隱悠悠轉醒,看著面前熊熊燃燒的火苗,有些不明所以。

  「醒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從火堆旁傳來,尹隱抬了抬頭,脖子上的疼痛感讓她的記憶迅速回籠。

  是了!她剛才被這個人打暈了!

  可是……

  尹隱看著眼前的美男,眉頭緊鎖,「為什麼你的聲音那么女氣?」

  美男看著他冷淡地笑了笑,「因為我本來就是女人啊。」

  因為我本來就是女人啊。

  因為我本來就是女人啊。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不是一個美男站在你面前,但是他卻不愛你;而是一個美男站在你面前,你卻沒發現他其實是她!

  尹隱,卒。

  「你要是再敢給我暈過去,就不用再醒過來了。」美男,哦不,現在是美女了,冷淡的聲音就像一個個冰錐,一下下地鑿在了尹隱的心窩裡。

  於是剛剛準備閉上眼睛的尹隱又刷地一下睜大了眼睛,瞪著面前的美女,「為什麼……我覺得你這麼眼熟?」

  在哪兒見過呢?

  「海棠姑娘?!!!」尹隱的嘴巴張成了一個「O」型。

  「沒錯,是我。」海棠承認得很爽快,「你是那天跟著靈瓏公子一起來采青苑的姑娘吧?」

  「你看出我是女扮男裝了?」尹隱的驚訝又上升了一個台階。

  海棠嗤笑了一聲,「我在青樓呆了那麼多年,就算稱不上閱人無數,至少男人女人還是分得清的,也就只有九兒那種笨蛋,才會真以為你是個男人。」

  尹隱:「……」

  她一直以為她扮得很成功。

  尹隱看著海棠拿在手裡的那本《一百種家常菜的做法》,嘴角抽了抽,「你就是傳說中的一地菊花?」

  「是啊。」

  「……」尹隱極力控制住抽搐的面目表情,「你們青樓最近……很拮據?」

  海棠對著尹隱翻了個白眼,「我純粹是喜歡偷東西罷了。」

  尹隱:「……」

  您能找個更低調點的興趣愛好嗎?

  「偷到自己想偷的東西后,可是很有成就感的。」海棠的嘴角翹了翹,「不過,這本食譜我拿著也沒用,待會兒給他還回去好了。」

  尹隱:「……」

  你這根本就是閑得蛋疼啊!!!

  她確實聽靈瓏說過,這個傳說中的大盜一地菊花,經常偷了東西之後都會給人還回去,所以很多被她偷了的人,都不會去報官,而是等著她把東西再還回來。對於一地菊花這種有良知有道德有原則的賊,尹隱只想對她說三個字,深井冰!

  「我追求的不是偷來的東西,而是偷東西的過程。你是不會懂的。」

  尹隱:「……」

  不是我不懂,而是這世界變化太快。

  「可是……」海棠突然陰狠地打量起地上的尹隱來,「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真面目……」

  「我保證什麼都不會說出去的!」尹隱立刻指天立誓。

  海棠沒有說話,尹隱緊張地看著她,千萬不要跟我說什麼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緊的!

  「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緊的。」

  尹隱:「……」這次她還沒來得急在心裡吐槽,海棠已經「噌」的一聲拔出了匕首,尖銳的刀尖抵在了尹隱的脖子上,在夜色中釋放著寒光。

  海棠的眼神很認真,她是很認真地想殺了尹隱。

  尹隱:「……」

  這種時候,我應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你?那就……暈倒吧。

  於是,尹隱再一次利落的暈了過去。

  蛛網總部。

  赫連空輕手輕腳地往自己住的房間靠近。還有十步,還有五步,還有三步,勝利在望!

  「二皇子。」

  靈瓏的聲音突兀地在赫連空的身後響起,嚇得赫連空直接「啊——」的一聲慘叫出來。

  「你去哪兒了?」靈瓏逼近,赫連空連連後退,直到貼在門板上退無可退,「哈哈,我就是去散了個步。」

  「隱隱呢?紅尾看見你們一起出去的。」

  赫連空一驚,「她還沒回來?!」

  靈瓏的眉頭頓時一皺,聲音也跟著冷了下來,「你們到底去哪兒了?」

  赫連空看著臉黑得快跟這夜色融為一體的靈瓏,小小聲道:「我們……去了陳府……」

  靈瓏靜靜地看著赫連空,赫連空甚至可以看見從他身上散髮出來的絲絲寒氣。他又問了一次,「隱隱呢?」

  赫連空嚇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我們……遇到了一地菊花……走散了……」

  半餉沒有一點聲音,赫連空很想開口為自己解釋幾句,或者安慰靈瓏幾聲,但是他一個字都不敢說。因為他深刻地覺得,他要是再開口,那他說的每個字都可能成為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