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螳螂捕蟬

  尹隱風風火火地從蛛網奔上了大街,然後才想起……

  那個媽蛋的雲帶谷在哪兒啊啊啊啊!

  ……

  看著街上寥寥無幾的行人,尹隱隨便抓住一個路過的大叔,問清了方向之後,又火力全開地往雲帶谷奔去。

  尹隱抵達雲帶谷的時候,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要是當年八百米測試的時候,她也有這種毅力,那體育老師一定會感動哭的。

  雙手撐在膝蓋上,尹隱弓著腰不停地喘著大氣,「杜……淺淺……」

  她的眼睛四處瞟著,卻是一個人影也沒見著。

  難道……我已經來晚了?

  不要啊!

  尹隱強迫自己站起身來,正準備往懸崖邊走去,就聽見一陣張狂的「哈哈哈哈」從身後傳了過來。

  尹隱:「……」

  通常以這種方式出場的,一定逃不過被主角炮灰的命運。

  一個穿著黑色素衣的男人落在了尹隱跟前,面容和不尾有七分相似。

  「你是不行?」尹隱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

  「沒錯,正是小爺我!」不行一拍胸,笑著靠近尹隱,「果然是個標誌的小妞。」

  尹隱在心裡噁心了一下,還是撞著膽子問道:「杜淺淺呢?你把她怎麼樣了?」

  「呵呵,你現在還有空關心別人?」不行猥瑣地笑了笑,「待會兒小爺就讓你舒服得連自己是誰都忘了。」

  尹隱:「……」

  她……她、她好想把面前這個人撕個稀巴爛啊!

  「你做什麼?!」看著突然開始脫衣服的不行,尹隱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了。

  「孤男寡女,乾柴烈火,還能做什麼?」不行朝尹隱拋了個自認為很有魅力的媚眼,但是尹隱卻只想反胃。

  她飛快地往懸崖邊衝去,不行一個傾身追了過去,「你想幹嘛?」

  「你別過來!」尹隱繼續往懸崖邊靠攏,「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不行愣了一下,然後嗤笑了一聲,「烈女我見得多了,你要是真敢跳那就跳吧。別怪我沒提醒你,這可是萬丈深淵,跳下去可就屍骨無存了。」

  屍骨無存也總比被你OOXX好啊!大不了我再穿回去,誰怕誰啊!

  ……

  親愛的穿越大神,設定是這個這樣子的吧?一定是這個樣子的吧?

  隨著尹隱移動的腳步,幾粒石子嘩啦啦地滾下了懸崖,尹隱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那深不見底的懸崖,小心臟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媽媽,我不怕死,但是我怕高啊。QAQ

  不行前進一步,尹隱就後退一步,不行再前進一步,尹隱再退後一步。

  終於,不行的耐心宣布告罄。他啐了口唾沫,大手一揮就想把尹隱拽到自己身邊,不料卻被左邊飛來的一塊小石子擊中了右手手臂,不行吃痛地捂住自己被擊中的地方,眯著眼睛往石子飛來的地方的看去,卻只來得及看見一抹白色從眼前掠過,接著自己的胸口被重重地拍了一掌。他連連退後了好幾步,才險險站穩,卻是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靈瓏!」尹隱驚喜地撲上去想抱住靈瓏,沒想靈瓏卻突然回過身來,冷冰冰地看著尹隱,臉色比鍋底還黑。

  尹隱的動作下意識地頓在空中,她心驚膽戰地看著眼前心情明顯欠佳的人。

  「等回去我再慢慢跟你算賬。」靈瓏的話就像奔流的雪水,讓尹隱從頭涼到了腳。

  尹隱:「……」

  早知道這樣子,她剛才就應該義無反顧地跳崖的。

  她顫抖著收回自己的手,在心裡呵呵了兩聲,尹隱,叫你作死!

  靈瓏說完,又轉過頭去看著已然逃到遠處一棵樹下的不行。

  不行看著自己面前怒氣沖天的人,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可是……他為什麼要和他正大光明的打呢?他埋著頭勾了勾嘴角,杜淺淺那個小妮子在暗中策劃著什麼還真當他不知道嗎?

  他雖然沒讀過什麼書,但也不是傻子。杜淺淺看向自己時眼裡滿含的殺意,在江湖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他怎麼會沒有發覺。

  雖然不知道杜淺淺為何想要殺他,但是想要殺人,那就得做好死的準備。這就是江湖規則。

  杜淺淺想利用他對付尹隱,卻又在這雲帶谷四周插滿了暗哨,是準備等他事成之後再將他一併除掉吧?可惜,杜淺淺道行太淺,這雲帶谷四周此時雖然還是埋伏滿了人,卻全都換成了他和不尾的手下。

  本來是想留著將杜淺淺一軍的,現在,卻正好派上用場了。

  不行突然站了起來,飛快地竄進了身後的樹林裡。

  靈瓏心裡頓覺不妙,他來的時候就察覺到了整個雲帶谷都埋伏了人,但是急著救尹隱,根本來不及顧慮這些。

  隨著不行消失的身影,空中突然射來無數只冷箭,密密麻麻地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網。

  這些箭都是杜淺淺準備的,不行不過是順手牽羊。

  「隱隱,到我身後去!」靈瓏的一聲大喝嚇了尹隱一跳,她半分不敢耽擱地躲到了靈瓏身後。

  只是伴隨著靈瓏那聲大吼的,還有另一個聲音,「不要放箭!」

  聲音是從尹隱身後的大石頭處傳來的,她下意識地扭頭看了一眼,便見杜淺淺從石頭背後蹦了出來,也奔到了靈瓏身後,「沒有我的命令,為什麼要放箭?!」

  尹隱就在這一瞬間,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

  自己竟會中了杜淺淺的計,而杜淺淺又被不行將計就計。只是,連累了靈瓏。

  她看著身前正極力阻擋著飛射而來的箭的靈瓏,忍不住皺了皺眉,靈瓏雖然內力深厚,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她看著身邊的杜淺淺,一臉怒容,「你一共準備了多少隻箭?」

  杜淺淺被問得一愣,「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吩咐下去,越多越好。」

  呵,尹隱扯著嘴角笑了一聲,這回真的是被這個女主害死了。都怪自己太急切,不然不會連這麼簡單的局都看不破。

  尹隱不知道的是,還有句話杜淺淺沒說,這些箭上,全都是淬了劇毒的。

  靈瓏開始覺得吃力起來,如果只是他一人還好,可現在身後還跟著隱隱和杜淺淺,他看著那絲毫沒有停歇下來意思的箭,眉頭輕蹙。

  「嗖」的一聲,又一隻箭從靈瓏身邊飛射而過,雖然沒有射中靈瓏,卻還是從他的右手臂上擦了過去,留下一個不深不淺的傷口。

  有毒。

  靈瓏的眉頭緊鎖,身後的尹隱一聲驚呼,「靈瓏,你受傷了!」

  杜淺淺的心一跳,死死地抓住自己心口的衣服。

  「我沒事。」靈瓏冷淡的開口,依舊全神貫注地阻擋著飛來的箭。

  箭雨已經有變小的趨勢,看來是箭快要沒有了。杜淺淺看著身邊一臉焦急盯著靈瓏傷口看的尹隱,牙齒咬住了自己的下脣。

  尹隱離懸崖邊只有一步之遙。

  沒有什麼過多的思考,也許對尹隱這個人的恨意早已深入了骨髓,杜淺淺就那樣自然地伸出了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身旁的尹隱推了出去。

  還在研究靈瓏身上傷口的尹隱,完全沒有留言到自己身旁的杜淺淺。她只感到一股突如其來的大力,將她推了開去,而她也就這樣順著這股力道往懸崖邊跌了過去。

  「隱隱!!」在靈瓏眼角的余光瞥到那抹往懸崖下摔去的身影時,他第一時間就飛撲了過去。

  不過始終是晚了一步。

  靈瓏甚至連尹隱的衣角都沒有摸到,就看見尹隱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一定要抓住她!

  這是靈瓏此時全部的想法,所以他甚至忘了尹隱是從懸崖上掉下去的,他此時的行為無異於跳崖。

  於是,杜淺淺就這樣看著靈瓏和尹隱一起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箭雨適時的停止了,懸崖邊上只有杜淺淺一個人的身影。

  她緩緩地在崖邊跌坐了下來,然後大笑了起來。

  她報仇了,她終於為自己報仇了。可是,她卻輸了,輸得徹徹底底。

  在崖頂迴盪著的比哭聲還要悲涼的笑聲,讓尹隱的腦袋有些嗡嗡作響。

  她覺得自己可能又在做夢了,她其實並沒有墜崖,而是又做了自己墜崖的夢而已。

  崖頂有一個人影,因為逆著光尹隱從來沒看清楚過他的臉。而此時,尹隱卻看得明明白白。

  那分明是李力的臉。

  為什麼?為什麼李力會出現在這裡?他的表情……與其說是悲傷,不如說是悲痛。

  他對自己的感情,什麼時候已經變得這麼深厚了?

  啊,這麼說起來,尹隱突然想起9527是什麼意思了。那不是李力在尹家莊的家丁編號嗎?

  當時自己還和不少讀者一起吐槽過家丁編號這一點,沒想到原來還有如此深意麼?

  只是,李力究竟有何特別的?他到底知道些什麼?

  無數的問題充斥著尹隱的腦袋,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意識離自己越來越遠。

  難道……自己這是要穿回去了嗎?

  心裡突然有些痛。

  她沒有能和靈瓏卿卿我我呢,怎麼就要回去了呢?靈瓏發現自己不在了以後,會不會難過?

  不,尹隱不會不在的,不在的只有林欣兒。

  不會有人發現林欣兒不在了,因為從來沒有人知道她來過。

  也許,她應該早點告訴靈瓏,她其實不是尹隱,她叫林欣兒,來自二十一世紀。

  可是,就算說了靈瓏也不會相信的吧?而且,她也不想讓靈瓏知道,他只是小說裡的一個人物。

  就在尹隱覺得自己馬上要失去意識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人緊緊地抱住了自己。

  溫熱的鼻息吐在自己耳邊,靈瓏的聲音就這樣毫無徵兆地傳了過來。

  「終於……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