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卿卿我我

  尹隱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地往靈瓏身邊靠。

  「不準再靠過來。」靈瓏用食指抵住尹隱的額頭,尹隱頓時一臉委屈的看著靈瓏。

  「靈靈,外面有野獸,人家害怕。」尹隱開始裝柔弱。

  靈瓏沒有理會尹隱,兀自閉上了眼睛。

  「靈靈~」尹隱手腳並用地纏在了靈瓏身上,「人家想抱著你睡覺。」

  靈瓏:「……」

  尹隱的狼爪搭在了靈瓏的腰上,又往他身邊靠了靠,哇,好昂貴的抱枕啊!

  尹隱陶醉在自己的小幸福之中,然後開始得意忘形。她不停地在靈瓏身上亂蹭,然後一不小心碰到了敏感部位。

  靈瓏的睫毛顫了顫,可是尹隱卻渾然不知的繼續點著火。

  靈瓏終是唰地睜開了眼睛,一個翻身將尹隱壓在了身下。

  尹隱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氣勢洶洶地壓在自己身上的人,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闖了什麼禍。

  「隱隱,你還真是……」靈瓏突然勾起嘴角笑了笑,「還是我來告訴你,什麼才是野獸吧。」

  他食指的指腹曖昧地貼上了尹隱的脣,在脣瓣上輕輕地摩挲了幾下,然後沿著脣角滑到了下巴,描繪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靈瓏的手落在了尹隱的領口處,輕輕一拉,系在頸側的一個活結便輕巧地鬆了開來。尹隱只覺著一股熱流在自己身上飛快地流竄,她僵硬得連手指頭都不敢動一下。

  解開了系著的第二個結之後,靈瓏將尹隱的衣領緩緩拉開,線條優美的脖頸和鎖骨相繼暴露在了空氣中。靈瓏的手指沿著尹隱的脖子一路往下,最後流連在精緻的鎖骨上。

  靈瓏的指尖有些涼,尹隱像被電擊了一樣,忍不住一個哆嗦。感受到身下人的戰慄,靈瓏輕笑了一聲,低頭吻上了尹隱的眼睛。靈瓏的吻從睫毛輾轉到鼻尖,最後是尹隱那張誘人的紅脣。

  輕輕地撬開尹隱的牙齒,靈瓏的舌頭輕易地闖進了尹隱溫熱的口腔,纏上了她的小舌,像是一道佳肴般細細地品嘗著。

  尹隱的心臟快從胸腔裡跳出來了,事情不該是這樣的啊!

  不是應該她把靈瓏壓在身下做這樣那樣羞恥的事嗎!怎麼現在受制於人的卻是她呢!

  她萬萬沒想到,靈瓏竟然是一個調情的高手。_(:3」∠)_

  靈瓏在尹隱的脣瓣上輕輕地咬了一口,「竟然分心?」

  尹隱的雙頰緋紅,她看著靈瓏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太羞恥了!

  靈瓏忍不住笑了起來,「害羞了?剛才不是很熱情的麼?」

  尹隱:「……」

  我錯了,對不起。QAQ

  靈瓏卻沒打算就這樣放過尹隱,看著尹隱漂亮的脖子,他又情不自禁地低頭吻了上去,一路吻到了鎖骨,還忍不住在上面啃噬了幾口。尹隱被弄得有些癢,她哼哼了幾聲,下意識地去推靈瓏的腦袋。

  靈瓏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淚眼朦朧的尹隱,輕嘆了一口氣,將頭埋在了尹隱的頸窩。有些事情,還是等到成親以後再做吧。

  「明天還要早起,早點睡吧。」靈瓏在尹隱的耳邊輕聲說道。

  耳邊傳來的暖暖的熱流,讓尹隱的臉又紅了幾分,「知道了。」

  靈瓏重新在尹隱的身邊躺好,尹隱看著雙眸緊閉的靈瓏,想要上去抱住他卻又不敢再亂來。正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靈瓏突然一把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圈好,「睡覺。」

  「嗯……」尹隱小聲地應了一聲,然後將頭埋在靈瓏的胸前,閉上了眼睛。

  靈瓏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尹隱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總之是很好聞。她深深地嗅了一口,毛絨絨的腦袋舒服地在靈瓏的胸膛蹭了蹭。

  「別鬧,否則真的吃了你哦。」靈瓏閉著眼睛,聲音懶懶的,還帶著淡淡的鼻音,聽得尹隱的心裡癢癢的。

  唔,其實……我還挺想被吃掉的。(*^__^*)

  小靈靈,快讓我看看你結實的胸膛和漂亮的八塊腹肌~~

  歸根結底,尹隱的屬性就是一色胚。

  她環住靈瓏的腰,抱得死死的,開心地翹了翹嘴角,「小靈靈,人家最喜歡你了~~」

  「嗯……」靈瓏無奈地應了聲,也許他應該把隱隱就地正法了的。

  尹隱的這一覺睡得很美,夢裡她還做了一個靈瓏乖乖躺在她身下任她這樣那樣的美夢,可是正當她準備這樣那樣的時候,就被一聲凄厲的慘叫吵醒了。

  尼瑪!!!

  尹隱怒氣衝衝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是哪個殺千刀的吵醒了老娘的美夢!

  靈瓏顯然也被剛才的響動驚醒了過來,事實上,他本就睡得不沉,這是他行走江湖的習慣了,若是睡得太沉,說不定就再也沒有醒過來的機會了。

  更何況,對於王大錘這一家人,甚至這整個白水村,靈瓏都不是很信任的。

  「你呆在這裡別動。」對尹隱小聲的吩咐了句,靈瓏披上外衣走到窗前,將窗戶打開了一條細縫。

  屋外很黑,也很平靜,看不出來有任何地方不對勁。

  不,正是這樣才不對勁。剛才那一聲慘叫,應該很多人都聽見了,卻沒有一個人出來查探究竟,這怎麼也說不通。

  除非,對於這種情況,村民已經司空見慣了。

  「怎麼樣?」尹隱坐在床上,看著靈瓏有些的擔心。

  靈瓏搖了搖頭,關上窗戶走了回來,「沒事。」

  「沒事?」尹隱皺了皺眉,「不用出去看看嗎?」

  「不用。」靈瓏強制尹隱在床上躺下,將薄被蓋在了兩人身上,「不要多管閒事,睡吧。」

  「嗯……」尹隱悶悶地應了聲,閉上眼睛喃喃道,「他們到底在圖謀什麼呢……」

  這個他們尹隱不指名,靈瓏也知道說的王大錘一家人。他們明顯有意留住自己和隱隱,可是既沒有在飯菜裡下藥,也沒有限制他們的自由,他們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靈瓏的眉頭蹙了蹙,還是說,他們從一開始就覺得完全沒這個必要?

  如果是在平時,靈瓏自是不會將他們放在眼裡,可是偏偏是在這種情況下遇上了。他看了一眼在自己身旁熟睡的尹隱,忍不住輕撫上了她的臉,這個人,是就算拼上性命也想要保護的人。

  靈瓏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隱隱漂亮比不過柳若兮,賢惠比不過杜淺淺,若真要說有什麼過人之處的話,那就只有臉皮過人的厚了。

  可是自己偏偏就是放不下她,偏偏就是……喜歡上了她。靈瓏這種性格的人,是很難喜歡上一個人的。但是一旦喜歡上了,便再也不會放開了。

  將尹隱攬進了自己的懷裡,靈瓏低頭在她的額上淺吻了一下。不管他們在圖謀什麼,他都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剩下的半夜一直都很平靜,尹隱睡得很好,靈瓏依然只是淺眠。

  第一縷太陽光剛刺穿了雲層的時候,尹隱就被靈瓏從睡夢中搖醒了,「隱隱,起床了。」

  尹隱嘟嘟嚷嚷地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一副還沒睡夠的樣子。

  靈瓏拍了拍她的臉,「去洗漱一下,我們要走了。」

  「走?」尹隱呆愣了一下,隨之回過神來,「哦,好。」

  用冷水洗了把臉,尹隱頓覺神清氣爽了不少。跟著靈瓏走出了房間,王大錘夫婦都已經起來了。王大錘看見他們,熱情地招呼道:「天色還早,兩位怎麼不再睡會兒。」

  「不了,我和……小丫決定今天就上山去。」靈瓏委婉地拒絕道。侯門毓秀

  王大錘聽了這話臉色飛快地變了變,「不是說養好傷再由我帶你們上山嗎?」

  「我和狗蛋遲遲不回,家裡人恐怕是會擔心的,所以決定還是早些上山。」尹隱笑著道。

  王大錘放下了手裡的活,走了過來,「這樣啊,那用不用我為兩位帶路?」

  「不用,昨日進來的時候我已經把路都記住了。」靈瓏對著王大錘抱了抱拳,「多謝。」

  靈瓏說完便拉著尹隱走出了王大錘的家,王大錘也沒有攔,只是在他們背後喊道:「那兩位小心啊。」

  尹隱對著他揮了揮手,便和靈瓏遠去了。

  白水村的人似乎都起得很早,尹隱和靈瓏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村民,還都熱情得跟他們打招呼,和他們辭行。尹隱看了靈瓏一眼,小聲道:「難道我們誤會王大錘他們了?這個村的民風就是這樣的?」

  靈瓏的眼珠動了動,「這個不重要了,我們還是盡快離開的好。」

  話雖是這麼說的,但是靈瓏卻發現,他們恐怕沒那麼容易離開了。

  因為路完全變了樣子。

  靈瓏看著眼前和昨天完全不同的道路,眉頭皺在了一起。尹隱也察覺到了這一點,神色有些凝重,「怎麼會這樣?」

  靈瓏沉吟了一下道:「應該是陣法。村裡的房屋,樹木甚至石頭,全都是按照陣法擺放的。」

  難怪,難怪王大錘夫婦一點都不擔心他們會走,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根本就走不出去。

  只是,這樣一個小小的白水村,竟有會如此玄妙陣法的人?擺這個陣法,又是為了什麼呢?總不會是專門為了困住他和尹隱吧。

  「兩位,你們還是跟我回去吧。」

  靈瓏下意識地將尹隱擋在了自己身後,轉過身來,便看見了面無表情地站在自己身後的王大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