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命懸一線

  柳玉凌的血染了一地,慢慢地滲進了泥黃色的土地裡。

  泥土因為柳玉凌的血而變得濕潤起來,空氣中漸漸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被夜風一吹,又慢悠悠地四處散了去。

  大狗仰天大笑了三聲,那聲音夾雜著柳玉凌血的味道,竟讓人沒來由的一陣膽寒。

  又莫名的哀傷。

  大狗笑完三聲後,聲音就像被利器切斷了一樣,突兀地斷了。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中,大狗的身形一晃,「咚」的一聲倒在了柳玉凌的身旁。

  賈晴最先回過神來,他飛快地走到柳玉凌身邊,蹲下身探了探他的脈。

  「怎麼樣了?」柳若兮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顫抖。

  賈晴沉默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死了。」

  柳若兮的腳一軟,就在地上跪了下來。

  賈晴又去探大狗的脈,也是搖了搖頭,「這個也死了。」

  賈仁義皺了皺眉,也蹲下身將手搭在了柳玉凌的脈門上,「真的死了。」

  靈瓏眼中的寒氣又加重了幾分,「在他身上找找,看看有沒有解藥。」

  靈瓏說完,賈晴就在柳玉凌的身上翻找了起來,卻是一無所獲。李力焦急地走上前,對賈晴詢問道:「賈神醫,難道你沒辦法配製出百蟲毒的解藥嗎?」

  賈晴嘆了口氣,站起身來,「百蟲毒雖然名為百蟲,實則只由十種毒蟲配製而成。這十種毒蟲,既是毒藥,也是解藥。區別只在於,各種毒蟲使用的分量不同。只是……這十種毒蟲究竟是哪十種,就只有制毒之人才知曉了。」

  賈晴說到這裡,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無生氣的柳玉凌。

  李力的臉色一變,「那現在柳玉凌已經死了,大小姐難道是沒救了嗎?」

  靈瓏的眉頭蹙在了一起,他凝神想了想道:「柳玉凌的活動範圍很小,大部分時間都呆在白水村。只考慮白水村周圍有的毒蟲,範圍會不會小一些?」

  賈晴搖了搖頭,「據我觀察,白水村四周環境複雜,植被多樣,毒蟲的種類一定不會少於十種,況且……」

  臥槽!

  尹隱真的是要吐血了,她以為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最糟了,沒想到竟然也能有個「況且」!

  「況且什麼?」靈瓏的面色也越發地難看起來。

  「況且,配製百蟲毒,除了需要十種毒蟲之外,還需要一樣東西做為藥引。解藥和毒藥需要使用同一種藥引。而這個藥引……」賈晴的聲音越來越沉重,「任何東西都可以做為藥引。」

  ……

  現在除了天要亡我四個字,尹隱想不到別的什麼詞能表達她的心情了。

  「你們再找找,柳玉凌身上一定能找到什麼線索的。」靈瓏說完就欲站起身來,不過他還沒站穩,又力不從心的跌了回了地上。

  「靈瓏,」尹隱連忙扶住了他,「你怎麼樣?」

  「你的身體非常虛弱,亂動什麼?還真是怕死不了了是麼?」靈瓏還沒有回答,賈晴就厲聲喝道。

  尹隱:「……」

  看來無論在哪個年代,不遵醫囑的病人都是會惹毛醫生的。

  靈瓏呼出一口氣,沒有說話。

  賈晴也深呼吸了一下,然後轉過身重新在柳玉凌的屍體旁蹲了下來,「我說過,我一定會想辦法救尹小姐的。」

  尹隱忍不住在心裡笑了笑,不是她太過悲觀,只是眼前這種情況,除非柳玉凌突然從地上站起來,告訴他們用的是哪十種毒蟲和藥引,她才有可能得救。

  靈瓏一直將尹隱死死地攬在懷裡,尹隱聽著從身後傳來的心跳聲,心突然就刺痛了一下。

  如果她死了,靈瓏一定會傷心的吧?她的眉頭皺了皺,靈瓏都還沒有放棄希望,她怎麼能就這樣放棄呢。

  她想了想,對賈晴道:「在龍宮裡面,說不定能找到什麼。」

  「龍宮?」賈晴回過身來看著尹隱。

  「嗯。」尹隱點了點頭,她指了指那個小土坡上還沒來得及關上的出口,「從那裡進去就可以走到龍宮,那裡是柳玉凌用來煉藥的地方。我看到有很多草藥和寫滿東西的紙張,應該能有什麼線索。」

  賈晴站起身來,「我和師父去龍宮找找,你們在這裡等著。」

  「呀,人家不要去啦!」賈仁義往後跳了一步,「柳玉凌那個陰險的傢伙,一定在裡面布置了許多機關暗器。」

  「我出來的一路,都沒有遇到什麼機關暗器。」尹隱回想了一下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賈仁義還是不願下去。

  柳若兮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賈晴道:「既然賈盟主不願下去,那我陪你下去便是。」

  賈晴沉默的看了賈仁義一眼,賈仁義的眉毛像毛毛蟲一樣動了動,「真不明白你們這些人,一個一個對送死都這麼熱衷。」

  他走到洞口,小心翼翼地往裡面看了看,「晴晴,你身上帶的傷藥夠嗎?」

  「放心吧,如果沒有傷藥救你,我還可以給你毒藥,讓你死得不那麼痛苦。」

  賈仁義:「……」

  他們家晴晴,真的是越長大越不可愛了。

  賈晴和賈仁義都站到了洞口,賈仁義對柳若兮道:「你一個女娃娃,又受了傷,還是留在這裡等罷,也好照應照應他們。」

  「多謝賈盟主。」柳若兮對賈仁義抱了抱拳。

  賈仁義扁了扁嘴,復又看向賈晴,「晴晴,你一會跟在我身後,不要到處亂跑。」

  賈晴無語了一下,「師父,只有一條路。」

  賈仁義哼了一聲,就欲往下跳,卻被靈瓏的一聲疾呼嚇得差點直接摔了下去。

  「你鬼吼什麼啊?」賈仁義衝著靈瓏不滿地嚷嚷道。

  「隱隱!你怎麼了?!隱隱!!」靈瓏搖了搖懷裡的人,焦急地看向賈晴,「賈晴!」

  賈晴很快就掠了過來。

  尹隱的臉色慘白,滿頭大汗,神色異常的痛苦。

  尹隱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了,她覺的任何的詞彙在她此時的疼痛面前都是蒼白的。

  看來柳玉凌在這件事上還是沒有騙她的,當毒藥發作的時候,真的就像有千萬隻蟲子在啃著你的大腦的似的,疼得你痛不欲生。

  她覺得眼前所有的事物都模糊了,所有的聲音也聽不清了,只有那無邊無際的疼痛,在她僅剩的意識裡異常的清晰。她原以為,大姨媽是這個世上無可戰勝的痛,可是在百蟲毒面前,大姨媽什麼的真的是弱爆了啊。

  她吸進口裡的空氣越來越少,她真的快要踹不過氣了。她知道,靈瓏就在她身邊,可是她看不見,也感覺不到。她想靈瓏一定被她嚇壞了吧?她很想忍住這洶涌而來的疼痛,但是她忍得住痛苦的呻吟,卻忍不住臉上扭曲的表情。

  她想她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難看,靈瓏以後不會嫌棄她了吧?若真是這樣,那可怎麼辦啊。

  在尹隱的意識越來越天馬行空的時候,她的眼前徹底一黑,然後什麼知覺都沒有了。

  「你做什麼?!」靈瓏一把拽過將尹隱打暈的賈晴,紅著眼睛大吼道。

  「你冷靜一點!」賈晴也對著靈瓏大吼了一聲,「她再這個樣子下去,遲早會活活痛死!」

  靈瓏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他喘了幾口氣,放開了賈晴的衣領。

  柳若兮呆呆地看著靈瓏,仿佛從未認識過他一般。

  靈瓏永遠都是那樣淡淡的,連大聲一點說話的時候都沒有,更別說像街頭的混混一樣,拽著別人的衣領大吼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靈瓏這樣失控過。

  她看了一眼在靈瓏懷裡奄奄一息的尹隱,秀眉皺在了一起。

  若是尹隱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那靈瓏……

  賈晴從藥瓶中倒出一粒藥丸,給尹隱餵了下去,「這是凝心丸,可以護住她的心脈並暫時壓製住她體內的毒素。」

  賈晴說著又倒了一顆凝心丸在靈瓏的手裡,「百蟲毒毒發的癥狀,會一次比一次嚴重,凝心丸我一共只有兩顆,若是她下次毒發之前,我還未回來,你再將這顆藥丸餵與她吃。」

  靈瓏接過賈晴遞來的凝心丸,握在了手中。

  賈晴打量了靈瓏幾眼,正欲起身離開的時候,衣袖卻被靈瓏拽住了,「賈晴……你一定要救她。」

  靈瓏的頭低垂著,賈晴看不見他的表情,可是賈晴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被狠狠地觸動了一下。

  「我一定會救她的。」不知是在向靈瓏保證,還是在向自己保證。

  靈瓏緩緩地鬆開了拽住賈晴的那隻手,賈晴一個閃身,又回到了洞口,「走吧,師父。」

  賈仁義點了點,率先跳了下去,賈晴緊跟在他身後,也跳了下去。

  賈仁義和賈晴一離開,四周就變得靜悄悄的。地上安靜地躺著兩具屍體,另一邊,是沉睡的尹隱和沉靜的靈瓏。

  蛛網的手下被這氣氛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只是遠遠地看著自家的首領。

  柳若兮吸了一口氣,慢慢地走到靈瓏身邊坐下,「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尹姑娘一定不會有事的。」

  靈瓏沒有說話,仍是一動不動抱著懷裡的尹隱。

  柳若兮有些痛苦的皺了皺眉,輕聲道了句,「對不起。」

  不管怎麼說,柳玉凌始終都是她的爹。他做出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還把尹隱害成了這樣,她真的,不知該怎麼面對靈瓏了。

  「不關你的事,你不必道歉。」靈瓏似乎已經從剛才激烈的情緒中平復了過來,語調平緩地對柳若兮說道。

  可這樣卻反而讓柳若兮不安起來,靈瓏他……是不是已經做了什麼決定了?

  她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各路神明啊,請一定要保佑尹隱順利渡過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