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武林秘籍

  連仙來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裡迴盪了一圈,便又散了開去。

  靈瓏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問道:「不知連掌門與這黑衣人有何瓜葛?」

  連仙來道:「並無瓜葛。」

  「哦?」靈瓏挑了挑眉,「那連掌門是想打聽什麼事?」

  連仙來低下頭猶豫了一會兒,才嘆了口氣道:「我們九樺派成立之初,在宋師叔祖的帶領下,也是繁盛一時。可惜師叔祖去世之後,九樺派卻一蹶不振,到了我這裡,已經淪為江湖中人嗤之以鼻的小門派,我真是愧對師叔祖啊!」

  在後堂偷聽的尹隱心裡一排省略號,這個連掌門,簡直答非所問嘛!難道他不遠萬里從九樺山跑到京城來,就是想親自跟靈瓏倒苦水的?

  靈瓏面色卻與剛才無異,仍是坐在那裡靜靜地聽著。

  連仙來繼續道:「想當年師叔祖在世之時,我們九樺派的弟子哪個不是橫行霸道,哦不,我是說意氣風發。而現在,別人寧可加入丐幫,也不願拜入我九樺派門下,我們的弟子是一日少過一日。每每想到此處,我都忍不住老淚縱橫,百年以後,我有何面目面對師父和師叔祖啊!」

  靈瓏終於忍不住打斷了連仙來的話,「連掌門難道是來請我幫你重振九樺派的?」

  「不不不,」連仙來連連搖手,「我是想問,靈瓏公子可知我九樺派沒落的原因?」

  ……

  靈瓏的手指在茶沿上摸了摸,「我聽聞,宋老前輩在世的時候,有一套獨門絕學,九樺派的發揚光大,也是仰仗著這個絕學。只是宋老前輩去世之後,他的武功好像也失傳了。」

  連仙來捂著額頭痛苦地道:「都怪我們這些徒子徒孫資質愚鈍,連師叔祖武功的皮毛都沒有學會,否則,我們九樺派也不至於淪落至此。」

  「所以,連掌門今次前來到底所謂何事?」靈瓏看了看天色,馬上就要晌午了,他還要陪隱隱吃午飯呢。

  連仙來察覺到了靈瓏語氣裡的不耐,終於切入了正題,「雖然師叔祖的武功失傳了,但是他留下了一本武功秘籍。」

  這話總算勾起了靈瓏的興趣,「武功秘籍?」

  「嗯。」連仙來點了點頭,「這本秘籍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乃劍招,第二部分乃步法,第三部分乃氣力。三個部分相輔相成,若是有人能將劍招步法氣力全都練成,那麼必將獨步江湖,無人能敵。」

  「如此厲害?」

  「當然!」連仙來驕傲地揚起了頭顱。

  「我竟從未聽過此事。」靈瓏看著連仙來問道,「不知此秘籍叫什麼名字?」

  連仙來一昂頭一抖袖,「《菊花寶典》。」

  ……

  這是《葵花寶典》的姐妹篇?尹隱的腳步又凌亂了一下。

  靈瓏琢磨著這個名字,連仙來還在意猶未盡,「《菊花寶典》裡的劍招以快著稱,招式複雜多變,名為『四十二路驅邪劍法』;步法可乘風踏雪,猶如雲中飛燕,來無影去無蹤,名為『凌塵微步』;氣力練成可力大如牛,氣貫山河,開山闢地也不在話下,名為『力拔山河』。」

  靈瓏終於聽出來了此中端倪,「這三門武功正是黑衣人所用之招。」

  「沒錯。」連仙來沉重地點了點頭。

  靈瓏的臉色有些疑惑,「為何貴派的秘籍會在黑衣人的手裡?」

  連仙來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才道:「這我也不知道。當年師叔祖去得突然,沒來得及交代秘籍的下落。師叔祖仙逝之後,師父幾乎找遍了整個九樺派,我也把九樺派裡裡外外翻了個底朝天,還是沒有找到那本《菊花寶典》。沒想到……竟是落到了一個外人手裡。」

  靈瓏沉吟了一下,問答:「連掌門是希望我幫你找到那本秘籍?」

  「沒錯,」連仙來目光炯炯,「只要能找回那本秘籍,我一定能夠重振九樺派。」

  靈瓏的眉頭輕蹙,似乎有些為難,「連掌門,那個黑衣人的武功很高。」

  連仙來眸光一閃,非常識時務地道:「九樺派這幾年雖然在武林中地位日漸沒落,可是在生意場上卻如日中天。」

  靈瓏對上連仙來的眼睛,眸光清冽。

  連仙來沒來由地一抖,再接再厲道:「另外,那本《菊花寶典》上的武功,靈瓏公子若是有興趣,我們也可以一起探討。」

  靈瓏站起身來道:「連掌門客氣了,助人為樂一直是我的做人之本。」

  連仙來:「……」

  現在只有無恥這兩個字能夠概括他的心情。

  「這單生意我們接了。」靈瓏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進了內堂。

  連仙來見靈瓏走了,自己也慢悠悠地走出了大廳。

  飯桌上,尹隱在埋頭苦吃,靈瓏在一旁慢條斯理地幫她布著菜。

  飯吃到一半,尹隱終於忙裡偷閒地抬起頭來,看了靈瓏一眼,「靈瓏,那個姓連的來找你做什麼?」

  靈瓏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是都在後堂聽到了嗎?」

  尹隱被嘴裡的蹄膀噎了一下,諂笑道:「原來你都知道啊。」

  靈瓏看了眼尹隱,沒有說話,手裡繼續幫她布著菜。

  「可是那個黑衣人的武功那麼高,我們怎麼找到那本《菊花寶典》啊?」尹隱吞下嘴裡的蹄膀,鍥而不捨地問道。

  「這個你不用操心,我自是有一些線索的。」

  看著靈瓏那胸有成竹的表情,尹隱也便放下了心。

  兩人正其樂融融地吃著飯,一個人就滿頭大汗地跑了進來。

  「靈瓏公子,靈瓏公子!大事不好了!」

  聽到這個尖尖細細的聲音,靈瓏的眉頭就是一皺。在他認識的人中,只有一個人有這種音色,「李公公,何事這麼急?」

  李公公終於跑到了桌前,連氣都沒有喘一口,又急吼吼地開口道:「二皇子他……又離宮出走了!」

  ……

  尹隱的眼角跳了跳,這個赫連空,是習慣性出走嗎?

  靈瓏倒是相當淡定,「這次又是為了何事?」

  李公公急得滿臉通紅,「二皇子他說,他要親手抓住那個偷吃他蟹黃包的黑衣人!」

  尹隱:「……」

  若是真的讓赫連空遇到那個黑衣人,估計他會直接被那個黑衣人做成蟹黃包。

  「我知道了。」靈瓏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向李公公,「李公公,如果還未用膳的話,就和我們一起吃吧。」

  「雜家現在怎麼還有心情吃飯啊!」李公公急道,「二皇子要是出了什麼事……」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靈瓏淡定地說道。

  李公公的眼珠一轉,「難道靈瓏公子知道二皇子的下落?」

  「嗯。」

  「在哪兒?」李公公問完這句話,突然有一種特別不好的預感,「該不會又是……」

  「嗯,青樓。」

  「……」

  尹隱看了一眼再遭雷擊的李公公,同情地道:「下次要是他再失蹤,你就直接去青樓找他吧。」

  省的你還要往蛛網跑一趟。

  李公公:「……」

  再次和靈瓏來到采青苑,尹隱覺得她和這裡還真是有緣。

  一踏進采青苑,就聽到了赫連空那鬼哭狼嚎的聲音。

  「你們到底把靈兒姑娘藏到哪兒去了?!」赫連空的神情十分憤怒,他伸長脖子朝樓上喊道,「靈兒姑娘,我來給你贖身了!你快出來見見我啊!」

  尹隱:「……」

  沒想到赫連空,原來還是這麼痴情的一個人啊。

  ……或者說蠢。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靈瓏,雖然靈瓏的表情很平靜,沒有一絲波動,但是尹隱就是覺得,赫連空要倒霉了。

  「赫連空。」尹隱走到前面,拽了拽赫連空揮舞的手臂,「你在做什麼?」

  赫連空看到尹隱,似乎非常高興,「尹隱姑娘!我聽說你墜崖了,真是嚇死我了!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的!」

  尹隱的嘴角抽了抽,「……為什麼你的語氣聽上去好像很遺憾?」

  「我明明是驚喜的語氣啊!」赫連空又看向跟在她身後的靈瓏,「靈瓏,你也沒事真是太好了!」

  靈瓏無視他投射過來的熱情目光,只是冷冰冰地問道:「你來這裡找黑衣人?」

  「呃……」赫連空眼睛又往二樓瞟了瞟,「我想來為靈兒姑娘贖身。」

  尹隱的眉毛抖了抖,「你這麼喜歡靈兒姑娘啊。」

  「其實……」赫連空突然扭扭捏捏地道,「我不是喜歡她,我是想,娶她為妻。」

  尹隱:「……」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靈瓏,然後覺得有必要幫赫連空一把,「其實那個靈兒姑娘,就是靈瓏……」

  靈瓏突然飛來的一記眼刀,尹隱又連忙補充道:「……的妹妹。」

  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騷年。

  「什麼?!靈瓏你居然還有妹妹?」赫連空想了想,又覺得重點不對,「你居然讓你的妹妹來青樓做事?!」

  ……

  在氣氛快要降至冰點的時候,海棠終於頂住了壓力開口道:「靈兒姑娘是來京城找靈瓏公子的,在我們青樓也是賣藝不賣身的。靈瓏公子知道後已經幫她贖了身。」

  赫連空的眼睛一亮,「那她現在身在何處?」

  「我已命人送她回老家了。」靈瓏冷冷地開了口。

  可是赫連空卻渾然不覺,「你們老家在哪兒?我派人去提親。」

  尹隱:「……」

  靈瓏的眸色一寒,「想要娶我妹妹,先打過我再說。」

  赫連空:「……」

  不想嫁妹妹就直說啊,何必這麼嚇唬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