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婚後日常(二)

  最近江湖有些不太平。

  才剛過完年,顧府就收到了預警,一大波武林人士即將來襲。

  作為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尹隱想著那個顧家少爺顧梓碧著實無辜,便和靈瓏商量著是不是去幫他一把。

  商量的結果是,兩人決定一路遊山玩水,一路往遠在松林縣的顧府趕去。

  松林縣乃是一方水鄉,最出名的就是那畫舫裡的美麗女子,還有從她們嘴裡吐出來的吳儂軟語。

  一品紅作為松林縣最大的特殊服務巨頭,擁有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涉足領域滲透到了松林縣的方方面面。

  即使正值嚴冬,翠湖的河水依然碧波盪漾。河岸邊一顆高聳的許願樹,甚至還泛著點青翠。

  翠湖上,一隻精緻的遊船靜靜地停在湖中心。

  靈瓏抱起尹隱,腳尖在河邊上輕輕點過,帶起一圈一圈盪漾的水波。幾個縱身,便是輕巧的落在了船舷上。

  尹隱從靈瓏懷裡下來,默默地為他鼓了鼓掌,「相公乃是真絕色,好一個凌波微步。」

  靈瓏輕笑著刮了刮尹隱的鼻子,「好了,別胡鬧。」

  兩人正笑著,一位穿著桃紅色大衣的姑娘就從畫舫裡迎了出來。

  那姑娘生的是脣紅齒白,身段婀娜,一雙漆黑的眸子,似是藏著千言萬語,待與人說。

  「兩位可是林公子和林夫人?」姑娘對尹隱和靈瓏欠了欠身,柔聲問道。

  「是的。」尹隱看著她便覺著眼前一亮,「這松林縣的姑娘就是和京城的不一樣,個個都水靈得像是一掐就能滴出水來似的。」

  姑娘聽了尹隱的話,巧笑一聲道:「林夫人說笑了,翠翠的容姿遠及不上夫人的萬分之一。」

  尹隱衝著翠翠眨了眨眼睛,「你看,翠翠姑娘不僅人長得漂亮,連嘴都這麼甜。」

  翠翠捂著嘴笑了兩聲,轉身撩開了身後的布簾,「夫人莫要再逗趣翠翠了,外面天寒地凍,還請林夫人和林公子快些進來吧。」

  靈瓏牽著尹隱走進了畫舫。畫舫裡布置得很雅致,只掛了幾幅字畫。桌案前點著一堆爐火,正燒得旺。桌上,一隻小巧的青瓷香爐裡,點著一顆焚香,正裊裊地往外冒著輕煙,帶著一縷淡淡的松柏清香。

  「姑娘,林公子和林夫人到了。」翠翠待靈瓏和尹隱進到船內,才放下布簾走了進來。

  桌案前,一個妝容精緻的女子正在撫琴,聽翠翠這麼說,便起身迎了過來。

  女子見著靈瓏先是愣了愣,然後才向靈瓏施了個禮,「見過林公子。」嗓音如黃鶯般婉轉動人。

  靈瓏對她點了點頭,「不必多禮,今次是我麻煩洛縈姑娘了。」

  洛縈垂眸笑了笑,尹隱的腦海裡一下子就浮現出了「一笑傾人城」這樣的句子。「公子哪裡的話。能得您這樣的貴客,洛縈開心還來不及呢。」她轉過頭去看了翠翠一眼,吩咐道,「翠翠,奉茶。」

  「是。」翠翠應了一聲,便走到爐火前,提起了那隻一直在燒著的茶壺,開始為靈瓏斟茶。

  靈瓏和尹隱在桌案對面的軟榻上坐下,洛縈便又坐回了琴前。

  翠翠為靈瓏和尹隱斟好茶後,又放上了幾盤精緻的小點心,便退到了洛縈身後。

  洛縈那如削蔥般的纖纖玉手在琴身上滑了滑,婉轉的琴音就從她的指尖流瀉而出,「我聽林公子說,林夫人想在這畫舫上聽曲,不知林夫人想聽哪首曲子?」

  「呃……」面對如此風情萬種的美人,尹隱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隨意唱一曲你拿手的吧。」

  翠翠在一旁輕笑了一聲,對尹隱道:「不是奴家誇讚我家姑娘,只是我家姑娘乃是一品紅畫舫的頭牌,什麼曲子都是她拿手的。」

  「翠翠,不得無禮。」洛縈輕聲打斷了翠翠的話,一雙美眸盈盈帶水,尹隱被看得心中一蕩。

  她下意識地瞟了一眼靈瓏。

  如此美人,連她都要把持不住了,何況是靈瓏!

  靈瓏仍是自若地喝著手裡的茶,察覺到尹隱的目光,便回過頭來對上了她的視線,「怎麼了?」

  「……沒、沒什麼。」尹隱臉色微紅的別過了頭去。

  洛縈低笑了一聲,便對尹隱道:「我為林夫人彈奏一曲《蝶戀花》,可好?」

  「甚好甚好。」尹隱趕緊點了點頭。

  洛縈的十指微動,彈奏了起來。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

  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

  悅耳的琴聲加上動聽的歌喉,再看著眼前的美人如畫,尹隱終於明白一品紅的生意為什麼會這麼好了。

  是個男人就把持不住啊!

  她又看了靈瓏一眼,靈瓏還是面色如常,只是安靜地聽著曲子。尹隱在心裡哼了一聲,要不是這次我跟在身邊,你還能如此坐懷不亂嗎?

  靈瓏突然回過了頭來,一雙含笑的眼眸看著尹隱。尹隱頓時有些如坐針氈。

  靈瓏微微向前傾過身子,在尹隱的額上吻了一吻,聲音溫柔,「是你說要來聽曲的,現在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尹隱扁了扁嘴,死鴨子嘴硬道:「我才沒有胡思亂想!」

  靈瓏笑了笑,幫尹隱緊了緊領口,才又開始聽曲。

  一旁的翠翠忍不住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她還是第一次遇見,有人來畫舫聽曲還自帶姑娘的,而且這個姑娘,還是他夫人!

  本來,像林公子這般俊美又溫柔的人,是她們難得遇上的貴客。也只有如林公子這般的人物,才能配得上她家洛縈姑娘。只是可惜,這林公子已經娶了妻。

  想到這裡,翠翠的目光又落在了尹隱身上。這個林夫人,也算得上是一個美人了,而且一看就是個千金小姐,和林公子倒也是般配。

  翠翠又在心裡嘆了聲,你說,這林夫人怎麼命就這麼好呢?出生好也就罷了,還能覓得如林公子這般的如意郎君,而她家小姐卻……

  翠翠的眸光暗了暗,為何她家小姐,就如此命苦呢?不知林公子還願不願納妾?

  她想起剛才靈瓏親吻尹隱的那一幕,覺著這林公子怕是被林夫人吃得死死的,納妾什麼的,定是沒可能的了。

  洛縈的一曲還沒有唱完,船身就突然劇烈地搖晃了一下。尹隱握在手裡的茶杯一抖,滾燙的茶水就濺了出來,灑了尹隱一手。

  「隱隱,你沒事吧?」靈瓏緊張地拿過尹隱的手,仔細地打量了起來。尹隱的手紅了一大片,好在還沒有起水泡。

  靈瓏有些不悅地抬起了頭,「怎麼回事?」

  翠翠連忙道:「奴家出去看看,林公子切莫動氣。」

  尹隱捏了捏靈瓏的手,道:「我沒事。」

  靈瓏的眉頭輕蹙,「都紅成這樣了,還說沒事?」

  尹隱還沒來得及說話,翠翠的一聲尖叫就從外面傳來了進來。幾人同時往門口望去。

  翠翠背對著她們從門口退了進來,接著便是直指她咽喉的鋒利刀尖。

  一個大漢手裡握著刀,也從門口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小嘍囉。

  靈瓏的眉峰動了動,不動聲色地看著幾人。

  為首的大漢臉上有一道刀疤,從右邊額頭劃過右眼,延伸到右臉頰,很是猙獰恐怖。他一進門,就收起了手中的刀,看向洛縈猥瑣地笑了笑,「我一聽這翠湖上那勾魂的小曲兒,就知道定是洛縈姑娘在這。」

  洛縈皺了皺眉頭,有些厭惡地看了大漢一眼,「我正在招待客人,請你們出去。」

  「客人?」大漢回過頭看了靈瓏一眼,「好一個小白臉啊。洛縈姑娘,這種小白臉,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大漢說完,他身後的小嘍囉還配合地嘲笑了幾聲。

  靈瓏也不惱,只是輕輕地轉了轉手裡的茶杯。

  大漢興許是見靈瓏沒什麼反應,有些興意闌珊,眼神越過靈瓏看到他身後的尹隱時,又是突然一亮,「喲!這居然還藏著一個小美人啊?」大漢說著就往尹隱跟前走,淫笑了兩聲,「你們這一品紅的姑娘啊,質量就是好。」

  靈瓏手中的茶杯「嗖」的一下就從大漢的耳邊飛過,熱水灑了他一臉。

  「燙死我了!」大漢在原地跳了起來,惡狠狠地看著靈瓏,「你個王八蛋,知道你爺爺是誰嗎?居然敢拿熱水燙我?!」

  靈瓏冷笑了一聲,「你也會覺得燙?不是說死豬不怕開水湯的嗎?」

  「你罵誰是豬呢!」大漢似乎氣極,紅著眼睛對靈瓏道,「今天不給你點顏色你看看,你都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大漢說完就舉著刀向靈瓏劈去,靈瓏拿起碟子裡的一顆青豆,往大漢的膝上一彈,大漢的腿一抖,一個跟頭栽在了地上。

  船上又是一晃。

  後面的小嘍囉見自家老大栽了個狗吃屎,忙不迭都舉著刀向靈瓏奔來。靈瓏的身形一晃,只聽「啪啪啪」的幾聲,一干人等盡數趴在了地上,哀叫連連。

  靈瓏彈了彈袖上的灰塵,對地上的幾人道:「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馬上從船上出去。」

  地上的人立馬互相參扶著爬了起來,大漢臨走前還不忘留下一句毫無新意的狠話。

  見幾人走了,洛縈走上來賠罪道:「真是抱歉,擾了公子的雅興。」

  靈瓏看著洛縈,道:「無妨,只是怕他們日後還會再來找你麻煩。」

  洛縈的秀美皺了皺,「有勞公子費心了,洛縈自有對策。」

  靈瓏點了點頭,便走過去拉起尹隱,「我們也該走了。」

  「嗯。」尹隱應了一聲,跟在靈瓏身後出了畫舫。靈瓏抱起尹隱,像來時那般輕盈地從湖上掠了出去。

  翠翠有些不滿地看了洛縈一眼,「為何不請林公子幫忙?林公子一看就知不是泛泛之輩,若是他肯出手,定能收拾了那群無賴。」

  洛縈只是搖了搖頭,道:「這事與林公子無關,不便將他牽扯進來。更何況,他身邊還跟著林夫人,若是林夫人因這事出了什麼差池,我們可怎麼跟他交代?」

  翠翠本還想說什麼,終是隻動了動嘴角,沒再做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