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 章
穿入獸人坑文裡的路人甲之二

  顧明月遲疑著,試探著伸出手揉了揉大熊貓的額頭。她見大熊貓溫順地毫不反抗,膽子便大了起來,乾脆順從心意兩手並用地去抓揉它腦袋上那兩隻圓圓翹翹的耳朵。

  唔,大熊貓的毛髮沒有看起來那麼柔軟呢。

  她不亦樂乎地用手指把大熊貓的兩隻黑色圓耳朵輕輕壓平,再忽地同時放開,使圓乎乎的耳朵騰地彈回原位豎著,一抖一抖得簡直有趣極了。

  大熊貓哼唧了一聲,聽音兒好像是有些不滿。顧明月有些不捨得就此罷手,但又不願因此惹怒看起來蠢蠢萌萌的滾滾。她想了想,彎下身把裝著餅乾糊糊的小鋼鍋拿了起來,湊到大熊貓的嘴邊,拍著它的腦袋說「吃吧。」接到示意,大熊貓抖了抖身子,兩腳一叉便坐到了地上,伸出兩隻前爪夠著舉到嘴邊兒的小不銹鋼鍋,悶頭歡快地吃起了裡面香甜的餅乾糊糊,模樣實為憨態可掬。

  趁著大熊貓吃得專心致志,顧明月邊繼續撫弄邊觀察了一下它的體格和毛色。眼前的熊貓長得膀背腰圓,身體上的毛髮黑白分明,就著小火堆的光倒是看不出有落灰髒污的地方,顯而易見地是只特別愛乾淨的滾滾。

  顧明月沒能觀察多久,大熊貓便吃完了小鋼鍋裡的餅乾糊糊。只見它意猶未盡地捧著幾乎是蓋在臉上的小鍋舔啊舔,那副吃不夠的饞樣兒令顧明月忍俊不禁,差點就想從包裡再拿出點吃的餵牠了。

  大熊貓戀戀不捨地舔完了小鋼鍋,便把這對顧明月來說珍貴極了的炊飯用具扔到了一邊,扭過頭用濕漉漉的眼睛期冀地朝她猛看。

  「沒有了。」顧明月攤開兩隻手,搖了搖頭。

  大熊貓先是歪了歪腦袋,隨後把爪子搭在她的手上扒了扒,確定什麼都沒有了以後, 屁股抬離了地面準備吃完就走。

  哐哐噹噹,小鋼鍋帶著略顯清脆的聲音,被它的爪子撥拉遠了。顧明月敢肯定,在自己攤手擺頭的一瞬間,大熊貓那張看著睡不醒似的懶洋洋的臉上,出現了一種能被稱作為失望的表情,還有……一點點嫌棄。

  這隻熊貓的脾氣好差哦!

  顧明月倒也不氣,她從地上撿起小鋼鍋,走到溪邊用水裡裡外外清洗乾淨,復又裝了一鍋水架到土灶台上煮了起來。做完這些,她才發現大熊貓竟未走遠,正停在林邊灌木與草地相接的邊緣處盯著她看。

  顧明月對大熊貓摸也摸了,揉也揉了,這稀罕勁兒一過,就不再想著去搭理逗弄它,只等著水開了把小鋼鍋徹底消毒後,找個還算安全的地方充作暫時居所。她原想大熊貓不過是被吃的吸引過來兼之對她有些好奇,誰知它待到她把小鋼鍋消毒擦乾淨放回背包裡後,還留在原地,甚至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打量她。

  被任何生物一直注視著的感覺都不太好受,顧明月感到不自在的同時,快速地做了個決定。

  她先是四下張望,隨後背過身子從背包裡拿出一小包牛肉乾,正準備偷偷吃到嘴裡,便聽到了身後的響動。

  上鉤了!

  她迅速站起身,一手扒著身旁大岩石光滑突起的一角稍稍用力便躍了上去,面對著四肢並用眨眼間便跑到岩石邊直立起身準備攀爬的大熊貓,捏著開口的牛肉乾袋子像是釣魚似地在距離大熊貓能觸到的範圍之外忽近忽遠地晃動。

  瞧著大熊貓急吼吼的樣子倒也有趣,顧明月有些壞心眼兒地想, 如此通人性的貪吃熊貓,是獸人的可能性極大。

  不過,若真是獸人,見著同為人形的她,他為什麼不轉換形態呢?難道因為她是這片區域的外來者的緣故嗎?

  顧明月舉著牛肉乾好笑地看著大熊貓用略顯笨拙實為靈活的身體換著角度地想要爬上岩石。這塊位臨小溪邊的岩石比她白日裡躺著的那塊還要大得奇特,有著一人多寬兩人多長,距離地面的高度也十分可觀,突兀地立在此處如地標般顯眼。

  岩石四周長滿了潮濕滑膩的苔蘚,大熊貓見著攀爬岩石費力,用力哼了兩聲,在顧明月還沒來得及看清的時候,突然轉換出了人形形態。

  獸形的熊貓君直立起身時堪堪比岩石的高度高出半個頭,而轉換出人形的熊貓君則高出了岩石表面一大截。岩石的高度此時才及到他胸口處。

  轉換了形態的熊貓獸人毫不費力地便手腳使力撐上了岩石,動作靈敏。他在岩石表面站穩後便三步並作兩步地跨到顧明月眼前,在顧明月以為他下一秒就要搶走她手心的牛肉乾時,急剎車似地停在了她面前。

  他們之間的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再近一點便要面貼面、胸貼胸地撞在一起。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站在她面前的熊貓獸人,嘴裡嘰哩咕嚕地說出了一串兒她聽不懂話。他應該是使用了此界獸人們的通用語,不過她當前並不具備對這一門語言的聽說能力。

  顧明月不著痕跡地向後退了一步,揚起頭時終於能從睜眼僅見對方鎖骨之上下巴之下的距離中脫離,餘出了些空間得以稍微瞧出他的模樣。

  土灶台中的火光早已因為沒有得到及時的柴火補充而熄滅。頭頂繁星明滅間散發出溫柔的光芒。這點亮度雖不能使顧明月完全看清他的長相,但卻足以把他勁瘦修長的倒三角身形給瞧出個大概。

  熊貓獸人寬肩窄臀、蜂腰長腿。他手臂上肌肉的輪廓在光線黯淡的夜晚仍隱約可見。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顧明月手握牛肉乾搖了搖頭。他們兩個當下用語言溝通就是雞同鴨講,還不如以肢體語言表達思想來得易懂些。

  熊貓君顯然沒有料到眼前的傢伙是個沒法溝通的主。他歪著頭,感到有些為難了。先前在林中解決生理問題並巡視領地時他突然聞到一陣勾得他饞虫在肚腹間翻湧、不吃到決不罷休的陌生香氣。他被那讓自己無法自控的食物香氣給勾到了溪水邊,隨後見到了眼前這位全身包裹著奇怪輕薄的東西的傢伙。

  於是,他便可恥地裝成了一隻普通的野獸,如此做的目的當然是想要把那帶著無比誘人香氣的食物吃到嘴裡!

  他的原型雖然是具有很強領地意識的物種,並且攻擊能力不輸其餘大型食肉動物,可是原型的物種卻意外地喜好平和無爭端的生活,除非感覺到威脅,幾乎從不主動攻擊其他物種,就連食物也是選取熱量較低卻更容易得到的植物。由於原型的物種在這片山脈間數量稀少,獸人們平日裡狩獵也幾乎不會去抓捕以食用,有時碰到了甚至還會好心地扔幾個果子過去。故而他認為若是裝成普通的野獸,估計會討來想要吃到嘴裡的東西也說不准。

  食物在這裡是珍貴無比的,獸人之間是不能隨意搶奪其他獸人的食物,這是屬於獸人的必須遵守的嚴格法典。

  所以他不能靠武力搶奪這位外來獸人的食物,只能智取。

  他在成功地吃到香甜的食物後,對這位外來的獸人產生了好奇——他到底是從哪裡來,為什麼來到這片區域呢?他身上裹著的以及隨身攜帶的那麼多從未見過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是他原來的部落所製造的嗎?他同他一樣離開了自己的部落嗎?他到底要獨自去哪裡呢?

  熊貓獸人的腦海中湧現出了無數對顧明月的猜想,並把所有的猜想串聯在了一起,拼湊出了一個背井離鄉、踏上旅途的獸人形象。

  若是顧明月能夠讀心,實在會被他豐富的內心活動以及腦補能力所愉悅到。當然,若是她曾經有過和此界獸人一起生活的經歷,便會知道一位獸人裝作普通野獸靠賣萌向另一位獸人討要食物的行為是多麼清奇。

  懷著旺盛的好奇心,熊貓獸人在吃完對方給予的食物後,破天荒地不想就此回到窩裡睡覺,於是磨磨蹭蹭地在林子的邊緣處徘徊了一會兒,最后索性隨著心意停在那裡用赤裸裸的目光觀察起了仍坐在溪邊的味道好聞的奇怪傢伙。

  熊貓獸人覺得顧明月的體味好聞極了,竟是一種他從未嗅過的味道,聞之讓他身心舒暢,醺醺然得如同吃了醉果。

  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承認對方比自己好看的!他也絕對不是因為奇怪的傢伙面容柔美得不可思議才一直盯著他不眨眼的。

  熊貓獸人帶著點彆扭的情緒一直打量著顧明月,直到她拿出了一個看起來不知道是什麼的可疑的東西,然後裡面竟又傳來了另一種令他口水四溢的味道!

  嗷~~那是什麼!好想吃到嘴裡!

  熊貓獸人控制不住自己,滿懷著對新鮮食物的渴望再一次朝奇怪卻心眼兒不錯的傢伙跑了過去,可是對方好像已經看穿他的偽裝了,不肯再投餵給他食物。

  哼,可疑的傢伙竟然還站到高處在他眼前晃著食物逗弄他,他難道是那麼禁不住美食誘惑的獸人嗎?他難道會因為對方站得高他獸形上不去就放棄偽裝變身嗎?

  但不妙!奇怪的傢伙絕對是故意的,食物的香氣好濃郁啊!

  在用兩隻前爪扒著岩石的側面突起處,以及用一條後腿翹了幾次也沒能成功爬上岩石表面後,他不甘心地發現,自己就是那麼經受不住食物的誘惑就是那麼經不起戲弄地變身了……熊貓獸人在對著顧明月開口索要食物前,他還是感到了一點點的羞恥,不過這一點羞恥心在食物巨大的誘惑前不值一提。他很快便放棄了掙扎,開口道:「我叫鬱離,你叫什麼名字?你從哪裡來?我可以用其他食物交換你手上的食物嗎?」至於他為什麼站到離奇怪的傢伙如此近的地方,和他氣味好聞絕對沒有一點關係!

  啊,奇怪的傢伙竟然還有更加讓他震驚的地方,他竟然聽不懂通用獸語!可是,弄清他為何聽不懂通用獸語這一點並不是當務之急,現下最要緊的是如何吃到食物啊!

  熊貓獸人鬱離指著她手上握著的牛肉乾,張開自己的嘴做了一個吃的動作。在顧明月囧囧有神的目光下,又抓耳撓腮地做出他能用肢體語言表達出的交換動作。

  顧明月當然是不明白的。她在對方費盡心思做出各種滑稽動作的時候,眼神飄忽地看天看地看溪流,視線就是沒在鬱離身上停留。想像一下,在一個星空炫美的夜晚,在一位身處森林深處的女孩子麵前,一位比她高出20公分以上的長髮男子,渾身不著一物表情豐富地在她眼前做出各種動作……且不說這畫面有多詭異有多辣眼睛,對方的顏藝及行為簡直堪比搞笑藝人,讓她憋笑得辛苦,以致不得不移開目光。

  真的,搞笑度和顏值無正相關。比如眼前這位墨發雪膚、瞳仁清亮通透,長相俊秀斯文中混合了野性的美男子,即便裸露出了頎長健美的肉體,卻因為他惹人發笑的表情動作而使人生不出半點旖旎的心思。

  鬱離手舞足蹈地忙活了一陣也不見對方有回應,他有些沮喪也有些憤憤然。

  顧明月眼見著他表情開始發生變化,覺得熊貓雜耍也看得差不多了,便一臉純然無害地做出了一個睡覺的動作,然後把牛肉乾向著他的方向遞了遞。

  我要找一個安全的休息地點,然後牛肉乾就是你的了。

  鬱離福至心靈地明白了顧明月的意思,欣然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