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鬼畜哥哥的玩具之三

多虧了沈容遵從著沈父沈母的要求,每週末都會回家替妹妹進行私人課後指導,有良師相伴,顧明月的理科成績進步神速,如坐了火箭筒一般,再加上她勤奮刻苦,最終在中考的時候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同哥哥一樣考上了市裡最好的高中,把沈父沈母高興壞了。

沈容的心情也是愉悅的,顧明月的成就間接的向別人展示了他的教導有方。

拋開別的不說,他在這一年裡還是很欣賞妹妹的刻苦努力,她總算不是只長了一張狐狸精臉的草包。

事事力求完美的沈容於是在看到妹妹的中考成績和高中錄取通知書後,對顧明月態度在私下裡有了些改善。

當然,這並不妨礙他繼續稱呼她為小賤人,在他心裡這位妹妹永遠都是徹頭徹尾的賤人。

十六歲的顧明月已經逐漸長開了,她身高不過1米6左右,肌理白皙細膩,骨肉均勻流暢,豪乳細腰,豐臀長腿,身材堪稱黃金比例。

她還是留著一頭齊肩的中長髮,額頭前總是有一排稀疏蓬鬆的劉海半遮半掩著形狀優美如新月的濃眉,長得不似真實的睫毛下那一雙明眸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清雅與魅惑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巧妙地雜糅在一起,絲絲縷縷地從瞳孔深處漫出點神秘的媚意,那小巧玲瓏的鼻子下一張玫瑰紅的小嘴飽滿上翹,顯然她深知自己身體的長相太過攝人,於是總是不苟言笑,但做出那冷艷表情的面龐還帶著點少女純然的天真之氣,開口說話時不經意便露出點這個年齡段特有的狡黠靈動,讓人無法不被吸引,不能不魂牽夢繞。

15、6歲的少年正值情竇初開的年紀,再加上才剛剛上高一,心思都有些浮動,於是顧明月在升入高中的兩個星期後,每日的情書和小禮物如雪花片一樣向她砸來,多到她的課桌裡都塞不下。

這些情書有校內男生送來的,也有校外的男生托人送來的,顧明月從沒被人如此熱情大膽的追求過,有些略微的不適應以及尷尬。

那些飽含著漫漫情意的書信全被她餵進了教學樓下的垃圾桶,而小禮物則分發給了同班的女同學們,故而雖然很多女生私下裡對她頗有微詞,總是在背後咕咕唧唧地說著閒話,當面還是一副好姐妹的樣子,可以說顧明月還是很會做人的,她扔情書的時候總是故意把信封撕開,裝作她看過了的樣子。

但總有幾封情書會被偷偷地放到她的書包裡,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帶回家。顧明月偶爾也會打開看上一看,那裡面的遣詞造句往往讓她笑到肚子痛,一些特別奇葩的於是就被她留下了,沒事閒的時候便拿出來讀一讀,樂一樂。

這一天,顧明月收到了一封特別的情書,她思來想去,還是決定把這封情書帶回家藏起來,因為若是被校內的同學老師無意間撿到看了內容,會為她帶來很大的麻煩。

顧明月全天都處於心神恍惚的狀態,待放學回家後,便偷偷摸摸地把情書藏到了書桌櫃裡,和以往留下的情書藏在一處,這封情書上的署名讓她頗有些心驚膽跳。

做完這些,她便趁著晚飯前去沖一個澡,洗去渾身黏膩的汗水。每次放學回家對於顧明月來說無意於戰場,她是逃兵,而校內外那些愛慕她的男生就是敵軍,日日鍥而不捨地對她進行圍追堵截。

每逢週五校外更是可怕,很多男生大老遠地趕來想要一睹傳說中市內高校第一美人的風采。顧明月今日便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突出重圍,回家的時間比往日生生晚了半小時。

今天是週五,也是沈容從學校裡回家的日子,他今日回家的時間比以往早了一小時,到家時正巧趕上飯點,沈母正把一盤盤濃香四溢的菜餚端上飯桌,看到他時親熱地上前招呼他,順帶讓他上樓喊顧明月下來吃飯。

沈容站在妹妹的房間外敲了幾聲門後見無人應答,便逕自打開房門,走了進去。從浴室裡傳來嘩嘩啦啦的水聲可以聽出顧明月正在洗澡,他本來可以立即離開,等過一會兒再來敲門叫她,卻不由自主鬼迷心竅的留了下來,坐在屋子靠牆處的書桌前等著她。

他一個大活人坐在充滿著少女氣息的房間裡難免感到無聊,卻又不想離開,便突發奇想地想要翻看一下妹妹的書桌。他不知道女孩子的書桌櫃裡都會放些什麼,尤其是正在上高中的女孩子,但他上高中的時候,很多同齡的女孩都在追星,但從顧明月的房間佈置來看,她好像沒有這個愛好。

在不經過主人同意的情況下翻看他人的私人物品,這件事情對於嚴於律己的沈容是不可想像的,可是他就是耐不住心裡的好奇做了,他這位妹妹的書桌櫃擺放得乾淨整齊,除了學習的課本練習冊便是一些學習用品,從中完全看不出來她有絲毫的個人愛好。終於,他的指尖觸碰到了處於最底端的書桌櫃,放慢動作輕手輕腳地拉開……

顧明月洗完澡擦乾身子後便光溜溜地打開浴室的門,在自己房間裡她向來是隨意慣了,赤身裸體地在房間裡走動時不時就要上演幾次。

但她不知道這次房間裡坐著一位讓人意想不到的觀者,因為太過震驚所以在看到沈容的一剎那連尖叫都被吞了下去。

沈容面色陰沉地打量著自己妹妹讓人血脈僨張的美麗酮體,她的乳房在兩年的時間里長了不少,目測都已經破了D罩杯,彈性十足地在胸前挺立著,玫瑰粉色的乳頭高聳於其上,雙腿中間的女性私密處被柔軟稀疏的毛髮覆蓋,可以隱隱看出處在中間的一條桃紅色的細縫。少女完全忘記了遮掩,只是面含驚恐地看著他手中的書信。

就是那封她剛收到不久,高一年級新任數學男老師寫給她的情書!

沈容的目光在顧明月身上流連不去,他面色陰沉,語帶嘲弄地說:「我的好妹妹竟然連學校裡的老師也能吸引,現在還要光著屁股勾引自己的哥哥嗎?」

他冷冽的語氣使顧明月打了一個機靈,瞬間意識到自己正處於未著寸縷的狀態,滿面羞紅地飛速從櫃子裡抓出一套真絲睡袍穿上,她心裡焦急,只將就著遮掩一下便飛奔到沈容面前。

「哥哥怎麼能隨便進入別人的房間,怎麼能隨便翻閱別人的東西!」顧明月的小臉湧上了一層慍氣,這男人不知道什麼叫個人隱私嗎?!

經過兩年的時間,沈容已經從青澀的少年成長成了外貌儒雅貴氣的男人,被沈父帶著逐漸進入到了首都政治圈,言行處事給人感覺更加圓滑,多了一些世故。

「哦?若是爸媽看到了這封信,還有這些被你藏起來留下的信,到底會有什麼想法呢?自家女兒早戀的對象都找到老師頭上了?」沈容神色依舊陰鬱,帶著一抹殘酷的笑意,漫不經心地悠然道。

「你去說,隨便去說!我清者自清,這些信只不過是覺得有趣才留下的,你就算去告訴爸媽也沒用,因為我既沒有早戀,也沒有任何需要瞞著他們的事情!」這男人什麼意思,想要威脅她,也要看她接不接受威脅才是。

沈容登時猛地從椅子上站起,長腿一跨瞬間便來到了顧明月面前,鋪面而來的男性氣息和壓力使她不堪重負地一步步後退,直到背脊頂上了牆壁才不得已地停下腳步。

男人微微俯下身,使視線和眼前的少女齊平,雙臂支在牆壁上把她圈禁在狹小的空間裡,兩人距離近得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出的熱氣,那熱氣在顧明月身上激起了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

沈容用鼻尖摩挲著顧明月小巧秀氣的鼻頭,呼吸間都是讓他著迷的那略帶清甜味的少女體香,讓人恨不得把她就這樣吞下肚腹,吃乾抹淨;而這樣的突如其來的親密行為讓顧明月感到很不舒服也難以接受,今天這位哥哥的行為已經超出了她一貫的認知,讓她懷疑他是否有些精神失常,平時不是最討厭和她有任何肢體接觸的麼?

「什麼都沒有?原來什麼都沒有就已經可以使剛剛就職的老師冒著被吊銷教師資格證的風險寫情書給你表白?什麼都沒有你為什麼要把它帶回家藏起來?好一個什麼都沒有,你說出來也不怕別人都不相信?!」沈容瞇著眼睛的表情使顧明月想起了動物世界裡大草原上狩獵的雄豹,透露著致命的危險信息。

她知道不論自己如何解釋,對她本身就帶有偏見的男人任她說得磨破口皮也不會相信。這封信和她有關,不管她本身是否有任何的過錯,這信的內容一經曝光,沈父沈母那關她就過不了,保不準就會讓她立即轉學。

轉學沒什麼,可是她長成這樣不論去到那裡都可能會引起相同的現象,難道她還要頻頻轉學。

這個學校是她廢了好大的勁兒才考上的,她不願意因為這種委屈的理由離開,但若是那位男老師不放棄地糾纏不休,鬧出點師生間的醜聞,對她可是大不利。

她長得美艷妖冶,出了事情人們或多或少地都會往自己平時生活作風是否不檢點上猜想,她不可避免地會背負上一些莫須有的猜疑和罪名。

「你想怎麼樣?」顧明月冷笑這問,臉上的表情高傲而不可侵犯。

沈容覺得她的表情礙眼極了,這張臉就算做出類似的表情也不會讓人覺得冰清玉潔,只會讓人更加想要侵犯蹂躪,他想到自己自從大學報到那天開始一直以來揮之不去的有關顧明月的春夢,身體燥熱得簡直可以燃燒起來,不能放她出去勾引別的男人這種想法一時間在佔據了他的大腦。

這個女孩已經長大了,未來沒準會變成和逼得他親生母親自殺的下賤的女人一樣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 沈容一想到導致他母親悲劇的女人,眼睛瞬間變得猩紅。

就事實來講,這個小賤人的外貌與那個女人比起來不知道要領先她多少條街,與其讓她出去禍害別人,不如把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心裡,也算是行善積德了。

反正她是女人,總歸要被男人上,這樣的長相不知道會被多少男人想方設法地搞上床,與其便宜了別人,不如便宜了自己。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下定決心的沈容有一種以降服淫靡的女妖為己任的責任感。

「我要上你。」沈容脫口而出的回答言簡意賅,充分地表現了他真實的想法和心情。

顧明月在沈容的話出口後便覺得天雷滾滾,震撼度不亞於五雷轟頂,她開始認真的思考,這個男人真的不需要吃藥嗎?

用一封信來要挾,就想上她,何棄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