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實踐證明,世上沒有躲不開的人。

  即使兩個人同在一個屋簷下,言濟時也已經三天沒有見過梁晨的正面特寫了。

  這三天就像此刻一樣,梁晨只留給他一個來去匆匆的背影,沒有隻言片語,甚至沒有眼神交流,雲淡風輕得就像他真的只是一個同住的室友。

  好吧,就算今天是週五,週末是朋友聚會的好時候,可是……

  穿那麼嬌媚的裙子是要幹嘛?!還、還化妝!

  想起從陳海月那裡旁敲側擊來的資訊,知道她最近去相親了,言濟時就氣悶得想吐血。

  是,他是彆扭得不敢表白,可是……這不是害怕被她拒絕麼?畢竟從小到大拒絕過她那麼多次,現在要他反轉劇情,他也需要積累勇氣的啊!

  真的,沒有時間了嗎……?

  鋪天蓋地的驚慌壓住了言濟時的心臟,他抓過車鑰匙,飛快的衝出門去,正好看到梁晨坐進徐鶴秋的車。

  「師兄,麻煩你了。」梁晨坐在車裡,長舒一口氣。

  高跟鞋不是人穿的啊,腳真疼。

  徐鶴秋看了一眼後視鏡,笑道:「雖然師兄我平常嘴很賤,可是為了師妹你的終身幸福,奔波一下,這個還是可以有的。」

  「真好,你居然也知道自己平常嘴賤。」梁晨揉了揉小腿。

  徐鶴秋抗議:「你還真會蹬鼻子上臉啊!自謙懂不懂?中華語言中的高等修辭!沒文化,真可怕。」

  「停停停,我現在很緊張,沒精神跟你抬槓。」梁晨比出手勢停戰。

  「看來你是好事將近啊,居然敢帶著才見過幾次的相親對象去上『玫瑰真情會』,」徐鶴秋嘖嘖稱奇,完了話鋒一轉,「這才見幾次啊,你真看上他了?」語氣裡是全然的質疑。

  「怎麼就不能看上了?」梁晨轉頭瞪他,「人家楊崇意斯文有禮,身材修長,長相俊秀,而且好歹也算同行,有共同語言,看上他一點也不奇怪好不好?」

  趁著紅燈的間隙,徐鶴秋對上她的視線,笑得深不可測:「最好是。」

  「絕對是!」梁晨義正言辭滴瞪住他。

  「你的眼睛出賣了你的心。」綠燈亮起,徐鶴秋悠然的拋下這句話,繼續專心開車。

  夕陽的餘暉灑在車窗上,璀璨得有如一面照妖鏡。

  梁晨莫名心虛的收回視線,從包包裡拿出墨鏡戴上。

  徐鶴秋又看了一眼後視鏡:「你的眉毛出賣了你的眼睛。」

  梁晨炸毛:「姓徐的,是不是想打架?!」就你敏銳!就你會找茬!

  嘖嘖嘖,踩著尾巴了吧?心虛的人就是容易反應過激啊。

  「當對方也講理的時候,有理我走遍天下;當對方完全不講理的時候,有理我寸步難行啊!」徐鶴秋表情無奈的鳴金收兵。

  車到了電視台門口,徐鶴秋帥氣的猛踩一腳煞車,害得梁晨差點親吻擋風玻璃。

  緊張中的梁晨沒空欣賞他無聊的幽默感,小心翼翼的下車:「謝了。趕緊回家看直播,我第一次上電視呢。」

  「快去吧,祝你好運。」徐鶴秋揮揮手,目送梁晨如履薄冰的踩著高跟鞋離去。

  當梁晨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內時,徐鶴秋果斷下車,走到一直跟在後面的車前,敲敲車窗。

  言濟時略有些尷尬的搖下車窗:「師兄。」

  「我當是誰呢,一路跟得這麼詭異,」徐鶴秋雙臂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俯視他,「說吧,你是暗戀我,還是……暗戀她?」嘖嘖,彆扭的死小孩,打小看著就討厭。

  言濟時被噎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俗話說得好,恍然大悟,悔之晚矣。」徐鶴秋假斯文的胡謅了一句。

  言濟時聞言,倔強望著他,抿緊了唇不說話。

  是,他彆扭,他傲嬌,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攢齊足夠的勇氣站到梁晨面前說出最想說的話,等待她的接受或拒絕。

  可是他放不開,也不想放。

  「俗話說得好,錯過一次,錯過一世,」有這句俗話嗎?嗯,不管了,「對了,聽說你的初戀回來了,恭喜啊。」

  「關雲喜什麼事?她才不是什麼初戀!」

  言濟時直覺反駁,過後卻回過味來:「你怎麼知道?梁晨告訴你的?」

  果斷否認啊?那還有救嘛。

  師妹啊,你的情海還不是一般的生波,這狗血的,嘖嘖。

  徐鶴秋終於不帶虛偽的笑開:「可別小瞧了師兄我的情報能力。祝你好運吧。閃了!」

  「師兄,」言濟時叫住他,「你說……還來得及嗎?」

  徐鶴秋回頭,笑得和風霽月:「來不來得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總是要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滴。」

  年少無知也不是免死金牌,自求多福吧~!

  把車停好後,言濟時走到電視台外面的廣場。

  巨大的螢幕正在直播第四頻道,現在是廣告時間,打醬油的群眾們已經呼啦啦圍攏上去,期待牙尖八卦的玫瑰真情會準時上演。

  言濟時是一直不習慣把自己的感情暴露在大眾的圍觀中的。

  年少時梁晨一次次無畏的表白導致他經常被同學、家人、親友調侃,這在慘綠少年彆扭的人生觀裡實在是一件不受歡迎的事。

  可是慘綠少年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長不過一世幾十年。

  現在他雖然彆扭依舊,但已經能在面對自己時正視自己的感情。

  不過,最近一段日子的所有跡象表明,他的彆扭傲嬌已經將梁晨曾經熱切的心意揮霍乾淨了。

  師兄說得對,人總會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踐踏別人的心意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可是,他還是抱著自以為是的僥倖,希望、希望……

  大螢幕裡熱鬧甜蜜的各種遊戲打斷了言濟時的內心獨白,他混在圍觀人群裡,忍著心絞痛注視著眼前被放大的一切。

  這節目怎麼能寒酸成這樣?連個凳子都不給嘉賓準備!不知道她第一次穿高跟鞋嗎?

  那男人幹嘛笑成那死樣子?牙齒白啊?

  手給我放開!放開!牽什麼牽?!

  演播廳裡,梁晨臉上的笑已經快要掛不住了。

  娘喂!高跟鞋絕對是嚴重違背人體工學的大殺器!丫不是鞋,是雜技道具啊!

  比小時候剛開始練武術的時候受的那些疼還疼一萬倍!一、萬、倍!

  好在身旁的楊崇意一直牽著她的手不著痕跡的支撐著她,不然她早就像爛泥一樣癱在當場了。

  唐影小姐,你果然心黑手狠。

  當主持人喜樂甜美的嗓音說出「接下來,就是今天壓軸的環節,也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愛的小紙條』」時,梁晨感動得寬面條淚。

  終、終於要結束了,555,好久沒這麼感人的事發生了,明天吃午飯不要叫我,我要睡足一個對時!

  各位男嘉賓一次站到主持人身邊,由主持人念出他們開場前寫的告白小紙條上的內容。

  輪到楊崇意時,他體貼的看向梁晨,目光裡是關切的詢問。

  梁晨點點頭,示意自己還撐得住。

  楊崇意這才放心的走上前。

  趁著鏡頭轉開,梁晨鄙視的橫了在台下監工的唐影一眼——

  姓唐的,你的節目未免也太肉麻了一點!這麼老土酸腐的環節你也想得出來!

  唐影用手裡的台本扇著風,回給她一個涼涼的眼神——

  老紙是專業的!外行人邊兒去!

  漂亮的女主持人恭維了楊崇意和梁晨幾句作為串場後,就展開小紙條直奔主題:「哇~楊先生的字寫得真漂亮!而且這告白和字跡一樣美好呢!」

  眾人屏住焦灼的呼吸,等主持人釣足胃口後,用蘸滿感動的聲音念道:「下輩子做我的青梅竹馬吧!這樣,我就能早點遇見你了。」

  電視台門口的廣場上,大螢幕前人人聲鼎沸,淹沒了言濟時的心聲——

  你大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