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拂霓裳(二)

摸……

柯姣整個腦袋這時頂天立地地充滿著這一個大字。

她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是得了特別嚴重的病:臉通紅,渾身發熱,口乾舌燥,兩眼發暈……

這到底是什麼病呢?很顯然,這肯定是謝公子綜合症……

《今夜曉曉》這首歌,她以前基本上是聽了一會就會面紅耳赤關視窗的,而且說真的,作為Djay那麼多年的死忠粉,她都從未敢在腦中yy過他唱這首歌時的樣子。

因為她太明白不過,以他的嗓子去唱這種歌,肯定是紅色警報的程度啊!!

她可真的做夢都沒想到過,成為她男朋友後的Djay,竟然會大半夜親自對著她唱這首歌!唱完之後,還……還繼續言語調情!!!

這她怎麼受得住啊?任她穿著金剛鐵甲也受不住啊……

「剛剛的那首我錄了音,等會發你Q|Q。」

在謝修弋下yy之前,他還特別好心地告訴了她一句,「晚安,睡不著可以繼續聽錄音。」

很快,yy頻道裡空無一人,而柯姣直接從靠在床邊,變成了跪在床邊。

麻麻問我為什麼跪著鍵盤聽男朋友唱歌……因為我男朋友是大變態……

她發誓,她今天晚上一定再也不想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柯姣,是被放在床頭的手機震醒的。

一睜眼,就看見滿屏的微信和Q|Q消息,很久都沒有出現的社交網路盛況,她記得上一次發生這種情況,都已經是她辦YY歌會期間的事情了。

難不成……她又被迫幹了啥要被示眾的事了?

頂著熊貓眼,她虛弱地劃開微信。

原來消息都來自于岱華他們所在的群裡,看了一會大家的聊天記錄,她實在是有點看不懂,便隨手在群裡打了個問號。

見她出現,大家立即都以最快的速度相繼冒泡了。

岱華:菠菜,去看微博吧。

白銀:做好心理準備。

凱凱:小菠菜,我們都站在你身邊,別怕。

夕元:勇敢地去看你男人的微博吧。

……

柯姣被這臨別贈言般的消息嚇得汗顏,再一看夕元提到了謝修弋,虎軀一震,心裡咚咚直跳地立馬去開微博用戶端。

一打開,她就知道大事不好,她的消息數量又爆表了。

自從和謝修弋確定關係之後,她就像做賊心虛似的,再也沒怎麼更過博,所以應該不是她的問題。所以,難不成……難不成是謝修弋又以Djay的身份發了什麼惹人非議的微博?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她以自己最大的勇氣打開自己的主頁,找Djay的名字。

點進他的微博,她手指輕輕往上一滑,然後,就再也動不了了。

原來……他轉發了一條微博。

這條微博的原PO,並不是她,而是一位粉絲。

這位粉絲是在今天淩晨發的原PO,如果只是很普通地發表對於自己的本命唱見的微博,是絕對不會引來那麼多關注的,可這位元粉絲的微薄內容,實在是……太勁爆了。

歐雷爾:我的媽啊啊!!!你們根本不會相信我剛剛看到了什麼!!淩晨睡不著,我就去@菠菜的yy頻道隨便逛逛,誰知道,我竟然在小房間裡看見了@Djay和@菠菜兩個人!而且,我閃進去一聽,竟然聽到公子大人在唱《今夜曉曉》!!!我閃進去的那一刻還正好是喘息片段啊啊!公子大人的喘息啊!我當場就噴鼻血了啊媽蛋!麻麻救命!!

很顯然,昨天晚上,謝修弋把她折磨得一晚上沒睡好的無節操yy直播,竟然,被人聽到了……

可是,他們倆是在頻道裡帶鎖的小房間啊,普通會員根本都進不來的啊……

柯姣咬著嘴唇仔細看了那個粉絲的微博馬甲兩遍,突然覺得有點眼熟……哎?這個姑娘,不就是當時她辦yy歌會時,作為歌會場控的她的管理員之一麼?!

因為是管理員,所以才有黃色馬甲、能暢通無阻地進入帶鎖的小房間……

由於這位姑娘經常混跡古風圈和翻唱圈的緣故,所以她的同好也開始瘋狂轉發她這條看上去不像是假話的微博,緊接著,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

然後……很「湊巧」地傳到了極少看艾特和評論的Djay的耳朵裡。

柯姣淚流滿面地看著她家變態謝巨嬰,從來都高冷得不要不要的謝巨嬰,就在十分鐘前,極度、非常、破天荒有耐心地,親自轉發並評論了歐雷爾的這條微博。

Djay:別偷聽,我只唱給我女朋友聽。

十二個字,兩個標點符號。

輕輕鬆鬆,就像在討論今天的天氣有多好一樣,謝修弋就以如此輕描淡寫、卻又讓人血脈噴張的方式,對著整個圈子,揭開了他和她之間的關係…………

十分鐘,評論數量已經直接就朝一萬飆升而去。

柯姣萬念俱灰地揉了揉自己的熊貓眼,破罐子破摔地去看熱門評論。

只見剛剛在微信群裡,那麼正經又給力地對她表達了會永遠站在她身邊的戰友們,他們每個人都轉發評論了Djay的這條微博,並被粉絲們一一點贊置頂。

岱華:憋死我了,終於可以公開了,你們以為半夜對著女朋友唱《今夜曉曉》對於Djay來說就是極限了麼?

白銀:菠菜是個很好的姑娘,我們都見過,又美人又好,衷心希望大家祝福她和Djay。

夕元:你們的高冷男神,對著他家女朋友,根本就是個巨型撒嬌鬼,親眼所見,絕不造假。

……甚至,連芮優和古奈小倆口都摻了一腳。

賀曲優:作為旁觀Djay把小菠菜圈養回家全過程的見證人,老子只想說一句——他泡起妞來根本就不是人!!

古奈:虐死單身狗和單身鱉の金牌情侶。

至於古風圈、翻唱圈以及CV圈等各圈眾粉絲的瘋狂評論,她一條都沒有再看,直接將手機默默地放回了床頭櫃上,掀起被子,蓋在了自己的頭上。

這個夢實在是太逼真了,讓她再睡一會……什麼《今夜曉曉》,什麼女朋友,什麼公開,什麼金牌情侶,她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

等柯姣再一睜眼的時候,時間都已經是下午了。

默默地躺在床上發了一會呆,她夠到手機拿在手裡。

第一條就是來自于謝修弋的微信:還在睡?

她掃了一眼某人照例高冷淡薄的語氣,想到爆炸的微博,突然就有了小小的逆反心理,頭一次沒有立即回復他,她關了微信先去開Q|Q。

一上線,她便收到了那個發微博曝光自己聽到Djay唱歌的管理員的私戳。

歐雷爾:菠菜菠菜,對不起對不起%>_<%,剛剛被會長和大家劈頭蓋臉地訓了一頓,原來大家都知道你和公子大人在一起了,是我不好,作為你的管理員沒有保密和維護你,反而還給你添了這麼大的麻煩,真的對不起,如果你不能原諒我的話我會退群,真的對不起,菠菜我是無意的,我昨晚真心是太激動了……

柯姣看完之後想了想,回復她,說自己並沒有生氣,讓她不必太放在心上,只要記得下次發關於她的微博的時候,最好三思而後行比較好。

回完了歐雷爾,她再一一回復前來關心她的管理員們,她寫書三年,這些管理員都是她的鐵杆,其實她們在YY歌會的時候就已經看出了她和謝修弋的端倪,但是全部都非常聰明地當做不知情來保護她,這些她都看在眼裡,心裡十分感動,而至於對歐雷爾,她知道對方年紀小、社會經驗有限,所以這件事情沒能站在她的角度為她考慮太多,她也比較理解。

總之,作為《今夜曉曉》事件的女主角,她居然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淡定,還把所有來擔心她的人全都安撫了一遍……

說得差不多了,她才起床去洗漱、準備自己在家隨便弄點吃的。

剛從洗手間出來,就聽見手機響了,她走過去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

接起來後,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喂,請問是柯姣麼?」

「是我。」

「噢,我是謝修弋的專輯音樂製作人Jim,」對方應該是個中年男人,聲線醇厚淡然,「他剛剛在工作室錄歌錄到一半突然胃疼得暈了過去,現在剛醒,說你是他女朋友,叫我打電話來讓你來下工作室。」

從聽到「胃疼」這兩個字開始,柯姣的臉色就開始泛白了,等製作人說完,她立刻轉身沖到衣櫃去拿衣服,「好,好的,我馬上來。」

「工作室地址我給你,上樓的時候記得說是Jim的朋友,不要說是謝修弋的。」

掛下電話,柯姣以最快的速度換上衣服,奔下樓跳上計程車。

焦頭爛額,心慌意亂是什麼感覺,她算是全都頭一次切身體會到了。

本來心裡還在和他賭氣,可這時聽到他突然身體不舒服了,她卻擔心得根本腦子裡什麼都無法思考。

作息混亂、吃飯不規律……這些加起來,他胃病再犯也不是意外,其實她早就已經幫他準備好藥想讓他備在工作室,但是因為一直見不到他,也就一直沒法把藥給他。

幾乎是跳下計程車,她以最快的速度沖進工作室所在的樓裡。

來到Jim給她的樓層和房間,她輕輕敲了敲門。

很快,就有人來開門,一個高大的、蓄著鬍子的中年男人站在門裡,看到她時,對方低聲道,「柯姣?我是Jim,進來吧,他在裡面。」

柯姣朝他點點頭,走進門後,也沒有再看Jim臉上的表情,立即沖進了裡面的房間。

心一顫,她一眼就看到了房間沙發床上靜靜躺著的謝修弋,趕緊幾步小跑到床邊,她扔下包,彎下腰去看他。

謝修弋正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他的臉色比往常更蒼白,且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仔細看,還能發現他額頭的虛汗。

她眉頭緊鎖,看得心疼得不得了。

可能是因為看習慣了他無所不能的模樣,她看到他脆弱疲憊時,總會心疼到無以復加。

可誰知道,就在她將手輕輕覆蓋在他手上的時候,一股大力突然將她狠狠地拉向他,還沒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被他的兩條手臂緊緊地扣住、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謝修弋?」她半趴在他身上,又驚又疑,「你,你醒了?」

「我根本沒睡著。」耳邊傳來他低冷有力的聲音,聽上去一點也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你的胃呢?」她更疑惑了,「吃過藥了嗎?胃疼已經好了嗎?Jim說你剛才疼得暈過去了。」

謝修弋停頓了一秒,「他騙你的。」

柯姣聽完他的話,就聽到一聲門被關上的聲音,門外也隨即傳來了幾個男人高聲的笑聲。

在她目瞪口呆的時候,他將她摟得更緊了一些,「剛剛錄歌不在狀態,一直在看手機,被Jim訓了一頓,誰知道過了一會他就擅自給你打電話了。」

「為什麼不回我短信。」他的聲音變得更低更涼,還帶上了她熟悉的巨嬰狀態時的怨氣。

柯姣的臉色慢慢開始變化了,她被他抱著,一句話也沒說。

「我早上十點發的,你下午四點都沒回,六個小時。」

「我要回去了。」

她沒回答他的問題,卻努力要將他的手推開,「你沒事的話就好,我不打擾你繼續工作了。」

謝修弋的眉頭微微蹙了蹙,見她推得用力,便輕輕放開了,目光卻一直緊鎖在她的身上。

「我不知道你現在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

柯姣彎腰拿起包,看也沒有看他,「我聽到你胃疼的時候真的很擔心,擔心得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法思考,我還在心裡不斷責備自己為什麼平時不再多照顧你一點?你如果以後在節目或者演唱會上犯胃病該怎麼辦?我想了很多很多啊,其實我以前是個特別粗心的人,根本從來不會那麼記掛過一個人。」

「所以,當我知道你胃疼只是一個玩笑的時候,我是鬆了一口氣,但我實在沒辦法裝作我很開心,而至於微博的事情,我並不生氣,對於我們之間的事情,你永遠是做決定的那個人,所以我尊重你的決定,我也不懼怕那些流言蜚語,我只是覺得……」

沒有說完那句話,她背對著他,抬手擦了擦眼睛,朝門外走去,

「謝修弋,你知道嗎?我是非常喜歡你,但是有時候,你的驕傲真的會讓我覺得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