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被摸了!

  「叮咚,叮咚。」

  門呼啦一下打開,明亮的白色燈光襯出易正梵修長的剪影和漆黑的鍋底臉。

  他一隻手搭著門把,一看到門外站著的殷甜甜,也不管是誰伸手就要把門拉上。

  「哎哎哎,別關門啊……」殷甜甜連忙擠上前去,用自己的身軀堵住了敵人的門縫,訕笑道:「那個,和您商量個事……」

  易正梵皺起眉頭,冷著臉高抬貴眼瞟了一眼殷甜甜。瞟完之後,他似乎記起她是誰了,但表情更加不耐煩,語氣也更加暴戾:「幹什麼?還不走?」

  「我……」殷甜甜被他凶巴巴一句話嚇得把剩下的話全給吞了。

  她的內心之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你以為我想來你家啊!我是實在是不知道我自己家在哪啊……

  「你也想跟我上床?」易正梵突然迅速伸手一撈,將殷甜甜一把扯進懷裡,動作雖然粗暴但瀟灑自如。

  他用審視的目光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邪邪一笑,伸出手指勾住殷甜甜的下巴,危險的氣息寸寸逼近。

  殷甜甜瞪大眼睛看著他漆黑的深瞳,腦海裡響起了一首神曲:「好帥好帥好帥!他真的好帥!」

  艾瑪,難道她守了二十多的身,真的就要在這本書裡被吃了!

  察覺到懷裡的人非常不安分,易正梵將手一緊,把她牢牢禁錮在懷裡,摁住她的頭,將薄脣一寸寸壓上。

  殷甜甜心中雞凍得小鹿亂撞,甚至忘記要閉上眼睛。

  三釐米……

  二釐米……

  一釐米……

  如果她被吻到,按照肉文的規則,接下來就是女方情不自禁地被男方高超而嫻熟的技巧所挑逗,然後在暈頭轉向之中被渾身扒光光,但女方反應過來以後為時已晚,沒有任何反抗地被男方強勢地進入!

  多麼狗血而又百看不厭的橋段啊!

  但此時尚存一絲理智的殷甜甜瞪著易正梵的臉,突然想起了他精分的可怕事實……

  Oh!No!

  殷甜甜閉著眼,握緊拳頭,在心中做好了迎接一場殊死的搏鬥的準備。突然她覺得身體一輕,「真賤!就這樣還想勾引我?」原來是自己被易正梵一把推開,「你到底是誰!哪來的勇氣!」

  哪來的勇氣……

  來的勇氣……

  的勇氣……

  勇氣……

  氣……

  殷甜甜頂著嚴重受挫的自尊心「強顏歡笑」:「不不不,你弄錯了,我是你表妹啊,表哥!」

  「表妹?」易正梵眼中危險的氣息再度出現。

  「是啊,表妹啊!」殷甜甜猛點頭表示肯定,向前一挺胸道:「表哥啊,你看我胸這麼小,怎麼勾引你啊……」

  易正梵盯著殷甜甜看了半天,終於冷冷吐出幾個字:「好像是有這麼回事。」說罷邁開修長的腿走進了屋子,不再管她。

  這意味著她可以跟著進去了?

  殷甜甜進了門換了鞋,剛一關好門,就被折回來的易正梵壓在門上。「你確定你是我表妹?」

  看著這個男人疑惑的眼神,殷甜甜點點頭,艱難道:「是的啊……」

  「騙人!你明明是我公司的職員!」易正梵認真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昨晚你敲開我家門,就是為了被我潛規則,好迅速上位!」

  他又想起來了?這孩子還真難對付……

  「是啊,老闆真聰明。」殷甜甜看著已經重新轉變為呆萌模式的易正梵,楚楚可憐:「老闆,我今天還不能回去,所以想在您老人家家裡借宿一晚。」

  易正梵若有所思:「為什麼?」

  「因為我不知道我家在哪兒。」殷甜甜說完之後就有自己打臉的衝動。

  即使她說的是百分之百的真話,但對於聽者而言,這個撒謊的理由實在是太蠢了……

  卻沒想到大腦不好使的易正梵竟然說了一句:「哦,那你睡吧。」

  隨後他走到客廳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殷甜甜磨磨蹭蹭地蹭到易正梵身邊,滿臉堆笑道:「那個,老闆,我睡沙發吧……」

  易正梵看了看自己家的沙發,皺了皺眉:「不用了,我最討厭我的坐的位置被人睡了。」

  艾瑪,你還學謝耳朵啊!那你就喜歡自己的床被我睡?

  「那我睡床」殷甜甜剛想開口,就聽到易正梵說:「你睡地板吧。」

  殷甜甜認栽了。

  殷甜甜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枕著柔軟的枕頭,怎麼也睡不著。

  透過城市微弱的光,她依稀看見睡在床上的男子胸腔有節奏地起伏。

  這個男人到底要怎麼才能正常呢?她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去??給作者刷負分吐槽作者書名的人那麼多,為什麼偏偏是她成了被選中的孩子???

  撲通一聲,易正梵從床上滾了下來,打斷了殷甜甜的沉思。

  殷甜甜嚇尿了,連忙爬起來打開燈,對著雙眼緊閉的易正梵一陣猛晃:「老闆!老闆!」

  老闆,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就回不去了啊喂!

  搖了一小會兒,才見到易正梵悠悠地睜開迷茫的雙眼,「睡得正香呢,你叫醒我做什麼啊……」

  「……」殷甜甜自動噤聲,將易正梵平放在地板上,關了燈,回到原地默默躺好。

  不一會兒,身邊的男人又睡著了。殷甜甜偷偷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想趁沒人打擾的時候看看《惡魔總裁玩壞小嬌妻》的全劇情。

  突然,一顆柔軟的腦袋探過來,還沒等殷甜甜反應過來,就一口咬住了她的胸。

  疼疼疼疼疼疼疼啊!

  忍無可忍的炸毛殷甜甜一個巴掌拍在他腦袋上:「易正梵!你爹當時怎麼沒把你射牆上啊!!!」

  易正梵沒有回答,將頭靠在她胸前繼續睡。

  殷甜甜伸出手想將他弄走,突然看著胸前那張放大了的俊臉,臨時改變了注意。

  她忍不住用手在他膚質細膩光滑的臉上戳來戳去:「叫你摸我,叫你咬我。」殷甜甜拿出手機打開相機模式,點開閃光燈,對著他的臉一陣猛拍,「看在你這張臉的份上,這次就放過你了。」

  「哦。」

  !!!

  殷甜甜渾身汗毛倒豎!這怎麼又醒來了!

  慘了。

  殷甜甜等著即將到來的正義的審判,等了半天,易正梵那邊卻沒有了下文。

  敢情這貨還是睡著的?殷甜甜肥了膽子,推了推易正梵。

  突然,男人嘴裡輕輕吐出三個字:「我好怕。」

  殷甜甜起初懷疑自己是聽錯了。但當第二句同樣的「我好怕」再次從他嘴裡重複後,殷甜甜有些心軟了。

  這樣卑微而茫然的語氣,如同沒了媽媽的小孩一般可憐。

  但是易正梵接下來的話一點也不可愛:「安若,不要離開我。」

  殷甜甜大度地表示,如果他說的是「甜甜不要離開我」,她說不定就會因為他的美色而留在書裡了……畢竟現實中她的戀愛史實在是慘不忍睹。

  但女配的命運往往是炮灰——

  「求求你……」

  「求我沒用,求作者去吧。」殷甜甜打了個呵欠,翻了個身躺好。稀裡糊塗地被折騰了一天,她終於感覺到累了。

  聽著身邊男人綿長而有節奏的呼吸聲,她腦子裡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迷迷糊糊地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