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你幹嘛趴著睡?

A- A+

  送走了外商代表團,眾人都是摩拳擦掌。不僅是因為公司大獲全勝,更是因為接下來的福利。

  「易總。」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走過來請示他,「為了慶祝談判的完全勝利,今晚在豪庭的聚餐已經訂好座位了。」

  按照致遠地產的老規矩,凡是有重大性進展的大事完成,都會由公司出錢請參與項目的職員大吃特吃一頓。

  殷甜甜滿心希望地看著易正梵即將說出的「好」字,卻發現易正梵這廝突然嘴角又是一抽,舌頭繞了一個大彎:「你以為公司有閒錢?」

  全場氣溫降至冰點。

  易正梵大BOSS面色嚴肅,冷若冰山:「公款吃喝,誰允許你們這麼做的?」

  殷甜甜替眾人捏了一把汗:這明明是你定的規矩吧,老闆。

  然而,你怕,或是不怕,易正梵大老闆的威信就在那裡,所有的人都在原地正襟危站,不敢造次。

  「下星期開始整頓內部紀律,徹底根除各種腐敗現象。」易正梵冷哼了一聲,邁開腳步,向自己的保時捷走去。

  艾瑪,多麼高貴冷艷的小白蓮!殷甜甜正在想著要不要跟著易正梵走,那邊就聽到如釋重負的幾個同事說開了:

  一個說:「易總怕是因為肖小姐的緣故,所以才心情不好。」

  另一個說:「我贊同。聽說易總以前性格很好,但自從跟肖小姐分手後性格有些奇怪了。」

  又一個說:「為了公司的前途,我建立一個促使易總跟肖小姐複合的公益性組織。」

  ……

  殷甜甜湊進去剛聽到這裡,突然發現自己的被人扯住衣領拖了出來,殷甜甜氣憤地往後一看,原來易正梵又折了回來。

  從殷甜甜被力大無窮的易正梵先生一路拖進保時捷,再從跌坐在座位上到被關在車門裡面,一共不超過三秒鐘。

  殷甜甜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易正梵面無表情的黑臉,試探性地問:「老總,你怎麼了……」

  「表哥。」易正梵冷臉糾正。

  「哦哦,表哥,你是不是不開心啊?」原來易正梵在暴君人格時,還記得自己是表哥身份。

  在殷甜甜的注視下,易正梵的面色突然變得有些沉鬱,瞳孔漆黑一片望不見底:「妹子,你陪哥哥喝酒吧。」

  【談判失敗,易正梵親眼看見自己深愛過的女人與別人比肩,成為了對自己捅刀子的敵人。目送肖安若遠去後,他沒有再多說話,離開了所有人,獨自一人去了一間酒吧。】

  殷甜甜突然想起原作中有這麼一個梗。

  迫於尊重原著的心理,也迫於對精分男主負責任就是對自己負責任的現狀,殷甜甜老老實實地說了一句:「好……」

  兩個人找了一個清吧,找了兩個高腳凳,要了一瓶伏特加和一杯果汁。

  酒吧比較安靜,調酒師速度也快。不一會兒兩人的飲品就端了上來。

  殷甜甜眯著眼拿起吸管,一口一口享受地啜飲,這果汁味道不錯。

  等她轉過身去的時候,發現易正梵的酒瓶已經空了。

  殷甜甜大驚失色,「老……老哥,你不帶這么喝的!」

  白領作者你真黑心,就算你丫的算是劇情安排,這男主角不帶這麼虐的啊!

  「再來兩瓶。」易正梵神色冷峻,語帶悲傷,瞳孔中卻泛起一絲醉意。50多度啊尼瑪。一口灌了一瓶……

  服務員拿了酒過來,殷甜甜連忙從服務員手裡搶過酒瓶:「老哥,你醉了……」

  古老的橋段裡,孤男寡女一起喝酒,之後結局……她可不想被酒後亂X!

  「不。」易正梵力氣大得很,一把搶回酒瓶繼續往自己嘴裡灌,「為什麼,為什麼她要離開我!」

  ……

  「因為這是劇情安排。」殷甜甜小聲嘀咕了一句,心想,原來再特麼狂炫酷霸拽的男主角,也免不了為了女豬腳去買醉的爛俗劇情安排。

  真是聞者落淚,見者傷心啊。

  殷甜甜沒有辦法,只好趁易正梵喝第二瓶的時候,把最後剩下的一瓶伏特加砸了。

  酒吧不能刷卡,易正梵又不習慣帶很多現金在身上,於是只得醉醺醺地罵罵咧咧做罷。

  殷甜甜不會開車,只好拿著易正梵喝醉後扔到地上的皮包,架著易正梵在附近找了一家三星級酒店。

  前台接待的服務員小姐顯然認識易正梵,一看到他,連忙撥通了後勤部的電話,收拾了一套套房給易正梵。

  殷甜甜扶著易正梵,尾隨著帶路的服務員進了電梯,再進了準備好的房間。

  服務員剛一出門,一臉傻笑的易正梵撲朝殷甜甜了上來。

  殷甜甜慌忙往後躲,嘴裡噴道:「我去你妹妹的!」

  「我妹妹就是你。」易正梵嘻嘻笑著壓過來,下一秒,她被困住。

  易正梵勾起薄脣,微笑的黑眸裡有著令人著迷的炙熱火焰,在她耳邊輕輕吹氣:「甜甜,我來教你跳雙人舞。

  美男就趴在自己身上,如果這是在現實之中,殷甜甜說神馬也會從了他,但書裡不比現實,不完成任務她可就回不去了。

  易正梵的手撫上她的腰,細細凝視著她。

  突然一下他低下頭來,以灼熱的脣貼住她的頸項。熱燙的呼吸,吹拂在殷甜甜頸間的細嫩肌膚上。

  他伸出火燙的舌,緩緩的舔吻她脖子。

  殷甜甜渾身燥熱,想推卻推不開他。

  正當此時,殷甜甜的腦海裡突然閃過肖安若一張美麗的臉。

  殷甜甜終於下定決定抵死不從,抗爭到底:「我……我大姨媽來了!」

  「有麼?」易正梵桃花眼一泛,一道十萬伏特的電光擊中殷甜甜。

  「甜甜,你知不知道有句詩詞叫『碧血洗銀槍』?」易正梵笑眯了眼,伸手就要扒她的衣服。

  碧血……洗……銀槍……

  不好!易正梵色眼微眯,將魔爪一顫一顫伸向殷甜甜,殷甜甜心裡大吼一句「我跟你拼了」,掄起一拳砸在他頭上。

  易正梵居然應聲倒地。

  殷甜甜蹲下去勘察現場,只聽見易正梵眼睛緊閉,發出呼嚕聲。

  殷甜甜鬆了一口氣,這個神經病睡著了,看來一時半會醒不來。

  真是……被這隻精分折騰得累死了!

  殷甜甜回想起剛才一幕,心中憤怒難平,將易正梵一腳踢到一邊,自己躺在柔軟的大床上。

  這一覺,起初還是睡的安穩的。隨後……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殷甜甜突然覺得有人在摸自己,一下子驚醒。

  竟然有人在摸自己的胸!

  殷甜甜慌慌張張地抬頭,發現是易正梵正伸出一隻手,放到自己胸前摸來摸去。他的手指微微粗糙地掃過她的胸口,如同探索一般在她胸前輕輕地掐來掐去。

  殷甜甜一個戰慄,只覺得渾身酥麻。

  正當殷甜甜不知所措的時候,易正梵充滿疑惑的聲音從耳邊傳來:「為什麼你要趴著睡?」

  「¥%#@&*……」

  殷甜甜對黨宣誓,她一定明天就去精神病院尋方問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