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平胸也是一種病!

  「這……」殷甜甜看了一眼旁邊的易正梵。這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頭撇向了一邊。

  殷甜甜掐指一算,這居然是自己生平第一次收到花……又看了看轉過頭去的易精分,心想,既然你看起來沒有意見,那我就接受了吧。

  花是新鮮而淡香的雛菊,殷甜甜拿過花一看,花簇中有個紅色小紙條,上面寫著:「謝謝187號推銷員小姐。李先生。」

  哈?

  送花的大帥哥笑眯眯地說:「小姐您真有福分,聽說這個李先生可是個有貌又有錢人的呢。」

  殷甜甜不用轉身也能察覺到整個辦公室的女人的臉齊刷刷朝自己這邊轉了過來。

  旁邊易正梵也猛然轉過頭來,眼神有些閃爍,似乎在反覆確認一件事情:「李先生?」

  帥哥笑得很職業,「是的。您有什麼問題嗎,先生?」

  易正梵臉色陰沉,「沒有。」說著繼續沉著臉掃視了四周一圈。

  遠遠坐在座位上圍觀殷甜甜的女人們承受不住總經理犀利的目光,全部各自尷尬地低下頭去各做各的了。

  易正梵冷哼一聲,大步離去,步子把整個玻璃門都震得嘩嘩響。

  ……以至於第二天,整個公司上下都流傳著易總經理是妹控的說法。

  話又說回來,這個時候站在殷甜甜面前的帥哥十分尷尬:「這、這位先生是您的男朋友?」

  殷甜甜汗顏:「不是啊,這是我表哥。」

  帥哥撓了撓頭,「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臉那麼臭。」

  「哈……?」

  帥哥打斷殷甜甜,笑著說:「不說了,我要去工作了,還有客人的花沒有送完,祝您身體健康。」

  整個一天易正梵都沒有再到辦公室來。

  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殷甜甜給易正梵發短信問他回不回家,如果回家就順路載她。但不順意的是,易精分一直不回。

  往常每次回去,不是跟小肉球一起就是易正梵載他回去。就這這一會的時間裡,沒出息的殷甜甜突然覺得有些寂寞了……

  不行不行,果然跟精分呆在一起就神志不清!

  殷甜甜決定,回家一定要好好做幾個好菜給小肉球和自己吃。說起吃菜,殷甜甜又想起了褲兜裡還存在的那張白領作者給自己的治療精分秘籍……

  殷甜甜握拳決定,早日用食療法治好易精分,早日完成白領作者的任務,早日擺脫易精分的折磨!殷甜甜同時決定把這個計劃概括總結為「三個早日」。

  心情好了,手裡的動作就利索起來了。一到下班,殷甜甜趕緊收拾東西出了辦公室。

  忙了一天大家都辛苦,又是下班高峰期,電梯裡人多擁擠,殷甜甜擠了好半天才擠下樓。下樓之後殷甜甜就發現她犯了一個錯誤,那捧雛菊沒帶回去。

  剛一出公司門,就看到易正梵那輛風騷的法拉利停在公司外面的路邊,顯眼得不得了。

  殷甜甜經過法拉利跟前準備繞道走,結果法拉利突然發動起來穿過人群擋在她面前。

  為了不招人圍觀,殷甜甜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殷甜甜剛一坐上副駕駛座,就聽見有人敲車窗。殷甜甜回頭一看,居然又是那個送花公司的大帥哥。

  車窗降下去,帥哥的騰地一下從身後變出一大捧花來,「殷甜甜小姐,這是您的花!」

  殷甜甜愣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啊?

  她想起曾經被室友兼損友張琳諷刺的話,「如果有人送花給你,那麼這一天一定不是情人節,而是清明節。」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耳邊傳來輕輕一聲咳,殷甜甜回過神來。大帥哥仍舊在原地站著,手捧著花:「小姐,您的花,拿著啊。」

  一天之內收到兩束花,看那帥哥的表情,估計他也無法相信這樣一個事實。

  殷甜甜同學伸手去拿花,但悲催的是花束太大完全塞不進車窗,於是她只好在過路人奇怪的目光下接過了那一大捧粉玫瑰。

  「謝謝你啊。」殷甜甜看了一眼花束,裡面並沒有附上姓名。殷甜甜悄悄問送花帥哥,「請問這是誰送的?」

  帥哥表情十分為難,「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客戶是匿名的。」

  職業推銷員殷甜甜小姐憑著死纏爛打的訣竅和不死心的精神繼續發問,「那你讓我看看客戶電話號碼?電話號碼總有記錄吧?」

  帥哥想了想,終於說:「那好吧。」說著就要把手裡的記錄本翻開。

  易正梵突然在後面猛鳴笛:「你要自己慢慢走回去我沒意見。」

  於是一腳發動車子。

  「哎別啊!」殷甜甜再也顧不上送花帥哥和神秘的送花人,迅猛地拉開車門鑽進了車內。

  真是小氣!

  現實中活得那麼沒男人緣,這下好不容易在書裡滿足了自己一點小小虛榮心,結果!

  易正梵一踩油門把後視鏡裡的送花帥哥甩得老遠,殷甜甜抱著那捧嬌艷欲滴傾吐芳香的粉玫瑰默默垂淚。

  回到家裡,小肉球已經被司機叔叔接了回來,正在用易正梵的電腦打植物大戰僵屍。

  殷甜甜剛把花往桌上一擺,人就往沙發上一躺,不想動了。

  於是按照本文劇情發展,耳邊又傳出了易精分涼涼的聲音,「做飯。」

  !!!

  心有不滿的殷甜甜痛苦地爬起來往廚房走去。

  走到一半,又聽到身後易精分冰冷的聲音,「等等。」

  殷甜甜怒不可遏地回頭,看到的是一張溫柔迷人的俊臉:「甜甜,把花插一下,放點水,不然會枯萎的。」

  殷甜甜絕倒。但礙於易精分這張完美無瑕的笑顏,她的行動已經不聽自己大腦的指揮。

  於是她開始了尋找花瓶之旅。

  找啊找啊找花瓶,找到一個好花瓶!

  殷甜甜找了半天,終於在易正梵的書房的玻璃展覽櫃裡找到了一個剛好能插入花束的瓶子。殷甜甜看著這個瓶子覺得越來越喜歡:顏色素淡,但韻味典雅,與粉玫瑰相襯,又不會搶了花的鏡。

  「易正梵,你來看看!」

  殷甜甜欣喜之餘不忘與人分享,但她忘了那個人是誰。

  有節奏的拖鞋聲傳來,易正梵走進書房,「怎麼了?」

  「那個花瓶真好看。」殷甜甜笑眯眯地說。她怎麼沒早點發現這個花瓶的美感呢?

  「嗯。」易正梵應了。

  「那給我插花吧!」殷甜甜要求。

  「……嗯。」易正梵臉上掙扎了一下,應了。

  「耶!」殷甜甜跳得老高。突然她發現了一個問題,「好高啊,我夠不著,你替我拿一下吧?」

  「嗯。」易正梵應了。伸手去拿花瓶。放得花瓶有些高,連目測185cm以上的易正梵都要踮著腳才能取下來。

  「給你。」易正梵拿到花瓶之後,準備將花瓶交給她。

  把頭低下的一瞬間,他卻突然停住。

  殷甜甜正訝異他這是怎麼了,等到自己側過頭去,也忽然愣在原地。

  兩個人的距離只有一寸不到,彼此之間呼吸可聞。易正梵身上清新而淡淡的男香撲面而來,叫殷甜甜突然感覺有些迷醉。

  溫熱的脣不期而至。

  這個吻的熱度適中,像是在強迫,又像是在誘導。殷甜甜開始不由自主地配合起來。

  易正梵改用一隻手環住花瓶,另一隻手撐在展櫃的玻璃上,將殷殷甜甜逼得緊貼玻璃。然後用靈活的舌撬開她的牙關,更加深入這個吻。

  口腔裡全是他的味道,溫柔而用力的翻攪讓她只感覺腦子裡一片混沌。她覺得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樣站不穩,卻被他強勢地按在玻璃上繼續用炙熱的吻覆蓋。

  身後是冰涼的觸感,身前是炙熱的烈火。

  「嗯……」殷甜甜嘴裡突然發出一聲嚶嚀,突然感覺自己的小腹被一根炙熱的鐵棒抵住。殷甜甜渾身一抖,只感覺一股酥麻從全身竄起,說不出哪裡不舒服,但又覺得哪裡都不舒服。

  易正梵滿意地離開她的脣,兩人脣間勾出一條晶亮的銀絲。趁著殷甜甜沒反應改過來,他突然將嘴脣下移,一口含住了她一邊平坦的胸部。

  「麻麻,你們在幹嘛?」

  身後突然傳出的童聲讓殷甜甜一個激靈。她居然忘了小肉球從一開始就在書房裡玩電腦!

  易正梵也突然頓住。

  然後,他慢條斯理地離開殷甜甜的胸,轉過身來。

  「檢查一下你麻麻有沒有得病。」

  「那麻麻得病了嗎?」小肉球從椅子上跳下來仰望兩個大人。

  易正梵看了一眼殷甜甜:「除了有一種叫平胸的病以外,其餘的都很健康。」

  「哦。」小肉球想了想,說:「那,麻麻,我餓了。」

  殷甜甜有氣無力地說:「你……先去看電視,我馬上就去做飯……」

  「好!」小肉球振臂歡呼,跑出了書房。

  易精分淡定地幫殷甜甜理了理衣領,然後也轉身走了出去。臨走還留下一句,「這罐子是是元朝青花珍品,可別忘了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