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有點想脫離這個地方?

  被稱作「李總」的男人朝大堂經理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去,依然是溫文爾雅地微笑著,朝著服務員說:「對不起,從現在開始,你被解雇了。」

  服務員的臉由煞白變成了慘白,滿臉寫著不可置信。

  一旁的大堂經理輕聲斥責她:「還不快走?」那位服務員小姐才掩面離去。

  事情就這麼散了,客人們也各自關心各自的事情去了,不再注意這邊。

  「殷小姐,我代表新港集團向您道歉。」那位姓李的先生語氣誠懇,面帶微笑,居然還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沒有關係的。還要謝謝您替我解圍呢。」殷甜甜朝他點頭。忽然覺得他有些似曾相識。另外……他怎麼知道她姓殷?

  那個男人雙手遞來一張名片,舉手投足之間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這是我的名片,殷小姐可還記得我?」

  殷甜甜接過名片,上面寫著:「新港集團總經理:李崢言。」於是她仔細想了想,說……

  「不好意思,還真不記得了……。」

  李崢言挑眉,似乎有些無奈,「真不記得了嗎?說起來我還有件事要向殷小姐道謝呢。」

  「嗯?」

  李崢言微笑,把嘴脣勾出淺淺的弧度:「前兩天我正在為這個茶餐廳的收入煩惱,殷小姐還在電話裡開導了我呢。」

  殷甜甜左思右想,突然想起……他難道就是那天……那天!那天被她死纏爛打了一回之後還送花給她的那個人???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殷甜甜人模狗樣地學著電視劇裡的人說出文縐縐的話。她在心裡腹誹,至少不要讓她在這個風度翩翩的男人面前顯得很沒文化吧……

  李崢言被殷甜甜這麼客套的一句話逗笑了,「看來今天殷小姐又幫了我一個忙。」他頓了頓,神色有些收斂,「今天殷小姐受到的遭遇與殷小姐的那天對我的服務態度相比,只以為追求經濟效益而忽視了對顧客的人文關懷,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所在。」

  「呃……」想得真深,不愧是總經理。但這些話跟她這樣的小人物說幹啥?

  「殷小姐是一個人嗎?」李崢言突然問。

  「不是的!」小肉球突然從旁邊竄出來怒刷存在感,「麻麻,我好餓!」剛才那個服務員姐姐好凶,後來這兩個大人又說了一大堆他聽不懂的話,他都快餓扁了。

  李崢言顯然有些驚訝:「這是?」

  「她是我麻麻!」小肉球搶在殷甜甜之前說。

  李崢言是個修養極好的人,他收斂起眼中略微驚異的神色,誇獎道:「很可愛的小夥子。」

  「謝謝叔叔!」小肉球又搶在殷甜甜之前說。

  殷甜甜很無語地轉過去看著小肉球,她的樣子剛好被李崢言全部看在眼裡,他笑:「你們母子倆真有趣。我請你們用些簡餐吧。」

  殷甜甜剛想禮貌地拒絕,但看到小肉球一臉期待雀躍的樣子,終於還是坦然地點了點頭,「那就謝謝李總了。」

  李崢言去叫了menu來。估計是殺雞儆猴的效果十分明顯,又或是大堂經理早就交代了與自己坐一桌的這位是他們的老總,這回的服務員非常有禮貌。

  「殷小姐請。」李崢言結果menu遞給殷甜甜。

  畢竟不是很熟,殷甜甜不太好意思點,準備把menu還給他,卻被小肉球迅速地爬到桌子上奪走了。

  殷甜甜捋著袖子就要拍他的小屁股,卻被他一溜煙抓著menu跑到了李崢言那邊躲著。

  「不要為難小孩子嘛。」李崢言看小肉球的眼裡有了一絲寵溺的意味,「愛吃什麼點什麼,叔叔付錢。」

  殷甜甜沒辦法,最後只有無奈地對李崢言笑了。

  等菜又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時間一長,之前那種等待的無力感又上來了。

  「麻麻,你吃嗎?」小肉球把自己的嘴巴全部塞滿肉,然後問殷甜甜。

  殷甜甜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不吃,你多吃點。」

  「麻麻,你真的不吃嗎?」小肉球提高了音調,看起來非常失望。

  對面的李崢言也微笑地看著自己這邊,但神色中有一絲要求的意味。

  殷甜甜只有敷衍地伸手拿了一小塊切好的德國白腸,連番茄醬都懶得沾就往嘴裡塞:「好了,我吃了,你多吃點。」

  小肉球嘴裡含著肉含含糊糊地說:「麻麻,我們什麼時候回去?蜀黍怎麼還不來?」

  一句話說中心事,殷甜甜回答:「大概有事去了吧。」

  這回答就跟沒回答一樣。殷甜甜掏出手機給易正梵發了第三條短信。抬頭看到李崢言關切的目光。

  「孩子他爸?」李崢言笑問。

  殷甜甜搖搖頭,「不是的。一個朋友而已。」

  話音剛落,殷甜甜忽然察覺到一個人正站在自己座位旁邊。她抬頭一看,居然是易正梵的司機。

  「肖小姐的母親情況不太好,少爺正在陪她,不能過來了。」司機叔叔開口說。然後又補上一句,「少爺要我告訴你他今天忘記帶手機了。」

  就這麼一兩句話,殷甜甜聽起來突然覺得不太舒服。

  「我知道了,謝謝。」腦海裡突然回想起出門之前被告誡的話,「你不過是個配角而已」……

  「嘭」地一聲響,小肉球在一邊信誓旦旦地一拍胸脯:「雖然麻麻你又蠢又不好看胸又小,但是我一定會站在麻麻這一邊的!」

  「……」殷甜甜說不出自己是該感動還是該好笑。李崢言也是滿臉笑意地看著小肉球。

  「少爺說他把昨天購物的錢和下個月的保姆工資都打到你卡上了,就當做是賠禮道歉。」司機叔叔又加上一句。

  殷甜甜繼續點頭,「知道了,謝謝您。」

  司機叔叔傳達完這些之後,就走了。

  「殷小姐還有個職業是保姆?」李崢言饒有興趣地看著殷甜甜。

  殷甜甜面子上有些掛不住,「這個看起來很好笑嗎?」

  「不不不,我沒有這個意思。」李崢言連忙擺手否定,「我還在想,如果可以,能不能有幸請到殷小姐來我家工作呢。」說著脣角勾起一絲笑意。

  太扯了。

  殷甜甜覺得,整個故事發展到這一步已經只能用狗血淋頭四個字來形容了。

  易正梵他頂多不過就是書裡幾行字罷了,卻偏偏要大費周章讓自己穿到這本書裡給這區區幾行字做牛做馬。什麼委屈都要受,什麼苦都要吃都罷了,最關鍵的是她居然開始對書裡的東西產生了依賴。

  殷甜甜有點想逃離這個地方。

  既然想法已定,那麼不如現在就去撮合一下他們吧。早點完成任務,早點脫離這裡。

  殷甜甜對李崢言說了一聲「失陪」,然後拉著小肉球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