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這是哪個洗浴場所麼?

  「我表妹性格有點奇怪,估計是在國外呆的。你要多多包涵。」李崢言看著殷甜甜屎黃的一張臉,似乎明白了什麼。

  「哪有什麼包涵不包涵的,我跟你表妹好著呢。」殷甜甜反應過來,朝李崢言伸出罐子,「李總,我敬你。」

  李崢言微微一笑,將啤酒罐子輕輕磕上她的,「月亮出來了。」

  酒過三巡,殷甜甜有點醉了。地上躺滿了橫七豎八的啤酒罐,箱子裡還有幾罐。殷甜甜想著到時候去肖喜喜家總不能帶著剩下的去,於是打算全部喝完它們。

  但殷甜甜有個毛病,那就是喝多了手就會抖。她從箱子裡又拿出一罐啤酒出來,但是掰來掰去就是掰不開。

  李崢言伸手,「我來幫你開。」

  殷甜甜的倔脾氣上來了。喝個酒而已,就連啤酒罐子都要跟她作對麼?她氣憤不已地藉著酒勁把易拉罐的頂部湊近自己的嘴巴,企圖用牙齒撬開。

  李崢言一隻手僵在半空中,失笑地看著她咬啊咬的,然後「Biu」的一聲,隨著她一個華麗的用牙齒叼東西的動作,罐子從她手裡飛了出去……

  「媽的!」殷甜甜爆了句粗口,終於怒不可遏地衝上去撿。

  殷甜甜剛蹲下伸出手,視線中突然又出現了一雙鋥亮的皮鞋。

  殷甜甜慢慢地把視線往上移動。同樣是線條裁剪得完美的西褲,同樣是修長寬大放在西褲兩側的手卻緊緊握成拳,童顏是露出上裝的雪白的襯衫袖口,還有……一張怒不可遏的臉。

  不對……這張臉……好像是……易正梵的。

  出現幻覺了。殷甜甜晃了晃腦袋,「李總,我自己撿……」

  易正梵卻已經快她一步把啤酒罐撿了起來,面上的表情冰冷而又非常諷刺,「李總?」

  「給我……」殷甜甜朝他伸出手。

  易正梵將握得發白的手一用力,咔嚓一聲啤酒罐碎裂,啤酒和著氣泡一同濺了出來。

  「你幹嘛……」殷甜甜站起來不解。

  「我幹嘛?你倒說說你在幹嘛?」易正梵全然不顧被啤酒弄髒了的西裝,朝殷甜甜怒吼起來。

  殷甜甜被吼得暈暈的,沉默不說話。

  「殷小姐?」李崢言走了過來。

  對哦,跟自己在一起的男人明明應該是李崢言才對的。殷甜甜又晃了晃腦袋。

  接著卻覺得自己手腕一痛,她被拉近一個懷抱,證實了這不是幻覺。

  易正梵一張臉冷得嚇人,「李總好興致,大半夜坐在自己家門口跟女人喝酒。」

  李崢言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啤酒瓶,然後微笑與他對視,「易總,好久不見。」

  這一刻,殷甜甜分明感覺到兩人對視的眼中有火花嗶嗶啪啪地在閃。

  易正梵的臉色越發陰沉,轉過來對著殷甜甜質問,全然不像平常一樣沉得住氣,「你在這幹嘛?」

  「正如易總所說,跟女人喝酒咯。」李崢言似乎在故意火上澆油。

  易正梵沉聲道,「我在問她。」

  殷甜甜看了一眼易正梵的表情,本來迷迷糊糊的大腦被激活了一半,小心肝瞬間加速跳動,嚇得話都說不出來:「我……」

  「不知道是怎麼了,一向樂觀的殷小姐好像今天不開心。」李崢言氣定神閒地插話,「也不知道是誰弄的。難道是你這個不稱職的表哥?」

  「我不是她表哥。」易正梵冷笑。

  李崢言微笑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好奇的神色:「那你是她什麼?」

  「用不著你操心。」易正梵臭著臉回了一句,拉著殷甜甜就要走。

  「幹什麼……」殷甜甜喝多了搖搖晃晃,不知道他要把她帶到哪裡去。

  易正梵轉過身來用諷刺的目光看著她,「大晚上的跟陌生男人喝酒,這下才知道擔心自己安危?」

  「等等。」李崢言拉住殷甜甜另一隻手腕,臉上慣有的微笑漸漸淡去,「你帶她到哪去?」

  覺得不放心匆匆趕過來的肖喜喜剛下出租車看到的場面就是這麼一副場面:兩個俊美的男人中間站著一個二愣子一樣醉醺醺的殷甜甜,還一隻手被一個男人拉著。

  似乎是在……搶人?

  肖喜喜怒刷存在感,「停下!你們幹什麼!」

  「你是誰?」兩個男人異口同聲。

  「……」肖喜喜河東獅吼,「老娘是她閨蜜,你們又是誰!」

  吼完之後,肖喜喜這才借光看清楚了自己老闆那張黑如鍋底的臉……

  「易總好。」肖喜喜聲如蚊訥地蹭過去扶住殷甜甜。這個死丫頭,不是說過要遠離頭號花心大蘿蔔易正梵了麼!掛不得剛才打電話那麼難過!

  李崢言見肖喜喜說自己是殷甜甜的閨蜜,很識趣地放了手讓位給她,臨了還交代事情一樣向肖喜喜微笑著點了點頭。

  而這邊黑心大老闆易正梵當仁不讓地拉過殷甜甜就走。

  「哎哎哎……」肖喜喜趕緊攔住易正梵,「老闆,您帶她去哪兒?」

  易正梵不僅黑心還黑了臉:「回我家。」

  肖喜喜想再次上前阻攔,卻被易正梵一道恐怖的目光瞪得脊背發麻,伸出想要阻攔他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李崢言朝肖喜喜投去一個安撫的微笑:「放心好了,這個傢伙我還是有所了解的。至少不會害她。」

  肖喜喜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易正梵將殷甜甜扶到車後座。

  這……真的沒事嗎?

  「起來。」富有磁性的聲音帶著幾分涼意灌入耳中。

  殷甜甜感覺在一個顛三倒四的狹窄空間裡睡了一覺,腦袋好暈。

  「讓我再睡一下……」

  「會感冒的。」又是涼涼的耍酷一樣的聲音。

  誰啊這,不假思索地打斷她,太讓她沒有存在感了。

  殷甜甜正在吐槽,突然覺得自己被人強行拉了起來。

  眼前是一道狹小的車門,車門前呈現的是一道寬闊的脊背。

  「上來。」易正梵半蹲著命令她。

  「哦……」殷甜甜揉了揉眼睛,爬了上去。但姿勢趴歪了,差點掉到地上。易正梵眼疾手快用手把她正過來,然後往上顛了顛。

  「叮咚。」電梯門打開了。氣氛有點詭異。

  終於,易正梵冷著臉開口:「酒好喝麼?」

  殷甜甜自始至終沒看清楚背著自己的人的臉,思忖著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就這樣就跟人說話會不會不太好?

  於是她左思右想之後,問:「那個,你是誰啊?」

  身下的人很明顯地一僵。

  半晌,才傳出一個有些挫敗的聲音:「易正梵。」

  醉酒的殷甜甜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居然還藉著酒勁趴在易正梵背上滿臉怨氣地打他的頭:「不帶這麼玩的。放鴿子大王,放得爽嗎?」

  這個女人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捋虎鬚?

  易正梵抽搐了一下嘴角,然後殷甜甜聽到他掏出鑰匙開門的聲音。

  明亮的燈光一下子充斥著她的世界,刺得她睜不開眼睛。她感覺到自己被放到了一個軟軟的地方。

  「你醉了。」耳邊傳來涼涼的聲音,「還有,你該減肥了。」

  「我哪有?」殷甜甜努力對著光線睜開眼睛。咦,怎麼眼前有兩個易正梵。不對,是三個?

  難道易正梵不僅精神分裂,還身體分裂?殷甜甜想到這裡,一陣噁心的感覺從胃裡翻上來。

  「嘔……」殷甜甜一抬頭,吐了易正梵一身。

  易正梵就這麼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衣服上、鞋子上全部都是穢物。

  易正梵皺了皺眉,無奈地看著她,「很難受嗎?」

  很難受嗎?……殷甜甜醉眼朦朧地指著自己的心臟部位:「……你是說……這裡嗎……」

  「……」輪到易正梵無語了。

  殷甜甜只覺得身上黏黏的酸酸的,咦……哪來的臭味?

  【喂,你自己吐的好不好!

  「我要洗澡……」殷甜甜逆天了,開始扒自己的衣服。

  易正梵一聽,終於忍不住說了兩個字:「別鬧。」

  「你一起來。」殷甜甜傻笑著伸手扯易正梵,「一起來,我沒力氣。」

  「……你真的醉了。」耳邊傳來低啞的聲音。

  「醉了才好……」殷甜甜繼續搖頭晃腦地傻笑,「你不是有潔癖嗎?你衣服也髒了,快來洗洗。」

  易正梵死死盯著她,瞳孔漸深。

  「你不洗我自己去洗了……」殷甜甜推開易正梵,搖搖晃晃地往浴室走去。

  走到一半,殷甜甜突然覺得自己腰上一緊,隨後腳離了地,渾身就像騰雲駕霧一般在空中飄。

  「我可以飛,啊哈哈……」殷甜甜高興得手舞足蹈。

  而事實是她被打橫抱了起來。

  水汽氤氳的浴室,浴缸正被水龍頭一點一點得地注上熱水。

  「哇,熱水都不帶燒的,直接打開就有啊。」殷甜甜蹲在浴缸旁邊用手撐著臉,一臉憧憬。

  鑒於易正梵嚴重的潔癖,他這個進口的浴缸從來不讓別人用。殷甜甜和小肉球在這裡住了這麼久,也只能用噴頭淋浴。

  所以殷甜甜的腦子裡第一個把易正梵的家排除了。

  此時此刻殷甜甜享受地躺在浴缸裡,瀟灑似神仙。

  殷甜甜腦子裡一片漿糊:她這是在某個洗浴場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