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其實是取名無

A- A+

  這回是事情惹上她,所以她也懶得讓步。「我兒子是犯了滔天大罪了?什麼事要我母子倆都給你賠禮道歉?」

  那個酷似肖安若的女人本來就咄咄逼人,這下子見到殷甜甜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火氣蹭地一下上來了,指著殷甜甜鼻子就嚷:「你什麼意思你?你兒子打我兒子你你還有理了?果真是素質低下!」

  這時正值一些家長接小孩回家的時候,圍觀的人挺多。從那女人的話裡大家都聽明白了似乎是殷甜甜的兒子犯錯在先,於是輿論開始往潑辣女人那邊倒。

  「我兒子從不欺負小朋友,你倒是問問你兒子是什麼個原因我兒子才打的他?」殷甜甜看都懶得看這女的,直接把臉轉過去然後蹲下,對著那女人手裡牽著的個子跟小肉球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和藹地問,

  「小朋友為什麼跟他打架啦?跟阿姨說說,如果是他不對,阿姨替你回家揍他。但小朋友不可以說謊哦。」

  小朋友心思倒也單純,想了一下,一五一十地說了:「我說他是沒爹的孩子,他就打我了。」

  殷甜甜心裡突然驟然一疼。

  小肉球的親媽媽還在精神病院,欠著一屁股的醫療費和債務,而親爸早就拋下他們娘倆了。

  殷甜甜工資不多,但凡能省下來都用來給小肉球的媽媽墊付醫療費和與醫院方面打點周旋,所以,小肉球入園是易正梵出的錢,但是家長信息一欄登記的是殷甜甜的身份證信息。

  周圍開始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殷甜甜默然,伸手去摸小朋友的頭:「這句話是你的不對了哦。但肉肉打你更不對,你們互相道個歉,然後和好繼續做好朋友好不好?」

  她從口袋裡掏出從易正梵家順來的巧克力棒拿給小朋友,「阿姨送給你吃的,你不要生氣了……」

  那個跟肉肉打架的小朋友本來也是一時頑皮說了肉肉,被肉肉修理了一頓之後沒多久兩個人忘卻前嫌又玩到一起了。

  只是沒想到媽媽來接他的時候問他今天過得怎麼樣,他就稍微了說一下這件事,就被媽媽打了電話叫肉肉的媽媽來,還居然惹來這麼多叔叔阿姨看著……

  再說了,這個阿姨雖然不好看,但是看起來很好的樣子。而且巧克力棒也看起來很好吃……小朋友舔舔嘴巴,準備伸手去拿。

  「啪」的一聲,巧克力棒被打落在地。

  「我怎麼教你的?外人給的東西都不要拿,尤其是這種老公都不知道是誰的女人!」盜版肖安若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並且還話裡有話。

  「小孩子打個架而已,都快要和好了,你丫還說得起勁了?死咬著不放了?瘋狗變的?」殷甜甜也怒了。她騰地一下站起來與盜版肖安若對視。

  雖然對方踩著八釐米高跟鞋還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殷甜甜氣勢絲毫不輸她,還頗有壓她一頭之勢。

  似乎是覺得那個女人有點過頭了,再加上覺得她兒子先嘴欠說了傷害人家的話,受點拳頭也是應該的,圍觀的大人們輿論開始倒向殷甜甜這邊。

  兩人用眼神交鋒,那女人死死瞪著殷甜甜,心裡卻開始有點虛。

  接著有圍觀的人說:「散了吧散了吧,孩子都餓了,快回去做飯吧。」

  大多數人都是來接小孩的,經這麼一提醒便都三三兩兩準備各回各家,人群漸漸開始有鬆動的趨勢。

  「我兒子那句話難道說錯了?既然你告訴我兒子他那句話說得不對,那你敢不敢說你兒子的爸爸是誰?」

  這一聲高亢而連環的問句就像是一個驚雷炸響在人群中,流動的人群突然又凝固了。幾乎所有人都扭過頭來看著這邊。

  「說呀?倒是說呀?你這孩子他爹是誰呀?」那女人還不依不饒了,一雙手插在腰上,就等著看殷甜甜母子倆好戲。

  所有人都在等著殷甜甜的回答,殷甜甜攥緊了拳頭。

  「是我。」

  一道沉著而富有磁性的男聲響起,聲音不大,但剛好讓人清清楚楚地聽到。

  人群自動從兩邊分開,走出來的人正是易正梵。

  「不是問父親在哪裡麼?」西裝革履,易正梵就像一棵樹一樣挺拔。那女人穿了高跟鞋卻仍然沒有他高。他低下頭用冷漠傲然的態勢俯視女人,「就是我,你有什麼意見?」

  殷甜甜心裡一個咯咔,攥緊了小肉球的胳膊。

  小肉球居然很配合地沒有戳穿他,還脆生生叫了一聲「巴巴。」

  奧斯卡影帝易正梵不知道是不是又精分了的緣故,一聽到這句「巴巴」,嘴角一咧,轉過去抱起小肉球,讓他騎在自己脖子上。

  然後就連緩緩開口訓斥那個女人,也是帶著滿臉溫柔的笑意的:

  「單靠咄咄逼人的氣勢,可不是勝利的籌碼。小孩子打架能為哪般?不就是頂多搶個玩具搶個零食。別把大人的世界硬往孩子頭上安放,別把維持正義當作你當街撒潑的藉口;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兒子吧。」

  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女人和呆若木雞的殷甜甜,他笑意不減,繼續半開玩笑式地對著女人調侃:「其實小傢伙們之間也是有臉面可言的。被你這麼一弄,現在指不定感覺多丟臉,說不定明天就鬧著不肯來上幼兒園了。」

  周圍居然傳出哄笑聲,有小孩子的媽媽開始稱讚「這位先生真是幽默」。

  「媽媽,我們走吧……」站在那潑婦身邊的小朋友扯了扯自己媽媽的裙擺。

  潑婦看了一眼殷甜甜,又看了一眼易正梵,一臉的不可置信。

  憑什麼這個女人長成這樣,素質差成這樣還能找到這麼好的老公?她不服,更不屑!但事情到了如此也只能作罷,再糾纏下去自己會更丟臉。

  「哼。」酷似肖安若的潑婦冷哼了一聲,拉著自己的兒子走了。

  殷甜甜目送她拉著兒子氣勢洶洶地走向易正梵的黃法,然後又氣勢洶洶地繞到旁邊的Toyota,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無言獨上西樓。

  潑婦女人大敗而歸,看客們也都各自散了。最後只剩下易精分和殷甜甜兩個人站在小肉球的班級門口,大眼瞪小眼。

  人群走後,易正梵的精分形態似乎又恢復了正常。他重新打量了一番殷甜甜,居然人模狗樣地誇起殷甜甜來:「看不出你還有兩手。」

  「哪裡哪裡,彼此彼此……」殷甜甜謙虛地回答。

  易正梵嘴一抽,「沒事了就回家吧,有事情要和你說。」

  有事情要和她說???

  殷甜甜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情,老臉一下子又紅了。正準備說「好」,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剛開始吵起來的時候易精分沒有幫她?!

  「喂,你怎麼到最後關頭才出現啊,之前哪去了?」殷甜甜質問。

  「我看你一臉凶相瞪誰誰懷孕看誰誰倒霉,就沒上去幫你了。」易正梵老老實實地回答。

  「……」殷甜甜蹲牆角畫圈去了。

  小肉球突然開始怒刷存在感,不停地在易正梵脖子上扭來扭去,「蜀黍,我要下來!我要下來!」

  殷甜甜這才發覺這隻鬧事小孩自始至終還存在著。

  易正梵則顯得有點不耐煩,「等一下,叔叔在跟你媽說正事。」

  殷甜甜聽到「正事」兩個字就突然想起一個事,這件事讓殷甜甜瞬間覺得自己腿都軟了:「那啥……老闆啊……我今天貌似翹班了……」

  「我給你請過假了。」易正梵十分淡定。

  有一個念頭在殷甜甜腦子裡一閃而過,那就是精分居然會體貼人……

  「叔叔,我要下來!」小肉球見自己被忽略,這回乾脆捉住易正梵的頭搖來搖去。

  「……」易正梵懶得理他,馱著小肉球就往自己的車那邊走,本來打算等到了車上把他扔進後座交給殷甜甜完事,結果他一個人走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走在後面的殷甜甜看到,易正梵的西服背後有一條深色的水痕從領子那裡蜿蜒而下……

  從幼兒園的衛生間裡換好衣服出來,易正梵的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快給蜀黍道歉!」殷甜甜心想自己絕壁沒錢賠這隻精分動輒幾萬十幾萬的手工西服,於是勒令小肉球裝傻賣乖。

  小肉球認真地想了想,非常有原則地說:「我不道歉。」

  看到易正梵的臉越發的黑,殷甜甜一邊害怕一邊氣炸了。

  居然敢火上澆油!殷甜甜去摁小肉球的頭:「給我道歉!道歉!」

  「才不要!老師告訴我們,小朋友沒有錯就不要道歉!」小肉球一臉正義,「是蜀黍不讓我下來的,所以我才尿尿在他身上……」

  殷甜甜正想訓斥小肉球,突然發現小肉球居然自動消音了。

  再一看小肉球,殷甜甜發現他正用自己無法理解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某個方向。

  一抹小小的倩影穿著淺藍色的小裙子,正也在往這邊看。

  殷甜甜猥瑣壞笑,恩威並施:「道不道歉?不道歉就把你在叔叔身上尿尿的事情告訴你的夢中小女朋友哦~」

  小肉球咬牙切齒的樣子居然跟易精分有兩分像,「蜀黍對不起!」

  易正梵冷哼一聲:「見利忘義。」

  那邊的小女孩似乎也看到了小肉球,邁開了小步子往這邊走了過來。小肉球似乎也發現了這一動作,突然開始扯著殷甜甜的褲腳瘋狂地撒嬌,「麻麻,麻麻~~~~~~~」

  殷甜甜看了一眼小肉球眉眼含羞的模樣,瞬間明了。

  「你要我幫你追她?」殷甜甜湊過去悄悄問。

  小肉球臉紅了:「因為有別的小朋友也喜歡藍藍,所以我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肉肉成語學得不錯哦。」艾瑪,這關聯詞用的,這成語用的。殷甜甜心裡喜滋滋的,她家肉肉就是聰明。

  「麻麻,你注意重點!注意重點!」小肉球見藍藍越走越近,趕緊提醒殷甜甜。

  一旁易精分一言不發繼續旁觀。

  對付小女孩,殷甜甜自認為自己還是有點天賦的。於是她老遠就眉開眼笑和藹可親地對那個怯生生的小女孩喊了句:「藍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