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喪心病狂的浴室激·情!(1)

  「俊熙!」

  「恩熙!」

  ……

  嗚嗚嗚……真是太感人了!

  殷甜甜淚眼朦朧地坐在沙發上,面前擺著紙巾盒,小肉球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啪」的一下把屏幕切換掉了。

  「你幹啥!」沉浸在悲傷之中的殷甜甜騰地一下站起來。

  小肉球樂呵呵的,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來兩個遊戲手柄,「麻麻,陪我玩遊戲!」

  「你就不能讓我看完!?」殷甜甜含著滿眼的淚水,撲上去掐他。

  小肉球趕緊往後躲,裝腔作勢要哭:「麻麻虐待小朋友!嗚嗚嗚嗚!」

  殷甜甜拿出紙巾擦了擦眼淚,斜眼不理他。

  小肉球嚎得更大聲了:「麻麻陪我玩好不好!我好傷心!」說完爬上沙發占領了殷甜甜的領地,開始不停地打滾。

  殷甜甜無語。只好拿遊戲機連上電視機,拿著手柄陪小肉球一起坐在電視機前面。

  在超級瑪麗魂鬥羅坦克大戰等等一系列經典遊戲面前,小肉球同學居然選定了拳皇。

  你死定了!殷甜甜邪惡地在心裡大笑:這不是我的錯!這是你自己要找死!

  小肉球選定了一個漂亮的大姐姐,殷甜甜選了一個肌肉男。

  Hiahiahiahia~

  果然,界面上的兩個人物中,小肉球操作的人物一上來就被一頓猛K,然後被打飛,掛了。

  「再來!」這回小肉球學著殷甜甜,也選了一個肌肉男。

  無一例外,小肉球繼續被猛扁致死。

  殷甜甜拿著手柄得意洋洋地睨他:「要不要換一個遊戲?俄羅斯方塊啥的?」

  小肉球一下子不說話了,癟了癟嘴。

  突然小肉球轉過頭,朝書房大聲地嚎:「蜀黍!麻麻欺負我!」

  書房那邊立刻有腳步聲響起,兩三秒鐘功夫易正梵出現在客廳,臉上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耐煩。

  下午走回家已經是五六點的樣子,吃過飯他就去了書房,看樣子似乎是有公司事務需要處理。

  殷甜甜看著他,訕笑:「沒事兒,沒事兒,我們打遊戲呢,打擾您工作了,對不起……」說罷狠狠瞪了一眼小肉球。

  「拳皇?」倒是易正梵看到電視機屏幕界面,臉上緊繃的肌肉舒展了幾分。

  他挑了眉,有些詫異地看殷甜甜。

  「這小子拉我打,不好意思,被我虐了。」殷甜甜得意地笑。

  開玩笑,像她這樣的宅女,在寢室的時候除了腐和動漫,基本上都在渣遊戲,她自認為自己腦子容量不大,但遊戲水平還是可以的。

  易正梵似乎沒聽進去她這句話,只轉過頭去摸小肉球的頭:

  「叫巴巴,巴巴幫你出氣。」

  小肉球看著殷甜甜:「巴巴!」

  「喂!你閑得慌啊!」殷甜甜在一旁喊。

  這貨可是有正事要做的喂!

  易正梵煞有其事地對小肉球「嗯」了一聲,然後拿過小肉球手上的遊戲手柄。

  「中場休息。」易正梵坐下來的時候,是這麼對殷甜甜解釋的。

  好吧……殷甜甜只得坐下。

  遊戲開始……

  易正梵的手速快得出奇,屏幕上的人出招異常迅速。再加上他居然能夠對殷甜甜接下來的攻擊動作做出預判,每次格擋防禦都是有效的。

  殷甜甜被逮住接了一套連擊之後……

  KO!

  殷甜甜看到屏幕上倒下的人物簡直氣暈了,把手柄一扔,「你們倆合夥欺負我!老娘不幹了!」

  「麻麻,我們打!」小肉球贏了之後笑得開心,屁顛屁顛跑過來抱住殷甜甜的腿。

  「滾粗!」殷甜甜抖腿把他甩出去。

  易正梵看了一眼殷甜甜:「麻麻累了,你別纏著麻麻了。」

  「喔……」小肉球看了看殷甜甜,居然乖乖地坐下,討好易正梵:「蜀黍真好!」

  易正梵臉一黑:「叫巴巴。」

  殷甜甜實在看不下去了,去廚房切了水果放在盤子裡拿到客廳。

  但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盤膝坐在客廳的墊子上,易正梵……居然放下手裡的事情……在陪小肉球打遊戲?

  算了,大人們的世界她看不懂……還是去洗澡好了。

  殷甜甜調好水溫放水,然後邁進去一隻腳躺進浴缸裡,換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

  ……真是無語,隔著門還能聽到兩個人打遊戲發出的噪音。

  思緒跟著氤氳的水汽開始有些飄飄然,殷甜甜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泡過澡了。

  不對,上一次她還在這裡跟……

  殷甜甜看著鏡子裡自己沾染著水蒸氣的臉,突然一下變得紅撲撲的。

  「什麼啊什麼啊!」殷甜甜趕緊捂臉,她一點都純情才對啊!

  唔……但是真的好舒服……殷甜甜心想,這個浴缸肯定花了易正梵不少錢吧……

  腦子裡迷迷糊糊地眯了一會,客廳裡兩個玩遊戲的人聲音似乎也被她自動屏蔽,她潛意識裡感覺到很心安。

  再睜開眼的時候,水已經有些涼了,殷甜甜在搭板上拿肥皂,準備隨便簡單洗一洗就出去。

  「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嚕啦咧~嚕啦嚕啦~嚕啦~嚕啦嚕啦咧~」

  殷甜甜一邊洗澡一邊哼,哼到一半覺得實在是太無聊,就黑心地把接下來的歌詞改了一下:

  「精分洗澡不擦肥皂~哦哦哦哦~精分洗澡摔了一跤~哦哦哦哦~易精分穿旗袍~露大腿~」

  殷甜甜唱到這裡,腦子裡突然呈現出一幅易正梵穿著妖冶艷麗的氣泡搔首弄姿的場面,腦子一激動手一抖,「噗呲」一聲,肥皂從手裡滑落到地上,在浴室裡滑出老遠。

  殷甜甜趕緊扶著牆壁從浴缸裡出來,彎腰去撿。

  突然,她下意識轉過身……

  氤氳的水汽打濕了他的頭髮,除了脣角上的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外,他整個人都沉浸在霧氣中。身上的肌肉紋理緊實,古銅色肌膚上在燈光和水汽中點染出曖昧的色彩。

  他居然只穿著內褲!

  「你你你你你幹嘛!」殷甜甜看清面前的人,趕緊扯來浴巾把自己裹住。

  易正梵風騷地瞥殷甜甜,一扭屁股坐進浴缸:「洗澡。」

  「喂!我還沒洗完呢……」

  「一起。」話還沒說完,她就感覺到自己被大力拉了過去。

  「你快出……唔……」

  「去」字還沒出口,嘴脣就被封住。

  滾燙的脣舌在口腔內翻攪,殷甜甜脊背被壓著抵靠著浴缸動彈不得,被吻得渾身虛軟。室內香氛的氣息更加催人情迷。

  「肉肉還在客廳……」殷甜甜臉紅成了豬肝色。

  「已經被我哄去睡了。」易正梵單手把殷甜甜抱起來,另一隻手對著放置沐浴液等東西的台板上一拂,一陣兵兵乓乓的聲音之後,讓出了一片空地。

  殷甜甜感覺自己屁股一涼,才發現自己被放在了台板上。

  易正梵叉著腰,居高臨下地笑盯著她,就像在考慮該從哪裡下口。

  「小寶貝呀……」易正梵桃花眼一翻,把她的浴巾一扯,往旁邊一丟,然後開始脫自己的內褲。

  殷甜甜手忙腳亂擋住胸口,「易正梵,你可別喪心病狂!」

  「你怎麼知道我要喪心病狂?」易正梵不怒反笑,把手裡的內褲一扔,盈盈轉過身來……

  「你……」殷甜甜偷偷瞄了一眼,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那昂揚的一根巨大已經漲成了紫紅,極富侵略性地伴隨著他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動作,一下一下地在朝她點頭。

  緊要當口,殷甜甜卻十分沒出息地咽了一口唾沫。

  易正梵把一切都看在眼裡,蹲下來跟殷甜甜齊平,曖昧地在她耳邊吹氣:「之前不是說要吃棒棒糖麼?」

  殷甜甜臉上立即火燒火燎地紅了。「我……我是開玩笑的!」

  「噓……」易正梵伸出一根手指按壓在殷甜甜的嘴脣上,然後慢悠悠站起身來,笑得像一隻貓精:「我可不這麼認為……」

  易正梵站起來之後整個胯部跟殷甜甜坐著差不多高,站起來之後,某樣東西一直在殷甜甜的眼前一晃一晃,晃得她心慌慌啊心慌慌……

  「抓住它。」頭頂上傳來不容抗拒的命令。

  「呃……」殷甜甜感覺到自己的耳朵輪廓正被他不斷地描摹著,揉搓著,力道極其輕柔,叫人放鬆。

  殷甜甜紅著臉,不知不覺中伸出了一隻手,握住了它。

  「嘶……」肌膚相觸的一瞬間,易正梵倒抽一口氣,喉結滾動:「摸一下頂部……」

  正當殷甜甜猶豫著要不要摸時,易正梵啞著嗓子發話了:「現在動手,等下輕鬆……」

  殷甜甜一個哆嗦,趕緊伸出手按照他說的去做。

  頭上立即傳來舒暢的一聲悶哼。

  殷甜甜腦海裡一直銘記著易正梵剛才的那一聲勸告,突然想起了以前閱片無數獲得的「經驗」……於是把自己所記得的甭管是A.片還是G.片全部十八般武藝全部用在易正梵的小兄弟上。

  不出意料地,沒幾下易正梵就紅了眼:「誰教你的?」

  殷甜甜手裡不停,老實地看著他回答:「電腦E盤……」

  「唔……」話音未落,下一刻那一根巨大居然被粗魯地送進嘴裡,這是殷甜甜萬萬沒有料到的。

  「給我含住!」易正梵惡狠狠地教訓。

  「唔唔唔唔……」太深了……不適感充斥著整個口腔,殷甜甜搖頭晃腦的想要把小小易弄出去,卻不知道晃來晃去之中牙齒和口腔內壁都不知不覺地在刮弄著那根巨大的敏感頂端,以致於嘴裡的尺寸瞬間更加大了一碼。

  易正梵捕捉到殷甜甜無意識中水汪汪無助的眼神,低吼一聲,穩住她的頭開始抽·送起來。

  易正梵的動作很猛,殷甜甜被強行撐大得合不攏嘴,只覺得自己口腔裡一片麻木。幾十下抽動之後,唾液便開始混雜著某種不明液體從嘴角流下,吧嗒吧嗒掉在地上,叫她自己也開始渾身燥熱起來。

  此時此刻殷甜甜悲壯地想起了前人的古訓: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壯碩的一整根每一次進出都要抵在喉嚨口,甚至還不夠滿足地想要更進去一些,易正梵看著趴在身下面皺著眉顯得嬌柔無力的女人,前前後後殺紅了眼。

  有些疼……

  耳邊依然是噗嗤噗嗤迅速進出的聲音,口腔壁已經被磨得沒有知覺,嘴裡苦澀的感覺叫人難受得眼淚都想流下來,殷甜甜手忙腳亂地伸出手不停地擺動,眼淚汪汪地示意他出去。

  「寶貝……寶貝……再忍一下……」易正梵艱難的聲音中充滿了狂熱的請求,是從最深處的胸腔裡發出來,把殷甜甜的腦子震得嗡嗡作響。

  甜言蜜語似乎是起了效果,殷甜甜心裡有些愣怔,順著他張大了嘴巴,盡量不讓牙齒刮疼他。

  奮力抽·插·了十幾次之後,他猛然把她嘴裡的東西拔了出來,一股熱熱的液體噴薄而出,澆在殷甜甜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