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白蓮花的場合

  

  我叫白蓮花。就如同這個名字,我的性格也有點白蓮花。

  

  我喜歡我的青梅竹馬,他叫正牌攻,根據讀者劇透,他好像也是喜歡我的。但我們一直都沒有挑明,一直曖昧著。

  

  然後有一天,出現了一個叫正牌受的傢伙,把他搶走了。中間經歷了很多事情,因為結果已經這樣了,我就不多加描述了。作者說,可以參考所有類似炮灰受是白蓮花的文。

  

  我很傷心,也因此看正牌受有些不順眼。但是我發誓我從來沒想過要對正牌受做什麼,更沒想過要害他。也就是一次見面的時候,瞪了他一眼,然後也就橋歸橋路歸路,我退出了,學著去放下心中那份感情,打算只把正牌攻當朋友了。

  

  但是作者沒有那麼簡單就放過我。有一天,正牌受出事了,嗯,我在場,看見了。雖然我不喜歡他,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不是嗎?然後我就通知了正牌攻。

  

  正牌攻救出了他,但是他沒有感激我,而是打了我一巴掌,還對我說,他永遠也不可能喜歡我。

  

  我覺得很委屈,莫名其妙的。我明明對正牌受有救命之恩,你為什麼還要打我?弄得好像是我要害他一樣。

  

  我委屈得想哭,但自尊不允許我哭。強忍著眼淚,捂著臉頰,我轉身就走了。面對這種瘋子沒什麼好爭辯的,真不懂我以前為什麼會喜歡他;又或許他已經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對我溫柔對我笑的他了。搞不懂也不想了,以後不來往不見面便是了。

  

  ——然後轉身離開的那一瞬,我好像看到了正牌受嘴角噙著的一抹奇怪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