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A- A+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驅車去了酒店,不得不說我心情是很高興的,丁筠在我生命中是第三個重要人物,母親生育我、成鈞打碎我,而丁筠則成就我。

  到了酒店的餐廳,丁筠向我舉手示意,我卻看到她身旁坐著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轉頭向我微笑,雙目明亮,筆挺鼻樑,方下巴,下巴和臉兩側微微青色鬚根顯得整個人成熟而充滿男人氣概,是見過照片的丁筠的丈夫——方坤,我心裏忽然安定了些,看起來他們夫妻感情不像是生疏,兩人坐在哪裡,正是琴瑟和諧的一對璧人。

  走過去方坤便已站了起來向我伸出手,整個人舉止優雅大方,令人心折,他笑道:「久聞其名,今日得見,不勝榮幸,我是方坤。」

  我忍不住就微笑起來,和他緊緊握手致禮,方坤真的是個很令人舒心的人,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丁筠的眼光。

  吃完早餐我們便驅車前往天心寺,天心寺建于高嶺上,明清寺廟多以園林見長,而天心寺除了山景園林可觀外,又有一壁畫經過專家修復如今面向公眾開放,十分值得遊覽觀賞。

  我們三人走在寺廟內,看那壁畫上裝飾繁複,線描細緻,賦色濃豔,應該經過部分修復,顯得一面牆的描金壁畫都有暗金流動,佛祖明王菩薩,面容淡漠清冷,再走下去,有個小小的供奉送子觀音的庵堂,有婦女虔誠膜拜,丁筠腳步微頓,方坤卻彷如不察,笑問要不要去後園看看。

  在後園閒逛的時候,方坤走去買水,我站在山峰上給丁筠拍照,居然遇到了李澄。自從那次不歡而散後,他的房子我都是讓助理去接洽,本以為會解約,沒想到他也沒有繼續騷擾糾纏。他一身休閒打扮,穿著馬靴,和一群人似乎也是在遊覽,他看到我便悠閒的走了過來,似笑非笑看著我:「你還真的讓位給那小贗品了?」

  我真想裝作不認識他,他卻上下打量了下丁筠,欣賞的吹了聲口哨,丁筠挑了挑眉毛,看了下我的神色,沒搭理他,李澄卻笑問我:「我那小朋友堅決和我分手了,然後聽說去找了成少,我原以為你在成少身邊,沒想到聽別人說成少身邊並沒伴兒?」

  我輕咳了聲:「李先生想多了。」

  這時候方坤過來,將水遞給丁筠和我,我也不給他們介紹,直接轉身走了,李澄也不覺得尷尬,笑著站在那裏看我們走,方坤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澄,過了一會兒說到:「那是搞航運的李家的公子,為人聽說挺風流的。」

  我抬眼看了看他有些意外,他也不再深述,丁筠輕笑了聲,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他們家規矩大,不許背後說人是非,他是好意提醒你。」

  我也笑了,誠懇對方坤道:「多謝提醒,那人只是我的一個客戶而已,因為前陣子發生過一些不快,所以有些失禮了。」

  方坤點了點頭不說話,山上風大,他很是細心的將丁筠的風衣攏了攏,然後自然而然的攬著她。

  午飯我們在山下找了個餐館吃飯,雖然是農家飯店,難得量足食材又新鮮,小香菇燉土雞,土雞是正宗的山養,肌肉結實,香得驚人,魚也是弄的附近水庫的大魚,專門煮了一鍋子奶白色的魚腸魚蛋湯,鮮美無比,丁筠一邊大呼是三高食品,一邊毫不退縮的大快朵頤,我陪著他們吃了一會兒,便找了機會出來結賬,卻是再遇到了李澄。

  他一個人在外頭抽煙,看到我又掛上了那似笑非笑的笑容:「我發現我和羅工還是緣分滿滿啊。」

  到底是個有權有勢的家庭出身,我也不好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微微點了點頭,讓前臺結賬,他卻靠近我,笑吟吟道:「既然和成大少分了,不如和我試試?不談未來,我保證和你在一起的時候,絕對讓你舒服,你若是有了真愛,我二話不說,立刻讓位,如何?」

  我微微偏過頭,避開他噴出的煙霧,淡淡道:「李少高看了,不過我真的沒有這個意願,對不住了。」

  他欺近我,身上凜冽的煙草味傳了過來,笑容滿面:「你身上還帶著那蜜蜂刺麼?」

  我不動聲色:「李少如果想嘗嘗最高電流的威力的話,我不介意配合的。」

  他哈哈大笑起來,我伸手去拿單子核對,不理他,這時我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道:「你們……」

  我抬頭一看,居然看到一雙綠眼睛,真是世界太小了,人生何處不相逢,崔常海同學依然是一身廚師袍子,震驚的看向我們。

  李澄最先反應過來:「喲……成少沒好好照顧你?怎麼淪落到這農家飯店來當廚師了。」

  崔常海小臉煞白,一雙眼睛打量著我和李澄,我轉過臉掏了信用卡遞給服務員讓她們刷卡,只想趕緊離開這趟渾水。

  崔常海卻忽然哽咽了一聲,淚珠滾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