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中考前一個多月,頻繁的測試,厚厚的試卷,老師們耳提面命,恨不得能代替學生去考。

  孟溪南一邊看著自己的數學試卷,一邊偷偷地吸著酸奶。

  「孟溪南,數學老師找!」有同學大聲喊道。

  孟溪南差點被酸奶嗆到了,她放下酸奶瓶,拿著數學試卷,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她去了!

  進了辦公室,數學老師,也就是孟溪南的堂伯父用手指點點桌面,孟溪南趕緊把試卷放到桌面上。

  「考了幾分?」伯父問。

  「92。」

  「滿分幾分?」伯父又問。

  「120。」

  「上次考幾分?」伯父繼續問。

  「112。」

  「為什麼這次考那麼差?」伯父還是問。

  「因為粗心……」

  「為什麼會粗心?」伯父依舊在問。

  「……」吞口水的聲音。

  「自己反省下,」伯父看也不看孟溪南,「我教的,居然連110都沒考上,你怎麼好意思叫我伯父呢?」

  孟溪南腹誹:我在學校可從來沒叫過你伯父啊,叫了你也不會應,我傻呀。

  伯父站起來,吩咐道:「我不回來,不許離開,好好給我反省反省。」

  伯父走了,留下孟溪南跟一個實習老師你看我,我看你。

  「咳,孟老師可真嚴厲啊。」實習老師尷尬道。

  孟溪南乾巴巴地笑了笑:「還好還好。」

  結果一直到下節課上課,伯父也沒回來,還好下節課是體育課,現在已經改作自習課了。

  孟溪南站得腳麻了,很想坐下來,可又怕伯父其實就躲在外面觀察她,只好一直跺腳。

  「嘿嘿,原來班長正在罰站啊。」

  孟溪南看過去,看到徐董裴和林一蕭趴在窗外。

  孟溪南頓覺得好丟臉,狠狠地瞪他們,瞄了瞄實習老師,小聲問道:「你們在幹嘛?」

  徐董裴小聲道:「聽說五一放假安排已經定了,你找找看有沒有,看看能放幾天?」

  「下午班會就知道了。」孟溪南無語道。

  「現在就要看,我等會兒要打電話跟別人約時間打球呢,快點找找看。」徐董裴催促道。

  孟溪南沒理,拜託,她現在都是戴罪之身呢。

  徐董裴就直起身子,想要來推孟溪南,孟溪南正要躲,就聽到門口傳來伯父的聲音:「你們在想做什麼?」

  孟溪南:……好冤啊。

  結果孟溪南多了一個罰站的同伴,林一蕭聽到聲音時馬上就溜了,徐董裴沒辦法,當場挨抓。

  孟溪南和徐董裴就挨罰站了整整兩節課。

  「被你害死了!」回到教室,孟溪南抱怨道。

  徐董裴更加不痛快了:「誰讓你不機靈點?你要手腳快點,我就不會被抓到了。」

  孟溪南立刻瞪過去,徐董裴也不客氣地瞪過來。

  過了幾天,田媛跟孟溪南說:「溪南,剛才上廁所我聽到一個傳聞。」

  孟溪南一邊做數學題一邊偷喝酸奶呢:「什麼傳聞?」

  「他們說……你和徐董裴早戀,被數學老師抓到了,然後才挨罰站的。」

  噗!孟溪南噴酸奶了:「咳咳咳、咳,什麼?早戀?我和徐董裴?開什麼玩笑?誰在胡說八道啊?」

  「很多人都這麼說……」

  「你看我和徐董裴像早戀的樣子嗎?」孟溪南難以置信道,「要早戀也不是這個時候啊,都要中考了,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啊。」

  田媛一臉同情。

  「要是讓我知道誰傳出來的,非揍他一頓不可。」孟溪南恨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