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中考前半個月,班主任通知了說週五要照畢業照了,希望大家都能穿校服來,一般只有週一升旗時才會穿校服,大家聽了紛紛表示不滿。

  「老師,一定要穿校服照嗎?我們班是重點班,重點班搞特殊不行嗎?」有同學就問。

  底下也有人附和:「就是啊,校服多醜啊,更不要說我們學校的校服,那簡直沒法看。」

  「老師,不能穿校服啊,這個畢業照是要留一輩子的,以後看回來看到自己竟然穿著這麼肥的衣服,會死的。」

  班主任冷哼:「不穿也可以,我不介意跟光著身子的學生合影。」

  這下子就沒人再敢說話了,可大家一想到那身狗也嫌的校服,都不開心了。

  孟溪南舉手,得到班主任的首肯後,站起來問道:「老師,那我們照完畢業照,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再照一張班照嗎?」

  「你們願意多付錢,當然可以。」班主任如此說道。

  全班同學這才高興起來,紛紛表示穿校服那張拿回去就壓箱底,不讓其再見天日。

  到了照相這天,大家都穿了校服來學校,等跟校長及老師們照完了畢業照後,便到廁所去換上特意帶來的新衣服,而孟溪南則先去跟攝影師商量,讓他照完了所有的畢業照後留一會兒,給他們班再照一張班照。

  孟溪南換好衣服出來,急忙趕過去,經過操場的時候遇到了班上的幾個男生,便催促道:「你們幾個,還磨磨蹭蹭地做什麼?趕緊走趕緊走,別讓大家等。」

  徐董裴視力好,人又高,往照相的小操場那邊看了一眼,說:「急什麼,其他班還沒照完呢。」

  「磨蹭還有理由啊?」孟溪南氣得拿裝校服的袋子打了徐董裴一下。

  薛馮和宋展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對其他幾個人使了使眼色,不動聲色地慢了腳步,拉開了和徐董裴兩人的距離。

  徐董裴正和孟溪南鬥嘴呢,操場邊的主道上駛過一輛轎車,經過他倆的時候「噗」地濺起了一道水簾——昨晚下了一個晚上的雨呢,地上還有淺淺的積水——兩人就這麼中招了!

  「靠!」徐董裴擦了擦臉上的水漬,低頭看看身上的t恤,轉頭看向孟溪南。

  孟溪南簡直要哭了,這套衣服她可是第一次穿呢,都還沒捂熱呢就這麼被糟蹋了。

  後面的幾個男生趕緊走上來,看到兩人的狼狽,都傻了:「這還怎麼照相啊?」回家換?時間來不及了,找其他人換?其他班都是穿校服來照的。

  在這樣倒霉的情況下,孟溪南和徐董裴不得不穿了校服來照班照,在穿著便裝的同學之中顯得特別另類。

  n年後的同學會,徐董和溪妞穿著情侶裝出席同學會時,薛馮回憶起此事來,有感而發:「說起來,你們照班照的時候穿的也是情侶裝啊。」

  同學們一想,可不是麼。

  溪妞:……

  校服也算情侶裝?好吧,你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