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又過了一段時間,錄取通知書寄到了學校,孟溪南想著放假了,沒人,就懶得換衣服,就這麼穿著清涼小短裙,趿著拖鞋,撐著小陽傘,戴上畢業證,吃著小冰混,悠哉悠哉地去了學校。

  結果,她出門時沒看時間,去到學校,老師辦公室門關著,她只好坐在樹蔭底下等。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班主任來開門,拿了錄取通知書後,班主任又把另外一個信封交給她,說:「今天就你們兩個的信,我還有事要回家了,你在這裡等一下他吧。」

  「徐董裴?」孟溪南擺擺手,說,「老師,這錄取通知書那麼重要,您還是再等等吧。」

  「老師信得過你,」班主任笑道,然後對她眨眨眼,「再說了,你們關係匪淺,我都聽說過了。」

  孟溪南:……

  老師,這是誤會啊,真的是誤會啊!

  「老師也是過來人,都明白的,只要不影響學習,不做壞事,也沒什麼關係嘛。」班主任開明道。

  老師瀟灑地離開了,留下風中凌亂的孟溪南。

  過了好久,徐董裴才姍姍來遲,看到辦公室的大門緊閉著,他愣了愣,看向孟溪南:「都幾點了,老師睡午覺還沒起嗎?你等多久了?」

  「等得夠久的了。」孟溪南瞪了他一眼,氣呼呼地把一個信封往他胸口一拍,撐著傘就走。

  徐董裴拿起信封一看,跟上去:「喂,孟溪南,等等!」

  「我都等你一個小時了!」孟溪南擦了擦臉上的汗,腳下不停。

  「你給錯信了!這是你的!」徐董裴揮了揮手中的信封。

  孟溪南:……

  「你好像不高興啊,」徐董裴打量她的臉色,然後恍然大悟,「也是,讓你在這麼曬的地方等了那麼久,是我不對,要不,我請你吃冰吧。」

  他還想誤會不夠多嗎?孟溪南憤憤地想,直接就拒絕了。

  徐董裴看著孟溪南離開的背影,忍了很久,終於還是趕上去,孟溪南聽到後面腳步的聲音,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她加快了步伐。

  「喂!喂!等等!」徐董裴一邊喊一邊跑。

  誰要等他?孟溪南抓緊陽傘,小跑起來,但是,她忘記了……她穿的是拖鞋……然後就悲劇地「啪嘰」一聲被自己絆倒了。

  徐董裴猛然剎車,愣了半天,才趕緊去扶孟溪南起來,教訓道:「你跑什麼呀?」

  「那你追什麼呀?」孟溪南委屈道。

  「我……」徐董裴撓撓頭,尷尬道,「我就想告訴你,你裙子下襬沒弄好……」

  孟溪南立刻伸手去壓裙襬。

  徐董裴望天狀。

  孟溪南說道:「我膝蓋流血了。」

  徐董裴趕緊低頭看,孟溪南咬牙切齒道:「你在看哪裡啊?」

  徐董裴無辜極了,這看也不行,不看也不行,要他怎麼辦?